A- A+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06:50:28 聯合報 李蘋芬╱記錄整理 本報記者侯永全╱攝影

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作家巡迴校園講座板橋高中場,吳鈞堯(前排右起)、李屏瑤、林育德...
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作家巡迴校園講座板橋高中場,吳鈞堯(前排右起)、李屏瑤、林育德、陳柏言等人與板橋高中學生合影。

作家吳鈞堯(左起)、李屏瑤、陳柏言、林育德。
作家吳鈞堯(左起)、李屏瑤、陳柏言、林育德。

主辦單位: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聯合報副刊、板橋高中

時間:2018年4月25日

主講人:李屏瑤、林育德、陳柏言

主持人:吳鈞堯

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邁入十五周年,期間發掘許多秀異的創作者,如今在文壇綻放新銳光芒。李屏瑤、林育德和陳柏言從文學獎的意義談起,延伸成年、求學與進入社會的多方經驗。在春天的尾聲,與學子暢聊創作心法。

以文字定位自己,辨認彼此

近年先後出版小說集的林育德和陳柏言,高中時即以新詩奪下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吳鈞堯認為,要全面了解一位作家,相當困難也不易定位,例如林、陳二人後來轉向散文、小說,是質地的根本變化。現為專職文字工作者的李屏瑤,高中時也從新詩著手。她笑著自嘲:「殘忍地發現,一九八四年出生的我,無法參加台積電文學獎。」她希望以「圈外人」的角度來談此獎。陳柏言接著說:「十年前得了台積電文學獎,感覺有如白頭宮女話當年。」

林育德認同道,這情景就像當兵的人互報梯數,陳柏言是第五屆,他是第二、三屆。他在東華大學華文所創作組期間,完成摔角主題的《擂台旁邊》,第二本小說《縣長旁邊》今年將會出版。目前的工作有較多時間與記者聯繫、寫新聞稿,工作仍是寫大量的字,「跟文學較少直接關係,是以另一種方式轉化於寫作中。」

最初一瞬與文類選擇

林育德就讀花蓮高中時加入校刊社,曾任主編。他微帶靦腆地自稱「前文藝青年」:「花中有不少詩人學長,有時我很難面對當初寫的作品,一來出於害羞,一來是明白自己已無法再寫出那樣的文字。」當年他性格有些孤僻,常跑圖書館並嘗試寫作,而詩是頗能觸動他的文類。

直到進入華文所創作組,成為吳明益老師的指導學生,在小說、散文方面提供他豐沛的經驗。另外,高中時他與家人曾有一段關係不佳的日子,選擇「詩」也能藉由較隱晦的方式,讓他人無法輕易解讀其內心。後來經過彼此的磨合與退讓,改善關係,「我想寫他們更易讀懂的文類,那就是小說,直到今天,我都專注在小說創作。」

最初嘗試的文體,經過成長後的體驗、遭遇,發現它不是自己最合適或鍾愛的方式。如此轉變,在陳柏言身上也看得見。他以高中時選類組為喻:「是一生懸命的當口。」他高二時不顧家人反對,一心要考中文系。回想彼時自己,面對未來不知所向:「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茫然青年,我便是其中之一。」由於父執輩都是警察,過年時總被親戚們圍繞、勸他考警大。最後,他們被說服的原因就是文學獎有獎金。

「有獎金固然好,但我認為那更像宮廟中的結緣金,它設置了踏進文壇的入口。也像虛設家族網路或族譜,在這裡,你可以遇見賽馬和伯樂。」高二時,他仿鄭愁予〈寂寞的人坐著看花〉的氛圍寫了一首詩,並將抒情變種為「廢」,因而獲獎。在政大參加文學寫作坊,指導老師是小說家季季,開啟他寫作小說的實踐。

談到類組選擇,李屏瑤高二時選擇理組,對未來的想像是成為工程師或心理師,其後轉組考上台大中文系。無論是選組或文類,就像「霍格華茲的分類帽,不知不覺就變成現在的樣子了。」然而往後的路仍是可變、非固定的,相較於「用軟碟開機的時代」,她鼓勵學生們不需囿限於當下的處境。

由於家人關係緊密,她最初在筆記本內寫作,卻發現日記已被人讀過。她打趣地描述那段青澀時期:「我有點叛逆,會把彈跳惡作劇盒放抽屜,家母應該有受到驚嚇。」她因此轉而使用電腦創作,也認為小說可以和更多人產生連結,希望以說故事的方式持續寫作。

不斷練習說故事的口氣

那麼,創作新手要如何獲得文學獎肯定呢?陳柏言表明:「提筆寫作很簡單,但『什麼時候』開始寫才是重點。」累積足夠閱讀量時,才能藉此評判自己的位置。創作者必須先學習作為一位讀者來審判自己:「太溺愛自己作品的人是無法寫好的。」他建議正在學寫小說的堂弟多讀青年作家的第一本書,例如楊富閔《花甲男孩》。儼然練拳的拳譜,以學徒的心態,觀察他們如何揣摩文學並試圖接近。

李屏瑤則勉勵學生尋找自己的路子,推薦「練功」小說如黃麗群《海邊的房間》和林育德《擂台旁邊》。回顧擔任文學獎評審的心得,非常看重「說故事的口氣」,亦即一個和身處的日常、精神與文化緊密相關的「只有你才能寫的故事」。例如,她在學生時代會和朋友在班上傳紙條,現在的學生是藉網路串連彼此、形塑同儕,這將造就不同時空寫作者的差異。她往往會選擇具有寶石般光芒的作品,而非四平八穩的敘述,那顆寶石,就是寫作的核心。

林育德擔任評審時,除了特別在意題材和布局,也會幫奇葩型的作品「辯護」:「我會感覺到,作者有強大的原力,只是還在學徒階段。」觀察文學獎的得獎作品,自然會有較容易被關注的「熱門題材」,然而,作為參賽者,跟隨此潮流與否都是個人選擇。

他從前一屆的評審紀錄中尋覓線索,發現隔一年就會出現大量與得獎作品相似的題材。然而他認為,此類現象如同國中基測加入英文聽力後,某年題目有關捷運,但其實很多地區沒有捷運。「即使住在同一個地方、同時間出生的人,仍有不同生命經驗,仍應對題材有熱情,才能繼續寫。」

艾加‧凱磊(Etgar Keret)的短篇小說集《突然一陣敲門聲》,其中一篇講述主角在自家後院發現一個不斷出現神祕東西的洞。原來那是他所有說過的謊所形成的世界。李屏瑤以這則故事為引,想到前幾年的大考作文,假設如果主角換成台灣年輕人,「後院的洞大概都裝著死去的親人與寵物。」歸根結底,寫作為生活所滲透,可以小題大作,也擁有專屬作者視角、年紀才能看見的事物。

她進一步提到,文學仍是有溝通性的橋梁,因此當有人寫出「邊緣」的內容,就會是「超特別經驗」。曾讀到一篇生動的參賽作品,描述手機沒有上網吃到飽的男孩,每逢月底他就和所有人失聯。她直言,「題材」可能是擺在最後的課題,若為得獎而勉強寫出陌生卻討好的題材,恐怕傷及原本想寫的、關心的對象。

得獎作品的題材不只受潮流影響,和獎項的形式要求亦有關。陳柏言說,林榮三文學獎的小說字數限制為八千至一萬二千字,一般會以為該獎較偏向鄉土小說,但其實是由於如此篇幅需要更強大的寫實功力。至於「熱門題材」,他借王德威的話來說,是「邊緣人滿為患」。但是,還原自己最原始狀態,日常中所觀察、體認的事物,才是創作者須把握的對象。

文學是永遠敞開的門

李屏瑤大學畢業的第一份工作是廣告文案,其中最多者為豪宅文案。「最重要的是說話方式,像小說中的人物性格。」她說,寫小說也能融入這些方法,都是在融入一種說話的情境,引導讀者或消費者理解背後的世界觀。研究所時開始接採訪工作。對她而言,文字的門永遠是開放的。

從生澀的文藝年少、投身文學獎的練習者乃至於出書作家,三位作者所經歷的是當代創作者隱約相仿的發展軸線。文學獎的印記,確如辨認彼此身分的暗語一樣,將相互共鳴的聲音圈圍起來。寫作無疑是一種凝聚,一種極為自我、也能牽動他人的說話方式。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四)創作者的孤寂與荊棘

2018/06/25

董啟章/愛妻

2018/06/25

【小詩房】飛鵬子/悲劇

2018/06/25

〈私の悲傷敘事詩〉李紀/青春(下)

2018/06/25

〈私の悲傷敘事詩〉青春(上)

2018/06/24

〈慢慢讀,詩〉晨光素描

2018/06/24

有路

2018/06/23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和平飯店

2018/06/23

充滿故事的空間

2018/06/23

【最短篇】晶晶/咒語

2018/06/22

劉墉/范爺您好

2018/06/22

【客家新釋】 葉國居/豬頭面

2018/06/22

【小詩房】向明/邊防

2018/06/22

【聯副不打烊畫廊】阿尼默插畫作品〈洄游〉

2018/06/21

鄭培凱/複周老師

2018/06/21

【小詩房】周天派/京都初夏

2018/06/21

流山兒/嘉義的第三個夏天

2018/06/21

【探潮汐】栗光/海下煙花

2018/06/21

【小詩房】翁書璿/給爸爸

2018/06/20

馮傑/畫鴨記

2018/06/20

楊馥如/巧克力的故事

2018/06/20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小詩房】蔡富澧/慕道

2018/06/1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三)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熱門文章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劉墉/范爺您好

2018/06/22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流山兒/嘉義的第三個夏天

2018/06/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5《魚玄機/遊崇真觀南樓睹新及第題名處》

2018/06/20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三)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最短篇】晶晶/咒語

2018/06/22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楊馥如/巧克力的故事

2018/06/20

充滿故事的空間

2018/06/23

鄭培凱/複周老師

2018/06/21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有路

2018/06/23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客家新釋】 葉國居/豬頭面

2018/06/22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小詩房】翁書璿/給爸爸

2018/06/20

【書評〈散文〉】以迷幻為顯影

2018/06/23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和平飯店

2018/06/23

〈私の悲傷敘事詩〉青春(上)

2018/06/24

【小詩房】周天派/京都初夏

2018/06/21

馮傑/畫鴨記

2018/06/20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董啟章/愛妻

2018/06/25

【書評〈小說〉】於深淵裡照見純潔的燭火

2018/06/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聯副不打烊畫廊】阿尼默插畫作品〈洄游〉

2018/06/21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慢慢讀,詩〉晨光素描

2018/06/24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四)創作者的孤寂與荊棘

2018/06/25

【聯副文訊】作家走讀vs.演講、2018馬祖文學獎徵選活動開跑 

2018/06/1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