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眾神的花園

2018/05/12 06:07:32 聯合晚報 陳姵穎

是南湖寒原地帶具代表性的草本植物。
是南湖寒原地帶具代表性的草本植物。

花形極為優雅的玉山山蘿蔔。
花形極為優雅的玉山山蘿蔔。

雙黃花菫菜,是台灣菫菜科中唯一穿著黃衣裙的一種。
雙黃花菫菜,是台灣菫菜科中唯一穿著黃衣裙的一種。

我為高山野花而來

在溽濕的七月登南湖,不為避暑,我為高山野花而來。

四年前的深秋,緩行在雪山圈谷溫柔起伏的懷抱裡,望著深淺綠林叢叢黃中帶橘紅的巒大花楸,聽著領隊向夥伴說起初夏時節此處會是滿圈谷如夢似幻、粉紅柔白的森氏杜鵑與各色野花,忍不住想著:啊,多想親眼看一回。此後聽過許多人說,高山野花啊,那妳該去夏季的南湖看一眼。

揮別前一年被颱風擾亂行程的失落,反覆將登山背包打包成能穩穩站立的平衡負重狀態,於夜色中乘著巴士,沿著彎彎曲曲的台7甲爬升,前往台中和平區的環清宮歇宿一晚。望著道路下方點點燈火勾勒出的環山部落,熟悉感喚醒記憶。大學畢業前的某趟旅程我也曾短暫落腳於此,那年行前即知曉這個泰雅聚落地理位置絕佳,鄰近諸多登山口,日治時期並設有警察官吏駐在所;但那時的我還沒開始登山,更從未想過會在七年之後重返。

南湖圈谷位在中央山脈北段,其中南湖大山是台灣五嶽(註1)之一,百岳編號008,海拔3742公尺,根據現行的百岳分級表屬B級中級縱走路線,是許多愛山人眼裡,綿延島嶼的群峰中最美麗的一處所在。我們沒有循傳統路線的思源埡口上山,改由路況較佳的勝光進入,可輕省兩公里的山路。登山口旁佇立著一株巨大的五葉松,仰頭凝視日光於碧綠松針周遭鑲嵌上的清亮光暈,或許有百歲的這株五葉松,不知在此照看過多少來來往往的登山客?在心底輕聲向老樹打了聲招呼──四天後見,十二公斤重的背包上肩,深吸一口氣,抬腿跟上隊友的步伐,開始迎接連續的之字陡上。

既然是中級縱走,自然不會太輕鬆。但越過多加屯山頂下往木桿鞍部的途中,我已深知自己的行前訓練還遠遠不夠,即使三個月前才經過大霸的洗禮,體能、腳程、肌耐力、肺活量統統還不行;搖搖晃晃抵達雲稜山屋,我累壞了,塞滿身心的狼狽直到瞧見暮色為遠山渲染了層層疊疊的粉與紫才緩了過來。大概唯有在此處,才能一邊如廁一邊欣賞此等美景。

帝王之山與圈谷

登山時幾乎都起得比太陽更早,離開11.7K的雲稜山莊,這日要走到21K的南湖山屋,從海拔2610公尺一路先爬升到3602公尺的南湖北峰,再下切到3397公尺的南湖山屋。靠著微弱的頭燈照路,下切,陡升,緩升,再陡升,而後隨著日光的腳步踏入我最著迷的鐵杉林。鐵杉是台灣特有種植物,我與1896年首度見證其存在的日本林學博士本多靜六一樣,都是在玉山初識鐵杉的;鐵杉傘狀的樹型和平展的樹冠層予人壯碩挺拔的美感,泰雅族人稱之為「Yapa」,是森林中的「爸爸」。我尤愛鐵杉的毬果,約莫第一節食指般大,乾燥後鱗片展開,倒看精巧如一朵盛開的茶色玫瑰。然而此時我無暇欣賞,布滿糾結樹根和大石塊的窄支稜路一再阻撓登山鞋前行,昨日的狼狽已不算狼狽,眼前的才是。

3141公尺的審馬陣山是本日的第一顆山頭,再往前推進,形如帝王座的南湖大山主體撞入視野;山徑上的南湖杜鵑已過花期,但鏽色滿園的葉片與花朵相比毫不遜色,將「帝王之山」襯托得更是雄偉。

穿越此行最平緩、布滿箭竹的審馬陣草原,於蘭陽溪源頭、標高3536公尺的南湖北山拍了張登頂照,接下來就是行前即令我焦慮不已的五岩峰。過五岩峰得運用些許攀岩技巧,「三點不動一點動」的規則我很熟,偏偏我懼高,此處又暴露感極重,僵硬如石的我目光不敢飄離足尖兩步以外之地,冷汗涔涔地按照領隊小祥哥和美明姊指引的踏點,拉著安全樁和尼龍繩,或徒手撐著岩壁前進。五岩峰是否真有五岩,來回各一趟,我依舊數得不清不楚。攀上3602公尺的南湖北峰往下眺望,米白牆紅屋頂的南湖山屋像微型積木,恬靜地坐落在圈谷中央。

但要抵達山屋還得陡降200公尺。看數字彷彿很短,走起來卻很漫長,或者該說是「滑」起來很漫長。隊友一一下去了,腳程快的甚至早已進入山屋,只剩我卡在圈谷上緣。在眾人眼裡雖難但尚可的陡坡,是我的心魔。小祥哥放慢動作,在前方示範了一遍又一遍的下坡技巧,對高度的恐懼卻緊緊縛住我的雙腿,下降不到兩分鐘,我再次止步。「這個不克服,妳沒辦法再繼續往上爬。」「我知道。」吐出回答的瞬間,隱忍不住的淚水衝出眼眶,有驚惶,有懊惱,有委屈,有自責……可小祥哥是對的,如果我始終無法相信登山鞋有足夠的摩擦力,無法相信自己,我永遠也到不了南湖山屋和其他地方。

冷風把不斷淌下雙頰的淚水吹乾,抖著腿,以30公分為單位,我一步一步,滑落圈谷底端。

迷醉在眾神的花園

灌下熱騰騰的薑湯,緊繃的情緒稍稍被撫平,抓起相機,趁著暮色尚未降臨,我探索起山屋周遭的植物。嫩黃的山芥菜、雪白的玉山薔薇、纖細的玉山筷子芥和形如雪花的玉山薄雪草都是老朋友了,見我拍得歡快,不遠處的山友對我喊道:「妳旁邊有雙黃花菫菜喔,拍了嗎?」在台灣菫菜科中唯有雙黃花菫菜穿著黃衣裙,想一親芳澤可不容易,她只生長在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山區,若無花朵指引,單憑腎形葉常被誤認為雷公根,屬台灣稀有植物之一;名為「雙黃花」卻是單朵腋生,或許是來自柱頭二裂之故。

我笨拙地繞著八字步低頭張望,沒找著,大哥跨步走來,指向被草葉遮掩的一角,說:「喏,在這兒!」顯然這位黃姑娘特別害羞,藏得可真密實。大哥與同夥得意地告訴我,山屋周遭就只開了這一朵,說不準整座圈谷此時僅有她綻放。他說的沒錯,接下來三天看了、拍了許多花,確實沒再見著別的黃姑娘。

隔日是行程的重頭戲,登南湖大山山巔和3637公尺的南湖東峰。迎著晨曦輕裝上陣,速度理當比重裝快多了,我們卻五分鐘也走不了百公尺──這處有在風中拉著淺紫圓裙旋轉的奇萊紅蘭,那裡有粉白中鑲著一圈嫩紅的台灣繡線菊、花瓣細小如米粒卻染上淺天空藍的玉山水苦蕒;遠些的角落有花形如迷你捧花的玉山山蘿蔔、花瓣上畫著美麗紫紋的單花牻牛兒苗,那石塊邊則是金黃的黑斑龍膽、列隊迎賓的尼泊爾籟簫和渾身堅刺的阿里山薊……希臘神話中海妖以甜美的歌聲引誘水手迷航,在這眾神的花園裡,我們則被花精迷醉了步伐。

側身讓路給趕行程的山友,噯,與這麼美的春天錯身該有多可惜。

山神的恩賜

即使明白能見著因盜採而近乎絕跡的奇萊喜普鞋蘭的機率極低,我們仍舊興致勃勃地不時往岩壁和矮灌叢邊探詢,找找能否出現一只愛神特別晚才遺落人間的桃粉拖鞋(註2)。愛神的拖鞋自然沒那麼容易撿著,能親眼瞧見珍稀的冰河孑遺植物,已是山神的恩賜。

地處亞熱帶的台灣沒有生成冰河的條件,但中學畢業後即來台念書的日本博物學家鹿野忠雄於1934年發表論文,證實了雪山和南湖大山在約莫兩萬年前的末次冰河時期具有冰河地形存在(此時的鹿野忠雄,年僅28歲),氣候的變遷在這座島嶼遺留極少數的生物族群,南湖寒原地帶最具代表性的草本植物,正是南湖柳葉菜;她同時是文化資產保存法公告的五種珍貴稀有植物之一,因環境嚴苛,植株又敏感,據山友長年觀察,自2000年後一度銳減,直到近兩三年數量才稍稍恢復穩定。

深受眷顧的我們並未刻意找尋,即在前往南湖大山的碎石坡上見著一株株突出於蓮座狀葉片,以與植株不成比例的碩大花徑兀自綻放的南湖柳葉菜。匍匐貼地,透過鏡頭細瞧粉嫩的花顏,與粗糙的岩屑形成強烈對比;1928年鹿野忠雄初見此花時,為其脆弱與堅韌並存所產生的撼動,是否與我相同?

南湖毛茛、南湖碎雪草、南湖附地草、南湖唐松草、南湖大山凹舌蘭……當我下山後埋首於圖鑑與網路,一一尋覓這些植物之名,時過數月澎湃之情不減分毫;每比對出一株植物,神魂便又再度踏足南湖圈谷。

我願再走一回、兩回、三回……看這眾神花園裡,蔓生勃發的奇蹟。

作者簡介

陳姵穎,現職編輯,採訪文字散見報刊及網路。喜歡走路、閱讀、攝影、觀察動植物與登山,但願有朝一日能成為博物學家。

延伸閱讀

《山、雲與蕃人》鹿野忠雄,楊南郡譯註/玉山社

《鹿野忠雄:縱橫台灣山林的博物學者》山崎柄根,楊南郡譯註/晨星

阿里山玉山雪山杜鵑山友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聯副故事屋】黃庭鈺/水族街

2018/05/22

【三行告白詩駐站觀察】楊佳嫻/人生何處不告白

2018/05/21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三)偽幣的製造者

2018/05/21

柴木家具的事

2018/05/20

【聯副5-6月駐版作家:許悔之新作發表】九分凡夫 一分僧

2018/05/20

南半球二十二天在路上

2018/05/19

薛好薰/魚味

2018/05/18

【客家新釋】葉國居/懶尸

2018/05/18

【文學紀念冊】夏子/長河洛洛煙 之外–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2018/05/18

吳敏顯/題壁二則

2018/05/17

【小詩房】林宇軒/醒

2018/05/17

王德威/夢回北京

2018/05/16

【慢慢讀,詩】梅爾/海綿的重量

2018/05/15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二)創作的驅動力

2018/05/14

【慢慢讀,詩】張錯/循芳馥而來

2018/05/14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天地不全

2018/05/14

【老情人】冰箱美人

2018/05/13

【慢慢讀,詩】微雕一滴淚

2018/05/13

【聯副不打烊畫廊】李全淼油畫作品 〈北疆之晨〉

2018/05/13

我爸,我媽, 一點點我

2018/05/13

文青之死(?)

2018/05/12

眾神的花園

2018/05/12

報告學長

2018/05/12

【雲起時】洪荒/半成品

2018/05/11

【慢慢讀,詩】陳家帶/棲蘭三姊妹

2018/05/11

【最短篇】葛愛華/看電影

2018/05/10

【慢慢讀,詩】阿布/河

2018/05/10

【慢慢讀,詩】楊小濱/路易吉‧諾諾家門口的郵差

2018/05/08

吳鈞堯/大盤帽春秋

2018/05/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5/07

【孤獨管理】王浩一/禪學怎麼看待孤獨與寂靜?

2018/05/07

【慢慢讀,詩】綠蒂/往事不如煙

2018/05/07

【剪影】陳幸蕙/劍橋春貓

2018/05/07

2018作家巡迴校園講座──嘉義高中場:文學的第一個瞬間

2018/05/06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徵文 開始收件!

2018/05/06

【影想】新港文書

2018/05/06

最能舒緩頭痛的是西濱

2018/05/05

黑膠唱片

2018/05/05

【慢慢讀,詩】陳克華/為星星命名的 少年

2018/05/04

【閱讀‧人文】李敏勇/生命的亮光 人間的印記

2018/05/04

熱門文章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二)創作的驅動力

2018/05/14

王德威/夢回北京

2018/05/16

薛好薰/魚味

2018/05/18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天地不全

2018/05/14

【聯副5-6月駐版作家:許悔之新作發表】九分凡夫 一分僧

2018/05/20

南半球二十二天在路上

2018/05/1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0《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

2018/05/16

【客家新釋】葉國居/懶尸

2018/05/18

吳敏顯/題壁二則

2018/05/17

【老情人】冰箱美人

2018/05/13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三)偽幣的製造者

2018/05/21

陳建志/鼎鼎千禧夢安室

2018/05/15

【雲起時】洪荒/半成品

2018/05/11

【孤獨管理】王浩一/禪學怎麼看待孤獨與寂靜?

2018/05/07

【文學紀念冊】夏子/長河洛洛煙 之外–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2018/05/18

柴木家具的事

2018/05/20

王鼎鈞/境界

2018/05/04

【慢慢讀,詩】張錯/循芳馥而來

2018/05/14

我爸,我媽, 一點點我

2018/05/13

【閱讀‧小說】京派的復歸

2018/05/19

文青之死(?)

2018/05/12

【三行告白詩駐站觀察】楊佳嫻/人生何處不告白

2018/05/21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上)

2018/05/08

【小詩房】林宇軒/醒

2018/05/17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中)

2018/05/09

【慢慢讀,詩】梅爾/海綿的重量

2018/05/15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9《擊壤歌》

2018/05/0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8《王國維/浣溪沙》

2018/05/02

【書評‧新詩】她住到閱讀的裡面 就與宇宙相接了

2018/05/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謝明錩水彩作品〈心靈花園〉

2018/05/17

【剪影】月光杯

2018/05/18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下)

2018/05/10

【探潮汐】栗光/毒棘之下

2018/05/14

空氣朋友

2018/05/14

眾神的花園

2018/05/12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 青年學生文學獎徵文

2018/05/16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5/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7《鄭板橋/小廊》

2018/04/25

【聯副文訊】「戲曲紅顏篇」王安祈、 李惠綿、蔡欣欣開講

2018/05/15

【慢慢讀,詩】微雕一滴淚

2018/05/1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