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張以昕/瑞施凱詩瑜伽之旅

2018/04/14 06:38:45 聯合晚報 Phoebe Chang(張以昕)

恆河祭吟唱的祭司們。
恆河祭吟唱的祭司們。

印度猶如榴槤一般,有的人抵死不嘗,有的嘗過便一輩子不願再試,有的則初嘗後便成摯愛。

我跟印度的緣分與瑜伽密切相關。這些年最常拜訪位於北印度瑞施凱詩(Rishikesh)的瑜伽學院Swami Rama Sadhaka Grama。這座學院是由瑜伽上師斯瓦米˙拉瑪(Swami Rama)所創辦,從德里機場出發約有五個小時左右的車程。

下榻瑞施凱詩的瑜伽學院

搭上事先預訂的包車,迎接我們的是膽戰心驚的「深夜雲霄飛車之旅」。某次上車後,才發現後座安全帶故障。司機在寬廣的路上飆車,還指著路面說:「這條路超好開的,還是剛鋪好的六線道柏油路呢!」我定睛一看,偌大的馬路是很平坦,但哪裡有畫分隔線?而且順、逆向車輛同在一條馬路上疾速奔馳,卻連個分隔島都沒有。但很神奇的是,所有的駕駛仍能「看到」那一條條隱形的線,老神在在地繼續開快車,並適時閃避每一個撞車危機。當然,我幾乎無法入睡。耳聞駕駛們的喇叭聲不絕於耳,望著遠方的微光,抓緊椅背,深怕一個不小心便被甩出車外。

順利到達學院時,天才濛濛亮。回房小睡片刻,便到食堂用餐。學院提供簡單的素食餐點,菜色變化不多,但卻乾淨可口。主食多是米飯和麵餅,配菜少不了搭配香料(masala)製成的各色蔬菜咖哩,有時也會有水果、甜點和沙拉。

我們的宿舍是六人或四人同住的獨立小屋,每個房間都有簡單溫馨的交誼廳及衛浴設備,屋前還有小庭院可以曬衣服和乘涼。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聚集於此,總能結交到諸多志趣相同的朋友。

校園內的各個角落種滿鮮豔繽紛的花卉,在工作人員的悉心照料之下蓬勃盛開,與美麗的建築物相互輝映,美不勝收。有空的時候,在校園中漫步賞花,或在草地上赤足練習沉思步行(contemplative walking),或是帶本書,坐在長椅上閱讀、曬太陽,是我在學院最享受的時光。

學院的作息十分規律,每天凌晨四點半起床,五點半晨禱後,開始練習哈達瑜伽,接著做完呼吸練習後,再從七點半靜坐至八點半。完成例行的早課後共進早餐,接下來便展開一整天的課程。不只是體位法(asana),還有呼吸法(pranayama)、瑜伽經典及哲學、解剖學、阿育吠陀(Ayurveda)等講座。晚上六點另有一次團體靜坐,接著才是晚餐及夜間課程,通常進行到晚上九點才全部結束。在晚禱之後,結束一日充實的行程。

在小城品嘗印度平民美食

瑞施凱詩是印度最著名的瑜伽修行地之一,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聚集在此。這座位於喜馬拉雅山腳下的聖城,又稱素食之城,法律明文規定不得販售蛋與肉類,因此餐館提供的皆是素食餐點。

對於茹素多年的我來說,真是美妙的天堂。最愛各式各樣的印度烤餅,常見的有直接在爐內烘烤的Chapati和Roti,富含醇厚的麥香,如果喜歡重口味,就要點下鍋油炸Puri,嘗起來跟蝦餅的口感相似。另有混入大蒜與奶油的Garlic naan和Cheese naan,以及烤得油香薄脆的長條餅Dosa,體積龐大,有些則包有香料和蔬菜內餡,如果點原味的可沾奶油或咖哩食用。

學院提供的餐點較為清淡樸素,因此到外面吃飯,我最喜歡點鐵板料理,有用菇及豆類壓成的素肉排,澆淋香噴噴的醬汁,加上熱炒過的青花菜、豆莢、番茄等鮮蔬。有時多點一份烤餅及炸蔬菜(Pakora),飯後再來杯檸檬薑茶或印度酸奶(Lassi),實乃人間美味。

我偶爾也會點印度綜合餐(Thali),這種餐食與日式定食的概念類似,鐵製餐盤上擺滿小圓碗,裝有不同的菜肴與醬料,例如豆湯、咖哩、酸奶、沙拉、甜點。有的高級餐廳會做得更精緻,配菜種類也更繁多。

印度的食物都充滿濃厚的香料味,某次在學院住了數周,開始厭倦咖哩的味道時,台灣的老師訂了一千顆西藏餃子(momo)請大家吃。一口咬下麵皮與餡料,淚水幾乎奪眶而出,真是好吃極了。雖然辣了些,但這近乎台灣食物的滋味,讓我吃了快二十顆才肯罷休。

此外,我也很愛印度的袋裝小圓餅,一包大約十盧比(約台幣五元)。薄餅充滿濃厚、甜蜜的奶香,讓人忍不住一塊接一塊。每次我都會到雜貨店買一大袋,囊括各種口味,囤在房裡慢慢享用。印度朋友還因此頒給我「餅乾女王」(cookie queen)的封號。

遊逛河畔市集及恆河祭

然而走在路上,千萬要把食物藏好,因為街上到處是伺機而動的猴群,準備搶走你拎在手上,正要大快朵頤的爆米花、番薯和花生。無所不食的猴子體型壯碩,有時還會囂張地進屋覓食。此時打開門,毫無防備地見到一隻大胖猴,正怡然自得地啃咬桌上的水果。人猴四目相對,一邊驅趕,一邊驚聲尖叫、冷汗直流。

放假的時候,我們常前往學院附近的Ramjhula和Lakshman Jhula晃蕩,依傍著恆河沿岸開滿了商店及餐廳,這裡也是當地瑜伽教室和旅社最密集的所在。

走進熱鬧嘈雜的市集,喇叭聲不絕於耳,跟幽靜的學院完全不同。這裡是瑜伽人的採購天堂,販售許多跟瑜伽有關的商品。走完一圈,想要的瑜伽T恤、CD、書籍、缽、阿育吠陀的洗浴及保養品,都買到手了。另也添購幾件印度的長衫、褲子、披巾,外加一只手縫布包,再跟路邊的阿姨買幾張貼在眉心的裝飾貼紙Bindu,回去整套換上,就能完全融入當地人的衣著打扮。

向晚的恆河十分美麗,除了乘船渡河,欣賞落日餘暉,也可向沿途的小販買花放入河中祈福。有時我們也會參與Ramjhula的「恆河祭」,遠遠便能聽見祭司莊嚴地吟唱,居民攜家帶眷,一圈又一圈地圍坐在聖火邊,在輕風與霞光中聆聽樂音,每個人的臉龐都流露喜悅而虔敬的神情。結束時,大家輪流以雙手在祭司所持的火盤上過一遍,向諸神與上師獻上禮敬,這個儀式稱為「火浴」,藉以洗滌內在的無明與黑暗,重新迎向光明。

恆河邊巧遇印度男孩。
恆河邊巧遇印度男孩。

回歸上師與恆河的懷抱

市集周邊雖能親近恆河,但人群如山似海,若想圖個耳根清靜,最棒的散步地點還是Sadhaka Mandir Ashram後方的恆河小徑。這個道院也是由斯瓦米˙拉瑪(Swami Rama)所創立,常被我們稱為「舊學院」,距離Swami Rama Sadhaka Grama(新學院)不遠,可從新學院步行,或攔一輛嘟嘟車(印度特有的三輪手排小車[CY1]),約五分鐘即能到達。

舊學院十分清幽寂靜,學院的老師總是說:「每次來到這裡,總能感受到滿滿的愛,猶如浸泡在一座充滿蜜糖的池子裡頭。這樣的愛是如此深邃甜蜜,無邊無際,幾乎讓人無法承受。」

記得我第一次來到舊學院,不知怎地感到莫名的熟悉,覺知到深刻的愛與連結,讓我無法停止地流淚。那時正值傍晚,夕陽西下、微風輕拂,獨自佇足老樹環繞的蓮池畔,望著已經離開身體的拉瑪大師曾住過的房間,心裡浮現著「來晚了」的慨嘆,但好在終究還是來到這裡,心中既是悲、又是喜。

接著再到二樓昔時上師的辦公室改建而成的靜坐室,闔上眼睛,靜觀呼吸。那一瞬間,周身似是被緊緊環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與安定。頓時清晰明瞭,在迷了這麼久的路後,再也不需要四處尋索。終於找到家,也總算回到家了。

平常我們上課、活動的地點多在新學院,但只要一有空,我總愛往舊學院跑。那兒能量純然清透,靜坐時常會感到深沉的靜定和喜悅,有時也會流淚,然而經過淚水的洗滌,那些困惑及悲傷也很自然地消融了,離開後,心總是非常平靜。

常常在練習後爬上後門的台階,在恆河邊漫步、發呆。某次巧遇一群戲水的孩子,會說簡單的英文。他們吆喝我一起玩耍,於是我便幫他們拍照,其中有位孩子很頑皮地要我給他十盧比作為酬賞,我便笑著撿了一顆石頭送給他。

同伴們見了哄堂大笑,玩心大起,拾起更多石子打起水漂。忽聞一陣驚呼,這才瞥見對岸有一頭野生象,正在林邊悠閒地散步呢!

準備離開時,巧遇一群穿著五顏六色服飾的印度姑娘,她們來到瑞施凱詩旅遊,熱情簇擁著我一起拍照。

我燦爛地笑著,好似人形立牌般,跟她們一張又一張地合照。於是,我的相機便留下許多在恆河畔的身影,以及當地可愛的人們。

作者簡介

一個喜歡寫作的瑜伽人。現居台北,讀過中文研究所,得過一些文學獎,經營過幾個專欄。2013年取得美國瑜伽聯盟200小時師資認證後,持續練習及教授瑜伽至今,對象包括成人與兒童。同時致力於瑜伽書寫,期能將瑜伽哲學融入文字與生活當中。

甜點印度女王微風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聯副不打烊畫廊】阿尼默插畫作品〈洄游〉

2018/06/21

鄭培凱/複周老師

2018/06/21

【小詩房】周天派/京都初夏

2018/06/21

流山兒/嘉義的第三個夏天

2018/06/21

【探潮汐】栗光/海下煙花

2018/06/21

【小詩房】翁書璿/給爸爸

2018/06/20

馮傑/畫鴨記

2018/06/20

楊馥如/巧克力的故事

2018/06/20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文訊】蘭陽新筆力 --走讀vs.演講「散文」場

2018/06/10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剪影】櫻桃樹下的沉思

2018/06/08

【慢慢讀,詩】楚狂/我也溫暖,你卻只想毛衣

2018/06/08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削鉛筆】胡靖/想像

2018/06/07

林育靖/阿進

2018/06/07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熱門文章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5《魚玄機/遊崇真觀南樓睹新及第題名處》

2018/06/20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流山兒/嘉義的第三個夏天

2018/06/21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楊馥如/巧克力的故事

2018/06/20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姚秀山/榆

2018/06/15

鄭培凱/複周老師

2018/06/21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小詩房】翁書璿/給爸爸

2018/06/20

馮傑/畫鴨記

2018/06/20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小詩房】周天派/京都初夏

2018/06/21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聯副文訊】基隆海洋文學繪本工作坊開放報名

2018/06/15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聯副文訊】作家走讀vs.演講、2018馬祖文學獎徵選活動開跑 

2018/06/18

【聯副不打烊畫廊】阿尼默插畫作品〈洄游〉

2018/06/21

【聯副文訊】閱讀寫作協會「2018生活寫作班」登場

2018/06/14

【探潮汐】栗光/海下煙花

2018/06/21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