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鄭培凱/蘇州的冰雪

2018/04/12 06:14:34 聯合報 鄭培凱

北京的朋友好抱怨,太敏感的事情不好說,就抱怨老天爺,春天沙塵暴啦,夏天四十多度啦,秋冬乾旱持續啦,不一而足,最常抱怨的是霧霾,則不管春夏與秋冬,是不分季節的。最近遇到北京朋友,抱怨得最厲害的,卻是今年冬天不下雪,說整個冬天沒飄過一片像樣的雪花。

令人氣結的還不止如此,是江南親友接二連三在手機上曬圖,不斷報告,下雪了,下雪了,鵝毛大雪紛紛揚揚,像《紅樓夢》裡寫的琉璃世界,「一夜北風緊」,可以作詩聯句了:揚州大雪,瘦西湖美得像仙境一般;南京大雪,玄武湖美得像傳說中的瑤池;蘇州大雪,虎丘塔穿上了一身雪白的婚紗,拙政園覆蓋了皚皚的瓊瑤;杭州大雪,西湖的斷橋殘雪,美得讓人想哭,保俶塔屹立在風雪中,有如秀麗的西施凌風。有位北京朋友拉長了京戲的腔調,說,可惡啊可惡,真正可惡,著實可惡,當真可惡,果然可惡,真真實實的可惡啊,簡直是可惡至極,至極的可惡啊。南方人向我們顯擺雪景,誇耀大雪盈尺,胡亂引用典故,什麼「行不得也哥哥」,什麼「雪擁藍關馬不前」,是可忍孰不可忍!

也難怪北京人生氣,原來一向擁有南方少見的冬雪,以獨占「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而驕人的底氣,全被南方人的圖片徹底顛覆了。那些江南雪景的圖片真是令人神往,美的唻,尤其是蘇州園林降雪之後,屋脊上覆蓋一層厚厚的白雪,只有屋角的飛簷迎著朔風,展現黝黑而優雅的弧度,黑白相映,像董其昌秀媚的筆墨點染。折扇形狀的花窗,透漏出窗外池水的漣漪,映著牆邊盛開的臘梅,隱隱約約可以猜度那香遠芬芳的清雅,正瀰漫小園的香徑。不由得讓人聯想到林和靖的詩句:「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寫梅影向晚的詩句,或許更適合雪後的園景,詩情畫意臻於審美情趣的極致,朔風吹送馨香馥郁,蕭蕭的風聲帶著醉人的香氣,似乎是江南雪冬的專利,北方是看不到的。俗語說「極視聽之娛」,融合了視覺美感與聽覺美感,在此還有嗅覺的美感,再加上朔風撲面激靈,真可進入靈台空淨的清明境界了。

江南大雪後的那個周末,我回到蘇州的蝸居,發現雪霽了四、五天,假山石上冰雪尚未融化,好像戴了一頂毛茸茸的白色狐皮帽子,蓬蓬鬆鬆的。陽光照射之下,閃爍生輝,又像晶瑩剔透的和田玉石,煞是美麗。讓太太擔心的是,假山下的魚池結了一層冰,池塘裡十幾條金魚怕是凍僵了。我跑到冰封的池邊,透過冰面,看到池底蟄伏著好幾條金魚,一動也不動,生死未卜。在岸上觀察了好幾分鐘,終於發現魚群有著極為緩慢的動作,魚身基本靜止,只有尾鰭輕輕擺動,好像高僧打坐入定,偶爾看到僧袍隨風輕飄那樣。在冰封的水下,當然不會有風有浪,所以,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魚兒心動,都還好好的活著。

知道魚兒度過了冰封的困厄,太太十分高興,找了一根木棍,蹲在池塘邊上,用力敲打冰面。還好靠近岸邊的冰層並不太厚,不多時就敲開了一米多長的縫隙,濺起了水花。我說沒事了,小魚兒無恙的。太太瞪我一眼,說氧氣不夠會窒息的,何況冰雪這麼大,魚兒會凍死的,把你放到水裡,你試試看,凍上四五天,再說風涼話。我只好說,我又不是魚,不好比的。

蘇州的冰雪,居然讓我們在小池邊上,重溫了莊子濠上觀魚的場景。

北京婚紗蝸居霧霾萬里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文訊】蘭陽新筆力 --走讀vs.演講「散文」場

2018/06/10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剪影】櫻桃樹下的沉思

2018/06/08

【慢慢讀,詩】楚狂/我也溫暖,你卻只想毛衣

2018/06/08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削鉛筆】胡靖/想像

2018/06/07

林育靖/阿進

2018/06/07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馮傑/貓頭鷹和睡覺無關

2018/06/06

【慢慢讀,詩】廖亮羽/住院

2018/06/06

王幼華/年輕的戀人

2018/06/05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影想】瓦歷斯.諾幹/觀光歌舞

2018/06/05

【小詩房】辛牧/花嫁

2018/06/05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剪影】撿到一枚夕陽

2018/06/04

熱門文章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姚秀山/榆

2018/06/15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聯副文訊】基隆海洋文學繪本工作坊開放報名

2018/06/15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副文訊】閱讀寫作協會「2018生活寫作班」登場

2018/06/14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華真油彩作品 〈安靜〉

2018/06/12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