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羅青/格律派最後的護法(上)

2018/04/01 06:00:15 聯合報 羅青

鍾鼎文詩集《雨季》。(圖/羅青提供)
鍾鼎文詩集《雨季》。(圖/羅青提供)

鍾鼎文。(圖/本報資料照片,文訊提供)
鍾鼎文。(圖/本報資料照片,文訊提供)

民國十六年(1927),年方十四的鍾鼎文(1914-2010),因資優跳級,入安徽省立第一中學(今安慶第一中學)讀高一,剛在周記寫下第一首詩〈塔上〉,便被老師高歌發掘,並在《皖報》副刊發表。狂飆詩人高歌的兄長是主編《狂飆月刊》的狂飆領袖高長虹,一度被魯迅賞識,受邀入「莽原社」參與《莽原》周刊的編輯,兄弟二人都是當時英才特出的前衛派作家。〈塔上〉能被高歌慧眼拔擢,必有出奇之處,原詩如下:

我登臨在塔上──

在塔影的下面

是無邊的屋瓦

在瓦浪的下面

是無數的人家

在那些人家裡

許會有小小的院落

在那些院落裡

許會有各樣的花

那些花寂寞地開著

又寂寞地落下

此詩以「番草」為筆名發表,多年後鍾鼎文回憶道:「這是我第一個筆名,是高老師為避師生之嫌,把我的學名鍾國藩的「藩」字,拆字而成。詩的確是當時登臨塔上,想起陳子昂的〈登幽州台歌〉,有感而發。」但讀者如細味全詩,會覺得〈塔上〉的寫法,應該完全「奪胎」於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詩中主述者從宏觀高空角度,隨「塔影」飛凌而下,有如在「鳥飛」翼下俯瞰「千山」;全詩依次由全景「無邊的屋瓦」,有如無人的「萬徑」;慢慢縮小至中景「小小的院落」,有如「孤舟」上的「蓑笠翁」;最後體貼寫下細心觀察的近景「各樣的花」,有如「獨釣」的「釣竿與釣絲」。十四歲的少年,一出手,便能有如此表現,是偶然運氣也好,是天賦功力也罷,都會令人生愛才提拔之心。

多年後,詩藝成熟的鍾鼎文,寫下〈瞭望〉一詩,讀起來,倒頗有陳子昂〈登幽州台歌〉的味道,其詩如下:

我站在山崗上

瞭望遠方

而在我前面的山崗上

也正站著一個瞭望者

也正和我一樣的

瞭望著遠方

鍍上夕陽 而又染上暮色

他的姿態是一座古老的銅像

獨立於宇宙的蒼茫

此詩比起〈塔上〉,在「詩想」建構經營上,要複雜得多。全詩從「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三人」構想中「換骨」而出,成了「前見古人,後見來者」的「二人」構想,意思翻新出奇,是新詩百年以來「翻案詩」中,少見的佳作。

主述者站在山崗上「瞭望」,望見前輩瞭望者,和自己一樣,在瞭望遠方,身上「鍍上夕陽 而又染上暮色」,姿態「是一座古老的銅像」,他「獨立」無伴,一人「瞭望」。而此時,被瞭望的「遠方」突然一變,無限延伸擴大成「宇宙的蒼茫」。「古老的銅像」喚起了滄桑無盡的歷史感,「宇宙的蒼茫」興起永恆無邊的遼闊感。細讀此詩,「雋永超詣」之處,值得吟詠再三,「妙在酸鹹之外」,令人拍案擊節,可以直入漁洋《唐賢三昧集》,而無愧色。

前期現代派詩人評論名家戴杜衡,是最早欣賞鍾鼎文的知音之一,在為其第二本詩集《行吟者》(1951台灣詩壇雜誌社出版)作〈題記〉時,明確指出,其詩近於早期浪漫派,作風明快、流利,主題健康寫實;能同時融合新月派、現代派的長處,擺脫表面格律的形式束縛;更認為他是一位能掙脫時代影響,獨立走出自家路數的詩人,此路漫長艱苦,而且寂寞。當時鍾鼎文與老友覃子豪、紀弦,號稱台灣新詩渡海三大家,紀弦於1953年出版《現代詩》季刊,大力提倡自由詩,努力宣揚後期現代派的「新現代主義」。次年,四十一歲的鍾鼎文偕老友覃子豪,邀請余光中合組藍星詩社,出版《藍星詩刊》與《現代詩》抗衡;並不反對自由詩的鍾鼎文,通過編輯《藍星詩刊》,更堅定了發展格律詩的決心。

戴氏之論,不幸言中,日後,在紀弦全力倡導的後期現代派自由詩大潮之下,堅守改良格律詩的鍾鼎文,以及其聲調鏗鏘的浪漫樂觀詩風,幾乎完全遭到淹沒,在不屑與鄙夷的目光中,遭到嗤之以鼻,訕笑唾棄的冷遇,終於完全被排斥在台灣所有的重要詩選之外,沒沒無聞,讀者大量流失,評論鮮有提及,更遑論推崇。

大陸詩評家郭士榛在〈台灣現代詩壇的推手寫詩八十年的鍾鼎文〉一文中慨嘆道:「不管在創作或詩運的推廣上,鍾鼎文都有著偉大的貢獻。因為計畫做『當代人物』版訪問,須收集前輩詩人的資料時,才發現他的詩集早已絕版,作品在市面流通也不廣,甚至專家學者對其詩作與貢獻的評價,相較於(台灣)詩壇其他二老覃子豪與紀弦,似乎是非常不足。這真的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期望鍾鼎文的全集《年代》能早日付梓,使其為台灣詩壇的貢獻也能廣為後生晚輩知道,不會被遺忘。」

在台灣茁壯又凋零的老詩人及其詩作,遭遇如此,能不令我輩汗顏?不過,真能解詩、評詩,有詩識、知詩才者,本來就是鳳毛麟角,百年難得一見,好詩人遭到忽略或糟蹋,說也正常,此事無代無之,實在不必奢望或苛責。

誠然,格律詩是有其局限,才力稍遜者,剛一入手,便易為格律形式所俘所惑,迷於音律的調整,陋於詩想的經營,徒留鏗鏘俗套韻腳,而無實質尖新內容。不過,詩無基本的「格律」,又如何成詩?海闊天空的自由詩又何嘗沒有弊病,沒有形式幫助剪裁、修訂、約束那些過於庸濫的內容,寫出來的東西,十八九也是凡愚夢囈,毫無可觀。每一種文學形式,都是利弊互見的,如何巧妙隨機應變,如何在自由與格律之間,找到平衡之道,也就是說,如何知道哪些題材最適合出之以格律,哪些最適合展開以自由,是考驗詩才高低深淺的一大關鍵。不論題材詩想如何,一律用格律詩表現,固然不是智者;不顧內容特質如何,一律用自由詩寫出,亦是笨伯一個,才大者絕不如此。

鍾鼎文的詩,自由、格律交錯出之,而略偏重較寬鬆的格律詩,並以此為其創作主力,變通中有堅持,在後期現代派自由詩大獲全勝的七十年代,毅然出版全以格律詩為主的詩集《雨季》(1967台灣省政府新聞出版印行),不愧為戴杜衡筆下所稱許的:「是一個能夠不受時代影響,願意獨自走著自己的路的詩人」。

鍾鼎文自由詩的功力與才情,由〈塔上〉與〈瞭望〉二首短詩,可見一斑。余光中所鼎力推薦為傑作的〈人體素描十則〉組詩:〈腦〉、〈心〉、〈髮〉、〈眼〉、〈乳〉、〈手〉、〈臂〉、〈肢〉、〈臍〉、〈腳〉,最長十六行,最短四行,是鍾氏自由詩短篇創作的高峰,也是他四十歲壯歲時期的力作。余先生特賞其〈髮〉與〈臍〉,原詩如下:

〈髮〉

寄一切的風情於髮吧!

髮是慣於打著旗語的青春底旗。

而我,已經是年逾四十,

在髮裡早有了叛逆的潛藏。

一旦這些叛逆們公然譁變,

從邊陲起義,問鼎中原。

我的髮將成為白色的降幡,

迎接無敵的強者之征服。

鍾鼎文的自由詩,雖然不刻意講究韻腳,但卻常以配合內容所需的整齊行數,來約束、修整、補足內容的發展,務求文質彬彬,詩藝完整無缺。不像許多自由詩,全力造句,忽略謀篇,至多成為一堆散章警句而已,藝術完成度不高。

〈臍〉

從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一口枯井,

它曾經為我們湧流過生命的活泉。

在它的斷流之日,我們的生命脫穎而出,

以第一聲啼哭,發表「獨立宣言」。

這歷史的遺跡,記下我們先天的恥辱,

顯示出我們的前身,原是吸血的寄生蟲。

每當我俯首默念,對著枯井懺悔,

啊,母親!對於你,我是永恆、永恆的罪人。

1945年,日本侵略軍國主義敗降,台灣省脫離日本殖民,光復回歸。七十年來,能夠拋棄政治民族因素,深刻紀念此一重大歷史事件的詩作,難得一見。此詩比喻新奇獨造,主述角度出人意外,內涵複雜,襟懷溫厚包容同情,象徵多重,雖然有字詞失之片面,但仍可謂這方面詩篇的傑出之作,才力見識器宇小者,斷不能有度量為此,亦不能夢見或欣賞。

1979年我編選爾雅版的《小詩三百首》時,就一口氣選了〈心〉、〈眼〉、〈手〉、〈臂〉、〈肢〉五首詩作,算是集中入選首數較多的詩人;2008年,左羊版的《小詩三百首》修訂本,五首依舊全選,沒有刪修,可見好作品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他這個時期的其他自由詩如〈褒城月夜〉、〈仰泳者〉,也都是浪漫派新詩中精品。尤其是〈臂〉與〈心〉這兩首四行短詩,完全顯示了新詩可與唐人絕句爭勝的絕妙本錢,〈臂〉詩如下:

夫人,在你玲瓏的身上,

寄生著光滑的、狡猾的蛇。

你的晚禮服不僅讓你身上的蛇游出來,

而且暗示著樂園的禁果已經熟透……

全詩靈動又含蓄,輕挑而穩重,文字幽默促狹如「蛇游」,內容樂而不淫如「禁果」,而且絕對「健康」,四行小詩能夠如此,非才力兼具者莫辦。至於〈心〉的詩想結構,則較〈臂〉來得更複雜且深沉,對隱藏在人性底層不可測的狂野,有詩意的提示與暗喻,有理性的控管與安撫,言簡而意長,令人回味無窮。全詩如下:

在我思想底森林深處,

有一泓清洌的寒泉。

林間的群獸常到這裡飲水解渴,

也在泉水上,照出它們粗野的容顏。

鍾鼎文二十歲左右的詩,以氣勢見長,在自由詩方面,以他十七歲時的〈船〉,最為有名;在格律詩上,他二十一、二歲時的〈家庭〉、〈橋〉、〈水手〉、〈蘇州河的歌〉,可謂代表,都是節奏鮮明,結構完整的佳作。尤其是〈船〉,全詩長達82行,以「墨水洋」暗喻寫作:「我們的船/在沒有邊的墨水洋上,向前進,」開始,經過一連串海浪、風暴、桅桿、帆篷……交錯的暗喻,一直到「將展開一個燦爛的,新鮮的,/屬於我們的明天」結束,雖然沒有十分突出的警句,但卻成就了一首語言嚴謹成熟、節奏氣勢磅礴、首尾呼應一貫的浪漫朗誦詩。此詩發表於當年的大型刊物《東方雜誌》(31卷10號),廣受矚目,受到好評。

而格律詩〈家庭〉,民國25年於上海《東方文藝》甫一發表,立刻成了左派「新寫實主義」的「標本」作品,日後出任駐印尼大使的左聯批評家王任叔,當時對此詩十分「賞識」,特撰〈新詩的蹤跡及其去向〉一文推薦,並將全詩收入他的《捫蝨集》中。該詩開頭第一節云:

在前頭,男人家袒露著胸膛,

護胸毛上,閃爍著汗的亮光,

一個奶孩子,抱在他的手臂上,

低著頭,像是不敢看他的前方。

在後面,跟隨著一個女人,

一隻手,夾著男人家的肩膀,

另外的一隻,放在駝了的背上,

緊握著一束草,一口袋乾糧……

這就是個家庭,而且就這樣──

行走在很長的、很長的道路上。

全詩1節10行,共50行,每節換韻,平實描寫民國25年江淮大饑荒的慘狀;飢民「走過了遙遠的路,前面還是路;/在中國,無數的人們將路當作家。」此一無告的辛酸,在詩人筆下,化為無邊的絕望,整個中國像個得病的孩子,「眼睛,張得特別地大,/但卻像陰天的太陽,沒有光」。(上)

上海寄生蟲余光中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文訊】蘭陽新筆力 --走讀vs.演講「散文」場

2018/06/10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剪影】櫻桃樹下的沉思

2018/06/08

【慢慢讀,詩】楚狂/我也溫暖,你卻只想毛衣

2018/06/08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削鉛筆】胡靖/想像

2018/06/07

林育靖/阿進

2018/06/07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馮傑/貓頭鷹和睡覺無關

2018/06/06

【慢慢讀,詩】廖亮羽/住院

2018/06/06

王幼華/年輕的戀人

2018/06/05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影想】瓦歷斯.諾幹/觀光歌舞

2018/06/05

【小詩房】辛牧/花嫁

2018/06/05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剪影】撿到一枚夕陽

2018/06/04

鍾喬/血液的旅途

2018/06/04

【慢慢讀,詩】鍾喬/血液的旅程

2018/06/04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熱門文章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姚秀山/榆

2018/06/15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聯副文訊】基隆海洋文學繪本工作坊開放報名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文訊】閱讀寫作協會「2018生活寫作班」登場

2018/06/14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華真油彩作品 〈安靜〉

2018/06/1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