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楊明/垂髮與雲髻

2018/03/26 06:39:12 聯合報 楊明

街上播放著Lady Gaga的歌,一首關於頭髮的歌:I am my hair, It's all the glory that I bare.

雖然是深秋了,南方依然炎熱,出門前將垂在肩上的髮梳攏至腦後,紮成馬尾,受韓劇影響,這兩年低馬尾不再被視為邋遢,反而有種自在隨意的姿態。

從香港搭巴士往順德,對於順德,比較熟悉的就是吃,雙皮奶、燒鵝、煎釀鯪魚一類,於是心裡盤算著的自然也是關於吃。通關後車上高速,忽然想起自梳女出自順德,小時候香港電影裡常看見的媽姐,穿著白衣黑褲,手腳俐落的操持家務,穿梭在西式擺設的廳堂裡,卻並不覺得格格不入,也算是混搭的一種嗎?與時尚無關,是真實日常,反而更覺悲喜盡掩記憶流淌。

三百多年前,自梳女出現在男尊女卑的中國,據說和絲織業的發達有關,傳統農業社會男耕女織,採桑、養蠶、繅絲需要的不是蠻力,而是心細手巧,勤勞耐性,所以廣東順德的女人有了經濟能力,經濟獨立才能擁有完整獨立的人格,她們中有人不願意接受自主性不足的婚姻,寧願選擇獨身,為了表明意願,長髮不再像少女般編成辮子垂在背後,而是如已婚婦人般將頭髮盤起,以示終生不嫁。

垂髮與盤髮是那個年代女子未婚與已婚的標記。

多年前,看過一部電影,片名有點驚悚:五個女子與一根繩子。關於一起長大五個女孩的故事,她們分別因為被迫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年邁的奶奶在自己的壽宴上因為是女人不能上桌同丈夫兒子一起吃飯;嫂嫂企圖追求幸福結果遭私刑處死;姊姊生兒子難產而死;瘋了的姑姑失去心智的原由是不能生子。缺乏自主的活著是一種悲哀,於是,五個女孩決定一起自殺,以為死後可以相偕到傳說中的美麗花園。若是她們有機會選擇,她們會願意如自梳女般終身不嫁自力更生嗎?

在清暉園裡拿手機拍照,亭台樓閣流水花草,幾位穿著鮮豔華麗的六旬婦人忙著為彼此合影,她們舉手投足言談笑鬧,一點不含蓄,甚至近乎張揚。時代已經截然不同,雖然仍有許多重男輕女的家庭,或者為夫家生下繼承姓氏的兒子便感到功不可沒的女人,但是更有許多掌握了支配生活大權的姊姊大嬸,分布在職場在家庭,或者在廣場跳舞。從手機螢幕上看池中荷花,這樣一座設計精巧且有規模的園林,二百多年前自然是由家族中男性所建立,那時的女性還沒機會掙得如此資產。但是自梳女的歷史在順德卻早於清暉園,可以靠絲織賺取獨立生活的女人,社會依然沒給予她們足夠的教育機會和發展空間。

每個時代都有屬於自己的壓力與難處,課堂上正講《金鎖記》裡的曹七巧與姜長安母女,已屆婚齡的長安好不容易遇到心儀的對象,卻讓母親三言兩語就給毀了,該怪母親變態的多疑忌妒?還是該怪男友感情不堅呢?按傳統習俗,女人真正的歸宿是夫家,所以自梳女即使已決定孤獨終老,但是死在娘家仍是忌諱,所以她們活著時和其他自梳女一起生活,死後也由姊妹殮葬,她們離開原來生長的家,死後的奉祀與掃墓均由自梳姊妹承擔。至於擔心身後無人供奉香火的自梳女,聽說有買門口、買清守和不落夫家等三種選擇。「買門口」即與男性成婚,但這婚姻只是名義上的,妻子出錢替丈夫另買妾以傳宗接代。「買清守」即冥婚。第三種方法是出錢給寺廟,死後由廟方奉祀靈位。雖說是過去一種迷信,前幾年朋友過世時,因為她始終單身,家人便出錢委託寺廟祭祀,才知仍然有人寧願這樣相信,才能感到心安。

立冬已過,南方卻未降溫,相較於寒冷的北方,南方的絲綢織繡至少還提供了女性獨立生活的可能,百年前北方女人要在冰天雪地裡自給自足恐怕更不容易。但是女性不能上桌吃飯的規矩,卻是在南方聽聞,《水滸傳》《紅樓夢》都無此情狀啊。順德因料理味美而聞名,如今有不少尋香而至的遊客,在民信吃雙皮奶時,甜糯的味道,來源於牛奶雞蛋,無一不是雌性生物提供,那些終生被壓抑拘束不得依願生活的女人們,如若知曉今日,既不需靠力氣打漁捕獵耕田,也不需拋頭露面惹人閒話,單是靠電腦上網就可開店營生,不知要如何慨嘆。

今日的年輕人卻不覺得自己比較幸運,百年前的人至少有機會和父母過相似的生活,如今卻面臨著許多行業即將消失,一個十年前教過的學生,畢業時進入銀行許多人羨慕,現在她說:銀行網路化,原本在櫃台處理存提的行員是未來可能消失的行業之一。

因襲傳統不變和隨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兩者究竟何者更適合人類生活?

自梳女除了結拜姊妹,也有兩名自梳女締結契相知者,有人將此種關係連繫為女同性戀,我覺得倒也不一定是戀人,有些可能更接近結伴過日子的親人關係,戀人親人大約兩者皆是契相知者所欲得,然而更重要的還是彼此關心互相照顧。想想千百年來事實存在的婚姻關係中,恐怕許多並無戀人成分,只是傳宗接代的家庭組成吧。1930年代絲業崩潰,順德的自梳女紛紛到香港當住家女傭,就是俗稱的媽姐。今日香港北角七姊妹的傳說也是源於自梳女,故事裡七位感情極好的女孩,因為坎坷人生相約跳海,海面因此出現七塊並列的石頭,猶如七姊妹相偕相伴,不過填海之後如今北角已經看不到七姊妹石。從五個女子到七姊妹,怎麼都是女性相偕尋短?而同屬亞洲的巴基斯坦至今依然每年有數以百計的婦女死於榮譽處決;阿富汗有三分之二的女性未能接受教育。

女性依已婚或未婚做出不同裝扮的習俗,本就有著男性控制女性的意圖,過去在印度已婚女性要在鼻翼穿孔戴上鼻飾,還要在腳踝戴腳鍊,腳鍊上通常有會發出聲響的鈴鐺類吊飾,雖然鼻飾腳鍊可能極其珍貴華麗,但仍然是男性對女性的一種控制約束。中國則是未婚女性和已婚女性的髮型不同,總之是要一眼看出,宣示此女已有所屬,別的男人勿再覬覦,但是已婚男人卻依然在外拈花惹草。

所幸,女人的髮型無須再依婚姻狀況而決定。我的髮質粗硬,也羨慕頭髮柔順聽話的人隨意用一支鉛筆也能輕鬆挽髮,當然前提是髮型的變化應該隨自己心意而非規定,女子專注工作時挽起的髮掠下幾縷髮絲,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原是一種性感;已婚婦女的髮髻卻是一種掌控。四、五年級生中學時都經歷過髮禁,所以大家都擁有許多略帶呆相的照片,如今回味倒添了趣味,但至少髮禁規定兩性皆有。

順德的燒鵝有名,據說師傅將鵝放進烤爐前會將處理過的鵝吊起晾著,但是晾多久,要依當日天氣調整,根據經驗累積成為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感覺。也曾聽擅做麵食的人說,和麵沒法說明幾杯麵粉幾杯水多少酵母,要看揉麵的手感,麵粉的乾濕度天氣的乾濕度溫度高低都是有變化的,而要和出好吃的麵便要依這些變化做出相應的調整。人生何嘗不是如此,一個框架套在所有人身上不可能都合適,傳統不見得不好,但個人必須有選擇的權利。不知道Lady Gaga是否聽說過中國自梳女的故事?長髮短髮直髮捲髮梳起散落,自梳的宣示就是一種選擇,髮隨心喜,志與願同。

電影婚姻髮型香港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充滿故事的空間

2018/06/23

【最短篇】晶晶/咒語

2018/06/22

劉墉/范爺您好

2018/06/22

【客家新釋】 葉國居/豬頭面

2018/06/22

【小詩房】向明/邊防

2018/06/22

【聯副不打烊畫廊】阿尼默插畫作品〈洄游〉

2018/06/21

鄭培凱/複周老師

2018/06/21

【小詩房】周天派/京都初夏

2018/06/21

流山兒/嘉義的第三個夏天

2018/06/21

【探潮汐】栗光/海下煙花

2018/06/21

【小詩房】翁書璿/給爸爸

2018/06/20

馮傑/畫鴨記

2018/06/20

楊馥如/巧克力的故事

2018/06/20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文訊】蘭陽新筆力 --走讀vs.演講「散文」場

2018/06/10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剪影】櫻桃樹下的沉思

2018/06/08

熱門文章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劉墉/范爺您好

2018/06/22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5《魚玄機/遊崇真觀南樓睹新及第題名處》

2018/06/20

流山兒/嘉義的第三個夏天

2018/06/21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楊馥如/巧克力的故事

2018/06/20

鄭培凱/複周老師

2018/06/21

【最短篇】晶晶/咒語

2018/06/22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小詩房】翁書璿/給爸爸

2018/06/20

馮傑/畫鴨記

2018/06/20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小詩房】周天派/京都初夏

2018/06/21

【客家新釋】 葉國居/豬頭面

2018/06/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聯副不打烊畫廊】阿尼默插畫作品〈洄游〉

2018/06/21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姚秀山/榆

2018/06/15

【聯副文訊】作家走讀vs.演講、2018馬祖文學獎徵選活動開跑 

2018/06/18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探潮汐】栗光/海下煙花

2018/06/21

充滿故事的空間

2018/06/23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