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末代皇帝的墨鏡與認同危機(下)

2018/03/13 06:50:21 聯合報 黃光國

圖5:1932年3月9日,溥儀出任滿洲國「執政」。
圖5:1932年3月9日,溥儀出任滿洲國「執政」。

土肥原的承諾

土肥原賢二,是靠侵略中國起家的日本軍人。他在陸軍士官學校十六期步兵科和陸軍大學畢業後,做過日本參謀本部部員,第十三步兵聯隊長,1913年起他來到中國,在關東軍中服務,給東北軍閥的顧問板西利八郎中將當了十多年的副官。他和張作霖的關係特別深,1924年直奉戰爭中,他策動關東軍幫助過張作霖。1928年關東軍決定消滅張作霖,在皇姑屯炸死張作霖,他也參與規畫。

九一八事變過後不久,溥儀透過鄭孝胥的關係,召見了四十八歲的土肥原。他穿著一套日本式的西服,鼻子底下有一撮小鬍子,臉上始終帶著溫和恭順的笑意。給人感覺,這個人說的話,沒有一句是靠不住的。

他向溥儀問候之後,就轉入正題,解釋日軍行動,只是對付張學良一個人,因為他「把滿洲鬧得民不聊生,日本人的權益和生命財產得不到任何保證,日本才不得已而出兵」。他說關東軍對滿洲絕無領土野心,只是「誠心誠意地,要幫助滿洲人民,建立自主的新國家」,希望溥儀儘快回到祖先發祥地,親自領導這個國家:日本將和這個國家訂立攻守同盟,全力保護它的主權和領土。

然而,溥儀認為最重要的問題是:

「這個新國家是個什麼樣的國家?」

「我已經說過,是獨立自主的,是由宣統帝完全做主的。」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要知道這個國家是共和,還是帝制?是不是帝國?」

「這些問題,到了瀋陽都可以解決。」

「不,」溥儀堅持說,「如果是復辟,我就去,不然的話我就不去。」

他微笑了,聲調不變地說:

「當然是帝國,這是沒有問題的。」

「如果是帝國,我可以去!」溥儀表示了滿意。

「那麼就請宣統帝早日動身,無論如何要在十六日以前到達滿洲。詳細辦法到了瀋陽再談。」

圖5:1932年3月9日,溥儀出任滿洲國「執政」。
圖5:1932年3月9日,溥儀出任滿洲國「執政」。

復位以「正統系」

消息傳開後,陳寶琛匆忙從北京趕回來,在「御前會議」上勸溥儀不要「輕舉妄動」,並和鄭孝胥發生激烈的爭執;國民政府也派了曾經在清朝做過官的監察委員高友唐來表示:「國民政府願意恢復優待條件」;有位前清遺老甚至勸他不要「認賊作父」,不顧中國人的尊嚴。但這一切都無法改變溥儀的決心。1931年11月10日,溥儀跟鄭孝胥帶著兩個隨侍,瞞過所有人的耳目,離開了靜園。到了營口,住進「滿鐵」設在湯崗子溫泉區的「翠閣旅館」,溥儀才發現:他們一行人的行動已經被封鎖,而且一切都要「聽板垣大佐的了」。

這時候日本在國際上處勢孤立,內閣對於採取什麼形式統治這塊殖民地,意見還不一致,所以關東軍還不準備讓他出場。到了旅順,一心想要復辟的溥儀又等了三個月。八十高齡的陳寶琛老夫子特地從關內趕來看他,再三交代:「若非復位以正統系,何以對待列祖列宗在天之靈!」

溥儀因此寫了十二條必須「正統系」的理由,要鄭孝胥轉交給板垣。鄭孝胥帶回的消息是:「東北行政委員會」已經通過一項決議,要在滿洲建立一個「共和國」,關東軍決定請他出任「執政」。

「共和國」的執政

「什麼執政?叫我當共和國的執政?」溥儀非常不滿,跟他的智囊團們討論了半天,在鄭孝胥的勸說下,決定在下午接受板垣的「覲見」。

板垣征四郎在1929年調到關東軍當參謀。後來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判決書上說:

他「自一九三一年起,以大佐地位在關東軍參謀部參加了當時以武力占領滿洲為直接目的的陰謀。他進行了支持這種目標的煽動,他協助製造引起所謂『滿洲事』的口實,他壓制了若干防止這項軍事行動的企圖,他同意了和指導了這種軍事行動。嗣後,他在鼓動『滿洲獨立』的欺騙運動中以及樹立傀儡偽『滿洲國』的陰謀中,都擔任了主要的任務。」

1932年2月23日下午,溥儀會見了板垣。板垣是個小矮個,有一個剃光的頭,一張刮得很乾淨的青白色的臉,眉毛和小鬍子的黑色特別顯眼。他的服裝整潔,袖口露出白襯衫,加上他的輕輕搓手的習慣動作,讓人留下斯文和瀟灑的印象。板垣對溥儀送他的禮物先表示謝意,然後表明,他奉關東軍本莊司令官之命,向他報告關於「建立滿洲新國家」的問題。

他從「張氏虐政不得人心,日本在滿權益絲毫沒有保障」開始,談到日軍行動的「正義性」,「幫助滿洲人民建立王道樂土的誠意」。講了半天,最後總算談到正題:

「這個新國家名號是『滿洲國』,國都設在長春,因此長春改名為新京,這個國家由五個主要民族組成,即滿族、漢族、蒙古族、日本族和朝鮮族。日本人在滿洲花了幾十年的心血,法律地位和政治地位自然和別的民族相同,比如同樣地可以充當新國家的官吏。……」

他從皮包裡又拿出《滿蒙人民宣言書》以及五色的「滿洲國國旗」,放到溥儀面前的沙發桌上。溥儀用顫抖的手把那堆東西推了一下,問道:

「這是個什麼國家?難道這是大清帝國嗎?」

溥儀的聲音變了調。板垣照樣不緊不慢地回答:

「自然,這不是大清帝國的復辟,這是一個新國家,東北行政委員會通過決議,一致推戴閣下為新國家的元首,就是『執政』。」

軍部最後的話!

溥儀後來回憶說:「聽到從板垣的嘴裡響出個『閣下』來,我覺得全身的血都湧到臉上來了。這還是第一次聽日本人這麼稱呼我呢!『宣統帝』或者『皇帝陛下』的稱謂原來就此被他們取消了,這如何能夠容忍呢?」在溥儀的心裡,東北二百萬平方里的土地和三千萬的人民,全抵不上那一聲「陛下」呀!溥儀激動得幾乎都坐不住了,大聲道:

「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滿洲人心所向,不是我個人,而是大清的皇帝,若是取消了這個稱謂,滿洲人心必失。這個問題必須請關東軍重新考慮。」

板垣輕輕地搓著手,笑容滿面地說:

「滿洲人民推戴閣下為新國家的元首,這就是人心所歸,也是關東軍所同意的。」

「可是日本也是天皇制的帝國,為什麼關東軍同意建立共和制呢?」

「如果閣下認為共和制不妥,就不用這個字眼。這不是共和制,是執政制。」

板垣態度平和,一點不著急,青白臉上浮著笑容,兩隻手搓來搓去;溥儀不厭其煩地重複著那十二條不得不「正統系」的道理,反來覆去地表示,不能放棄皇帝的身分。他們談了三個多鐘頭,最後,板垣收拾起了他的皮包,表示不想再談下去了。他的聲調沒變,可是臉色更青更白了,笑容沒有了,一度回到他口頭上的「宣統帝」的稱呼又變成了閣下:「閣下再考慮考慮,明天再談。」他冷冷地說完,便告辭走了。

當天晚上,根據鄭氏父子的意見,溥儀在大和旅館裡專為板垣舉行了一個宴會。在宴會上,板垣大口喝酒,對任何人的敬酒都表現十分豪爽,絕口不提白天的爭論,就好像根本不曾發生過什麼似的。可是用不著溥儀再費多少時間去試探,第二天早晨,板垣就把鄭孝胥、羅振玉等人叫到大和旅館,讓他們向溥儀傳話:

「軍部的要求再不能有所更改。如果不接受,只能被看作是敵對態度,只有用對待敵人的手段作答覆。這是軍部最後的話!」

末代皇帝的眼鏡

在這種情況下,溥儀的抉擇只有「聽話」或「不聽話」而已。在身邊「股肱之臣」的勸說下,溥儀終於同意出任「共和制」滿洲國的「執政」,並於1932年3月9日,戴著墨鏡出席他的就職典禮(圖五)。

1931年12月,國際聯盟派英國李頓伯爵為團長,組織調查團到滿洲進行實地調查。翌年《李頓報告書》出爐,要求滿洲繼續「門戶開放」,由各國「駐軍維安」;日本憤而退出「國際聯盟」,不再顧忌國際壓力,關東軍司令官菱刈隆通知時任滿洲國國務總理的鄭孝胥:「日本政府已經同意滿洲國改為『帝制』」。

溥儀大喜過望,特地派人到北京為「登基大典」訂做一套全新的龍袍。但是在關東軍的「強烈建議」下,在1934年3月1日,溥儀只好穿著「滿洲國陸海空軍元帥服」,出席他的「登基大典」。值得注意的是:在當天拍攝的「康德皇帝正裝照」中,他脫下墨鏡,而改戴透明眼鏡(圖六)。從此之後,他便很少再戴墨鏡。後來就把這支墨鏡送給他的台灣籍御醫,我的父親。

這位一生中三次「登基」的末代皇帝,在被逐出北京紫禁城時的最大心願是「自由地按自己的想法」、「重新坐在我失掉的『寶座』上」。但他在「實現自己理想」的過程中,卻始終沒有「自由」。戴墨鏡似乎反映出他這段期間的心境。及至他第三度坐上夢寐已久的「寶座」,他開始改戴透明眼鏡。似乎他的人生已經邁入一個新的階段,但這副新眼鏡能幫他看清楚自己的未來嗎?(下)

延伸閱讀:

末代皇帝的墨鏡與認同危機(上)

末代皇帝的墨鏡與認同危機(中)

北京陸軍日軍老夫子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三行告白詩駐站觀察】楊佳嫻/人生何處不告白

2018/05/21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三)偽幣的製造者

2018/05/21

柴木家具的事

2018/05/20

【聯副5-6月駐版作家:許悔之新作發表】九分凡夫 一分僧

2018/05/20

南半球二十二天在路上

2018/05/19

薛好薰/魚味

2018/05/18

【客家新釋】葉國居/懶尸

2018/05/18

【文學紀念冊】夏子/長河洛洛煙 之外–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2018/05/18

吳敏顯/題壁二則

2018/05/17

【小詩房】林宇軒/醒

2018/05/17

王德威/夢回北京

2018/05/16

【慢慢讀,詩】梅爾/海綿的重量

2018/05/15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二)創作的驅動力

2018/05/14

【慢慢讀,詩】張錯/循芳馥而來

2018/05/14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天地不全

2018/05/14

【老情人】冰箱美人

2018/05/13

【慢慢讀,詩】微雕一滴淚

2018/05/13

【聯副不打烊畫廊】李全淼油畫作品 〈北疆之晨〉

2018/05/13

我爸,我媽, 一點點我

2018/05/13

文青之死(?)

2018/05/12

眾神的花園

2018/05/12

報告學長

2018/05/12

【雲起時】洪荒/半成品

2018/05/11

【慢慢讀,詩】陳家帶/棲蘭三姊妹

2018/05/11

【最短篇】葛愛華/看電影

2018/05/10

【慢慢讀,詩】阿布/河

2018/05/10

【慢慢讀,詩】楊小濱/路易吉‧諾諾家門口的郵差

2018/05/08

吳鈞堯/大盤帽春秋

2018/05/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5/07

【孤獨管理】王浩一/禪學怎麼看待孤獨與寂靜?

2018/05/07

【慢慢讀,詩】綠蒂/往事不如煙

2018/05/07

【剪影】陳幸蕙/劍橋春貓

2018/05/07

2018作家巡迴校園講座──嘉義高中場:文學的第一個瞬間

2018/05/06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徵文 開始收件!

2018/05/06

【影想】新港文書

2018/05/06

最能舒緩頭痛的是西濱

2018/05/05

黑膠唱片

2018/05/05

【慢慢讀,詩】陳克華/為星星命名的 少年

2018/05/04

【閱讀‧人文】李敏勇/生命的亮光 人間的印記

2018/05/04

【最短篇】晶晶/米飯

2018/05/04

熱門文章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天地不全

2018/05/14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二)創作的驅動力

2018/05/14

王德威/夢回北京

2018/05/16

薛好薰/魚味

2018/05/18

【聯副5-6月駐版作家:許悔之新作發表】九分凡夫 一分僧

2018/05/20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0《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

2018/05/16

【老情人】冰箱美人

2018/05/13

南半球二十二天在路上

2018/05/19

吳敏顯/題壁二則

2018/05/17

【客家新釋】葉國居/懶尸

2018/05/18

【慢慢讀,詩】張錯/循芳馥而來

2018/05/14

【孤獨管理】王浩一/禪學怎麼看待孤獨與寂靜?

2018/05/07

【雲起時】洪荒/半成品

2018/05/11

我爸,我媽, 一點點我

2018/05/13

陳建志/鼎鼎千禧夢安室

2018/05/15

文青之死(?)

2018/05/12

王鼎鈞/境界

2018/05/04

【文學紀念冊】夏子/長河洛洛煙 之外–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2018/05/18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中)

2018/05/09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上)

2018/05/0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8《王國維/浣溪沙》

2018/05/02

柴木家具的事

2018/05/20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9《擊壤歌》

2018/05/09

【閱讀‧小說】京派的復歸

2018/05/19

空氣朋友

2018/05/14

【小詩房】林宇軒/醒

2018/05/17

【探潮汐】栗光/毒棘之下

2018/05/14

【慢慢讀,詩】梅爾/海綿的重量

2018/05/15

眾神的花園

2018/05/12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下)

2018/05/10

【書評‧新詩】她住到閱讀的裡面 就與宇宙相接了

2018/05/19

【慢慢讀,詩】微雕一滴淚

2018/05/13

報告學長

2018/05/12

【剪影】月光杯

2018/05/18

〈聯副不打烊畫廊〉謝明錩水彩作品〈心靈花園〉

2018/05/17

【書評‧散文】記憶的安居與流離

2018/05/12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一)父親的紀念館

2018/05/07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3】 言叔夏、張義東〈普通讀者〉

2018/05/14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 青年學生文學獎徵文

2018/05/16

【剪影】胡淑娟/櫻吹雪

2018/05/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