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末代皇帝的墨鏡與認同危機(中)

2018/03/09 19:14:45 聯合報 黃光國 文.圖片提供

圖二:溥儀在天津張園
圖二:溥儀在天津張園

張園的「行在」生活

張園是一座占地約有二十畝的園子,中間有一座八樓八底的樓房。主人是前清駐武昌第八鎮統制張彪。武昌起義時,張彪嚇得連官印也不要了,帶著他的金銀財寶和家眷溜到天津,到日本租界當寓公。溥儀剛住進張園,這位前清的「名將」,堅決不收房錢,每天清晨都要帶著一把掃帚,親自替他掃院子,大概是表示自己「一貫矢忠」之意。溥儀在這裡住了五年,後來張彪死了,他的兒子拿出房東的面孔要房租,溥儀也嫌他的房子不好,才搬到陸宗輿的「靜園」。

溥儀在張園裡住了一段時間以後,就覺得這裡遠比北京的紫禁城舒服。張園沒有紫禁城那套規矩,連坐車、上街都不自由;卻又保留了溥儀認為必要的東西。在紫禁城裡,「我的威嚴,在這裡也依然存在」。「如今我有了任意行事的自由,別人只能進諫而無法干涉」。雖然溥儀已不穿笨拙的皇帝龍袍,經常穿的是普通的袍子馬褂,更多的是穿西裝,但是這並不影響別人來給溥儀叩拜。「我住的地方沒有琉璃瓦,也沒有雕梁畫棟,但還有人稱它作『行在』。北京的宗族人等還要輪流來這裡給我『值班』」,至於人們對溥儀的稱呼,園子裡使用的宣統年號,更是一絲不苟地保留著。對他說來,這些都是自然而必要的。

張園裡的經濟情況,和紫禁城比起來,自然差得多了,「但是我還擁有一筆可觀的財產。我從宮裡弄出來的一大批財物,一部分換了錢,存在外國銀行裡生息,一部分變為房產,按月收租金」。溥儀在關外還有大量的土地,即清朝入關後「跑馬圈地」弄來的所謂「皇產」,「數字我不知道,據我從一種歷史刊物上看到的材料說,僅直隸省的皇產,不算八旗的,約有十二萬餉」。為了處理這些土地的租賃與出售,民國政府直隸督辦和清室專設了一個「私產管理處」,兩家坐地分贓,賣一塊分一筆錢,也是一項可觀的收入。

鄭孝胥的「三共論」

在張園時代,陳寶琛、羅振玉、鄭孝胥是每天必見的「近臣」,他們和那些顧問每天上午都要來一次,坐在樓外西邊的一排平房裡,等候「召見」。在大門附近有一間屋子,是請求「覲見」者坐候傳喚的地方,曾經坐過的人,有武人、政客、遺老、各式「時新」人物、騷人墨客以及醫卜星相。

這七年間,在溥儀身邊勾心鬥角的人物,大致可分為幾派:以陳寶琛為首的一批「舊臣」,起初把希望放在恢復優待條件,後來又退縮為維持原狀,可以稱為「還宮派」;把希望放在出洋以取得外國(主要是日本)援助的,是以羅振玉為首,其中有遺老遺少,也有個別王公,可以稱為「聯日」或「出洋」派;還有一派人把希望放在聯絡、收買軍閥方面,即所謂「用武人」,這派人物頗複雜,有前清遺老,也有民國的政客,中心人物卻是溥儀自己。收買和運動軍閥所花的錢,也成為他最大的一筆開支。

在天津時代,鄭孝胥提出了「三共論」:「大清亡於共和,共和將亡於共產,共產則必然亡於共管」。他認為北伐戰爭是要實行「共產」的。看到社會亂象,他總是念不絕口:「又鬧罷工了,罷課了,外國人的商業受到了損失,怎能不出頭來管?」羅振玉自從認識日本方面的朋友,眼睛裡就只有日本人。辛亥後,他把復辟希望全放到日本人的身上。鄭孝胥看到的卻是「列強」。他認為:中國老百姓不用說,連做官的也無能、沒出息,中國這塊地方應當讓「列強」來開發,來經營。他不但要西洋技術,西洋資本,而且主張要西洋人來做官,連皇家的禁衛軍也要由客卿訓練、統領。不然的話,中國永遠是亂得一團糟。辛亥革命後,他認為要復辟成功,絕不能沒有列強的幫忙。

圖三:溥儀跟家人在天津張園
圖三:溥儀跟家人在天津張園

「扮皇帝」的高等華人

溥儀住在外國租界裡,受到一般中國人絕對無法得到的待遇。除了日本人,美國、英國、法國、義大利等各國的總領事、駐軍長官、洋行老闆,對他也極為恭敬,稱他「皇帝陛下」,在他們的國慶日請他去閱兵,參觀兵營,參觀新到的飛機、兵艦。這些根據《庚子條約》駐在中國土地上的外國軍隊,耀武揚威地從溥儀面前走過的時候,他卻「覺得頗為得意」,只因為外國人「如此待我,還把我看作皇帝」。

天津有一個英國人辦的俱樂部,名叫「鄉藝會」(Country Club),是外國大老闆進出的豪華遊樂場所,一般中國人根本走不進那個大門,只有溥儀例外。他可以自由出入,而且經常帶著家人們,一起享受當「特殊華人」的滋味。溥儀說:「為了把我自己打扮得像個西洋人,我儘量利用惠羅公司、隆茂洋行等等外國商店裡的衣飾、鑽石,把自己裝點成《老爺雜誌》上的外國貴族模樣。我每逢外出,穿著最講究的英國料子西服,領帶上插著鑽石別針,袖上是鑽石袖釦,手上是鑽石戒指,手提『文明棍』,戴著德國蔡司廠出品的眼鏡,渾身發著蜜絲佛陀、古龍香水和樟腦精的混合氣味,身邊還跟著兩條或三條德國獵犬和奇裝異服的一妻一妾」(見圖二、三)。

溥儀到天津的第一年,日本總領事古田茂曾請他參觀一次日本僑民小學。看到日本小學生手持紙旗,夾道向他歡呼萬歲。溥儀感動得「熱淚滿眶,感嘆不已」。每逢新年或溥儀壽辰,日本的領事官和將佐們必定到張園祝賀(見圖四)。當軍閥內戰的戰火燒到天津邊緣,租界的各國駐軍組成聯軍,聲言要對付敢於走進租界的國民軍之時,天津日本駐屯軍司令官小泉六一中將特意來到張園,向溥儀報告:「請宣統帝放心,我們絕不讓中國兵進租界一步」。

日軍司令部經常有一位佐級參謀給溥儀講說時事。他們的分析是:「中國的混亂,根本在於群龍無首,沒有了皇帝」。並由此談到日本天皇制的優越性,談到中國唯有「宣統帝」才能收拾「民心」。和日本皇軍對比之下,中國軍隊的腐敗是不可或缺的話題,這些講話加上歷次檢閱日軍,使溥儀深信日本軍隊的強大,和日本軍人對他的支持。在拉攏軍閥、收買政客、任用客卿全不見效之後,日本人在溥儀心裡的位置,就更加重要了。

圖四:溥儀家人和天津日本領事館官員及家屬
圖四:溥儀家人和天津日本領事館官員及家屬

東陵盜墓事件

民國十七年(1928),蔣介石率領的南方軍隊開始北伐,日本的田中內閣發表滿蒙不容中國軍隊進入的聲明,並且出兵濟南,攔阻南方的軍隊前進。張作霖、吳佩孚、張宗昌這些平日和溥儀有瓜葛的軍隊,又節節敗退而潰不成軍。「為我聯絡軍閥們的活動家剛報來動人的好消息,我馬上又讀到那些向我效忠的軍人逃亡和被槍斃的新聞」。國民黨大肆清黨,倒戈將軍馮玉祥也和蔣介石合作,正從京漢線上打過來。這些「壞消息」裡,對他衝擊最大的是孫殿英東陵盜墓事件。

東陵在河北省遵化縣的馬蘭峪,是乾隆和西太后的陵寢。孫殿英是一個賭棍和販毒犯出身的流氓軍人,在張宗昌部當過師長、軍長。1927年接受蔣介石改編,任四十一軍軍長。1928年,孫率部到薊縣、馬蘭峪一帶,進行了有計畫的盜墓。他預先貼出布告,說是要舉行軍事演習,封鎖了附近的交通,然後由他的工兵營營長帶兵挖掘,用三個夜晚的時間,把乾隆和慈禧的殉葬財寶,搜羅一空。

消息傳出後,前清宗室和遺老們全都激動起來了。他們不論是哪一派的,紛紛趕到張園,表示對軍閥餘孽的憤慨。各地遺老也紛紛寄來重修祖陵的費用。在這些人的建議和安排下,張園裡擺上了乾隆、慈禧的靈位和香案祭席,每天舉行三次祭奠。遺老遺少們絡繹不絕地來行禮叩拜,痛哭流涕。他們分別向平津衛戍司令閻錫山以及各報館發出通電,要求當局懲辦孫殿英、賠修陵墓。張園的靈堂決定要擺到陵墓修復為止。

國民政府下令閻錫山查辦此事,孫殿英派到北平來的一個師長被閻錫山扣下了。不久消息傳來,說這個師長被釋放,蔣介石決定不追究了。又傳說孫殿英給蔣介石新婚的夫人宋美齡送去了一批贓品,慈禧鳳冠上的珠子成了宋美齡鞋子上的飾物。溥儀「心裡燃起了無比的仇恨怒火」,走到陰陰森森的靈堂前,當著滿臉鼻涕眼淚的宗室人等,向著空中發誓:「不報此仇,便不是愛新覺羅的子孫!」

黑龍會和「三野公館」

但是要如何報仇呢?這年年末,蔣介石的國民政府得到包括日本在內各國的承認,他的勢力和地位已超過了以往任何一個軍閥。當權的新貴中再沒有像段祺瑞、王懷慶這類老朋友,形勢越來越不利,溥儀的父親也不敢再住在北京,全家都搬到天津租界來。溥儀的心情也由激憤轉成憂鬱,認為在「這樣一個野心人物的統治下,不用說復辟,連能否在他的勢力範圍內占一席地,恐怕全成問題」。

黑龍會,是日本最大的浪人團體,前身名為「玄洋社」。在中法戰爭之後,1901年由日本浪人平岡浩太郎所創立,是最早在中國進行間諜活動的特務組織。在日俄戰爭中,這個團體起了很大作用,傳說那時黑龍會會員已達幾十萬名,擁有巨大的活動資金。頭山滿是黑龍會最出名的領袖,在他的指揮下,他的黨羽深入中國的各階層,從清末的王公大臣,到張園的隨侍和販夫走卒,到處都有他們的人在進行工作。日本許多著名的特務,如土肥原、平沼、香月等人都是頭山滿的門生。據鄭孝胥說,頭山滿是個佛教徒,有一把銀色長鬚,面容「慈祥」,平生最愛玫瑰花,終年不願離開他的花園。就是這樣的一個佛教徒,在玫瑰花香氣的氳氤中,面容「慈祥」地設計出駭人的陰謀和慘絕人寰的凶案。

三野友吉是司令部的一名少佐,常隨日軍司令官來張園作客。這個人利用司令部專設的「三野公館」,跟張園的某些人建立了極親密的交往,把張園裡的情形摸得透熟。還能通過他們,把謠言送到溥儀那裡,弄得他幾次想往旅順跑。後來溥儀聽到「三野公館」的一些情況,鄭孝胥對他分析,日軍司令部對他的「股肱之臣」下功夫,只不過是為了和領事館爭奪他。這對於溥儀是有益無損,所以不必擔心。

(中)

延伸閱讀:

末代皇帝的墨鏡與認同危機(上)

末代皇帝的墨鏡與認同危機(下)

北京國軍軍人日軍慈禧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2018第15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首獎 黑瞳

2018/07/22

【聯副不打烊畫廊】蘇鈺婷版畫作品〈山腳下——大屯山〉

2018/07/22

【影想】菸斗

2018/07/22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台北大稻埕2017墨筆賦彩〉

2018/07/20

【慢慢讀,詩】在布羅茨基墓前

2018/07/20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三)網路與馬路

2018/07/16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慢慢讀,詩】岩上/高山茶

2018/07/16

【山的事】陳姵穎/夏之音

2018/07/16

【客家新釋】葉國居/鴨嫲嘴罔吮

2018/07/16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死去活來的落羽松

2018/07/15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4】指認不認識之物

2018/07/14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慢慢讀,詩】辛金順/空房子

2018/07/13

【極短篇】白樵/白厭畫者

2018/07/13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副空中補給:悅讀古典詩】鷓鴣天

2018/07/11

【慢慢讀,詩】等

2018/07/11

【慢慢讀,詩】李敏勇/在一位 沖繩詩人詩碑前

2018/07/11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往日時光】 吳敏顯/冷熱仙草

2018/07/10

【慢慢讀,詩】張敦智/我的雙眼 總在旅行的途中

2018/07/10

【李喬生物筆記】 李喬/狗姑拙、黃阿角、石貼仔、矮哥豚

2018/07/10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二)足跡與記憶

2018/07/09

徐禎苓/石窟

2018/07/09

【小詩房】嚴忠政/離散

2018/07/09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上)

2018/07/08

熱門文章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三)網路與馬路

2018/07/16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死去活來的落羽松

2018/07/15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4】指認不認識之物

2018/07/14

【客家新釋】葉國居/鴨嫲嘴罔吮

2018/07/16

【山的事】陳姵穎/夏之音

2018/07/16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慢慢讀,詩】岩上/高山茶

2018/07/16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往日時光】 吳敏顯/冷熱仙草

2018/07/10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2018第15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首獎 黑瞳

2018/07/22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極短篇】白樵/白厭畫者

2018/07/13

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 【得主】駱以軍

2018/07/03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 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下)

2018/07/0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