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悅讀經典】高全之/知足與同情

2018/02/16 06:03:50 聯合報 高全之

吳承恩沒說人類軀體完美無瑕。但他認為我們最好珍惜與慶幸自己與生俱來的常態肉身。忽略他人或他種動物的軀體束縛就該受罰......

《搜神記》的〈夫餘王〉故事描述河裡魚鱉浮為橋,以便那位名叫東明的人逃亡。東明渡過河之後,「魚鱉解散,追兵不得渡」。(註1)我們可以想像東明快速踏踩浮橋過河的時候,魚鱉承重的時段只是跨步之間,並不很久。另外一個印象是魚鱉積少成多才能結集為橋面。作者並未鼓勵超級巨無霸魚鱉的想像。所以那些魚鱉的大小可能與今日我們所見相去不遠。

回味魚鱉浮橋的場面,或可更加體會《西遊記》小說的誇張程度。我們的討論將兼及其他兩種背殼爬蟲類動物,龜和黿,因為龜鱉黿鼉在《西遊記》小說語言裡同屬一類。齊天大聖去東海龍王那裡強借兵器,海族動物大都怕他:「龜鱉黿鼉皆縮頸,魚蝦鰲蟹盡藏頭」。

第四十二回,孫行者不敵聖嬰大王紅孩兒,去南海普陀山求救於觀音菩薩,見到駝著淨瓶的烏龜。那個海龜承重的力道驚人,淨瓶裡裝了一海水。《西遊記》的海洋觀念由東南西北四個海域組成。明朝的度量衡標準已是十進位制度,有個逐級均分的秩序。所以我們大概可以猜測「一海水」指四分之一的海水。真是超級重量。

注意行者態度惡劣。那龜駝瓶上崖就立刻顯示靈性:「對菩薩點頭二十四點,權為二十四拜。」行者當時仍不知淨瓶載重多少,頗看不起那龜,暗笑:「原來是管瓶的。想是不見瓶,就問他要。」隨即行者自己拿不動那淨瓶。菩薩解釋淨瓶裡裝了一海水,所以行者抬不起。這下子明知力不如人,行者卻仍稱那神龜:「原來是箇養家看瓶的夯貨!」

三藏師徒取經往(第四十九回)返(第九十九回)都乘駕同一白黿過八百里通天河。四人一馬全都站在白黿背上,承重不像海龜駝瓶那般驚人,但載運過河需時不短,要超過半天:「屣波踏浪,行經多半日」。白黿的尺寸尤其可觀:「有四丈圍圓」。圍圓指周長。明朝與今日度量衡的換算說法不一。用最保守的公式去換算,周長四丈的圓形,直徑大約至少是今日的三公尺。夠大了。

除了身體龐巨之外,這個白黿在《西遊記》小說裡攜帶著獨特意義。牠「修行了一千三百餘年」,「延壽身輕,會說人語」,但由於難脫本殼,所以在安全載運三藏師徒過河以後,兩造道別之際,出口委託三藏到西天問如來佛祖,幾時牠才「得脫本殼,可得一個人身?」可見故事裡得以變成人身,乃某些妖怪或妖仙期盼的較高生存境界。原先白黿說明自願幫助三藏團隊過河的原因是回報他們去除金魚妖怪,現在我們知道這個代問如來佛祖的託付其實可能是同樣或更重要的救援動機。三藏立即滿口應允照辦。要點是吳承恩不但關切人世,而且慶幸身為人類。佛家生老病死的痛苦泰半由肉身而起,吳承恩卻知足感恩於人類軀體肉身,覺得背殼拘束了白黿那樣的動物。

初渡通天河之前三藏師徒首次見到主動出面提議幫助過河的白黿。行者不知是否可以信賴,一時語氣兇狠,叫白黿「孽畜」,但聽到白黿朝天賭咒就放下戒心。行者安慰仍存疑慮的師父:「凡諸眾生,會說人話,絕不打誑語」。其實大概那誓言博取了信任。取經路上會說人話的妖怪其實數不勝數。無論如何,我們確知此時行者對白黿的看法已略為好轉。

回程過通天河發生變數。三藏食言,忘了問如來佛祖白黿何時能得人身。白黿不爽,就潛沉水裡,一走了之。三藏師徒頓時都變成落湯雞。四眾一馬上岸,卻始終不惱不怨。作者挺身而出,發表一番說詞:「咦!還喜得唐僧脫了胎,成了道;若似前番,已經沉底。又幸白馬是龍,八戒、沙僧會水,行者笑巍巍顯大神通,把唐僧扶駕出水,登彼東岸。」但那僅只是肢體或技術層面的解釋:唐僧脫胎成道,落水不受傷害,徒弟們護駕的工作比較輕鬆。連平常暴躁易怒的行者也滿臉笑容。

這個情節其實允許一種「盡在不言中」的解讀。四眾從河裡上岸,沒人出聲說話。小說語境裡一片寂靜。行者「笑巍巍」,甘之如飴,暗示了他們對白黿的態度已經超過了初次渡河之前的信賴。他們了解三藏輕諾寡信,自己理虧,接受了白黿的憤怒反應。所以在師徒的無聲之中我們可以體會吳承恩深切同情有外骨骼(殼)的爬蟲動物。

吳承恩沒說人類軀體完美無瑕。但他認為我們最好珍惜與慶幸自己與生俱來的常態肉身。忽略他人或他種動物的軀體束縛就該受罰。

●註1:黃鈞註譯《搜神記》,一九九六年,台北三民書局,頁361。

南海海龜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劉崇鳳/雨

2018/05/24

龔華/牛吃草圖

2018/05/24

【聯副不打烊畫廊】陳歡油畫〈雪松〉

2018/05/24

【最短篇】晶晶/備份

2018/05/24

【慢慢讀,詩】張堃/竹圍紅樹林

2018/05/24

方秋停/都市養鳥

2018/05/23

馮傑/我和梁實秋

2018/05/23

【聯副故事屋】黃庭鈺/水族街

2018/05/22

【三行告白詩駐站觀察】楊佳嫻/人生何處不告白

2018/05/21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三)偽幣的製造者

2018/05/21

柴木家具的事

2018/05/20

【聯副5-6月駐版作家:許悔之新作發表】九分凡夫 一分僧

2018/05/20

南半球二十二天在路上

2018/05/19

薛好薰/魚味

2018/05/18

【客家新釋】葉國居/懶尸

2018/05/18

【文學紀念冊】夏子/長河洛洛煙 之外–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2018/05/18

吳敏顯/題壁二則

2018/05/17

【小詩房】林宇軒/醒

2018/05/17

王德威/夢回北京

2018/05/16

【慢慢讀,詩】梅爾/海綿的重量

2018/05/15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二)創作的驅動力

2018/05/14

【慢慢讀,詩】張錯/循芳馥而來

2018/05/14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天地不全

2018/05/14

【老情人】冰箱美人

2018/05/13

【慢慢讀,詩】微雕一滴淚

2018/05/13

【聯副不打烊畫廊】李全淼油畫作品 〈北疆之晨〉

2018/05/13

我爸,我媽, 一點點我

2018/05/13

文青之死(?)

2018/05/12

眾神的花園

2018/05/12

報告學長

2018/05/12

【雲起時】洪荒/半成品

2018/05/11

【慢慢讀,詩】陳家帶/棲蘭三姊妹

2018/05/11

【最短篇】葛愛華/看電影

2018/05/10

【慢慢讀,詩】阿布/河

2018/05/10

【慢慢讀,詩】楊小濱/路易吉‧諾諾家門口的郵差

2018/05/08

吳鈞堯/大盤帽春秋

2018/05/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5/07

【孤獨管理】王浩一/禪學怎麼看待孤獨與寂靜?

2018/05/07

【慢慢讀,詩】綠蒂/往事不如煙

2018/05/07

【剪影】陳幸蕙/劍橋春貓

2018/05/07

熱門文章

薛好薰/魚味

2018/05/18

【聯副5-6月駐版作家:許悔之新作發表】九分凡夫 一分僧

2018/05/20

南半球二十二天在路上

2018/05/19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三)偽幣的製造者

2018/05/21

【客家新釋】葉國居/懶尸

2018/05/18

王德威/夢回北京

2018/05/16

【文學相對論】小野VS.李亞(四之二)創作的驅動力

2018/05/1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1《崔國輔/怨詞》

2018/05/23

【聯副故事屋】黃庭鈺/水族街

2018/05/22

【文學紀念冊】夏子/長河洛洛煙 之外–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2018/05/18

馮傑/我和梁實秋

2018/05/23

【三行告白詩駐站觀察】楊佳嫻/人生何處不告白

2018/05/21

柴木家具的事

2018/05/20

吳敏顯/題壁二則

2018/05/17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天地不全

2018/05/14

劉崇鳳/雨

2018/05/24

方秋停/都市養鳥

2018/05/23

王鼎鈞/境界

2018/05/04

【雲起時】洪荒/半成品

2018/05/11

【老情人】冰箱美人

2018/05/13

【閱讀‧小說】京派的復歸

2018/05/19

【剪影】一樣,不一樣

2018/05/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0《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

2018/05/16

【最短篇】晶晶/備份

2018/05/24

【書評‧新詩】她住到閱讀的裡面 就與宇宙相接了

2018/05/19

【剪影】月光杯

2018/05/18

【孤獨管理】王浩一/禪學怎麼看待孤獨與寂靜?

2018/05/07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9《擊壤歌》

2018/05/0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18《王國維/浣溪沙》

2018/05/02

突破跨國文化的想像,坦然面對自我

2018/05/21

龔華/牛吃草圖

2018/05/24

【小詩房】林宇軒/醒

2018/05/17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5/21

我爸,我媽, 一點點我

2018/05/13

〈聯副不打烊畫廊〉謝明錩水彩作品〈心靈花園〉

2018/05/17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上)

2018/05/08

文青之死(?)

2018/05/12

【文學相對論】駱以軍 VS. 董啟章(三之三)談夢

2018/05/22

陳建志/鼎鼎千禧夢安室

2018/05/15

【當代小說特區】黃錦樹/論寫作(中)

2018/05/0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