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書評‧新詩】沈眠/詩歌必殺技

2018/02/17 06:00:36 聯合報 沈眠

《猛虎行》書影。(圖/唐山出版,取自網路)
《猛虎行》書影。(圖/唐山出版,取自網路)

推薦書:黃粱《猛虎行》(唐山出版)

武術裡有一路拳名為虎鶴雙形,乃是:如猛虎之勁,用以虎爪之形,似鶴靈之意,採以鶴啄之象。讀《猛虎行》,就讓我浮想如此,主要是在這本之前的三十年精選詩集,名為《野鶴原》,頗有巧合,兩本接連而讀,也確實猶如讀絕世高人的詩歌雙拳法。尤其是黃粱詩風門戶自立,似不與當代干涉,任現代詩演變萬千,他仍舊守他的道,寫只有他想寫會寫的詩歌。行雲起來,流水遍地。

黃粱是島國現代詩壇的奇人(其實他壓根自外於詩壇),他窮一生之力奉獻給詩歌,殆無疑義詩歌是他的志業。當他講起詩歌就有一種舉世的熱烈,像是他從洪荒裡頭站出來,一身的曠古絕代,捨他其誰的氣概令人嘆服。

他的詩歌非常古典,但又不止是古典。他的古典帶著強悍的意味,彷彿他的古典就是現代,彷彿詩歌沒有古典與現代之分,而詩歌只有一種,詩歌就是詩歌。氣勢之強,絕天霸地。

他是求道者。道在眼前,無親無故。道在心中,一切皆詩。

楊牧、楊澤、廖偉棠、崔舜華等,還是有跡可尋地企圖拼合締結古典字詞與現代用語,使兩者產生新關係,如借屍還魂。而零雨、曹疏影則是神祕直覺地讓現代與古典在詩歌裡,展開無盡的衝突,有時暴烈,有時溫柔。

也許黃粱跟零雨、曹疏影比較接近,他亦是無蹤之謎。他的詩歌就是自己。自己的古典,自己的生命經驗。他是直接活在古典的詩人。活在古典,所以用古典詩歌的所有精髓,描繪自身的現在處境,是以它們無疑的是當代了。他信手拈來,俱是滿滿的大古典。堅持絕對古典的人,自然也是絕對現代了吧。

《猛虎行》的同名之詩寫:「猛虎斑斑之雨/寒涼在村落四周遊行//虎嘯飄搖斷續/禁忌的籠子刻正開啟」、〈春媾〉:「春媾,寡婦的肉體與枯枝/語彙的手──//不可計量的相遇/世界,針與水珠」等等,莫不帶獨特氣勢和語境,教人吮指。

讀黃粱雙聯詩,也頗得日本俳句之味,比如〈芭蕉說法〉:「道旁如來顯現風破之身/驟雨打磨,蕉葉髮白//『狂夜掌燈無所求/惟信風雅抵過性命』」、〈拈香〉:「一炷香,不短也不長/夜之宮殿舊名未央//燒灼的心念方生方死/有情彳亍,無情星散」,委實情調得很,人生的萬般滋味,在短短四行顯露無遺。一種況味,一種情境,一種生命局部的完整呈現。

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在《雕刻時光:時間.記憶.夢境──塔可夫斯基談創作美學》這般論述:「日本詩人只用短短三行詩,便表達了自己對現實的態度。他們不僅僅觀察現實,還淡定地尋找它的永恆意義。觀察愈仔細,就益發獨特,益發獨特,就愈接近形象。杜斯妥也夫斯基就曾斷言:生活遠比想像不切實際。

另外,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ömer)《巨大的謎語》也有大量短詩與俳句,且他說:「寫詩時,我感受自己是一件幸運或受難的樂器,不是我在找詩,而是詩在找我。逼我展示它。完成一首詩需要很長時間。詩不是表達瞬間情緒就完了。更真實的世界是在瞬間消失後的那種持續性和整體性……

是啊,寫詩是寫謎,寫形象之謎,寫人生之謎,寫情愛之謎,寫生死之謎,寫時間之謎,寫持續與整體之謎,托馬斯如此,以電影寫詩的塔可夫斯基亦然,而黃粱更是如此,所以讀見〈絕望的情書〉:「活著是一封絕望的情書/凝睇終日也拉近不了彼此//孤燈下振筆疾書/考古遺址發現一對戀人枯骨」時,也就全然地一擊必殺。

電影遺址考古情書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高雄篇10】黃信恩/疏城記

2018/09/18

【野想到】李進文/這讓我感到舒服

2018/09/18

【野想到】 李進文/那年教育

2018/09/17

方力行/豪雨沖刷下的科學故事

2018/09/17

【2018臺北詩歌節特載‧2之1】安娜‧阿琪拉阿瑪特Anna Aguilar-Amat

2018/09/17

【聯副9-10月駐版作家 顏擇雅新作發表】一人聽雨的篤定

2018/09/16

隱匿 /樣樣好的漾漾貓

2018/09/15

盛浩偉/平庸的行板

2018/09/15

【雲起時】洪荒/落葉,掃掃就好

2018/09/14

馮傑/氣死貓

2018/09/14

【野想到】李進文/愈來愈少

2018/09/14

向明/一隻鸚鵡的死想起

2018/09/14

【小詩房】張秀亞/夜

2018/09/14

【文學台灣:高雄篇9】凌性傑/記憶所繫之處

2018/09/13

【慢慢讀,詩】汪啟疆/人生味

2018/09/13

【探潮汐】栗光/在馬賽馬拉 等過河

2018/09/13

【慢慢讀,詩】林煥彰/晚安, 一起去散步

2018/09/11

【文學台灣:高雄篇8】李志薔/歸來的人

2018/09/11

馮傑/畫鍾馗記

2018/09/11

鄭培凱/禿黃油飯

2018/09/10

楊明/青山公路與白千層

2018/09/10

【慢慢讀,詩】嚴忠政/這樣好

2018/09/10

【小詩房】夢

2018/09/09

召喚文學的超人(下)

2018/09/09

聯晚副刊/我唱歌真的很難聽 外一章

2018/09/08

阿醜變漂漂了

2018/09/08

召喚文學的超人

2018/09/08

【文學台灣:高雄篇7】楊佳嫻/轉去鼓山

2018/09/07

沈志方/山中情事

2018/09/07

【慢慢讀,詩】陳克華/立秋

2018/09/07

【文學台灣:高雄篇6】李進文/我是茄萣人

2018/09/07

【慢慢讀,詩】向明 /渡假

2018/09/06

【往日時光】吳敏顯/兩個咳嗽大王

2018/09/06

【小詩房】蔡文哲 /冰淇淋

2018/09/05

陳復/當東海老人遇見夫子

2018/09/05

【文學台灣: 高雄篇5】馮翊綱/與甚同行

2018/09/04

郭品宏/馬沙路

2018/09/04

米千因/松高花暖

2018/09/04

【慢慢讀,詩】沈眠/她們被遠去被一點一點的遺棄

2018/09/03

【當代小說特區】張貴興/龐蒂雅娜

2018/09/03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