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白先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 《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之比較(下)

2018/01/04 06:00:51 聯合報 白先勇

白先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 《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之比較(上)

白先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 《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之比較(中)

春燕、五兒。(圖/清‧改琦繪)
春燕、五兒。(圖/清‧改琦繪)

胡適又作了一篇〈重印乾隆壬子本《紅樓夢》序〉。這個亞東版程乙本《紅樓夢》因為有胡適大力推薦,一時風行海內外,港、台、新、馬地區流行的《紅樓夢》亦多以程乙本為主,於是程乙本《紅樓夢》成了流傳最廣的普及本。中國大陸也要等到八十年代初,庚辰本《紅樓夢》開始壟斷出版界後,程乙本《紅樓夢》才漸漸銷聲匿跡。台灣遠東圖書公司、啟明書局等出版的《紅樓夢》,基本上都是亞東版的翻版。1983年台灣桂冠圖書公司印行了以乾隆壬子年程乙本為底本的《紅樓夢》,這在《紅樓夢》出版史上另立一道里程碑。桂冠版《紅樓夢》的校注特別嚴謹,曾參校以下各個重要版本:王希廉評刻本、金玉緣本、藤花榭本、本衙藏版本、程甲本,這些都是一百二十回刻本。脂本有庚辰本、戚蓼生序本,每回後面並列有各版本比較的校記。這個版本的注釋最為詳備,是以啟功注釋本為底本,加上唐敏等人的注解,重新整理而成,書中的詩賦並有白話翻譯,對於一般讀者,甚有助益。我在美國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部教授《紅樓夢》二十多年,一直採用桂冠版做教科書,桂冠版優點甚多,非常適合學生閱讀。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人民文學出版庚辰本《紅樓夢》後,這個版本的影響也跨海傳到台灣來,台灣多家出版社紛紛改換版本,庚辰本在台灣亦漸漸壓倒程乙本。2004年桂冠版程乙本《紅樓夢》終於斷版。2014至2015年,我應台灣大學之請,講授《紅樓夢》導讀課程,共一年半三個學期,一百個鐘頭的時間,因為市上已無桂冠版銷售,我便採用台北里仁書局出版,馮其庸等人校注的庚辰本《紅樓夢》為教課本,此本即為大陸紅樓夢研究所的校注本。我在授課時,同時參照桂冠版《紅樓夢》,因此有機會把兩個最流行的版本,一個以程乙本為底本,一個以庚辰本為底本的《紅樓夢》從頭到尾,仔細比對了一次。我比較兩個版本,完全以小說藝術,美學觀點來衡量,我發覺庚辰本作為研究本,至為珍貴,但作為普及本則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問題。《紅樓夢》以人物塑造多姿多彩,栩栩如生取勝,作者曹雪芹創造了一連串大大小小令人難忘的小說人物,其中次要人物又以紅樓二尤,尤二姐、尤三姐的故事最為哀豔。庚辰本在好幾位人物形象及性格的刻畫上產生了矛盾,留下敗筆。其中尤三姐一案最為嚴重,本文前面已有詳細對照分析。其他人物如秦鐘、晴雯、芳官、襲人等也有各種描述上的瑕疵,我在拙著《白先勇細說〈紅樓夢〉》中都已一一指出。

柳湘蓮。(圖/清‧改琦繪)
柳湘蓮。(圖/清‧改琦繪)

《紅樓夢》之所以成為中國最偉大的小說,主要還是歸功於曹雪芹的文字藝術,《紅樓夢》是一本集大成之書,曹雪芹繼承了中國文學詩詞歌賦,戲曲小說的大傳統,又能樣樣推陳出新,《紅樓夢》兼容各種文類,渾然一體,文白相兼,雅俗並存。《紅樓夢》的對話藝術,巧妙無比,人物一張口,便有了生命,這是曹雪芹特有的本事,他對當時口語白話文的運用,到達爐火純青的地步。《紅樓夢》的對話,精確的標示出人物的個性、心理、身分、處境,人物都有個人化的語調、特徵,鳳姐是鳳姐,李紈是李紈,絕不混淆。《紅樓夢》寫的雖然是貴族之家,但曹雪芹並不避俗,該用粗鄙言語時,一樣得心應手,完全合乎人物的身分及說話場合。可是庚辰本中有幾處的罵人粗口,卻用得並不恰當:

例一:第二十九回

賈母率領賈府眾人往清虛觀打醮,觀裡一個十二、三歲正在剪燭的小道士,來不及躲避,一頭撞到鳳姐懷裡。鳳姐一巴掌,把那個小孩子打了一個筋斗,罵道:

「野牛肏的,胡朝哪裡跑?」──庚辰本

「小野雜種!往哪裡跑?」──程乙本

鳳姐個性潑辣,罵髒話並不稀罕,例如她罵自己的下人興兒、旺兒,但在清虛觀裡當著賈母以及賈府中上上下下的人,對一個小道士罵出「野牛肏的」這樣的粗口就有失身分了,到底鳳姐是賈府的少奶奶,榮國府的大管家呢,在道觀裡不致如此撒潑失禮,何況清虛觀不比平常,住持張道士乃是榮國公賈代善的替身,皇帝封為「終了真人」,是個有地位的所在。程乙本作「小野雜種」,就沒有那樣突兀了。

例二:第六十五回

賈璉娶了尤二姐做二房,並在賈府後面巷子裡金屋藏嬌,一日賈璉的心腹跟班興兒來請賈璉外出,二姐留下興兒話家常。興兒平日受盡鳳姐欺壓,此刻在二姐面前狠狠把鳳姐數落了一頓,二姐說:「你背著他這麼說他,將來背著我還不知怎麼說我呢!」興兒忙跪下賭咒發誓,尤二姐笑道:

「猴兒肏的,還不起來呢。說句頑話,就唬的那樣起來。」──庚辰本

「你這小滑賊兒,還不起來!說句玩話兒,就嚇的這樣兒。」──程乙本

尤二姐的性格也許有點輕浮,跟賈璉、賈蓉打情罵俏,也會說些浮言浪語,但基本上二姐是個溫柔好心腸的女子,不會撒潑放刁,尤其嫁給賈璉後,已是個姨奶奶的身分,對賈璉的心腹男傭不至於動粗口說出「猴兒肏的」這樣的話,程乙本「小滑賊兒」比較像二姐的口氣。

例三:第七十五回

寧國府賈敬服金丹身亡,賈珍藉著居喪期間,在府內竟然引進一干遊俠紈褲「放頭開局,大賭起來」,薛蟠還有邢夫人的胞弟外號傻大舅的邢德全也參與其中,這晚尤氏帶了丫鬟媳婦返來,停在廳外偷看。裡面正值傻大舅輸了錢,抱怨陪酒的兩個小么兒只趕贏家不理輸家,座中有一個客人問道:「方才是誰得罪了舅太爺?我們竟沒有聽明白。且告訴我們評評理。」邢德全把兩個孩子不理的話說了一遍,那人接過來就說:「可惱!怨不得舅太爺生氣。──我問你:舅太爺不過輸了幾個錢罷咧,並沒有輸掉了  ,怎麼你們就不理了?」說著,大家都笑起來。

尤氏在外面聽了這話,悄悄的啐了一口,罵道:

「你聽聽,這一起沒廉恥的小挨刀的,才丟了腦袋骨子,就胡唚嚼毛了,再肏攮下黃湯去,還不知唚出甚麼來呢。」──庚辰本

「你聽聽,這一起沒廉恥的小挨刀的!再灌喪了黃湯,還不知唚出什麼新樣兒來呢!」──程乙本

「肏攮」原本是「長安」郊區的方言粗口,現在沛縣一帶還在流行,在這裡就是硬灌下去的意思。尤氏到底是寧國府的大奶奶,受過封誥的夫人,而且尤氏個性軟弱順從,這句粗口用得與她身分性格不符。曹雪芹在《紅樓夢》裡並不避俗,這一節紈褲賭客的粗話卻達到了製造熱鬧的喜劇效果。但庚辰本中賈府的少奶奶們滿口「肏」來「肏」去,實在不成體統。

例四:第六十回

小伶人蕊官託春燕帶一包薔薇硝送給在怡紅院的芳官,賈環看到了,不識相向寶玉索取一些薔薇硝贈給彩雲。芳官不願意,暗中將茉莉粉代替了薔薇硝,賈環興沖沖拿回去,被彩雲發覺譏笑了一頓,趙姨娘知道火冒三丈,拱著賈環到怡紅院去大鬧一場,賈環畏怯不前,被趙姨娘痛斥:

「呸!你這下流沒剛性的,也只好受那些毛崽子的氣!平白我說你一句兒,或是無心錯拿了一件東西給你,你倒會扭頭暴筋,瞪著眼蹾摔娘,這會子被那起屄崽子耍弄也罷了,你明兒還想這些家裡人怕你呢。你沒有屄本事,我也替你羞。」──庚辰本

趙姨娘雖然愚昧無知,但她是寵愛賈環的,罵起兒子來不至於滿口髒話。程乙本沒有用到「屄」字。

例五:第五十九回

寶釵的丫頭鶯兒手巧,善編織,一日寶釵遣鶯兒到黛玉處索取薔薇硝,鶯兒回轉時,帶領蕊官、藕官同行,經過柳葉渚便採了些初春的柳條來編花籃,怡紅院小丫頭春燕走來,警告鶯兒,這一帶的花柳已分給她姑媽管轄,如果她姑媽看到這些嫩柳枝被摘,必定心痛抱怨,說著她姑媽果然過來了,這些婆子平日便對園裡的大丫頭、小伶人心懷不滿,這時乘機把春燕打罵一番洩憤,給鶯兒難堪,隨著春燕自己的媽媽芳官的乾娘也到來,夥同著春燕的姑媽一齊把春燕又打罵一頓:

「小娼婦,你能上去了幾年?你也跟那起輕狂浪小婦學,怎麼就管不得你們了?乾的我管不得,你是我屄裡掉出來的,難道也不敢管你不成!」一面抓起柳條子來,直送到他臉上,問道:「這叫作什麼?這編的是你娘的屄!」──庚辰本

要麼春燕母親罵得起勁罵滑了嘴,罵到自己頭上去了。或者是抄書的人抄到這裡忘掉這婆子是春燕的親娘。這些「屄」字用得不妥,程乙本沒有這些字。

程高本如果把程甲本、程乙本算在一起,廣為流行已有二百多年,亞東版程乙本到今年也有九十年了,程高本兩百多年來曾影響無數讀者。作為普及本,程乙本一直是胡適的首選,這個版本,無論就文字精確、人物性格統一、情節發展符合情理,各方優點來看,自有其重要的歷史地位,不少紅學專家學者都予以極高的評價,如中國「紅學會」首任會長吳組緗、海外紅學重鎮「五四運動」專家周策縱等都曾為文推崇程乙本。最近北京曹雪芹學會副會長鄭鐵生在香港《明報》月刊發表了一篇有關程乙本重要的文章:〈《紅樓夢》程乙本風行九十年〉。文中指出一個重要的觀念:「大眾欣賞」與「小眾學術」,他認為《紅樓夢》的各種版本都有其重要性,但其功用目的不同,有的版本用於學術研究,屬於「小眾學術」,只適合少數學者研究運用,但「大眾欣賞」則應該選擇「相對語言通俗明快,結構完整,人物鮮明生動的版本推向大眾。」他的結論是程乙本即是「大眾欣賞」最合適的普及本。

筆者不憚其煩把庚辰本的毛病一一挑出來分析,目的不在貶低庚辰本的價值,前面我一再強調庚辰本作為學術研究亦即「小眾學術」,當然有其無可比擬的重要性,但作為「大眾欣賞」的普及本,其間隱藏著的許多問題不能不指明出來,提醒讀者。《紅樓夢》是中國最偉大的小說,當然應當由一個最佳版本印行廣為流傳。曾經流傳九十年,影響好幾代讀者的程乙本,實在不應該任由其被邊緣化。(下)

香港媳婦北京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4《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

2018/01/24

【慢慢讀,詩】嚴忠政/例外

2018/01/23

【文學台灣: 嘉義篇1】楊澤/你好,童年!

2018/01/23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向醜致敬

2018/01/22

【最短篇】葛愛華/分手

2018/01/22

聯副/育兒驚魂與人生漫遊

2018/01/21

【散文詩】二首

2018/01/21

【閱讀 〈心理〉】最遠的他方是自己

2018/01/20

聯副/給未謀面的孩子

2018/01/20

王尹姿/都市風景線

2018/01/19

【慢慢讀,詩】阿布/日曆

2018/01/19

【當代小說特區】朱國珍/親親小花帽

2018/01/19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美國國父,獨立先驅

2018/01/18

【美學系列】蔣勳/多年後,馬奎斯 百年孤寂與美術創作

2018/01/18

【慢慢讀,詩】張錯/泡浴

2018/01/18

楊婕/電梯驚魂記

2018/01/17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跟蹤

2018/01/17

【台語日常】劉靜娟/散形

2018/01/17

周密/今夜君入夢

2018/01/16

陳克華/詩想(完結篇)

2018/01/16

【慢慢讀,詩】焦桐/急行軍

2018/01/16

余光中遺作之3/天問

2018/01/15

余光中遺作之2/半世紀

2018/01/15

余光中遺作之1/夢見父親

2018/01/15

聯副/愛荷華的烏托邦

2018/01/14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懷舊之疚

2018/01/13

半島外的朝鮮

2018/01/13

【最短篇】晶晶/潮濕的回憶

2018/01/12

【雲起時】洪荒/樹裂之時

2018/01/12

【慢慢讀,詩】陳義芝/山林之心

2018/01/12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喚醒人民,鼓舞國家的浪漫心

2018/01/12

【小詩房】方群/片段三則

2018/01/11

【文學紀念冊】季季/殷太太的晚宴

2018/01/11

【剪影】梁正宏/繽紛

2018/01/11

【聯副文訊】小說家鄭清文紀念會暨文學展

2018/01/10

王鼎鈞/靈感去來

2018/01/10

【聯副故事屋】楊渡/交會的一瞬

2018/01/10

陳克華/詩想

2018/01/10

【慢慢讀,詩】須文蔚/暮秋 紅衣指柱蘭的還魂記

2018/01/09

【最短篇】晶晶/掛念

2018/01/09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多年後,馬奎斯 百年孤寂與美術創作

2018/01/18

【文學台灣: 嘉義篇1】楊澤/你好,童年!

2018/01/23

楊婕/電梯驚魂記

2018/01/17

周密/今夜君入夢

2018/01/16

【當代小說特區】朱國珍/親親小花帽

2018/01/19

余光中遺作之1/夢見父親

2018/01/15

王正方/夢老和尚如是說

2018/01/09

【書評 〈小說〉】愛在瘟疫 蔓延時

2018/01/13

余光中遺作之2/半世紀

2018/01/15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向醜致敬

2018/01/22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四)論溝通

2018/01/2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跟蹤

2018/01/17

【閱讀 〈心理〉】最遠的他方是自己

2018/01/20

王尹姿/都市風景線

2018/01/19

余光中遺作之3/天問

2018/01/15

聯副/育兒驚魂與人生漫遊

2018/01/21

【書評 〈哲學〉】為了尚不實存的虛構

2018/01/20

【最短篇】葛愛華/分手

2018/01/22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美國國父,獨立先驅

2018/01/18

聯副/給未謀面的孩子

2018/01/20

【慢慢讀,詩】張錯/泡浴

2018/01/18

【書評 〈散文〉】最裸妝 最真心

2018/01/20

【文學紀念冊】季季/殷太太的晚宴

2018/01/11

【台語日常】劉靜娟/散形

2018/01/17

【文學相對論】徐國能VS.祁立峰/〈五之三〉論追尋

2018/01/15

【慢慢讀,詩】焦桐/急行軍

2018/01/16

【慢慢讀,詩】阿布/日曆

2018/01/19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22

【聯副故事屋】楊渡/交會的一瞬

2018/01/10

【散文詩】二首

2018/01/21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下)

2018/01/06

陳克華/詩想(完結篇)

2018/01/16

【慢慢讀,詩】嚴忠政/例外

2018/01/23

【九歌四十年】(二之二)朱少麟/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

2018/01/08

幾米/空氣朋友

2018/01/15

【聯副文訊】在詩的星空下:「理解余光中」紀念系列講座

2018/01/17

王德威/洞的故事 閱讀《匡超人》的三種方法(上)

2018/01/05

【雲起時】洪荒/樹裂之時

2018/01/12

here+there=朱德庸

2018/01/20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懷舊之疚

2018/01/1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