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文學紀念冊】高天恩/永遠的蘭熙

2017/12/28 11:51:50 聯合報 高天恩

永遠懷念那位在國際舞台上既優雅又鋒芒畢露、義正詞嚴成功維護中華民國筆會會籍的殷張蘭熙前會長!……

殷張蘭熙主編《中華民國筆會英文季刊》多年。(圖/本報資料照片)
殷張蘭熙主編《中華民國筆會英文季刊》多年。(圖/本報資料照片)

突然得知殷張蘭熙女士辭世的消息,在這歲末年終,心底又升起一陣悲涼!才在準備後天一清早搭高鐵南下參加余光中先生的追思會,怎麼中華民國筆會又一顆巨星殞落?!

初識蘭熙女士(Nancy)是在1991年,光復南路某巷的五樓中華民國筆會理監事會議上。當時冠蓋雲集,前輩作家學者包括齊邦媛、林海音、林文月、羅蘭、余光中、瘂弦、彭歌、王藍、林良、朱炎、胡耀恆,與我同輩的則有歐茵西和宋美璍在座。當時正逢蘭熙女士和余光中先生新舊任筆會會長交接,我這後生小輩則誠惶誠恐被派任為筆會祕書長。立刻便感受到Nancy 的熱情和貼心:會後她隨即把我叫到一邊,小聲叮嚀我,即將參加的1991年國際筆會年會應該帶多少本筆會英文季刊到會場,帶那些她會親自準備的禮物去一一贈送給哪些外國作家,有哪幾位要特別問候,有哪些國家代表對我們特別友好,有哪些人會主張在會籍上「排我納匪」。

蘭熙女士早在1985年便獲選為中華民國筆會第六任會長,1990年剛才在國際筆會第五十屆年會上被推選為國際筆會終身職副會長,這是只有Margaret Atwood, Nadine Gordimer, J.M. Goetzee, Emmanel Clancier,和Mario Vargas Llosa這類文壇巨擘才能獲頒的殊榮。非常遺憾的是,Nancy知道自己的失憶症已經在蠶食她的腦子了,便在甫得國際筆會最高榮譽之際毅然引退。次年,1991年,我初度伴隨余光中先生到維也納參加第56屆年會,92年上半年到巴賽隆納,下半年到巴西里約,參加第57、58屆年會,都是不同的場景,同樣的問題——蘭熙呢?(Where's Nancy?)蘭熙怎麼沒有來?許多故人,英國的,歐陸的,中南美洲的,都一臉關切,得知她病了,又都滿面不捨之情。非常訝異她怎麼贏得了這樣多的真摯友誼!

2002 年,我主編的《中華民國筆會英文季刊》(The Chinese PEN)冬季號,推出季刊創刊三十周年特輯,其實就是一個紀念感恩殷張蘭熙女士的專刋,邀集了陪伴她多年來並肩奮鬥的老戰友彭歌、齊邦媛、余光中、林文月、朱炎等五位先生各寫成一篇專文,並且英譯,同時也請了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 陶忘機(John Balcom),和康士林(Nicholas Koss)三位由Nancy一手「調教」出來的美國翻譯家寫出對她的感念文章。同時,歐茵西教授和我共同專訪了Nancy的女公子,大陸工程公司董事長殷琪女士,寫成〈女兒的話〉,並刊出筆會三十年來各種活動的珍貴照片七十多張──明顯看到前二十年都是Nancy美麗大方的身影跟國際文學巨擘及國內名家的合照,以及後十年各種繁華場景獨缺伊人的淒涼!

國際筆會1921年成立,中華民國筆會則在1924年誕生,蔡元培任會長,林語堂任祕書。

殷張蘭熙與家人,後排左起先生殷之浩、兒子殷作和、女兒殷平,前排為小女兒殷琪。(圖...
殷張蘭熙與家人,後排左起先生殷之浩、兒子殷作和、女兒殷平,前排為小女兒殷琪。(圖/本報資料照片)

齊邦媛教授回憶道:「1972是個奇妙的一年。」那年她清楚聽到「樹葉裂芽出來的聲音」,除了台大外文系與中文系合作創辦了中華民國比較文學學會,《中外文學》月刊創刊之外,「同年秋天,林語堂先生主持,殷張蘭熙主編的《中華民國筆會英文季刊》(The Chinese PEN)發行了創刊號。」齊老師強調,「蘭熙被林先生委任,"Now, Nancy, you do it!" 並不僅因為英文是她的母語,不僅因為她誠懇認真,而是因為她已經默默地做了十年英譯文學作品的工作,且已經有了三本書出版:第一本《新聲》(New Voices)選譯了八篇短篇小說,六位詩人作品,於1961年由Heritge Press出版……。」當時所選的詩和小説,作者包括白先勇、王文興、陳若曦、敻虹、叢甦、葉維亷、林耀福、王禎和、葉珊。這些年輕作家之中,葉珊才二十一歲,最「老」的二十七歳,他們後來都成為文壇及學術界重鎮,而蘭熙女士早已慧眼識英雄。

彭歌先生也回憶她曾「在新生南路懷恩堂開講英詩,聽講的有好多位台大高材生,後來享譽文壇。」

彭歌追憶:「1971年她譯了六位作家的短篇,包括王藍、朱西寧等,以我那篇〈象牙球〉(The Ivory Balls)作為書名。」後來她又陸續英譯了彭歌的九個短篇,彙為一本小說集,書名《黑色的涙》(Black Tears),「書中一字一句,都經她細心琢磨,稍有疑問,就會打電話來討論,」彭歌寫道。齊邦嫒老師也回憶起,在Nancy去美國之前有天突然對她說,「在美國最新醫學測試,她的腦細胞有百分之三十已損壞,失憶症已經開始,且無醫藥可以保證能阻止它繼續損壞。」有一天早上,Nancy家人打電話請齊老師去,到她書房裡,「看到她頭俯在打字機上哭泣。」

她抬頭淚眼看著齊老師:「邦媛,我翻不出這首詩,下一期要用,我怎麼辦?」她雙手環抱打字機,哭泣難抑。齊老師抱住她:「Nancy,不要緊,我帶回去幫妳譯,妳放心好了。」齊老師清楚記得,「那首短詩是白靈的〈風箏〉,那是1992年初春。」我也記得2002年冬天我主編季刊三十周年專刊,讀到這一句時,眼淚剎那奪眶而出,腦海中浮現的畫面是:戰場上,一個老兵負傷倒下,另一個老兵立刻一手扶起袍澤,另一手提起他的長槍,繼續向前衝。

1971年Nancy出版了她自己的詩集《One Leaf Falls》,證明了自己的創作實力。此後一連二十年,1972至1992年她主編筆會英文季刊,親自選稿,找譯者,讀譯稿,作最後的校稿,親自發排。直到九二年秋天,鞠躬盡瘁,才「託孤」似的把棒子交到齊邦媛教授手裡。1994年五月,殷之浩先生去世不久,齊老師回憶去看望Nancy,書房窗前,夕陽餘暉中,她一再忘情地告訴齊老師:「妳知道,之浩死了。」一次,又一次。2000年齊老師專程去舊金山看她,林文月教授同行,帶了鲜花。她只會茫然對齊老師說:「邦、邦、邦……」,齊老師「確知那已是可貴的記憶了。臨別相抱,心知今生再見不易了。」齊老師回到台北,我們聽到這樣的描述,才油然生起為季刊三十周年紀念出專輯的構想。

我們永遠懷念朱炎教授口中的那位「微笑文學大使」,永遠懷念那位在任何國際筆會場合,其他各國代表都會「歡欣雀躍,爭相趨前跟她握手、擁抱……簡直就像乍見久別重逢的家人」的Nancy!永遠懷念那位臉上永遠有甜美的笑容,卻在中共代表謀我筆會會籍之時能夠挺身而出,在國際舞台上既優雅又鋒芒畢露、義正詞嚴成功維護中華民國筆會會籍的殷張蘭熙前會長!永遠的蘭熙!您那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了。希望並且相信您將永遠安息在藍天之上、永恆之邦!

1987年,殷張蘭熙與文友歡聚留影。右起:林海音、陳怡真、馬悅然、殷張蘭熙、齊邦...
1987年,殷張蘭熙與文友歡聚留影。右起:林海音、陳怡真、馬悅然、殷張蘭熙、齊邦媛及小民。(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大老兵余光中舊金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台北大稻埕2017墨筆賦彩〉

2018/07/20

【慢慢讀,詩】在布羅茨基墓前

2018/07/20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三)網路與馬路

2018/07/16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慢慢讀,詩】岩上/高山茶

2018/07/16

【山的事】陳姵穎/夏之音

2018/07/16

【客家新釋】葉國居/鴨嫲嘴罔吮

2018/07/16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死去活來的落羽松

2018/07/15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4】指認不認識之物

2018/07/14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慢慢讀,詩】辛金順/空房子

2018/07/13

【極短篇】白樵/白厭畫者

2018/07/13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副空中補給:悅讀古典詩】鷓鴣天

2018/07/11

【慢慢讀,詩】等

2018/07/11

【慢慢讀,詩】李敏勇/在一位 沖繩詩人詩碑前

2018/07/11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往日時光】 吳敏顯/冷熱仙草

2018/07/10

【慢慢讀,詩】張敦智/我的雙眼 總在旅行的途中

2018/07/10

【李喬生物筆記】 李喬/狗姑拙、黃阿角、石貼仔、矮哥豚

2018/07/10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二)足跡與記憶

2018/07/09

徐禎苓/石窟

2018/07/09

【小詩房】嚴忠政/離散

2018/07/09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上)

2018/07/08

【剪影】見‧不見

2018/07/08

植樹史的片段

2018/07/08

【慢慢讀,詩】安眠

2018/07/08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熱門文章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死去活來的落羽松

2018/07/15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洪荒/告別

2018/07/12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4】指認不認識之物

2018/07/14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往日時光】 吳敏顯/冷熱仙草

2018/07/10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三)網路與馬路

2018/07/16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客家新釋】葉國居/鴨嫲嘴罔吮

2018/07/16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山的事】陳姵穎/夏之音

2018/07/16

【慢慢讀,詩】岩上/高山茶

2018/07/16

【極短篇】白樵/白厭畫者

2018/07/1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 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下)

2018/07/09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 【得主】駱以軍

2018/07/03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衷心感謝,珍重再見

2018/06/30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一)脫離與脫軌

2018/07/0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