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06:00:54 聯合報 楊世彭

英文莎劇The Merchant of Venice兩位主角與作者討論某一重要片...
英文莎劇The Merchant of Venice兩位主角與作者討論某一重要片段的處理。飾演威尼斯商人安東尼(左)的,是密西根大學戲劇系系主任 Eric Fredrickson,皇莎資深名演員Tony Church(中)飾演猶太人夏洛克。

作者(左)與邱區先生在科州莎翁戲劇節的戶外劇場討論角色詮釋。
作者(左)與邱區先生在科州莎翁戲劇節的戶外劇場討論角色詮釋。

自我1962年導演生平第一齣話劇以來,五十五年間經我執導或譯導的戲大概總有七十齣,其中最具意義之一,應屬三十年前在美國科州莎翁戲劇節(Colorado Shakespeare Festival)執導的莎劇The Merchant of Venice,各家中譯譯本都作《威尼斯商人》。

能在現今已有五十九年歷史的大型莎劇團導戲,在一個華人導演來說當然有些意義;更難得的是,這齣戲的男主角居然是曾在英國皇家莎翁劇團(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簡稱「皇莎」)擔任主角及主要配角的資深演員Tony Church(1930-2008)先生,說他是行內的明星級演員,也毫不為過。

邱區先生又是哪號人物呢?話說1961年三月皇家莎翁劇團正式在莎翁故鄉成立時,他是三位創辦人之一,之後也一直在團內擔任主要演員。在他五十三年的表演生涯裡,其中最輝煌的二十八年就在皇莎度過;莎翁全集的37齣戲裡,他演過31齣;《威尼斯商人》裡他就演過七個角色,包括主角猶太人夏洛克與威尼斯商人安東尼(Shylock and Antonio)。當大明星Peter O’Toole擔綱主演夏洛克時,他扮演其中的公爵一角,而擔任導演的則是上世紀歐美劇壇泰斗人物Michael Langham(1919-2011),後來擔任美國最具聲望的劇團Tyrone Guthrie Theatre的藝術總監。

這樣一位資深莎劇演員怎會充任我的男主角,其中卻有一番故事,主因之一就是機緣。話說1983年春天香港演藝學院將要建成時,我正擔任科羅拉多大學戲劇舞蹈系的系主任,也兼任科州莎翁戲劇節的藝術及行政總監。演藝學院當時正在招聘戲劇學院院長,邱區先生是招聘委員會的主席,不知從哪裡聽到我的名聲,從英國打電話給我要我立即申請,也在那年的夏天在香港與我見面訂交。結果我並沒得到院長的職位,反而擔任香港話劇團的首任藝術總監,在香港工作了兩年多再回美國。

到了1986年,仍舊由我主掌的科州莎翁戲劇節將在次年慶祝三十五周年,我將親自執導《威尼斯商人》,想找一位明星級的演員擔任兩個主角,頓時想起了邱區先生。那時他已離開皇莎,擔任倫敦Guildhall School of Music and Drama的戲劇學院院長。我跟他聯絡上後,在那年冬天專程去倫敦拜訪,以當時職業演員「市價」的三倍待遇延聘,也提供來回機票、一棟公寓及一輛座車的額外待遇請他飾演兩個主角:《暴風雨》裡的魔術師Prospero,以及《威尼斯商人》裡的猶太人Shylock,他居然一口答應了。

事後我才知道,他遠道來科州演戲,不是貪圖那份薪金,而是為另外一個重要工作鋪路。不久之後,他就擔任鄰城丹佛市大型職業劇團Denver Center Theatre Company的要職,除了偶爾演戲外還主持那兒的演員訓練學院。我之所以能夠請到如此大名鼎鼎的演員,分明沾了丹佛那份要職的光,這就是所謂的「機緣」,也帶上少許「運氣」。

在與邱區先生簽訂的合同裡,有一項與同類合約不同,那就是他有權參與另外兩個主角的遴選,因為明星演員非常在乎與他演對手戲的演員是否高明。結果我延聘了密西根大學戲劇系系主任Eric Fredrickson教授飾演威尼斯商人安東尼,他也將在同季的《馬克白》裡飾演男主角,自然夠格。女主角波希雅(Portia)是我從紐約地區選拔的年輕美女,天賦很高,後來也由邱區先生過目,得到他的認可。這在我半世紀的導演生涯中,算是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接受主角要求參與其他角色的遴選。

邱區先生也有其他的小要求。他關照服裝部門提供他所有穿著的代用服飾,也要求備齊一切他使用的小道具,供他在排練時使用,譬如一把小算盤,一架秤肉的天平等等,這些我們當然樂意提供。後來在排戲時他發現我把他的住宅房間安排在舞台左下側的高台上,而這台層並沒有欄杆,他就表示難以接受,因為他有懼高症。我當時就把他與女兒、男僕合演的一些對手戲改在他家門口,居然也很合理暢順,老先生也可以不必爬上高台了。

與資深皇莎演員合作,對於我這華人導演來說,當然是一件戰戰兢兢的任務,我的對付方法之一,就是做足案頭工作。排戲半年之前,我就與擔任文學顧問(Dramaturg)的韓國研究生開始收集資料,這位女學生目前已是南韓劇場界的領銜人物,當時正在我手下撰寫博士論文。我們研究的成果就是四十幾頁的背景資料,包括劇本的歷史背景,角色詮釋,名家批評,重要演出,還包括猶太人在莎翁時代的商業地位,高利貸在基督徒心目中的惡劣印象,夏洛克、安東尼的歷代演法,劇本中的隱喻、意念、象徵等等。這份研究資料後來發給所有參與此劇的演員,邱區先生翻閱之後大加稱讚,也與我單獨討論某些他個人的看法,導演與主角的溝通管道也因此暢開。

三齣戲選完角色之後,每齣戲在開排之前都有一天專供那個劇組自由運用,絕大多數的導演就會利用那天作劇本討論及全劇的圍讀。我的做法是在演員團相互介紹之後申述導演構思,並請負責設計布景、服裝、道具的設計師展示他們的模型及圖樣,介紹他們的設計理念。之後,休息半小時之後,我會讓演員們誦讀整個劇本,然後在晚上展開第一幕的排練。這個「首次圍讀」,居然得到邱區先生的由衷讚賞。

由於此劇選角得當,我那年全國招募的演員也非常出色,而那些演員在皇莎名演員面前也分外賣力,那天下午的圍讀可說精采紛陳。讀完之後邱區先生居然告訴我這是他經驗過的最佳首次圍讀。我說絕不可能,因為那時他已經在皇莎演過二十八年的戲,那兒演員水準之高舉世皆知,我們這群怎可比擬?他說不然,皇莎的演員,尤其是明星級的演員,在頭幾次誦讀劇本時一向「深藏不露」,哪像我們這群都把包裹裡的一下全抖了出來!我猜他說這些話雖有些實情,恐怕也是為我這個華人導演打氣,創造一個更和諧的工作環境。

科州莎翁戲劇節在那個時期每年夏天製作三齣大型莎劇,一齣喜劇一齣悲劇,另外一齣則是歷史劇或傳奇劇。三齣戲的角色都由一個三十五人左右的演員團飾演,團員大都從全國各地遴選招募。他們每周工作六天,每天排戲三個時段,12:30-3:00,3:30-6:00,7:30-11:00,三齣戲輪流在這三個時段排戲,每齣戲可以輪到兩晚較長較好的時段。排練時間是五周半,接著三齣戲次第合成首演,然後輪換演出六個星期。由於這是千人座的戶外劇場,白天的排練都在烈日之下,工作進度又快,演員們僅能利用早晨研讀劇本背台詞,這樣的工作模式可說非常緊張,程度差些或體力不足者根本無法適應,而邱區先生雖已五、六十歲,仍能閒閒地應付,足見功力之高深了。

這裡就要談談我們當時排戲的難處,最難的就是工作時間不夠。美國的職業劇團通常有個排練原則,就是「台上一分鐘,台下一小時」,這就表明一齣兩小時的戲該給120小時的排練時間。莎劇都比較長,即使經過節刪,仍要演出兩小時半到三小時,最長的《哈姆雷特》更要演足三小時半,那就表示劇團應該提供150至180小時以上的排練時間。可是科州莎翁戲劇節及同規格的夏季莎劇劇團往往僅給100小時排戲,那就表示做導演的及擔任演員的,工作起來都須極端快速,否則這齣莎劇就無法排完參加技術合成了。

由於我的案頭工作做得足,導戲經驗也夠,還能趕上其他兩位美國導演的快速排練進程,但有時遇上演員提出問題探討,或作些臨時更改的建議,那就不免打亂進程搞亂格局,那時導演是否能夠「見招拆招」隨機應付,這就是書本上學不到的真功夫了。碰上這位莎劇名演員,他既已演過《威》劇七個角色,又在皇莎見識過很多名導演對每個重要環節的處理,他就不免在旁出些主意。有些主意極好,我們也樂意採納;但有時意見不過爾爾,我若接受,就得當時更改場面的調度,是否接得上下一段戲的既成導演方案,就很難說了。而且更可怕的是:排練時間已經不夠,再要花時間臨時更改,眼看十五分鐘半小時白白失去,心中的擔憂及痛惜,更非言語可以形容。幾次下來,我終於沉不住氣,在某次排練時居然向這位名演員發起火來。

衝突的焦點是四幕一場威尼斯法庭,「割一磅肉」的劇情大家都熟悉,這是全劇的高潮,也是人數最多場面最大的重頭戲。為了營造這場主戲的氣氛,顧到在場三十幾個人物的舞台調度及心理反應,這已經夠我傷腦筋了。排到猶太人夏洛克出場時,我本有一套調度方案,但邱區先生臨時出了個相當高明的點子,我覺得有採納的必要,臨時更改了好幾個演員的台位與調度以資配合,這已經花我不少精神時間了。結果排到夏洛克下場時,他又出了個並不高明的點子,那時我卻沉不住氣咆哮起來。我當了大家的面向他吼道:「請你讓我來導這段戲好不好?你該知道處理這段戲的方法不僅一種,你的或許對,但我的一樣管用,我可不願意再玩這臨時抓碼的遊戲了!」說完之後我宣布休息十五分鐘,氣沖沖地走到休息室噴我的菸斗了。

噴完一斗菸,氣消了不少,我走回劇場與邱區先生講和。他老遠看見我,趕忙走過來道歉,說他並非藐視我的導演能力;我也向他致歉,表示不該當眾向他發火,說完之後兩人互摟肩膀走回台上繼續排戲。當晚這場主戲排得非常順利,大家都覺得相當精采。自此之後他再也沒有在排戲間出主意,其他演員也更合作,這齣戲乃在大家互敬互助的氣氛下順利排完公演。

《威》劇的演出,由於大小角色稱職,加上邱區先生的精采演技,獲得極大的成功,演出季的三齣戲中,只有這齣得到各報一致的好評。《丹佛郵報》給它四顆星的最高評價,另一大報《洛磯山新聞》劇評的標題稱它「接近完美」。美國莎劇研究最具權威的《莎學季刊》(Shakespeare Quarterly),每年秋季專評世界一流莎劇團演出的專刊也登載一篇劇評,聲稱「《威》劇的演出從頭至尾光彩四射,遠較其他兩劇優異……楊導演幾乎使這次演出在各方面都發出異彩……這齣戲,在我心目中,可與世界各地任何劇場的演出媲美。」作者Michael Mullin是伊利諾大學總校區英文系的莎學教授,在西方莎劇界頗有名氣;這位先生居然如此盛讚,我在欣喜之餘也略感意外。

十幾年前的某個夏天,我夫婦在倫敦看戲,散場出來忽然望見人叢中的邱區先生,驚喜之餘奔上互擁,他還大叫「你這龜兒子哪兒去了?」說著還介紹旁邊的女士,是位五十開外的白髮女士,也是他的第二任妻子,現在他們已經半退休,住在希臘的某一小島上。我們交換了住址電話,互許相互拜訪,但多年來一直無緣實踐。最近從網上看到一篇《丹佛郵報》的報導,說他2008年已在倫敦去世,享年77歲,謝世之前還跟丹佛中心劇院商討一個重要角色的演出呢。

科州莎翁戲劇節戶外演出一景。月光下欣賞高水準的莎劇演出相當浪漫。
科州莎翁戲劇節戶外演出一景。月光下欣賞高水準的莎劇演出相當浪漫。

劇場猶太香港倫敦尼斯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2018臺北詩歌節特載‧2之2】潘朵拉 Pandora/當愚人們占領城市

2018/09/21

【野想到】李進文/古都

2018/09/21

【文學台灣:高雄篇12】夏夏/乾麵

2018/09/21

【文學台灣:高雄篇11】孫梓評/五甲尾時間

2018/09/20

【極短篇】鍾玲/人生狗生

2018/09/20

【慢慢讀,詩】沈眠/抬舉

2018/09/20

【客家新釋】葉國居/蝲䗁

2018/09/19

紀小樣/轉刑正義(截句)

2018/09/19

徐禎苓/生死場

2018/09/19

【文學台灣:高雄篇10】黃信恩/疏城記

2018/09/18

【野想到】李進文/這讓我感到舒服

2018/09/18

【野想到】 李進文/那年教育

2018/09/17

方力行/豪雨沖刷下的科學故事

2018/09/17

【2018臺北詩歌節特載‧2之1】安娜‧阿琪拉阿瑪特Anna Aguilar-Amat

2018/09/17

【聯副9-10月駐版作家 顏擇雅新作發表】一人聽雨的篤定

2018/09/16

隱匿 /樣樣好的漾漾貓

2018/09/15

盛浩偉/平庸的行板

2018/09/15

【雲起時】洪荒/落葉,掃掃就好

2018/09/14

馮傑/氣死貓

2018/09/14

【野想到】李進文/愈來愈少

2018/09/14

向明/一隻鸚鵡的死想起

2018/09/14

【小詩房】張秀亞/夜

2018/09/14

【文學台灣:高雄篇9】凌性傑/記憶所繫之處

2018/09/13

【慢慢讀,詩】汪啟疆/人生味

2018/09/13

【探潮汐】栗光/在馬賽馬拉 等過河

2018/09/13

【慢慢讀,詩】林煥彰/晚安, 一起去散步

2018/09/11

【文學台灣:高雄篇8】李志薔/歸來的人

2018/09/11

馮傑/畫鍾馗記

2018/09/11

鄭培凱/禿黃油飯

2018/09/10

楊明/青山公路與白千層

2018/09/10

【慢慢讀,詩】嚴忠政/這樣好

2018/09/10

【小詩房】夢

2018/09/09

召喚文學的超人(下)

2018/09/09

聯晚副刊/我唱歌真的很難聽 外一章

2018/09/08

阿醜變漂漂了

2018/09/08

召喚文學的超人

2018/09/08

【文學台灣:高雄篇7】楊佳嫻/轉去鼓山

2018/09/07

沈志方/山中情事

2018/09/07

【慢慢讀,詩】陳克華/立秋

2018/09/07

【文學台灣:高雄篇6】李進文/我是茄萣人

2018/09/07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