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09:23:20 聯合報 鍾玲

人家叫這個瘦小黝黑的年輕人清仔,其實他已經三十多了。他穿著洗到脫色的灰色衫褲,盤腿坐在驛道旁的古樹下,跟前放著他的木材。他村子裡八、九個男人一排坐在驛道旁,賣他們的鹿皮、羌皮、木柴。清仔望望他旁邊的偉仔,他一臉愁苦,清仔知道他在擔心他爹的病,一早清仔還去探過偉仔爹的病,感知死亡正籠罩這老人,但是清仔不對偉仔說破,沒有必要教他事先承受痛苦。他記起自己父親盧行琰老爺在他五歲時就去世了。父親由中原被貶到嶺南的新州,任錄事參軍,八品的小官。清仔是在父親新州任上出生的。父親清廉持正,一家三口過著平順的生活。

病重的盧參軍拉著清仔的小手,用微弱的聲音說:「孩子,我知道你很懂事……」他知道父親擔心什麼,母親是官家小姐,個性柔弱,清仔說:「父親,放心,我會照顧母親。」一個五歲的小孩居然有大人的口氣,大人的心思。

父親患的是胃癰,痛徹全胸。他過世之後,第三天清仔臉上就沒有了悲戚。母親埋怨他說:「難道你不難過嗎?兒啊!」清仔答:「父親病時,身體痛苦,現在走了,他輕鬆了。」母親啞口,想這孩子是太冷靜,還是有些瘋病呢?

三年後家裡的積蓄快用完了,又碰上饑荒,母子二人逃荒到南海縣城,最後流浪到白雲山山腳下,落戶在一個獵人和樵夫住的小村子,母親做針線,九歲的清仔跟樵夫去打柴,艱苦度日二十多年。

有一匹馬在清仔跟前勒住,一位中年男子下馬,拾起清仔跟前的一根木材說:「這是櫸木。」

清仔聽得出他是北方人,他儘量放慢說,因為知道自己的官話帶濃重的粵音:「是櫸木,我修整過,每根都是柺杖長短。」

那人說:「不錯,稍微加工就可以出售。」他跟清仔講好價錢,叫他送到鎮上的八達客棧。

下午清仔背著二十根櫸木杖到鎮上,遠遠見到客棧大門的匾有四個字。那四個字立刻各自分解移動。「八」字的兩撇旋轉起來。「達」字的部首「走」一下在下面,一下在上面。「客」字的寶蓋和「各」字不斷易位。清仔趕忙移開視線,知道再看下去會頭痛。記得父親過世半年前,拿出《千字文》來教他。父親誦讀「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清仔跟著誦一次,琅琅上口,旋即問父親:「玄黃的黃字應該是指土地的顏色,玄是什麼顏色,為什麼不說『天地碧黃』?」

見兒子問聰敏的問題,父親欣慰地答:「玄是黑色,取黑夜之天色。」接著父親攤開千字文書冊,帶他認字。問題來了,清仔看見每一個字的部首各自移動,令他頭痛眼花,小清仔雙手捂住眼叫:「眼睛痛!」父親想他才五歲,不急著認字,就先把千字文由頭到尾解釋一次,清仔不但聽懂了,還能全篇背下來。接著父親跟他講《論語》,不久因為生病而中止了。

清仔進了八達客棧,找到那個行商,把櫸木杖交給他,兩人銀貨兩訖。出了行商的房間,聽見有人用粵語大聲誦經,是隔壁房間,透過敞開的房門,看見四足大矮床上,盤坐一位三十多歲的儒生,頭裹黑色羅巾襆頭,外面套一件藍色織錦領子的背心,他搖頭晃腦地朗誦:「……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

清仔聽到「應如是生清淨心」一句,霎時有如雲霧全消,山嶺上,光明貫徹天地。正在誦經的司徒洛忽然覺得整個房間亮起來,望向房門外,天井還是陰的,一個矮小的年輕人站在門口,他雙眼射出金色的光,司徒洛大奇,忙招呼他:「這位年輕朋友,請進來,請到胡床上跟我坐,一起聊聊。」

清仔脫了鞋,上胡床盤腿而坐,迫不及待地問:「請問你誦的是什麼經?」

司徒洛說:「《金剛經》。敝姓司徒,單名洛。請問大名。」

清仔說:「敝姓盧,名清。《金剛經》說得真好。這幾年我會有時難過,偶爾也會生氣,為什麼做不到把這些情緒消除?『應如是生清淨心』告訴我,人本來就有清淨心,不必消除什麼!」

司徒洛一臉訝異,顯然這年輕人的修為比他高,自己還在辨識什麼是非想,什麼是非非想,他已經直指清淨心。他捧起經書,奉上給清仔:「盧兄,由你來誦《金剛經》吧!」

清仔急忙雙手推開書說:「司徒先生,我不識字,但聽得懂經,你跟我講《金剛經》吧!」

司徒洛搖頭說:「此經太深奧,我根本沒有能耐講,你領悟力那麼高,應該去跟忍禪師學法。其實我剛剛從黃梅縣、東禪寺回來,在那兒聽忍禪師講《金剛經》。」

兩人談了一個時辰,司徒洛取出十兩銀子,給清仔去安頓母親。果然在一個多月以後,清仔越過秦嶺,到東禪寺拜見了忍禪師。禪師收留了他,令他去劈柴、舂米。過了大半年一個深夜,禪師私下把清仔招來,一對一地跟他講《金剛經》。這個南粵來的小個子獲得大悟。

一千三百年來,一位禪宗祖師不識字的事令很多人納悶、懷疑。其實如果祖師文采燦然,下筆千言,那才會出問題。試問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的禪宗,能出現一位不認字的祖師,這不是命運最妥善的安排?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陳克華/詩想

2017/12/09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向明/壞詩

2017/12/04

【慢慢讀,詩】游書珣/門

2017/12/03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文學紀念冊】楊索/天真的朝聖者

2017/12/01

【客家新釋】葉國居/打眼拐

2017/12/01

【小詩房】廖啟余/深夜簡訊

2017/12/01

【聯副不打烊畫廊】吳松明木刻版畫〈山櫻〉

2017/12/01

〈聯副文訊〉二則

2017/12/0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小詩房】朱夏妮/雷電

2017/11/30

【聯副故事屋】鄭麗卿/五月驕陽

2017/11/29

馮傑/飲蟲的屎,且為雅

2017/11/29

【慢慢讀,詩】楊小濱/出境指南

2017/11/29

熱門文章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0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文學台灣:雲林篇3】鍾文音/家神的黃昏

2017/11/23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