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駱以軍/飛矢不動 《關於島嶼》中的漢字演出

2017/11/24 09:58:28 聯合報 駱以軍

林懷民的「島嶼」,他什麼都不說,那些打翻的鉛字,在太虛幻境漂流的字,被剖去了心,挖走了眼珠的字,像是被我們無數次辜負,卻仍哀傷眷顧著這個島嶼上的神祇,最後像是剝皮曬晾的「美」和「麗」這兩個字……

《關於島嶼》這齣舞劇,最讓人震撼的,就在投影於舞台背幕,或穹頂的漢字,或曰繁體字...
《關於島嶼》這齣舞劇,最讓人震撼的,就在投影於舞台背幕,或穹頂的漢字,或曰繁體字。 圖/劉振祥攝影, 雲門舞集提供

懺悔錄

聽聞林懷民老師的新作品以「島嶼」為名,我心中難免震動。這個題目非常難啊。林懷民老師說起《關於島嶼》這齣舞的起心動念,他說:「你可以說,這支舞,是我的懺悔錄。」不言而喻,這支舞若說是「台灣的懺悔錄」,那也是在時光的招祭中,耽美,愛戀,懷念,惋嘆這座島嶼的不可思議,無與倫比之美,亂針刺繡的不同文明,不同流浪史的編織;在歷史的激流中,能輕舟顛盪,駛過漩渦與巨石,撞起的漫天水花,還映現出霧氣中彩虹。

菩薩凝視的島嶼

這齣舞劇,最讓人震撼的,就在投影於舞台背幕,或穹頂的漢字,或曰繁體字。

這些印刷體的漢字,像梵,時間之神,薄如光翳,變幻如夢中迴旋之夢。每個字皆有神靈,有軀幹四肢,有表情,有勁感,或如山中水鹿,或如潮汐,或如蓊蘙森林,或如漫天星空,這些充滿神性的字,與舞台上飛跳奔跑的男女舞者,形成了一種奇異的倒影或鏡面。

而舞者像是被炸開的蟬蛻,他們的身體,比哭泣,比互毆,比性愛還要劇烈,那種不知名的自我傷害,像從臟腑內炸開的光燄,而在全部人上方的字,像受創的神靈,得了瘟疫的菩薩,被拔去指甲、燒烙皮膚的山神,何其恐怖的景觀!

像宮崎駿卡通《魔法公主》裡,神祇的頭顱被貪婪的人類砍下的那一刻。所有的字,全在光屏上像土石流崩塌傾瀉。你說不出是在之上還是之內的祝福與守護被取消了。

漂流的美麗 三百年的孤寂

這齣舞最初是為了紀念李雙澤逝世四十周年而作,原名《美麗島》。但在編作的過程裡,林懷民最後卻將「美」、「麗」二字從題目拿掉了。他以台灣印象和氛圍來創作《關於島嶼》,卻什麼都不說。

字,以反白的姿勢顯影在舞台上。破題的「婆娑之洋,美麗之島」飛昇後,台灣不同河流名字、不同山巒、樹木、蟲鳥、城市、小鎮的名字,源源湧現。在巨大的「八掌溪」出現後,一個極大的白色光字開始旋轉,觀眾看不出其全形,像是栽倒的神衹的衣裾、飄帶,最後我們看清這個字,是「美」,那時我眼淚立刻流下來。然後,黑暗中爬出「麗」這個字,看上去,像一隻大眼鹿。舞者出出入入那由天空射下的白色筆畫。「麗」字隱去後,天穹的字如細細的瀑布垂瀉,字的瀑布放大,垂掛,淹漫,已看不出這些龐大空幻的記敘了大歷史的字之洪水,原本是哪些字。似乎只記得那麼超越時空維度的「美」和「麗」兩個字消失前的哀愁顧盼。

林懷民的複視,有個非常如希臘悲劇的恐怖與哀憫,字(文明)棄這些舞者而去,旋轉如宇宙星辰,運行如銀河系。然而,舞者們分成兩組人,互相毆打,傷害對方,圍成圓圈,如競技場。在所有的災難、地震(九二一)、土石流,所有的毀滅,像核爆似的襲擊後,「春」掉下來,「樟」掉下來,「欒」掉下來,「穀」掉下來,字疊字的塊狀物掉下來,舞台上的舞者(其實也就是這個島嶼上的我們)全部遭殃。

末日的漆黑中,繁星浮現,每個星子其實都是字。反白的細字在黑空中閃爍,放大,游離,「愛」字出現,但「愛」的心不見了;「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字字散裂;「月亮代表我的心」被拆碎了。拆解後的字像外太空漂浮的太空船的殘骸。「永遠」這兩個字漂出時,背景出現天空和海浪,浪花撕裂「永」「遠」,浪潮捲走支離的筆畫,最後只剩下大海。海浪沖下舞台,天空沒有任何字了,所有的舞者手拉著手,在這潮水上跳舞,手牽手,成列離場,只剩下一個人站在那裡,瞻望洶湧的海洋,突然轉身面向觀眾,音樂煞止,大海投影消失,白天白地的舞台只剩一個孤零零的人,彷彿馬奎斯的《百年孤寂》的結尾,彷彿我們同感的在內心說:「啊,這樣的三百年,也就沒有了。」

雲門 幾代人的記憶

其實林懷民的觀眾(或讀者),對於他在舞台上使用「字」,並不陌生。我們想起他二○○一年的《行草》。但在十六年後,林懷民的「關於島嶼」,字不再是一個寂靜宇宙裡的太極,運行,呼吸;字成為一個想像共同體的記憶檔。文字在網路的年代,大量繁增,形成字的海洋。這時的舞者成了這種字如同瘟疫流竄的空洞傀偶。背景投影的字,從充滿情意的詩,到眾聲喧譁,到似乎地方誌,植物誌,山川誌的崩塌,毀壞,到流浪於無垠時空,到字本身形成缺漏,不成意義,內在暴力,人格分裂。

而我想台灣一整代的人,從最早看到雲門的《薪傳》、《九歌》,到《流浪者之歌》,到《水月》、《竹夢》……一直到看到《關於島嶼》,一定百感交集,涕淚飄零。《關於島嶼》,那不斷將空間由虛空中召喚,以漣漪般的跳躍,抓出某些神祕的、文化記憶的「活者的一瞬」,林懷民的舞,舞者,舞台,或劇場中宛若神明現身,綻露一瞬絕美,然後被剝鱗,剜出心臟,分解之的劇烈震撼,我總會想到古希臘數學家芝諾的悖論,其中一條「飛矢不動」,是指在分割成無數的每一瞬刻,這支箭都在那一瞬的位置,而且它那瞬的狀態是靜止。也就是說,舞者們燦爛激烈的舞動,我們相信那是露珠從花瓣上滴落之一瞬;遍地穀粒迎風而起之一瞬;水噴灑而起的一瞬;千百年前某個古人酣墨運氣,將毛筆觸上紙絹的那一瞬;乃至於燒松枝成煙,裊裊交織昇起的一瞬。這其實都是物理學上鋼鐵定律不可能穿透的界面,但林懷民和他的舞者們,以舞蹈空間換置了我們眼球瞪視的空間,如夢中長廊,如夢中列車,再開門仍是另一個夢中之夢。

林懷民的「島嶼」,他什麼都不說,那些打翻的鉛字,在太虛幻境漂流的字,被剖去了心,挖走了眼珠的字,像是被我們無數次辜負,卻仍哀傷眷顧著這個島嶼上的神祇,最後像是剝皮曬晾的「美」和「麗」這兩個字。

林懷民和他的舞者們,以舞蹈空間換置了我們眼球瞪視的空間,如夢中長廊,如夢中列車,...
林懷民和他的舞者們,以舞蹈空間換置了我們眼球瞪視的空間,如夢中長廊,如夢中列車,再開門仍是另一個夢中之夢。 圖/劉振祥攝影, 雲門舞集提供

《關於島嶼》台灣巡演行程:

台北國家戲劇院 11/24-12/3

台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12/8-1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12/16-17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12/22-24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陳克華/詩想

2017/12/09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向明/壞詩

2017/12/04

【慢慢讀,詩】游書珣/門

2017/12/03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文學紀念冊】楊索/天真的朝聖者

2017/12/01

【客家新釋】葉國居/打眼拐

2017/12/01

【小詩房】廖啟余/深夜簡訊

2017/12/01

【聯副不打烊畫廊】吳松明木刻版畫〈山櫻〉

2017/12/01

〈聯副文訊〉二則

2017/12/0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小詩房】朱夏妮/雷電

2017/11/30

【聯副故事屋】鄭麗卿/五月驕陽

2017/11/29

馮傑/飲蟲的屎,且為雅

2017/11/29

【慢慢讀,詩】楊小濱/出境指南

2017/11/29

熱門文章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0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文學台灣:雲林篇3】鍾文音/家神的黃昏

2017/11/23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