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閱讀〈世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

2017/11/18 07:14:16 聯合報 沈默

《落失男孩》書影。 圖/逗點文創提供
《落失男孩》書影。 圖/逗點文創提供
湯瑪斯.沃爾夫(Thomas Wolfe)的《落失男孩》是一部四重奏小說,分為四章,依序為葛洛佛的視角、母親的獨白、姊姊的回憶,以及弟弟多年後舊家重遊。葛洛佛是個因為傷寒在十二歲便早逝的少年,整本小說充斥著對他的種種深情追憶,再多的細節都還是遠遠不夠的。那無法挽回的死,無可贖解的痛。劇烈劇烈劇烈劇烈。哀痛無與倫比的溢出。

他寫:「那過往的一切會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直到我重新尋回那段過去,尋回了,就是我的了,我就能憶起當時所見過的、到過的──當時的那些都被所有的時間之光照耀著,還有千百個生命傳來撲朔迷離的回聲。當時的那些即是我那段簡短過去的總和,即是我那簡短到令人難以度量,時日久遠,又無邊無際到讓人疲於追憶,我那四年的世界。」

其重複的字句,悲傷的語調都讓《落失男孩》有著奇異的音樂感,像是有人在耳邊淒切吟唱,降靈儀式般的誦念,直若有招魂的意圖。尤其是小說採四重奏的結構,不斷迴繞逼近葛洛佛之寒徹顫慄早逝去,四種聲腔,使得《落失男孩》儼然史詩劇場。沃爾夫又如此耐心細膩地凝視葛洛佛的心境:「然而,有個東西卻不在這白晝之中。他感受著這滔滔而至,讓人痛心入骨的愧疚,打從有了時間,這土地上的每個孩子、每個良善之人便不斷感受著的愧疚。……這就是當下,這兒有我父親的鋪子。這兒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樣子──除了我。」

時間。時間。還是時間。不可追、不可得的時間。哀傷是時間的體會。又或者時間的性質,對人來說,就是哀傷的完全。沃爾夫藉由葛洛佛之眼觀照時間本質:「──這兒就是恆久不變的廣場,而葛洛佛在這兒,他父親的鋪子在這兒,時間在這兒。」我很難不聯想到艾略特(T. S. Eliot)的〈焚燬的諾頓〉(《四首四重奏》)劈頭就寫:「現在時間及過去時間/兩者或許都在未來時間,/而未來時間包容於過去時間。/如果所有時間永遠存在/所有時間即無可贖回。」

另外,對氣味鉅細靡遺的記憶性描述,如「……那是無法被言說的氣味,因為這世上沒有能形容這種氣味的字眼。……那是我們永遠無法命名的氣味,……一種層次豐富的萬種氣味,無法為之命名的萬種氣味。」等,都深刻得教人驚豔,當然也會讓我想起《追憶逝水年華》。無疑的,《落失男孩》是一本總和光、氣味、悲傷、存在和時間等層層主題的精巧豐饒之書。

而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擁有昨天〉寫著:「我知道自己失去了數不清的東西,而那些失去了的東西如今恰恰是我擁有的一切。……母親去世了,但是她永遠伴在我的身邊。……只有死了的人才屬於我們,只有失去了東西才屬於我們。……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的詩都成了輓歌。離我們而去的女人屬於我們,而我們卻不必再受焦心的傍晚的煎熬、不必再受期待的驚恐的煎熬了。除了已經失去了的天堂,不會再有別的天堂。」

是的,這也是沃爾夫試著去記下的,所有的昨天。他經由小說去保存一份永恆(波赫士又說:「永恆不是我們所有昨天的總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是一切有理智的人的所有的昨天……」),去再現失去的天堂。回憶啊像光來了又走、走了又來。他寫下最深最真實的記得,帶領讀者重返失落的現場。而小說是這樣讓我滿懷哀傷但又無比幸福、始終願意堅定信仰虛構力的真實幻術哪。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陳克華/詩想

2017/12/09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向明/壞詩

2017/12/04

【慢慢讀,詩】游書珣/門

2017/12/03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文學紀念冊】楊索/天真的朝聖者

2017/12/01

【客家新釋】葉國居/打眼拐

2017/12/01

【小詩房】廖啟余/深夜簡訊

2017/12/01

【聯副不打烊畫廊】吳松明木刻版畫〈山櫻〉

2017/12/01

〈聯副文訊〉二則

2017/12/0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小詩房】朱夏妮/雷電

2017/11/30

【聯副故事屋】鄭麗卿/五月驕陽

2017/11/29

馮傑/飲蟲的屎,且為雅

2017/11/29

【慢慢讀,詩】楊小濱/出境指南

2017/11/29

熱門文章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0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文學台灣:雲林篇3】鍾文音/家神的黃昏

2017/11/23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