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科幻小說】張系國/穿著破舊軍服的獨臂戰士

2017/10/23 09:45:12 聯合報 ◎張系國

艾比知道,唐森叔叔比他更希望為姆媽復仇。但唐森叔叔已經變成人渣,必須靠人渣機器人才能夠行動。到了緊要關頭,人渣機器人可靠嗎?如果沒有人渣機器人,唐森叔叔能夠做什麼?……

雨一直落個不停,細細的雨絲像半透明的簾幕籠罩住呼回世界灰濛濛的海默城。一位穿著破舊軍服的獨臂戰士手舉一面硬紙板做的求人施捨的牌子站在路旁,也不知道他究竟期待在這落雨天能乞討到什麼。獨臂戰士旁坐著一條無精打采的黃狗,雖然不時站起來抖掉身上的雨水並且偷望戰士一眼,但仍很有耐心守候著主人。

艾比站在路的另外一邊,考慮良久決定跨過街給戰士兩張紙幣。戰士沒有說話,倒是黃狗站起來搖搖尾巴,好像感謝艾比的善意。艾比回到原來等待公共汽車的位置。儘管街上沒有任何車輛行人,不畏雨水的戰士和忠心的黃狗似乎下定決心,仍然留在原地。

雖然明天就要離開海默城,艾比並不特別指望天晴。海默城本來就多雨,如果在他離開前突然放晴,他反而不知道將來該如何回憶他生長的城市。雨很適合他現在的心境,就讓它一直落吧。

姆媽下葬那天同樣一直在落雨,墓園所在的小山頭黑壓壓站滿了人,海默城全城的警察好像都來了,排好隊伍站在山腳。艾比沒有哭,默默觀察前來追悼姆媽的人:唐森、于醫生、尼克、龐社長、莫度多……能夠來的人差不多都來了,連鄰居女孩蕾亞都由她的大姨媽陪同來參加。小黑狗飛飛和變種水貍亞當七世因為是動物不能進入墓園,牠們只好在墓園大門外等候著。艾比知道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他再也見不到這些人和姆媽。

唐森在葬禮後特地過來和艾比打招呼:「艾比,你還好吧?」

唐森難得穿著聯邦官員的筆挺藍色制服,或者說,唐森的人渣機器人難得穿著聯邦官員的筆挺藍色制服。唐森現在連機器人臉部的肌肉都能控制自如,不知情者絕對看不出唐森是人渣機器人。

艾比點點頭說:「唐森叔叔,謝謝你照顧姆媽。我們加德藍見。」

艾比很鎮靜,唐森人渣機器人倒紅了眼眶說:「我把這裡的事情料理清楚,一到加德藍就會來找你。」

唐森看到尼克走過來,對尼克說:「尼克,請你一路好好照顧艾比。記住我說的話,任何人挑釁都不必理會。在公眾場合他們不敢對你們怎麼樣。有問題找機組人員。」

「我了解。」尼克說:「唐大哥請放心,不會出差錯的。」

唐森還想再說什麼,小姑娘蕾亞把唐森擠到旁邊,還未開口就先哭出來:「艾比,你真的要走了?加德藍有什麼好,你不要走嘛。」

艾比一半對蕾亞一半也是對自己說:「加德藍是閃族帝國的首都,閃族世界的大本營。我不去不行。」

「艾比,你不要走嘛。」蕾亞哭著說:「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們的學校,那你也可以轉回原來的學校啊,何必跑到加德藍去上學?」

蕾亞的大姨媽說:「蕾亞,艾比是烈士遺族,所以聯邦政府給艾比獎學金,讓艾比去加德藍最好的中學念書,將來就能保送最好的大學,機會難得。以後我們到金色星球旅行,妳還是可以去找他。」

艾比想說他才不稀罕這些,但他知道蕾亞的大姨媽是一片好意替他解釋,便對蕾亞說:「蕾亞,我還要請你幫我做一樁最重要的事情。飛飛目前暫時無法跟我去加德藍,你能不能幫我照料飛飛?」

「當然願意!」蕾亞破涕為笑:「有飛飛在,將來你一定會回來看牠。大姨媽,我們可不可以收養飛飛?」

蕾亞的大姨媽笑著點頭。艾比知道飛飛去蕾亞家是最好的安排,但是他出了墓園看到飛飛,忍不住摟著小黑狗悲從中來。這些年來他和飛飛從來沒有分開過,但是不久他就要離開海默城。艾比想到必須和小黑狗分手,不免痛哭失聲。飛飛反而舔著艾比的臉安慰他:「艾比,不要難過。我們還會見面的。」

一旁的變種水貍亞當七世也說:「艾比,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你有機會出去闖闖很好,我們都會一直惦念著你。」

連亞當七世都這麼說,艾比更加難過,說:「亞當七世,有一天我回來,一定再去伊甸園東找你。」

但艾比知道這是十分渺茫的事,何況如果他的計畫成功,他根本不會回來!

聯邦政府安排他到加德藍最好的中學念書,艾比明知是一種懷柔的手段。他願意接受,因為這是去金色星球最順理成章的辦法。他到了閃族的大本營才有機會復仇。

艾比站在路旁等車,看著對街的獨臂戰士和黃狗,忍不住再度想念起飛飛。路上總算出現一輛車,卻不是艾比等待的公共汽車,直朝著他駛來。艾比注意到獨臂戰士突然扔掉手裡拿的硬紙牌子,黃狗也跳起來。他心念一動,撲倒在地上。那輛車前後都冒出火花,原來是輛裝甲車。黃狗汪汪大叫衝向裝甲車。獨臂戰士卻比牠更快,他手裡拿的牌子底下藏著的袖珍火箭筒及時射出一枚火箭。但裝甲車雖然被火箭擊中,並沒有立刻停止。這時黃狗一躍跳上裝甲車,竟突然爆炸了,把牠自己和裝甲車都炸得粉碎。

「趕快走。」獨臂戰士從對街向艾比嚷道。

「你的狗狗……」艾比結結巴巴說:「牠怎會爆炸……」

「不必擔心,牠是機器狗。陪伴我許久,可惜犧牲了。」獨臂戰士說:「艾比,趕快走!」

艾比突然明白了。「唐森叔叔,是你嗎?」

「不必搭公共汽車了。」獨臂戰士說:「尼克會來接你。」

獨臂戰士說得不錯,路上果然出現一輛黃色的變形金剛車。艾比跳上車,尼克對路旁的獨臂戰士打個招呼,繼續開車。艾比問:「不等唐森叔叔嗎?」

「他自有辦法對付那些傢伙。」尼克說:「艾比,明天就要離開海默城了,今天還要搭公共汽車出去?」

「我想去看一個人。」

「那也不用搭公共汽車,我來接你不就得了?」尼克說:「艾比,明天我們一起去加德藍,從此就只有你我兩人。你還要這樣見外,就太不夠意思了。不,不只是不夠意思,你這樣做,反而會危害到我們兩人的安全。」

「對不起。」艾比說:「我想去看姆媽。」

「我知道。」尼克說:「今天的事情不怪你。我是說以後我們一定要同心合力,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再不許分你我,好嗎?」

尼克說著,開車到達墓園所在的小山頭。「我在這裡等你,就不進去了。」

雨中的墓園顯得格外安詳寧靜。艾比走到姆媽的墓前。不過幾天,姆媽墓上的青草似乎已經長了許多。艾比蹲下來隨手拔去潤濕的草稈,他的手指也染上綠色的汁液,他可以聞到濃厚的青草味道。

離開海默,他就聞不到呼回青草的味道了。他去加德藍以後,還有誰替姆媽收拾墓園呢?但是說不定他很快就會回來。他一定很快就會回來。

「姆媽,我走了。我知道你不希望我這樣做,請你原諒我。我必須去加德藍。尼克也要去加德藍找尋他爸爸,我們一起去,路上彼此有個照應。」

姆媽沒有回答。艾比聽到有人在雨中哭,是誰呢?他留神傾聽,是自己在哭。到加德藍他不知道他能夠做什麼,可是他無法再留在海默城。每次他想到姆媽替他擋住巨大的海獸,就心如刀割。製造海獸的帝國機器人公司,現在已經被呼回政府勒令停業,但是尼克說帝國機器人總公司還在加德藍。他必須把背後的閃族奸商政客揪出來,讓這些人付出代價。如何著手?他是否必須和全體閃族為敵?艾比完全不明白。即使尼克也說,他們只能走著瞧。

當然,還有一個人一定會幫忙。艾比知道,唐森叔叔比他更希望為姆媽復仇。但唐森叔叔已經變成人渣,必須靠人渣機器人才能夠行動。到了緊要關頭,人渣機器人可靠嗎?如果沒有人渣機器人,唐森叔叔能夠做什麼?

這些問題都無解,艾比也不期望找到解答。這麼多未知數,姆媽一定會責備他太莽撞,要求他等到適當時機再去加德藍。但他知道不能再拖下去,即使犧牲也只有這一回。艾比撫摸著胸前項鍊上藏著姆媽相片的雞心,說:

「姆媽,你給我的項鍊,我永遠會戴著。無論我到哪裡,你都看得到我在幹什麼。你不要擔心,我一定很快就會回來。」

艾比站起來,遠眺海默城。呼回世界這座水都今天再度證實它名不虛傳,他根本無法分清楚煙水縹緲間城市和海洋的界限。姆媽奮鬥堅持了一輩子,就是為了保護海默,也為了保護他。艾比暗暗發誓,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他要設法回報她。

(本文節選自長篇小說《金色的世界》,近日由洪範出版紙本書籍,Readmoo出版電子書)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文訊】蘭陽新筆力 --走讀vs.演講「散文」場

2018/06/10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剪影】櫻桃樹下的沉思

2018/06/08

【慢慢讀,詩】楚狂/我也溫暖,你卻只想毛衣

2018/06/08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削鉛筆】胡靖/想像

2018/06/07

林育靖/阿進

2018/06/07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馮傑/貓頭鷹和睡覺無關

2018/06/06

【慢慢讀,詩】廖亮羽/住院

2018/06/06

王幼華/年輕的戀人

2018/06/05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影想】瓦歷斯.諾幹/觀光歌舞

2018/06/05

【小詩房】辛牧/花嫁

2018/06/05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剪影】撿到一枚夕陽

2018/06/04

鍾喬/血液的旅途

2018/06/04

熱門文章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姚秀山/榆

2018/06/15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聯副文訊】基隆海洋文學繪本工作坊開放報名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文訊】閱讀寫作協會「2018生活寫作班」登場

2018/06/1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