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09:41:11 聯合報 郭珊

女友送來一盒冰鮮海膽黃,產自加拿大。

幾條橘色的肥厚肉舌疊成塔,在室溫下漸漸從冰夢中甦醒,吐著一嘴軟銀子似的碎光,閃忽如譎笑。實為性腺的舌苔,約有一指長,密密地生著一層絲絨狀的鼓脹的苞芽,誘著人的眼在這金色的情慾的原野上放浪。淺黑色的消化道猶如一縷隱士小徑——古典小說裡的「草蛇灰線」,大都蓄著一種圖窮匕見的有預謀的亢奮。

頂級食材向來是食界的孤星,刑克眾生,不容爭輝。虎度門前,演得了《夜奔》與《思凡》的不過寥寥。既唱且做,空空地要演出個萬千山水、三界迷苦,這是大閘蟹或松茸級別的老倌才拿得下的戲寶。而海膽將獨食主義奉行得尤為徹底,連薑、醋、醬、芥之類的貼角都不需要,天然之味已是完足。

海膽蒸蛋、炒飯、做湯固然也好,卻都不若直接生食。豹子頭林沖最風光的戲分,定然不是在上山之後——火拚王倫、五虎封將再精采,怎比得落草之前的風雪山神廟,全場只看一人?恨天涯隻身流落,掙殘命奔走荒郊。那是真正的千山我獨行,渾身是「膽」,不勞相送。

含住一片,放在嘴裡啜吸、盤繞,一種舌面摩擦的酥癢的奇感,混合著涼潤的鹹腥氣,猶如與整個海洋深深濕吻。咬破的一瞬間,一股肥膩到煉乳程度的冷冽而回甘的漿汁登時迸裂,接連不斷地噴射出鮮到噎人的液態的火焰、沙石與煙團。脂肪酸、氨基酸、卵磷脂、多糖、多肽……延綿不絕的高潮澎湃,將一整座味蕾的城池都掩埋在熔岩與餘燼之下,因為烙傷之慘重而幾近「失味」。

之所以想到火山,是因為澀澤龍彥的《唐草物語》,其中一則講的是《博物志》作者普林尼與維蘇威山還有那不勒斯海灣紫色海膽的故事。在普林尼的時代,羅馬人已經嗜吃海膽,常見的吃法,是將海膽黏糊糊的、帶有甜味的卵巢搗碎後製成啫喱,用銀色容器端出來享用。

比海膽的滋味更夢幻的是其謎一般的構造——海膽生滿棘刺、骨板嵌合如萬神殿的外殼,曾令維特魯威大為讚嘆;牙齒、鰓、管足、生殖腺、消化管,一律成五輻對稱,是超現實主義者的愛物,譬如畢卡索與達利的畫,還有高第主義的室內裝飾造型。

書中借普林尼之口,將這種沒有耳目、四肢和頭腦的被動生物稱為「人生的導師」——日復一日只在小小的領地裡捕食,如無必要極少動彈,「完全不關心周圍的世界 」,「活得像作夢一樣」。早在五億年前的寒武紀,海膽就達到了進化的極致,結構與今日幾乎完全一樣,仿若「神在暗中操作的生命的閉合圓環」。

活生生的海膽,我只見過圖片。五個奶油色的孿生嬰胎向著腹心卷摺,像祭祀吟唱,又像圍爐夜話,守著被稱為「亞里斯多德提燈」 (Aristotle's lantern)的複雜口器——一叢四面有框、卻從未點燃的幽冥之火。這些漂浮在宇宙洪水之中的金卵,遍布從極地到熱帶的海底,建造一座座尖塔林立的哥德教堂,供奉著蓮座之上、五五之數的創世模型。一如古代的中國人把對天地的想像——大黿馱著的神山雕刻成香爐的紐蓋,而崇拜太陽光芒的羅馬人則將心目中理想的城市築造成放射形狀。

據說末日降臨之時,亞特蘭蒂斯的倖存者潛入深海,在水底岩洞和礁林間棲身。這些陸上的先民改用鰓呼吸,生出腳蹼,身子變成半人半魚,一共建造了十二座擁有巨大穹頂的城市,祕密地存在了一萬二千多年。這些沙床上的花鈿,鱗蟲的蹴鞠,明代方士提煉的「雲丹」,是否也是一個個光華隱匿的異族文明的靈球,在時空的奇點裡瞬息膨脹與消亡,首尾相銜,始即是終,以至於用人類「想世事名韁利鎖,嘆韶華石火風燈」的眼光看來,反而成了恆久不變的呢?

「宇宙只是上帝的一閃念——這是個教人很不舒服的念頭,特別是如果你剛剛付了買房子的首期。」(伍迪.艾倫)此時此刻,我便是帶著如此這般的心情,與女友一起舔著指頭大啖,企圖從生而為人的愚蠢與虛無之中掙脫片刻。

兩隻海膽一邊享用藻類與有機物的殘屑,一邊談論著鮫人的紗衣與珠淚、蜃精吐煙凝成的宮闕、龍女的蒙難與報恩……今夜有大雨,我們還要打著飽嗝去戲園子裡,看岸上的人類演戲。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方秋停/城市邊緣

2017/12/13

【野想到】李進文/第五季與威廉

2017/12/13

【慢慢讀,詩】詹佳鑫/駕訓場

2017/12/13

【最短篇】晶晶/狗罐頭

2017/12/13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陳克華/詩想

2017/12/09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向明/壞詩

2017/12/04

【慢慢讀,詩】游書珣/門

2017/12/03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文學紀念冊】楊索/天真的朝聖者

2017/12/01

【客家新釋】葉國居/打眼拐

2017/12/01

【小詩房】廖啟余/深夜簡訊

2017/12/01

【聯副不打烊畫廊】吳松明木刻版畫〈山櫻〉

2017/12/01

〈聯副文訊〉二則

2017/12/0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熱門文章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方秋停/城市邊緣

2017/12/13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最短篇】晶晶/狗罐頭

2017/12/13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書評 〈小說〉】符號:德勒茲的生命哲學

2017/12/06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極短篇】鍾玲/聽人誦經

2017/11/30

【野想到】李進文/第五季與威廉

2017/12/13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