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09:41:11 聯合報 郭珊

女友送來一盒冰鮮海膽黃,產自加拿大。

幾條橘色的肥厚肉舌疊成塔,在室溫下漸漸從冰夢中甦醒,吐著一嘴軟銀子似的碎光,閃忽如譎笑。實為性腺的舌苔,約有一指長,密密地生著一層絲絨狀的鼓脹的苞芽,誘著人的眼在這金色的情慾的原野上放浪。淺黑色的消化道猶如一縷隱士小徑——古典小說裡的「草蛇灰線」,大都蓄著一種圖窮匕見的有預謀的亢奮。

頂級食材向來是食界的孤星,刑克眾生,不容爭輝。虎度門前,演得了《夜奔》與《思凡》的不過寥寥。既唱且做,空空地要演出個萬千山水、三界迷苦,這是大閘蟹或松茸級別的老倌才拿得下的戲寶。而海膽將獨食主義奉行得尤為徹底,連薑、醋、醬、芥之類的貼角都不需要,天然之味已是完足。

海膽蒸蛋、炒飯、做湯固然也好,卻都不若直接生食。豹子頭林沖最風光的戲分,定然不是在上山之後——火拚王倫、五虎封將再精采,怎比得落草之前的風雪山神廟,全場只看一人?恨天涯隻身流落,掙殘命奔走荒郊。那是真正的千山我獨行,渾身是「膽」,不勞相送。

含住一片,放在嘴裡啜吸、盤繞,一種舌面摩擦的酥癢的奇感,混合著涼潤的鹹腥氣,猶如與整個海洋深深濕吻。咬破的一瞬間,一股肥膩到煉乳程度的冷冽而回甘的漿汁登時迸裂,接連不斷地噴射出鮮到噎人的液態的火焰、沙石與煙團。脂肪酸、氨基酸、卵磷脂、多糖、多肽……延綿不絕的高潮澎湃,將一整座味蕾的城池都掩埋在熔岩與餘燼之下,因為烙傷之慘重而幾近「失味」。

之所以想到火山,是因為澀澤龍彥的《唐草物語》,其中一則講的是《博物志》作者普林尼與維蘇威山還有那不勒斯海灣紫色海膽的故事。在普林尼的時代,羅馬人已經嗜吃海膽,常見的吃法,是將海膽黏糊糊的、帶有甜味的卵巢搗碎後製成啫喱,用銀色容器端出來享用。

比海膽的滋味更夢幻的是其謎一般的構造——海膽生滿棘刺、骨板嵌合如萬神殿的外殼,曾令維特魯威大為讚嘆;牙齒、鰓、管足、生殖腺、消化管,一律成五輻對稱,是超現實主義者的愛物,譬如畢卡索與達利的畫,還有高第主義的室內裝飾造型。

書中借普林尼之口,將這種沒有耳目、四肢和頭腦的被動生物稱為「人生的導師」——日復一日只在小小的領地裡捕食,如無必要極少動彈,「完全不關心周圍的世界 」,「活得像作夢一樣」。早在五億年前的寒武紀,海膽就達到了進化的極致,結構與今日幾乎完全一樣,仿若「神在暗中操作的生命的閉合圓環」。

活生生的海膽,我只見過圖片。五個奶油色的孿生嬰胎向著腹心卷摺,像祭祀吟唱,又像圍爐夜話,守著被稱為「亞里斯多德提燈」 (Aristotle's lantern)的複雜口器——一叢四面有框、卻從未點燃的幽冥之火。這些漂浮在宇宙洪水之中的金卵,遍布從極地到熱帶的海底,建造一座座尖塔林立的哥德教堂,供奉著蓮座之上、五五之數的創世模型。一如古代的中國人把對天地的想像——大黿馱著的神山雕刻成香爐的紐蓋,而崇拜太陽光芒的羅馬人則將心目中理想的城市築造成放射形狀。

據說末日降臨之時,亞特蘭蒂斯的倖存者潛入深海,在水底岩洞和礁林間棲身。這些陸上的先民改用鰓呼吸,生出腳蹼,身子變成半人半魚,一共建造了十二座擁有巨大穹頂的城市,祕密地存在了一萬二千多年。這些沙床上的花鈿,鱗蟲的蹴鞠,明代方士提煉的「雲丹」,是否也是一個個光華隱匿的異族文明的靈球,在時空的奇點裡瞬息膨脹與消亡,首尾相銜,始即是終,以至於用人類「想世事名韁利鎖,嘆韶華石火風燈」的眼光看來,反而成了恆久不變的呢?

「宇宙只是上帝的一閃念——這是個教人很不舒服的念頭,特別是如果你剛剛付了買房子的首期。」(伍迪.艾倫)此時此刻,我便是帶著如此這般的心情,與女友一起舔著指頭大啖,企圖從生而為人的愚蠢與虛無之中掙脫片刻。

兩隻海膽一邊享用藻類與有機物的殘屑,一邊談論著鮫人的紗衣與珠淚、蜃精吐煙凝成的宮闕、龍女的蒙難與報恩……今夜有大雨,我們還要打著飽嗝去戲園子裡,看岸上的人類演戲。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林文義/夢十夜

2018/12/18

【金庸與我】簡麗賢/金庸的武俠物理學

2018/12/18

【最短篇】畢珍麗/我知道

2018/12/18

【慢慢讀,詩】陳家帶/火山口的音樂

2018/12/18

陳濟舟/界

2018/12/16

【野想到】李進文/ 致你

2018/12/16

【小詩房】王天寬/飛行器

2018/12/16

編輯的敗部復活賽

2018/12/15

貓的額頭

2018/12/15

【散文詩】萩原朔太郎/斜坡

2018/12/14

【雲起時】洪荒/一壘

2018/12/14

【小詩房】落蒂/微型詩7首

2018/12/14

【金庸與我】張光斗/與大俠無緣

2018/12/14

【金庸與我】一芻格/只有一人可作答

2018/12/14

楊馥如/飛雅特雞和興奮豬?──未來主義者的餐桌

2018/12/13

【金庸與我】王岫/金庸和圖書館

2018/12/13

【山的事】陳姵穎/山中莒光日

2018/12/13

【文學台灣:海外篇11】龔萬輝/永遠今日上映

2018/12/12

【慢慢讀,詩】陳克華/我的不自覺史

2018/12/12

【私の悲傷敘事詩】李紀/月蝕(下)

2018/12/12

【野想到】李進文/改善

2018/12/12

【私の悲傷敘事詩】李紀/月蝕(上)

2018/12/11

【金庸與我】廖啟余/風陵夜話

2018/12/11

【慢慢讀,詩】渡也/帶阿里山下山

2018/12/11

【文學與社會】系列二 座談4-3 駱以軍、蕭阿勤對談 〈關於集體記憶、世代認同 與歷史敘事〉

2018/12/09

【慢慢讀,詩】須文蔚/雨雪霏霏──雪山菫菜所見

2018/12/09

【聯副不打烊畫廊】余廷彥油畫作品〈逆光〉

2018/12/09

【金庸與我】飛行中的定心丸

2018/12/09

聯副/人生萬金油

2018/12/09

如夢似貓

2018/12/08

在那漫長的靜謐中

2018/12/08

【作家身影】憶我爺爺周夢蝶

2018/12/08

吳鈞堯/她在這裡(下)

2018/12/07

【金庸與我】蘇嘉駿/青春關鍵字

2018/12/07

【小詩房】路寒袖/天水──詩寫大甲溪

2018/12/07

吳鈞堯/她在這裡(上)

2018/12/06

【慢慢讀,詩】碧果/來去與雲邂逅

2018/12/06

【最短篇】汪用和/噪音

2018/12/06

楊婕/愛的教育

2018/12/05

【慢慢讀,詩】張敦智/徐徐的遠行

2018/12/05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