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07:42:24 聯合報 李秉樞/記錄整理

吳億偉/主講 郭強生/主持

我們應該擴大文學的邊界,因為文學不僅是紙上的,它也可以是「表演」的形式,而達利歐.弗正是在劇場的情境裡,演繹出文學的另一種維度。在這個意義上,他實是一位「視覺文學家」……

達利歐.弗(右)獲頒1997年諾貝爾文學獎。 圖/本報資料照片
達利歐.弗(右)獲頒1997年諾貝爾文學獎。 圖/本報資料照片

我一些著名的文人朋友在電視和收音機訪談中說,今年最高榮譽,毫無疑問是歸屬於瑞典學院的院士,因為他們敢把諾貝爾獎頒給區區一名小丑。──達利歐.弗

在1997年諾貝爾獎得主的合照中,相對於他人的正經拘謹,一名老者將頭輕靠在身旁朱棣文(Steven Chu)的肩上。即使身處嚴肅的場合,他依然強烈地表現其特立獨行的性格。來自義大利的劇作家,達利歐.弗(Dario Fo),一名天生的「小丑」,以自然而然的喜劇感,在劇場之內與之外吟遊。吳億偉與郭強生,兩位戲劇研究者,在相互對話中,為達利歐.弗「戲」說從頭。

戲劇是文學史的重要構成,以西洋戲劇的傳統而言,起源可以上溯自希臘悲劇。近幾十年來,諾貝爾文學獎益加關照戲劇領域,在得獎者的行列中,達利歐.弗以外,還包括聖露西亞的德瑞克.沃克特(Derek Walcott),以及英國的哈洛德.品特(Harold Pinter)。郭強生說,諾貝爾文學獎非常重視傳統與創新,這些得獎者之所以能膺獲殊榮,是因為他們在文學發展的過程中,扮演了繼往開來的角色。

說真話的小丑

1926年,達利歐.弗出生於義大利北部村莊,位於馬吉歐瑞湖畔的桑賈諾鎮(Sangiano)。湖畔周圍,經常有漁夫與走私販,說著各種精采的故事。受到民間藝術氣氛的影響,達利歐.弗從小在庶民的故事之中長大。他在童年時創立傀儡劇團,出色的演出,使他被認為是當地最能夠表現傳統藝術的「說書人」。獲得諾貝爾獎後,達利歐.弗曾表示十分榮幸,一個小村莊的表演傳統,能受到文學殿堂的極大肯定。

與其他劇作家不同,達利歐.弗是「演員劇作家」,其藝術表現以「演出」和「劇場」為主。他所強調的即興感,是某些文學家所排斥的,因而當他獲得諾貝爾獎後,曾引起義大利文學界的爭議,許多文評家對此表示不以為然。但吳億偉認為,我們應該擴大文學的邊界,因為文學不僅是紙上的,它也可以是「表演」的形式,而達利歐.弗正是在劇場的情境裡,演繹出文學的另一種維度。在這個意義上,他實是一位「視覺文學家」。

達利歐.弗的妻子,法蘭卡.蘭梅(Franca Rame),也是一位劇作家。兩人婚後一起創作,共同經營劇場事業。蘭梅認為,更恰當地說,達利歐.弗應是「舞台腳本的創造者」。他周詳地考慮到舞台空間、時間與故事的相輔相成,而構成其劇作的主要條件,正是「情境」。達利歐.弗也曾指出,所有劇場都是以「情境」作為基礎,每一個舞台上的發展,都滋生於一個能夠提供戲劇性轉折的情境。

瑞典學院獻給達利歐.弗的授獎讚辭中提到:「他繼承了中世紀弄臣的精神,貶斥權威,維護被壓迫者的尊嚴。」義大利悠久的文化劇場及其文學基礎,一直影響著整個歐洲。中世紀時,義大利商人或是江湖術士為了吸引客人,在市集廣場上演滑稽喜劇,無所本演出的風格發展出義大利的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 這喜劇的特點之一,即是仰賴程式化的角色,演員佩戴面具演出,觀眾一眼便能辨認角色,是顢頇的地主,還是相愛的小情侶,類似中國戲曲程式化表演以及各行當的化妝。即興喜劇中,滑稽的丑角常是推進故事說出事實的重要角色,因此,達利歐.弗認同小丑這個角色,以演出小丑為榮,其劇作也多以丑角為主。

達利歐.弗不僅傳承義大利的即興喜劇,亦延續中古世紀的吟遊詩人精神。在各地流浪的吟遊詩人,唱出農人生活艱辛的心聲;而在宮廷中的弄臣,一針見血地諷刺君主。達利歐.弗繼承他們「說真話」的傳統,以喜劇的方式,在迂迴之中,譏刺權威,為底層弱勢發聲,進而透過荒謬感的鋪陳,探討人生和政治的問題。主張政治劇場必須要有「樂子」的他,曾經多次面臨政府的迫害。然而,這對革命伴侶,仍勇敢的對抗政府,用劇場作品反映現實,批判政治。

喜鬧劇及其後

1970年,達利歐.弗推出《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這齣劇作根基於無政府主義者丘凡尼.品奈里(Giuseppe Pinelli)的故事。1969年,米蘭發生恐怖攻擊,警察緝拿品奈里到警局質詢。幾天後,許多路人目擊他從警局的窗戶墜樓。警方對外宣稱,是品奈里發動了恐怖攻擊,因而畏罪自殺。這個事件引起很大的討論,大眾懷疑他究竟是自盡,還是被害。當時達利歐.弗收到不少祕密檔案,於是嘗試以狂鬧劇的形式來演出這個故事。

劇中,一名瘋子假扮調查官,在還原事件真相的過程中,表現警方辦案邏輯思維的荒謬性,並一步步揭發這樁謀殺案。瘋子甚至告訴記者:國家需要不斷地給人民醜聞,讓他們感到憤怒,透過批評醜聞,產生「一點點的正義感」。唯有讓人民感受到自己與社會正義的連結,政府的權威方能建立,而這「一點點的正義感」,就是最微妙的政治平衡點。正義必須靠醜聞伸張,國家必須藉醜聞存活──是整齣劇作最大的諷刺。

達利歐.弗自言,這齣戲根植於悲劇,卻發展成為鬧劇──一場關於權力的鬧劇。觀眾起初對於戲劇的詼諧感到好笑,但在嘲笑中,逐漸留意到整個事件中,有關政府的不人道與罪惡。吳億偉認為,達利歐.弗將悲劇翻轉為喜鬧劇,觀眾卻可以在戲謔之中,看到原初「不快樂」的深層情感,這是因為「達利歐.弗的鬧劇,隱藏著悲劇精神」。

1974年的《絕不付帳》,是透過女主角拒絕付錢、道德家與警察辯論等連環喜鬧劇,反映義大利物價飆漲等社會問題。1983年的《開放配偶》,則是以夫妻的對話,探討男女之間的關係。郭強生說,偉大的藝術家與文學家,其實都是「預言家」,他們提前看見人類的真相,從而解釋這個世界的現象。達利歐.弗認為,其實「所有的藝術都是政治」。這位「人民的吟遊詩人」,正是在黑色幽默的內裡,嬉笑怒罵的背後,叩問嚴肅的命題。

就一般對於劇場的感覺而言,演員/台上與觀眾/台下分屬兩個世界。在希臘戲劇傳統中,觀眾欣賞完表演後,心靈會經由悲劇的力量而得到滌淨,情感也在抒發中隨之淡化,走出劇場,戲劇便彷彿結束。達利歐.弗試圖打破過往的模式,一反傳統戲劇的「安靜」,強調演員與觀眾之間的互動與連結。他希望觀眾看完表演後,笑著走出劇場,並且發現原來自己所笑的,竟是淒涼的情境,進而感到難過與憤怒。吳億偉說,「只有在這樣的笑中,情境不會結束,事情不會消逝,戲劇的力量,將在觀眾心中不斷滋長。」

人民,藝術,生死以之

達利歐.弗晚年雖然罹患重病,仍繼續演出。2016年八月,他完成了一場長達兩小時,觀眾多達三千餘人的表演。結束後,他告訴兒子雅各布.弗(Jacopo Fo):「我是個無神論者,但現在我相信奇蹟了。」雅各布.弗表示,他父親最有效的靈藥,無疑來自對藝術的熱愛,還有對人民的熱情。郭強生認為,值得被尊敬的藝術家,必須達到精神上的高度。達利歐.弗反對一切的不正義,不被充滿誘惑的世界改變初衷,他的堅持與正直,獻身藝術與人民,使他成為一名真正的行動藝術家。

2013年與2016年,蘭梅與達利歐.弗相繼過世,兩人終身投入戲劇的生命歷程,留給世人一齣傳奇之作。達利歐.弗的葬禮,舉行於米蘭大教堂,參與者撐起彩色的雨傘,小孩紛紛扮演小丑,向這位偉大的劇作家致意。他們的兒子說:「父親在母親走後,仍然會繼續和她說話。如今父親雖然離開,但我相信他們已經重新相聚了,真正地、永遠地,白頭偕老。」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陳克華/詩想二則

2017/10/13

【慢慢讀,詩】紀小樣/關於海喲!

2017/10/13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慢慢讀,詩】管管/案由:有關「推」「敲」二犯疑案神探家之調查報告

2017/10/12

【最短篇】晶晶/打字機

2017/10/12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馮傑/鹽可醃製聲音 口語「落窩」一詞的另釋

2017/10/11

【小詩房】落蒂/海邊

2017/10/11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慢慢讀,詩 車站

2017/10/10

【慢慢讀,詩】有一種出發,在河之上

2017/10/09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二) 繞著詩繼續說

2017/10/09

楊其文/再度穿越快雪時晴

2017/10/08

【小詩房】周駿安/胃病

2017/10/08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劉墉/母親的金戒指

2017/10/05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寂寥日常的珍珠人生──2013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

2017/10/07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2017第四屆聯合報文學大獎高峰對談】閃神的靈光

2017/10/14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16

【剪影】張玉芸/飛上枝頭

2017/10/15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二) 繞著詩繼續說

2017/10/09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打字機

2017/10/12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陳克華/詩想二則

2017/10/13

【春風化雨專輯7】張光斗/只因為師要師,師可師啊!

2017/10/0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