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呂政達/我是時輪金剛

2017/10/05 09:50:46 聯合報 呂政達

我叫什麼名字並不重要,我就是時輪金剛,我既是時間也是無時之時,我在時間之河之中,也在時間之河之上,我是無明,也是無明之明。

沒有人能見到我,因為人都活在時間裡面,在我的身體內擺渡,他們因我的歡喜而歡喜,悲憂著我的悲憂,像一座寫滿著符號的碑銘。但我是憂愁,我也是無憂之憂,我控制著宇宙的奧祕,脫離了時間之輪就不再有宇宙的觀念。那個小小的宇宙,陀輪在指尖的轉動,每個人都想要活得幸福,離開痛苦,「離開什麼呢?」我這樣發笑,但我就應上師的敦請,示現在他們面前。

我寫在紙上,我也不被寫在紙上,生生死死的人們讚嘆我,也詛咒我的無情。但翻過那張寫著我名字的紙,背面是一張胃鏡同意書,有人在某家松江路的咖啡店匆匆寫下我的名字,我來了,就坐在他旁邊的位置,但他並不認識我,戴著老花眼鏡兀自讀他的書。「他召請我,卻不理會我?」我默默喝著拿鐵,不加糖。

簽了那張同意書,來到醫院,張開嘴,護理師就將一只管子從口腔穿進你的胃袋,探查你胃壁的風景。你沒辦法見到自己的胃壁,那張片子上,像海藻那樣漂亮的其實是你的疼痛。你張開嘴,覺得十分鐘好像一輩子那麼長,從沒有領會到人活著能有那麼難過,你默默念佛號,希望時間快點過去,希望醫師處方的胃藥能伏妖除魔,那時我陪著你,讓一輩子看起來就像十分鐘,我是時輪金剛。我是魔法,根本就是魔法本身。

「我從沒有這樣見過我的疼痛,你可以嗎?」我想你是要問,一個掌管時間的神明,能不能見到時間嗎?我說,照常微笑,「你到底想做什麼?你需要我的陪伴,還是離開?」

我現身在佛陀證道的故鄉,在達蘭薩拉,修行者圍著菩伽耶塔繞行,人數眾多,以致他們都無法辨認出我。你為無法忘記妹妹桃樂絲的死來到印度,你參加時輪灌頂法會,轉法輪,火供,希望尋獲內心的寧靜,但每個地方都有痛苦的影子。有更多的人來到達蘭薩拉,想擺脫種種痛苦的理由,最後的隨許灌頂前,獲得重生和喜悅。

我在灌頂法會上行走,乞求一碗酥油茶而不可得,乞求一根吉祥草,為了擺脫噩夢的糾纏,「你真的會作夢嗎?」上師曾這樣問我,我說,上一個夢,我夢見自己是一尾翩翩飛翔的蝴蝶,也讓那尾蝴蝶夢見了我。上師說:「我在經書裡尋找你,要一直努力的閱讀,直到失明也不足惜那樣的努力。」

我來到三時繫念法會,淨土的法門,也一樣要渡亡靈離苦得樂,冥陽兩利。「你的妹妹,」我說,「親愛的桃樂絲,她也在這裡,在我的身邊,但你還不急著加入我們吧。」

我是最後在法會中要飄散的塵沙,或是水陸法會燃燒的亡靈之船或是信徒手上的一把香,我是一具死亡的面具,你要在我的舞中辨別出我,你要在燃燒或毀壞裡看見我,「在下一個水陸法會中,你會出現嗎?」你這樣尋找我、詢問我,我當然都在,在所有的法會,在最後的時刻以前,只要你還願意祈請我。

三時繫念,我是一切有,一切空和一切中。我是時間的單位,但當你靜坐入定,當你進入忘我的狂喜,當你望向天空而看見種種顏色,當你經歷七級灌頂,又回到嬰兒的重生,當你抖落時間,白髮又長出黑髮,我就真的依你而存在。

請進來我的壇城,最後總要消散的身口意,每個門都代表你的一世,每個門都有你的守護神,請不要被周遭的顏色,如同世間的名相所迷惑,請進到智慧的壇城,在壇城的中央顯現我的女性本質,女性般的慈悲,通過你的脈輪並且顯現你,最尊勝的當是顯現你的本心。我是時輪金剛,我在所有的法會中等著你。我見到那名女子在水陸法會的外壇,燃著一炷香祈拜,「大哥,我這就要回去了。」我見到她姍姍流下的眼淚,但眼淚不足以讓我停下腳步,我轉動時間之輪,往過去、現在和未來三個方向滾動,親愛的桃樂絲,你大哥現在在我身邊,但是真的不急,不急著加入我們。

時間,就是我的魔法,請你進來,我將為你抹去痛苦。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文訊】蘭陽新筆力 --走讀vs.演講「散文」場

2018/06/10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剪影】櫻桃樹下的沉思

2018/06/08

【慢慢讀,詩】楚狂/我也溫暖,你卻只想毛衣

2018/06/08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削鉛筆】胡靖/想像

2018/06/07

林育靖/阿進

2018/06/07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馮傑/貓頭鷹和睡覺無關

2018/06/06

【慢慢讀,詩】廖亮羽/住院

2018/06/06

王幼華/年輕的戀人

2018/06/05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影想】瓦歷斯.諾幹/觀光歌舞

2018/06/05

【小詩房】辛牧/花嫁

2018/06/05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剪影】撿到一枚夕陽

2018/06/04

熱門文章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姚秀山/榆

2018/06/15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聯副文訊】基隆海洋文學繪本工作坊開放報名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副文訊】閱讀寫作協會「2018生活寫作班」登場

2018/06/14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華真油彩作品 〈安靜〉

2018/06/12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