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衷曉煒/美好回憶製造業

2017/09/14 09:50:17 聯合報 衷曉煒

想想這個偉大的時間平台可以造成的風潮──不同性別,年齡,職業,生命周期的會員,他們的時間標價都可以不同。……當然,我不是說大人物的價值就比小螺絲釘貴那麼多──重點是大家都一概平等,一律上網,所以一切透明……

圖/阿尼默
圖/阿尼默

「今天我們要分享一個創業理念,一個新型態的共享平台,一個關乎人類偉大未來的革命性創新!」

帥帥酷酷、長得活似金秀賢的小夥子擺擺手,算是向台下滿滿的人致了意。但聽眾還是不吝持續給予熱烈的掌聲。現場瀰漫著像直銷說明會般的熱烈氣氛,彷彿那個「Yes we can!」的精神已然深植進每個人的腦海。

她心裡暗忖: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真有這麼多人相信這個遊走在道德法律邊境的商業模式能夠成功?

斗大的標語懸在台腳:「擁抱有愛的時代,網羅更多的人才,加入我們的平台!」台頂搬的戲卻正方興未艾。

「現在是全民創業對抗不景氣的年代。但所謂新創產業,很多只是一味抄襲『設立網站當中間人,然後賺取佣金』的模式,一窩蜂競相爭奪既有的、觸手可及的、進入門檻太低的民生服務產業,想切入他們的供應鏈與銷售渠道分一杯羹。」

「這種新創不僅缺乏創意,也造成僧多粥少,利潤微薄,甚至回頭擠壓到年輕人、小商店主、二度就業者等弱勢族群的獲益空間。你想想:明明消費者就只願意出五十塊錢買一碗麵,你還硬要從裡面分走幾塊──最糟糕的是,當大眾的線上購買習慣形成之後,大財團再挾其既有的實體渠道流通優勢,泰山壓頂般鐮割市占率。你看看這些血淋淋的例子:優步之於計程車,空腹熊貓之於小吃店,加上乾洗沖印買票租屋,這些,無一倖免地,都落入了殺價競爭,然後回頭再來欺壓生產者,強迫資本不夠雄厚的人揮淚退出的微利陷阱。」

年輕人繼續鐵口直斷:「根本原因是因為這些線上的服務產業,它們都不夠特別──以經濟學的術語來說,無論是交通或餐飲,都不是真正稀有的財貨。他們的可替代性太高……請教大家,那真正稀有,一去不回的事物是什麼?」

像是體察到了在場觀眾的熱情,他伸出右臂,誇張地向前揮動並說出答案:

「時間!這個人類亙古以來,無法取代,愈用愈少,一去不回頭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時間無比殘酷,什麼一寸光陰一寸金、花開堪折直須折、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過隙……都在感嘆時間的特性:一過即逝,永不重來。」

「但其實時間是很悠長的啊。特別是現在醫藥這麼進步,如果每人能活八十年,要數多少饅頭?而且,時間有個自相矛盾的性質:計量單位與消費單位是不平等的。名目上我們用精確的『秒分時天』來計時,但在使用時間的時候,卻是含糊而不科學地跟著感覺走:『一盞茶』『一炷香』『一頓飯』『一會兒功夫』『我一下下就好』等等。所以我們總是被壓得氣喘吁吁,感覺時間怎麼樣都不夠用。」

「關鍵在於:這麼多時間,真正有生產力的,卻只有青壯時期那二、三十年。而且,很多時間,都被虛擲了。」

「時間就像台灣的自來水,不是供給太少,而是浪費太多。每件事情都有前置作業──煮飯要備料,飯後要洗碗;運動前要熱身,運動後要cool down;婚前談戀愛,婚後還得時不時假裝浪漫;休假前無心工作,放假後卻還要花時間作收心操才回得到正軌。而這些沒有生產力的時間浪費,我們便以『慢活』『平常心』『細水長流』『媽媽的愛心』等藉口來包裝。」

「而我們公司提供客戶,不,是提供給整個社會,對於時間的稀有性一次性的解決方案──當然不是科幻小說裡說的時間旅行還是時間存儲器──讓閒到發慌的人,特別是寂寞的中年熟男女,將多餘的時間存下來有空再用。那些,只是騙小孩子的玩意兒。」

「我們沒法子製造更多的時間,而是減少浪費,增加時間分配與運用的效率。」

「而如何讓資源配置效用極大化?終極的關鍵,一直是,也只能是──金錢。『看不見的手』能在冥冥之中完成千百個父母教誨、學校洗腦、大師開示,或經濟計畫,所夸夸其談的『時間管理』作不到的事。當人們自覺到自己的每分每秒都有價的時候,自然就會把時間花在最有效率的地方。」

「簡單地講:我們的平台,協助會員將自己的時間切割,分類,訂價,然後上網競標。」

「這個,早就已經在職場與感情市場發生──律師顧問會計師按時收費;小姐應召馬殺雞論節計價;講婚姻,我們用『一生』『這輩子』衡量成本效益。而民宿旅館太空艙,不也早就分成日租短租純休息的訂價標準,以吸引不同的客群?」

「想想這個偉大的時間平台可以造成的風潮──不同性別,年齡,職業,生命周期的會員,他們的時間標價都可以不同。比如說,明星名嘴萬事通等公眾人物的時間可以切得比較細──以十五分鐘為單位,起標底價十萬;而一般人則可以從四小時、半天,或包月的方式開始,起標底價二百。當然,我不是說大人物的價值就比小螺絲釘貴那麼多──重點是大家都一概平等,一律上網,所以一切透明。」

「想想看那會是多麼酷的事:我可以標下阿妹周董五月天半個小時,跟我痛快唱個KTV,溫柔輕喃搖籃曲;我也可以在期末考前,讓台大醫學系狀元為我講解三角函數微積分,韓文日文菜英文。重點再說一遍:只要上網,一切透明,分秒有價,再也不用透過曖昧的『關係』安排;只要出得起錢,郭董跟我競逐志玲姊姊睡前十分鐘的機會是一樣的。所有的居間仲介代理者經紀人都會失業,傳統的被層層盤剝的佣金分紅後謝禮手續費徹底消失──它們將直接反饋給提供收受服務的買賣雙方,讓生產者與消費者賺得更多!」

「我預測我們這個時間交易平台,最終會拿諾貝爾獎的!」在台下的笑鬧聲中,小帥哥眼中有火,面上發光,堅定不移地布道:

「它的偉大在於:首先,它從根本上逼迫人類增進效率。你能放上網競標的『商品』──自己的時間愈多,偷閒的時間愈少,你拿到的收益就愈高。當分分秒秒都與自己息息相關,你自然加快吃飯,停止白日夢,減少上廁所的次數。上班族再也沒有常見的『星期五病假』,而『我阿嬤不爽快』也不會再是缺席失約不工作的藉口。」

「其次,它會撼動各行各業運用時間的習慣。誰還相信白頭偕老?為什麼需要終生雇用?誰說學校一天就得上滿八節課?這些時間運用的僵固性就是無效率的根源!」

「當越來越多的人上線加入之後,時間單位可以再被打散重組。像金融年金保險產業就會徹底重構!我們可以把『一千個工程師最有效率的四小時』作為投資標的,包裝成衍生性金融債券或期貨選擇權,在公開市場發行,提前實現收益!老師們也不用再擔心退休金,因為可以加入「百大名師晚間補強教學精華」的投資組合,把自己最有生產力與價值的時間,先賣出去折現!當然,在場各位,所有會員,都是這些結構債第一順位的受益人,入會愈早,分紅愈高!」

「我們仰賴大家的努力!記得:發展下線,拉高層次,介紹入會,獎金豐厚!謝謝大家!」

說明會在最高潮時圓滿結束,她卻怔怔地陷入了反高潮:

科技,不只始終來自人性;科技,一直都在肢解並重塑人性。就像李開復大師曾開示的人工智慧趨勢一般。

李大師試著安撫我們:在新時代裡,人獨一無二的,是愛,是同理心,是有溫度的服務。例如服務生親手把精緻佳肴端到面前,這種手工、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是機器人無法取代的。還有例如癌末的病人,也不會希望聽到冷冰冰的罐頭聲音,告訴他「你還有多久可活」。

很多人對他這種酷似選美比賽機智問答時,「世界和平」式的標準答案嗤之以鼻;但他毋寧點出了人工智慧大神治下,「人VS.時間」關係的質變。

人工智慧,大勢所趨,不可違逆;人類,如果要在這新社會經濟價值體系裡卡位,只能改變自己,試著配合機器的思維與運作,扮演好「最後一哩」的角色。

比如說,我是需要人端來美食,但我不需要他在上菜之後還絮絮叨叨的哈啦,祈求小費的眼神。我希望由我天使般溫婉的兒女,親口告訴我生命的終點即將來臨,但過了那一刻,沒有什麼比覬覦遺產的不孝兒孫更讓人煩心的。

有了時間平台,我們再也不用自我解嘲般說服自己什麼「馬拉松的目的在享受過程」、「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騙人話術。新產業將一一出現──比如說像「網友見面代理業」、「美好回憶製造業」等。很多我最揪心珍愛的時刻,可以一再由別人幫我重現。

恐龍弟妹將直接受惠──他們也可以好好談個戀愛。反正現代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掛在網上,等要真人上場的時候,透過大數據資料庫進行媒合;找到合意的人標下時間,再由他/她代理見面就好。

這跟現在的網路騙局其實差別不大,但不同的是:從一開始雙方都知道是假的。需求與義務非常明確,所以見面之後就二不相欠。宅女不再需要花錢整型,宅男不再需要假裝高尚;因為,成為「永遠的美女」「真正的歐巴」代價實在太高。人,特別是人所能「帶給其他人的感覺」,可以被拆解,被定價,就像《列子.湯問》篇的那個故事:

有個叫偃師的巧匠,向周穆王獻技。他指著身邊的男優伶說,他便是我造出來的。於是穆王命他表演──「顉其頤,則歌合律;捧其手,則舞應節」,只要下了指令,男演員便一毫不差地動作,「千變萬化,唯意所適」。

只是表演要結束的時候,卻出了個差錯:「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他竟然向穆王如花似玉的妃嬪們拋媚眼哩!嫉妒的周王大怒,嚇得半死的偃師竟然當場表演分屍:把男演員拆開,「皆傅會革、木、膠、漆、白、黑、丹、青之所為……皆假物也」──都是皮革木頭漆料等零件。然而組合起來,便又是活跳跳的一個人。「於是穆王始悅而嘆曰:人之巧乃可與造化者同功乎?」

在新的人工智慧經濟社會裡,真正的人到底存不存在,已經不重要了。人類幾十萬年來將「造化者」的工作攬在身上,努力把所有動物植物礦物納入「為人民服務」的範疇後,現在終於要向自己動手──這一次,他們放棄自尊自我,在「軟實力」「知識經濟」「核心競爭力」等名目下,把人切割細分成分秒有價的「工具人」,不,是「要素人」、「資源人」、「商品人」。

這是無限光明的新零售時代,最夯的熱賣商品,便是人類獨一無二的資產──時間。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駱以軍/飛矢不動 《關於島嶼》中的漢字演出

2017/11/24

【華語、台語混搭詩】蘇紹連/西索米

2017/11/24

沈志方/吉他聲裡白頭吟

2017/11/24

【文學台灣:雲林篇3】鍾文音/家神的黃昏

2017/11/23

嚴忠政/走出他的地球儀

2017/11/23

【慢慢讀,詩】于成/寺蟻日誌

2017/11/23

【文學台灣:雲林篇2】履彊/雲林故鄉的氣味嘸通嫌……

2017/11/22

【慢慢讀,詩】廖咸浩/秋老虎的踟躕

2017/11/22

【最短篇】晶晶/電梯

2017/11/22

【文學台灣:雲林篇1】季季/閱讀永定與永定閱讀

2017/11/21

【慢慢讀,詩】黃梵/虎

2017/11/21

聯晚副刊/在心裡留一方安靜

2017/11/20

聯晚副刊/世故倫敦

2017/11/20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三)閱讀

2017/11/20

【慢慢讀,詩】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1/20

馮傑/羊的語

2017/11/20

【最短篇】晶晶/學費

2017/11/20

【剪影】梁正宏/糖果屋

2017/11/19

【11、12月駐版作家】楊佳嫻/一路往南

2017/11/19

徐禎苓/上海廢墟與台灣男子

2017/11/19

【閱讀〈世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

2017/11/18

曾永義/胡笳千古怨──我新編崑劇《蔡文姬》

2017/11/17

【野想到】李進文/寂寞股份有限公司

2017/11/17

【慢慢讀,詩】陳克華/瞞

2017/11/17

【最短篇】晶晶/找鞋子

2017/11/17

聯副/【剪影】 張玉芸/心中的一座湖泊

2017/11/16

聯副/【美學系列】蔣勳/四十年來家國──懷念李雙澤

2017/11/16

聯副/【慢慢讀,詩】崔舜華/理由

2017/11/16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老孫來也

2017/11/15

【慢慢讀,詩】黃克全/長巷

2017/11/15

【野想到】李進文/神演員與魔鬼演員

2017/11/15

陳克華/詩想

2017/11/15

賴瑞卿/繁花似錦憶阿元

2017/11/14

【客家新釋】葉國居/種崩崗

2017/11/14

【剪影】王岫/詩和酒

2017/11/14

【秋天的詩】向明/秋景

2017/11/14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駱以軍(四之二)台北

2017/11/13

侯吉諒/讀帖千遍

2017/11/13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30/今夜星光燦爛

2017/11/13

【慢慢讀,詩】沈眠/靈光

2017/11/13

熱門文章

聯副/【美學系列】蔣勳/四十年來家國──懷念李雙澤

2017/11/16

【文學台灣:雲林篇2】履彊/雲林故鄉的氣味嘸通嫌……

2017/11/22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三)閱讀

2017/11/20

曾永義/胡笳千古怨──我新編崑劇《蔡文姬》

2017/11/17

【文學台灣:雲林篇1】季季/閱讀永定與永定閱讀

2017/11/21

聯晚副刊/在心裡留一方安靜

2017/11/20

【文學台灣:雲林篇3】鍾文音/家神的黃昏

2017/11/23

徐禎苓/上海廢墟與台灣男子

2017/11/19

聯晚副刊/世故倫敦

2017/11/20

【野想到】李進文/寂寞股份有限公司

2017/11/17

【11、12月駐版作家】楊佳嫻/一路往南

2017/11/19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老孫來也

2017/11/15

【最短篇】晶晶/電梯

2017/11/22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駱以軍(四之二)台北

2017/11/13

【最短篇】晶晶/找鞋子

2017/11/17

【最短篇】晶晶/學費

2017/11/20

祁立峰/很愛很愛你

2017/11/10

駱以軍/飛矢不動 《關於島嶼》中的漢字演出

2017/11/24

【剪影】梁正宏/糖果屋

2017/11/19

【慢慢讀,詩】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1/20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一)南京

2017/11/06

侯吉諒/讀帖千遍

2017/11/13

【慢慢讀,詩】陳克華/瞞

2017/11/17

馮傑/羊的語

2017/11/20

嚴忠政/走出他的地球儀

2017/11/23

【閱讀〈世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

2017/11/18

【〈翻譯林〉恢復古漢字的用法】翻譯的選項之一

2017/11/18

賴瑞卿/繁花似錦憶阿元

2017/11/14

【書評〈散文〉】八里發願

2017/11/1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1/2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