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余光中/吟誦千年 始能傳後

2017/09/07 09:40:18 聯合報 余光中

近日文壇為了文言文存廢的問題爭論不休,但另有一個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卻還沒有人想起。那就是吟誦。原來文言文的所以傳後,不僅止於默讀,更是透過吟誦。李白的五律〈夜泊牛渚懷古〉是一大明證:「余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典出《晉書》:袁宏有詠史詩,謝尚鎮牛渚,秋夜乘月泛江,正逢袁宏在舫中諷詠,遣人問之,答云,是袁臨汝兒郎誦詩,尚即迎升舟,談論申旦,自此名譽日茂。所以「余亦能高詠」兩句的憾語,意即我也能吟詠,可惜沒有知音人聽見。杜甫也有句:「新詩改罷自長吟」。

一首詩如果只停留在字面上而未經吟誦,則其生命尚未完成。《晉書》就有這麼一段:「王敦酒後,輒詠魏武帝樂府歌曰:『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壺為節,壺邊盡缺。」後世遂以「擊碎玉壺」來喻激賞詩文。也難怪朱熹寫〈醉下祝融峰〉,要說「濁酒三杯豪氣發,朗吟飛下祝融峰。」龔自珍在《己亥雜詩》裡更有這麼一首「迴腸盪氣感精靈,座客蒼涼酒半醒。自別吳郎高詠減,珊瑚擊碎有誰聽?」並自注云:「曩在虹生座上,酒半,詠宋人詞,嗚嗚然。虹生賞之,以為善於頓挫也。近日中酒,即不能高詠矣。」可見定庵詠起詩來,三唱三嘆,不知有多麼慷慨激楚。

中國吟詩的傳統是各省以自己的方言為準來行,往往病在刻板,易淪於千篇一律,沒有吟者獨特的風格。小時候,父親教我讀古文,選的多半文以載道,例如〈諫太宗十思疏〉、〈五代史伶官傳序〉。我的二舅父就補父授之不足,教了我例如〈赤壁賦〉、〈阿房宮賦〉、〈秋聲賦〉一類的美文。至於詩詞,我本來就愛讀,則自己主動來尋誦。

我認為吟誦古文,應自選風格,無法由他人來示範。父親教我讀古文,往往只是自誦,無所謂傳授。我覺得他誦得並不生動,只是泉州腔而已;舅父吟的也只是江南腔,風雅而已,並不夠壯懷劇烈。我終於發展出自己的風格,以供自我之過癮與催眠。我對班上的研究生暢誦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他們聞所未聞,非常感動。我這才發現,台灣現時的中文系,根本不出聲吟誦古文,包括詩詞。1992年英國文藝協會邀張戎、湯婷婷、北島和我去英國的六座城市演說並吟誦。每次我一定吟誦東坡的〈赤壁懷古〉,也一定贏得熱烈的掌聲,可見吟誦有一種跨越文字的魅力,能催眠聽眾,使之接受異國的風格。這一招屢試不爽,非常成功。無論在台灣、大陸、西方都十分見效。

另有一事可以說明詩與吟誦的密不可分。便是中國的絕句,因為字少,一時靈感迸發,犯不著筆錄下來,就順口吟了出來,謂之「口占」,乃有「口占一絕」之美談。且以東坡先生為例:他才思敏捷,我相信不少簡短透明的絕句,他都是順口占出來的。加以中國往往對仗,心中得了首句,其後的三句就跟出來了。以李白敏捷之才,口占〈金陵酒肆留別〉一類的「即席」之作,難道還要先打草稿,不怕同席人嘲笑嗎?所以詩人得句,呈兩極化,有的是「閉門覓句」,有的卻是「對客揮毫」。

中山大學的中文系,簡錦松教授學童吟誦詩詞,是極罕見的例外。這些學童實在幸運,從小就有此機會學習,他日成誦,沉入記憶深處,左右逢源,必能勝過常人。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雲林篇1】季季/閱讀永定與永定閱讀

2017/11/21

【慢慢讀,詩】黃梵/虎

2017/11/21

聯晚副刊/在心裡留一方安靜

2017/11/20

聯晚副刊/世故倫敦

2017/11/20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三)閱讀

2017/11/20

【慢慢讀,詩】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1/20

馮傑/羊的語

2017/11/20

【最短篇】晶晶/學費

2017/11/20

【剪影】梁正宏/糖果屋

2017/11/19

【11、12月駐版作家】楊佳嫻/一路往南

2017/11/19

徐禎苓/上海廢墟與台灣男子

2017/11/19

【閱讀〈世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

2017/11/18

曾永義/胡笳千古怨──我新編崑劇《蔡文姬》

2017/11/17

【野想到】李進文/寂寞股份有限公司

2017/11/17

【慢慢讀,詩】陳克華/瞞

2017/11/17

【最短篇】晶晶/找鞋子

2017/11/17

聯副/【剪影】 張玉芸/心中的一座湖泊

2017/11/16

聯副/【美學系列】蔣勳/四十年來家國──懷念李雙澤

2017/11/16

聯副/【慢慢讀,詩】崔舜華/理由

2017/11/16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老孫來也

2017/11/15

【慢慢讀,詩】黃克全/長巷

2017/11/15

【野想到】李進文/神演員與魔鬼演員

2017/11/15

陳克華/詩想

2017/11/15

賴瑞卿/繁花似錦憶阿元

2017/11/14

【客家新釋】葉國居/種崩崗

2017/11/14

【剪影】王岫/詩和酒

2017/11/14

【秋天的詩】向明/秋景

2017/11/14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駱以軍(四之二)台北

2017/11/13

侯吉諒/讀帖千遍

2017/11/13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30/今夜星光燦爛

2017/11/13

【慢慢讀,詩】沈眠/靈光

2017/11/13

【慢慢讀,詩】廖亮羽/布魯克林

2017/11/12

劉崇鳳/小螺旋片

2017/11/12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突破女性困境, 展現科學光輝

2017/11/12

【閱讀〈人文〉】老弟子傳芬芳

2017/11/11

【閱讀〈人文〉】老弟子傳芬芳

2017/11/11

羅青/果汁先生藍與黑──懷老四大名嘴王藍先生(1922-2003)(下)

2017/11/10

祁立峰/很愛很愛你

2017/11/10

陳克華/詩想

2017/11/10

【慢慢讀,詩】辛金順/按讚乎

2017/11/10

熱門文章

聯副/【美學系列】蔣勳/四十年來家國──懷念李雙澤

2017/11/16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老孫來也

2017/11/15

曾永義/胡笳千古怨──我新編崑劇《蔡文姬》

2017/11/17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三)閱讀

2017/11/20

徐禎苓/上海廢墟與台灣男子

2017/11/19

聯晚副刊/在心裡留一方安靜

2017/11/20

賴瑞卿/繁花似錦憶阿元

2017/11/14

祁立峰/很愛很愛你

2017/11/10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駱以軍(四之二)台北

2017/11/13

【文學台灣:雲林篇1】季季/閱讀永定與永定閱讀

2017/11/21

【野想到】李進文/寂寞股份有限公司

2017/11/17

【11、12月駐版作家】楊佳嫻/一路往南

2017/11/19

【最短篇】晶晶/找鞋子

2017/11/17

侯吉諒/讀帖千遍

2017/11/13

聯晚副刊/世故倫敦

2017/11/20

聯副/【剪影】 張玉芸/心中的一座湖泊

2017/11/16

【最短篇】晶晶/學費

2017/11/20

羅青/果汁先生藍與黑──懷老四大名嘴王藍先生(1922-2003)(下)

2017/11/10

【剪影】梁正宏/糖果屋

2017/11/19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一)南京

2017/11/06

【野想到】李進文/神演員與魔鬼演員

2017/11/15

【慢慢讀,詩】黃克全/長巷

2017/11/15

【慢慢讀,詩】陳克華/瞞

2017/11/17

【慢慢讀,詩】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1/20

【閱讀〈世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

2017/11/18

【〈翻譯林〉恢復古漢字的用法】翻譯的選項之一

2017/11/18

馮傑/羊的語

2017/11/20

翁禎翊/威尼斯黃昏

2017/11/08

聯副/【慢慢讀,詩】崔舜華/理由

2017/11/1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1/20

衷曉煒/給我白馬,不含王子

2017/11/08

羅青/果汁先生藍與黑──懷老四大名嘴王藍先生(1922-2003)(上)

2017/11/09

陳克華/詩想

2017/11/15

【書評〈散文〉】八里發願

2017/11/18

【秋天的詩】向明/秋景

2017/11/14

【客家新釋】葉國居/種崩崗

2017/11/14

【剪影】王岫/詩和酒

2017/11/14

【慢慢讀,詩】黃梵/虎

2017/11/21

【聯副文訊】江青談《說愛蓮》

2017/11/19

【極短篇】魏樂富/不要與你的計程車司機較勁

2017/11/0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