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09:42:51 聯合報 ◎鄭培凱

幾個朋友都是雙魚座,每年一道慶生,要我去安排好吃的飯店。他們反對去品嘗新潮的米其林美食,說上次去米其林兩顆星的餐廳,貴也就算了,慶生嘛,不怕花錢,關鍵是美食到底是否美味,到今天也說不清楚。那次的經驗第一是吃不飽,第二是不知道吃了什麼。好像一群傻子給帶到美國太空試驗站,聽任太空總署給你穿戴起太空裝備,先介紹宇宙生成的原因,再說地球生物的演化過程,最後給每個人一條試管,裡面有些黏糊糊的物質,說這就是生命的精髓,是天地萬物凝聚的英華,是遨遊太空的補給,也就是最奧妙最滋補的美食。

那次去的飯店,自詡是法國與日本美食的融合,是跨越國際的「肥熊」(fusion)烹飪,專供分子烹調美食。奇怪的是,店名的招牌卻是義大利文。當我打開餐牌,看到只有聞所未聞的英文菜名,還有超乎我智能所及的中文解說,不禁讓我懷疑,店主或許既不懂法文與日文,也不懂義大利文,更不懂中文。服務生的態度倒是彬彬有禮,有問必答,只是他的答案好像火星話的中文直譯,讓我們這一班教授「有聽沒有懂」。比如,有一道菜似乎是魚,問他是什麼魚,回答居然是,水裡游的一種帶鰭的魚,尾巴有三條衩,魚唇略微突出的。問他是海魚還是淡水魚,他不知道,卻很有禮貌的道歉,說馬上回來。過了兩分鐘回來了,說大廚從日本進貨時忘了問清楚,不確定是否海魚,但是,按他的經驗來說,以海魚的可能性為大。非常精準的回答,極具科學精神。我只好推斷,大廚是學分子生物學的,或許在實驗室裡待膩了,乾脆學廚,把分子生物實驗室那一套搬到廚房來了。

老夥伴們都被菜單的撲朔迷離驚呆了之後,在恍惚的狀態之下,點了自己搞不清楚的菜式。等到上菜了,每個人都再度經歷驚天動地的餘震,以為自己不是來吃飯,是來選修一堂藝術創作課,接受審美再教育的。每個人眼前都是碩大無朋的淺底敞口瓷盤,十分精美的英國Wedgwood精品,上面點綴著七、八粒色彩繽紛的食物,紅橙黃綠藍靛紫,像畫油畫的調色盤,相當美觀。只是每一粒食物的體積可以媲美聖人之道,比懷石料理還要「危微精一」。吃完之後,朋友都說,不知道吃了什麼,也沒吃飽,卻也不敢再點,怕侮辱了大廚精心烹製的美食。分子料理學問太大,既沒帶顯微鏡,又沒有顯微味蕾,實在是食不知味,下次不敢再來進修分子生物課了。

所以,這次我就安排了一家傳統客家菜老店,保證朋友可以吃飽。我點了梅菜扣肉、鹽焗雞、柱侯牛腩煲、紅蘿蔔豬湯、油浸筍殼魚、客家釀豆腐、韭黃炒鮮魷、椒鹽白飯魚、豉油大蝦、清炒豆苗,還要繼續點的時候,被服務員制止了,說你們才七個人,吃不完的,不夠再點吧。第一道菜上來,是梅菜扣肉,朋友都吆喝著要白飯。人人爭著夾了蒸得透爛的扣肉與梅菜,還舀了點湯汁,配著白飯,大呼過癮,說好吃才是美食。我嘗了一塊扣肉,的確好吃,肥肉已經完全酥糯,沒有一點油膩的感覺,像是帶著梔子花香的豆腐腦。更難得的是,瘦肉也不柴,比起一般的東坡肉還要高明一籌,可以媲美調製得最好的上海紅燒肉。雖說是傳統土菜,與高科技分子生物學搭不上邊,絲毫沒得炫,一點也不潮,卻是地地道道的美味。鹽焗雞、釀豆腐、牛腩煲,也都是令人感到充實的菜式,而且做得真好,妙在毫不膩味,讓我們這些長者級的食客吃得杯盤狼藉,不知吃飽的界限在哪裡。

酒足飯飽之後,我說吃甜點慶生吧。傳統客家飯店沒有蛋糕,卻有雞脖子可吃。壽星中有兩位不吃雞的,聽到雞脖子,大驚失色。我說,這客點心叫「雞頸板」,很好吃的。人人都面帶疑惑,以為我要出什麼惡作劇花樣。雞頸板上來,他們才知道是包了花生糖粉的糯米捲,因為切成一段段的,有點像雞脖子切斷了,取了這麼個不雅的俗名。大家嘗了之後,都說甜點是最精采的點睛美味,太好吃了。這次是真正的美食,一切圓滿。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閱讀世界】村上春樹與翻譯

2017/08/19

周密/這個一定要禁

2017/08/18

【慢慢讀,詩】李筱涵/日常

2017/08/18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二獎】張乃心/衣櫥

2017/08/17

黃春美/法蘭克福的裸女

2017/08/17

【慢慢讀,詩】阿布/葬禮

2017/08/17

【最短篇】晶晶/伴侶

2017/08/17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慢慢讀,詩】汪啟疆/我所找答案

2017/08/14

陳克華/詩想

2017/08/14

【慢慢讀,詩】蘇紹連/返鄉夜車

2017/08/13

【詩說】徐望雲/永遠

2017/08/13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回音壁】宋玉澄/「釀」字,有何不好!

2017/08/11

【慢慢讀,師】鍾喬/人間男女

2017/08/11

陳克華/詩想

2017/08/11

【聯副不打烊畫廊】司空祐作品〈Power〉

2017/08/11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小詩房】方群/出生三寫

2017/08/10

鹿子/一個人的燈塔

2017/08/09

【小詩房】非馬/節日快樂

2017/08/09

王正方/童年話“雞”

2017/08/0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大蒜

2017/08/08

【小詩房】林煥彰/盛夏.剩下

2017/08/08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一)英雄的旅程 談成長與蛻變

2017/08/07

夏夏/蒸蛋

2017/08/07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下)

2017/08/07

【慢慢讀,詩】許水富/晚禱

2017/08/07

【慢慢讀,詩】陳克華/放生

2017/08/06

【最短篇】晶晶/打翻的湯

2017/08/06

熱門文章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周密/這個一定要禁

2017/08/18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日記5則】齊邦媛/一生中的一天

2017/07/31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二獎】張乃心/衣櫥

2017/08/17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二獎】林珮蓁/初戀

2017/08/16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一)英雄的旅程 談成長與蛻變

2017/08/07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最短篇】晶晶/伴侶

2017/08/17

【閱讀〈散文〉】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2017/08/05

黃春美/法蘭克福的裸女

2017/08/17

【閱讀世界】村上春樹與翻譯

2017/08/19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焦點人物】那個關鍵字,我這一生都在等待

2017/08/12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二獎】黃士玹/乾旱

2017/08/15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慢慢讀,詩】蘇紹連/返鄉夜車

2017/08/13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慢慢讀,詩】阿布/葬禮

2017/08/17

【詩說】徐望雲/永遠

2017/08/13

鹿子/一個人的燈塔

2017/08/09

【慢慢讀,師】鍾喬/人間男女

2017/08/11

王正方/童年話“雞”

2017/08/08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上)

2017/08/06

【慢慢讀,詩】汪啟疆/我所找答案

2017/08/14

【慢慢讀,詩】李筱涵/日常

2017/08/18

【回音壁】宋玉澄/「釀」字,有何不好!

2017/08/11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14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下)

2017/08/07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林宜賢/鬼(上)

2017/08/01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首獎】一心/南瓜燈

2017/08/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