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極短篇】翁淑慧/放生

2017/08/01 09:51:30 聯合報 翁淑慧

一開始只是為了塵蟎般的小事爭吵,後來卻像引發連環過敏,戰火延燒數日仍未停歇,濃濃硝煙瀰漫了整個家。像石子投擲出去旋即被空氣吞噬不見,他一貫的沉默以對,讓她不禁有種錯覺,她不過是在對假想敵進行無謂進攻而已。

異常空間裡,日子還是如常前進。傍晚時分,她走進廚房料理晚餐,女兒突如其來的尖叫像一支箭射進心坎,她急忙關掉水龍頭準備衝出廚房,女兒已經自身後竄出,雙手像圓規兩腳朝她誇張成最大半徑,「媽媽,房間有隻好大的蜘蛛,還好爸爸已經去解決了。」說完又一溜煙不見了,定是趕去見那不速之客的最後身影。

她重新扭開嘩啦嘩啦的水聲,手雖然在滌米盆淘洗,思緒還是如容器裡滾動的水翻騰著。十歲以後,夢裡經常出現一張放射狀骨架和螺旋狀絲線交織成的蜘蛛網,各式蟲子誤入那張死亡陷阱,無不奮力扭動被黏液沾附的身軀,想掙扎逃離步步逼近的恐怖黑影,夢境總是結束在蜘蛛用螯肢箝住獵物的瞬間,也許,是潛意識在保護那個十歲小女孩吧,不忍讓她看見如此血腥暴戾的畫面。

十歲那年,家被法院拍賣之前,母親因受不了長期嗜賭再度輸光人生的丈夫離家出走,白晝不知去向的父親為了躲避債主,總在夜半才偷偷潛回家,那時,她和姊妹都睡了,在歷經整晚如雷敲門巨響轟炸後,在佯裝無人的關燈房間黑乎乎睡去,躲進比現實美好的夢境遺忘恐懼。一隻高腳蜘蛛悄悄爬進三個失去大人照護的小女孩生活,在透天厝和她們玩著躲迷藏的遊戲,牠的俗名旯犽聽來多像鬼,只要鬼一出現,她們便倉皇無助地從這個房間逃奔到另一個房間。

後來,那隻旯犽和那棟透天厝,一起從她的生命裡消失了。之後他們流離過許多租賃來的住所,也許是停留時間都不夠久,所以她沒再遇過那實為益蟲卻外表懾人的可怕生物。直到在初戀情人住處再見到牠時,她連驚嚇的時間都沒有,情人便以極為敏捷俐落的手腳用掃帚擊斃了牠。相愛的時候,這種英雄作為多令人迷戀,但是自己也如那隻旯犽被敏捷俐落掃出他的世界時,這才明白原來致命一擊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

她將菜肴端上桌時,瞥見那包引起連日硝火的咖啡豆靜靜躺在桌上,他不願在下班尖峰時段開車繞去購買的「導火線」,終究還是拐了許多彎纏出團團惱人線球來到她面前,他還是一貫寡言不願張揚,只是默默做著等她發現,就像婚後,總是默默接下她任性的情感索求,等待她將心裡的缺口慢慢填實重建。

數日降至冰點的餐桌,在女兒對丈夫的連珠炮發問中重新熱絡起來,原來那隻旯犽並沒有死,只是被他用塑膠袋罩起來,帶出去放生了。還不知如何剝除臉上武裝的她安靜聽著圍繞那隻旯犽打轉的話題,在父女的談笑聲中,那曾令她感覺極度驚恐的生物似乎也不再那麼讓人窒息了。

她猜想今晚又要夢見那張狩捕獵物的羅網,這麼多年了,也許她早已長成足以對抗恐怖黑影的樣子,並且有了需要她保護的對象,即便那黑影背後拖帶多少揮不散的陰霾,但她亦不再是只能被動等待救援的脆弱孩子了。

這才發現,原來糾纏她多年的密密麻麻線絮皆自她口中吐出,一綹一綹織成惘惘夢魘,在絲連過往的時移裡迷亂濡濕了雙眸,在亟待放生的僵局中困住了自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四)繞著詩說到底

2017/10/23

【科幻小說】張系國/穿著破舊軍服的獨臂戰士

2017/10/23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文學沙龍29/在「可以懂」和「無法懂」之間

2017/10/23

【慢慢讀,詩】蔡文哲/哀字部的

2017/10/23

達瑞/攝影

2017/10/22

【9、10月駐版作家答客問】陳栢青/越搞笑越悲傷

2017/10/22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陳克華/詩想二則

2017/10/13

【慢慢讀,詩】紀小樣/關於海喲!

2017/10/13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慢慢讀,詩】管管/案由:有關「推」「敲」二犯疑案神探家之調查報告

2017/10/12

【最短篇】晶晶/打字機

2017/10/12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馮傑/鹽可醃製聲音 口語「落窩」一詞的另釋

2017/10/11

【小詩房】落蒂/海邊

2017/10/11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慢慢讀,詩 車站

2017/10/10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9、10月駐版作家答客問】陳栢青/越搞笑越悲傷

2017/10/22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科幻小說】張系國/穿著破舊軍服的獨臂戰士

2017/10/23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閱讀〈藝術〉】原鄉驚艷 陳正雄的原住民文物收藏

2017/10/21

劉墉/母親的金戒指

2017/10/05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四)繞著詩說到底

2017/10/23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寂寥日常的珍珠人生──2013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

2017/10/07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達瑞/攝影

2017/10/22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16

【2017第四屆聯合報文學大獎高峰對談】閃神的靈光

2017/10/14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慢慢讀,詩】蔡文哲/哀字部的

2017/10/23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23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