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14:48:23 聯合晚報 栗光

戀愛不只讓人發光,更是連細胞都搭上了時光機,一顆顆奔回青春時代。唯一的問題,是我...
戀愛不只讓人發光,更是連細胞都搭上了時光機,一顆顆奔回青春時代。唯一的問題,是我有男朋友…… 圖/達姆
對於養生,我傾向簡單,把它視作輸入(養)與輸出(生)兩個部分。前者如飲食和睡眠,後者則為生活,涵蓋一切身心活動。能談前者的專家太多,我決定聊聊後者--這個領域的專家也很多,所以我走不科學派,講講自己的回春祕法。

借屍還魂談戀愛

如果仔細觀察過一尾魚從在海裡游到紅燒端上桌,會發現那魚活著時身上閃閃發光,散發著一種肉眼不可見卻又隱約見著了的光分子,但隨著空間的限制、死亡的到來,魚自生物變成死物。

而我觀察自己,發現有幾種狀態能像牠那樣隱隱發光,做喜歡的事、吃到好吃的東西、品味尋常的幸福……還有,戀愛。

戀愛不只讓人發光,更是連細胞都搭上了時光機,一顆顆奔回青春時代。唯一的問題,是我有男友,且在歷經漫長交往歲月,我亦逐漸自生物變死物。幸好愛情不退流行,仍充盈各式文本中,讓人得以三不五時借屍還魂。

通常最刻骨銘心的是小說,因為一頁一頁地讀,以致最後即便是好結局,也像分手談判,翻過了這一頁便得結束這一段情,借來的身體總是要還。為了避免這種痛苦,偶爾我會改看短篇漫畫,進入得快,抽身得早,頂多小痛。而時下最流行的「追劇」,不論是電影、影集或戲劇,我皆有心理障礙,深深挫折於那種男主角乍看真實存在,卻和自己有著坐火箭也追不上的距離,這幾年興致愈來愈小。(何況愛上的雖是戲中角色,往後卻要提防飾演者崩壞,他崩壞像我要負責似的,所有知道我愛過他的朋友都會傳新聞來。)還有一樣一般人少提起的,我深深糾葛其中--電玩,而且是單機電玩。

我的初戀發生在十三歲,化身穿越到異世界的女高中生,在七位男士幫忙下尋找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一邊是七位深具魅力的男性,一邊是水深火熱的高中生活,這麼不艱難的選擇想都不必想,我玩了七七四十九遍,和他們成為莫逆之交。由於實在太投入了,當三年後我真的長成女高中生,卻沒有被魔法陣召喚,不禁懷疑命運之輪哪裡轉錯了吧?我向宇宙下的訂單呢?

天地良心,妳會有報應的!

沒能在異世界展開魔法學習之旅,我頓失人生目標,渾渾噩噩地投入另一個遊戲,改當懷抱明星夢的少女,用三年時間挑戰素人晉升藝能天王……想也知道不可能,半數結局我不是駐唱歌手就是提前game over變流浪漢。人生起伏如此,唯有金手指能救,cheat按下去,錢和才華從天而降,過去因為條件太差沒辦法觸發的劇情、角色統統跑出來了,我開始跟業界人士戀愛,有了「我想公開但他不想」的困擾,紅得范冰冰也要喊我一聲姐。

技巧純熟後,挑戰純粹的戀愛遊戲,五位男主角初始便一字排開,沒有隱藏。乍看簡單,實則不然,因為多了三位程咬金女性友人,強迫我經營後宮甄嬛傳式的友情。在短短的遊戲時光裡,我疲於奔命地提升自己,還得兼顧她們的感受,稍有疏忽,立刻被霸凌:畫面一暗,班上流傳著我的壞話,所有角色好感度下降。

這還不是最氣人的。有一回我按部就班,遵照攻略指示操作,眼看就要收成了,在決定性的平安夜,本該邀請我共舞的男子,竟被女性友人下藥帶走!這是哪招?太憤怒了,再挑戰一次!

當男主角三度被人帶走,我崩潰地體認到我們之間肯定不是真愛,一起經歷了那麼多,你居然就這樣輸給了媚藥?我恨得把遊戲從硬碟裡抹殺殆盡,但那淫人夫婿的女人怎樣也忘不了──瑪琳,天地良心,妳會有報應的!

行筆至此,恍然發現後來真的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再接觸戀愛遊戲,玩的全是打打殺殺,大概是種彌補心態。

沒關係,

贖罪就是帶著羞恥感活下去

不過,打打殺殺的遊戲也有愛情線喔。在歐美強調高自由度的角色扮演遊戲裡,我成了灰袍守護者,日以繼夜地化解四面八方的難題,白天對抗惡魔,深夜傾聽夥伴煩惱。打著打著,聊著聊著,我與戰士Alistair自然而然有了情愫。一樣自然冒出來的,還有我的道貌岸然。由於遊戲中金錢來源有限,我曾在解救村民後對鎮長豪氣承諾:「什麼回報都不必!」轉身才發現自己根本超窮,連裝備都買不起,情急之下遂使用技能偷了鎮長的錢──即使我這麼可恥,Alistair還是對我很包容。

不幸的是,人很容易忘記別人對自己的好。遊戲下半場,我厭倦Alistair的死腦筋,感情淡了下來,轉而與刺客Zevran變得要好。彼時的我並沒有預料到,最後Alistair會在與大惡魔的戰役中堅決犧牲。「怎麼可能讓妳赴死?」他對我深情苦笑,縱身一躍。那天之後,我的腦海裡就沒有別人了(連真實世界裡的男友面孔都模糊了起來呢)。

好幾次我重新打開遊戲,換一個種族職業嘗試,卻每每在見到初登場的Alistair就淚流滿面──他活著,但已經不是同一個他了。正因為是高自由度的遊戲,我清楚知道他的死亡自己脫不了干係。在戰役的前一夜我是可以阻止的,可我沒有,我不曉得代價會那麼大。

無知不能作為藉口,但無法宣洩的情感需要出口,我在電子信箱裡寫了一首詩給Alistair,存成草稿,永不刪除。每當點開信箱,便會想起自己的錯誤──除了做錯選擇導致Alistair死亡,也忘記自己根本不會寫詩,那首詩爛到一句也讀不下去。沒關係,贖罪就是帶著羞恥感活下去。

轉眼五年過去,這套遊戲接連出到第三代,我再次鼓起勇氣,安裝啟動。不出所料,Alistair出現在我面前,並以一國之君的身分驅趕我離開他的領土。我不怪他,這是平行時空。接著幾個老夥伴也一一登場,雖然戲分輕重不同,可情緒再度被撩撥。這場借屍還魂,戰友相見不相識,我很感傷,只能轉而珍惜當前夥伴。

對,我不能再犯錯了,要以夥伴的幸福為幸福。這一次,這一生,我只愛一個人。我把感情投注於法師Dorian身上(長得像Johnny Depp),就算他有時憤世嫉俗得讓人不耐,我也盡心盡力為他排憂解難。而Dorian亦回報我無數紓解疲勞的甜言蜜語。

心痛得不得了,

但沒忘記承諾

一天,我們撇下其他夥伴,單獨到村裡解決他與他父親的恩怨。兩人見了面,愈講愈激動,最後Dorian不顧父親制止,告訴我:「妳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鬧翻?為什麼我要離開家鄉?因為他不能接受我享受『男人的陪伴』!」我非常震驚,驚得每個字都聽得很清楚,卻只能半張著口,癡呆地問:「什麼是『男人的陪伴』?」Dorian更憤怒了,把話全說開了,我腦袋轟地一片空白。

心痛得不得了,但沒忘記承諾,我含淚協助他取得父親認同,兩人達成初步和解。翌日,我去找他,掙扎了很久,澀澀地開口:「你騙了我……」Dorian神情懊悔又自責,臉上的陰影與窗外的陽光形成強烈對比,「啊,那些調情的話……」此刻的他是那麼教人心疼,手足無措地道歉。「妳是一位特別的女性,真的。如果換一種情況……總之,我很抱歉。」我一個字也沒能聽進去,只覺得不想當英雄了,這種世界毀滅算了。然而,到底一時半刻無法放手,只有假裝不在意,反過來說些違心的安慰話──果然好感度增加了。沒用的好感。

心碎,可還是沉迷在遊戲裡戀愛。最近一次接觸的,是手遊,這回我不必再學習魔法、上美姿美儀課、和壞心腸的女人交朋友,也不必穿上鎧甲讓魔物噴得滿臉血,只要做自己就好──鼓著小腹的自己。在那個世界裡,想和男主角桂城加深感情,要靠捲腹、深蹲、伏地挺身和練背肌來累積點數。點數夠了,新的情節才會開啟。

我記得其中一節的劇情是這樣的:社團指導老師籌備新舞台劇,慣例挑桂城當主角,而我這個戲劇部菜鳥,也意外分得露臉機會。來不及欣喜,老師便說我「夠福泰」,適合演「姨媽」。他們當然壓根不曉得我是圓是扁,但我心虛被嚇到了,毅然決然每晚捲腹、深蹲、伏地挺身以及練背肌。

愛對人果然很重要,這次我不再仰賴細胞時光機,我腳踏實地和桂城君學吃什麼東西不長肥肉,學抵抗零食與消夜的誘惑,我們手搭手一起做運動,看著體脂一點一點地從29%降到23%,看著體形一點一點地從29歲退到23歲。啊,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延伸閱讀】

文中提及的遊戲分別是《夢幻奇緣》、《明星志願2》、《耽美夢想》,以及《闇龍紀元:序章》、《闇龍紀元:異端審判》和《燃燒!》;如果你玩過,請千萬不要和我討論,哇不尬意share另一半的感覺。

【作者簡介】

栗光,一個沒有鴻鵠之志,只有藤壺之志的人。入戲體質,讀什麼看什麼玩什麼都很容易當真。

栗光。 圖/栗光提供
栗光。 圖/栗光提供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二獎】張乃心/衣櫥

2017/08/17

黃春美/法蘭克福的裸女

2017/08/17

【慢慢讀,詩】阿布/葬禮

2017/08/17

【最短篇】晶晶/伴侶

2017/08/17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慢慢讀,詩】汪啟疆/我所找答案

2017/08/14

陳克華/詩想

2017/08/14

【慢慢讀,詩】蘇紹連/返鄉夜車

2017/08/13

【詩說】徐望雲/永遠

2017/08/13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回音壁】宋玉澄/「釀」字,有何不好!

2017/08/11

【慢慢讀,師】鍾喬/人間男女

2017/08/11

陳克華/詩想

2017/08/11

【聯副不打烊畫廊】司空祐作品〈Power〉

2017/08/11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小詩房】方群/出生三寫

2017/08/10

鹿子/一個人的燈塔

2017/08/09

【小詩房】非馬/節日快樂

2017/08/09

王正方/童年話“雞”

2017/08/0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大蒜

2017/08/08

【小詩房】林煥彰/盛夏.剩下

2017/08/08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一)英雄的旅程 談成長與蛻變

2017/08/07

夏夏/蒸蛋

2017/08/07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下)

2017/08/07

【慢慢讀,詩】許水富/晚禱

2017/08/07

【慢慢讀,詩】陳克華/放生

2017/08/06

【最短篇】晶晶/打翻的湯

2017/08/06

許迪/禿頭與鮪魚肚

2017/08/05

陳思宏/上電視

2017/08/05

【閱讀〈散文〉】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2017/08/05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日記5則】齊邦媛/一生中的一天

2017/07/31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一)英雄的旅程 談成長與蛻變

2017/08/07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閱讀〈散文〉】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2017/08/05

鹿子/一個人的燈塔

2017/08/09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二獎】林珮蓁/初戀

2017/08/16

王正方/童年話“雞”

2017/08/08

【焦點人物】那個關鍵字,我這一生都在等待

2017/08/12

【慢慢讀,師】鍾喬/人間男女

2017/08/11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二獎】黃士玹/乾旱

2017/08/15

【回音壁】宋玉澄/「釀」字,有何不好!

2017/08/11

【慢慢讀,詩】蘇紹連/返鄉夜車

2017/08/13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上)

2017/08/06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詩說】徐望雲/永遠

2017/08/13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下)

2017/08/07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小詩房】方群/出生三寫

2017/08/10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大蒜

2017/08/08

陳克華/詩想

2017/08/11

夏夏/蒸蛋

2017/08/07

【慢慢讀,詩】汪啟疆/我所找答案

2017/08/14

【聯副不打烊畫廊】楊鳴山油畫作品〈月初升〉

2017/08/1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14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聯副不打烊畫廊】司空祐作品〈Power〉

2017/08/11

陳克華/詩想

2017/08/14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首獎】一心/南瓜燈

2017/08/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