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15:21:59 聯合晚報 黃暐婷

她的雙眼閃爍瑩潤的光芒。像燈泡,像彈珠,像會滴汁的飽滿果實。我傻愣愣地看著她。遲了一陣子,才噗地笑出聲。她也跟著難為情地笑了。我戴上眼鏡,走向她身後牆上的大鏡子。在我紅潤的臉上,彷彿真的慢慢浮起一雙朦朦朧朧,如果物一般的龍的眼睛……

她的眼裡有夏日清晨的光芒

遇到小蛙那幾年,是我人生中看得最清楚的時候。我很小就近視了。大概從幼稚園開始,眼前便彷彿被誰淋上一層牛奶,所有物品一點一點失去輪廓,最後只剩下起了毛邊、一團一團的龐大色塊。那時我以為這就是世界的模樣。模模糊糊的,什麼都不清不楚。直到上小學做了視力檢測,我才知道這叫近視。

我的眼睛越瞇越小。即使戴上眼鏡,我還是常常分不出視力檢查表上的缺口,黑板抄寫的數學公式,朝著我跑來的是狗還是野小孩,和餐廳洗手間的男女標誌。工作之後,經費單上也時常少算一個零,不然就是金額標錯位數,被主管罵了好多次。我的眼睛一天一天萎縮。視力和形狀都是。像一顆被嚼扁的梅乾,悲慘地鑲在臉上。

不像小蛙。她的眼睛圓圓的,又大又明亮,乾淨的眼白還漾著一層淡淡的水藍色薄膜。那是一雙新鮮、沒受過汙染、宛如孩子般清澈透明的眼睛。她每眨一次眼,世界好像都重新刷洗過一遍。

一開始我以為她是戴隱形眼鏡。我知道有些鏡片可以修飾眼色。但幾次熬夜加班,她都不像其他同事兩眼發腫,痛苦地拔下鏡片,改戴笨重的眼鏡,只偶爾輕輕刮下眼頭小小的分泌物,連眼藥水也沒滴,繼續以剛剛好的距離,對著螢幕敲打鍵盤,隔天甚至沒有顯露可怕的血色。她直接、沒有一絲疲態的眼神,看起來有種無法形容的清明。

「你沒有近視嗎?」有次午休我碰巧在廁所遇到小蛙。我們雖然是同一組的同事,卻沒有單獨說過話。我不太擅長和同事聊天。我吞了一口口水,聲音有點顫抖。小蛙聽見後,微微抬起那雙清澈的眼睛,對鏡子裡的我搖搖頭。

我從來沒有近距離看過小蛙的眼睛。她的眼裡有夏日清晨的光芒。「真好。」我推了推眼鏡,鼻梁上露出兩道深深的壓痕。「我的眼睛因為從小就近視,變得好小。工作又一直盯著電腦,感覺越來越看不清楚了。」

你知道龍眼就是龍的眼睛嗎?

小蛙猶豫了一下。看看四周沒人,湊到我身邊說:「吃龍眼可以補眼睛。」她神祕地壓低音量,「你知道龍眼就是龍的眼睛嗎?」

我愣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小時候鄉下到處都是龍眼樹。學校體育館旁,鄰居家的院子,沒鋪柏油的馬路,地上常常有熟到爛掉的龍眼,散發出引來蒼蠅、熱烘烘的甜味。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那些髒兮兮、外殼覆蓋一層沙土的果實,原來這麼神聖。

「我小時候常常吃龍眼,眼睛才會這樣黑白分明。」小蛙幫我關上前方流個不停的水龍頭,「多吃龍眼,近視也會降低。」

我緩緩地點頭。腦袋卻沒辦法如常運轉。我吃力地想了想。龍眼的季節似乎還沒開始。「荔枝可以嗎?」

「不行,」她斬釘截鐵地說,「會變泡泡眼。」

「那桂圓呢?」我問。桂圓任何時候都買得到,也不用處理麻煩的果殼和籽。我住的地方房東沒有幫忙收垃圾,我都是趁上班時帶到公司丟。

小蛙皺起眉頭,擔憂地看著我。「你想得乾眼症嗎?」

我心神恍惚地回到座位,腦中全是剛才和小蛙不可思議的對話。幾個趴著的同事迷迷糊糊從睡夢中醒了。主管打開電燈,開始下午的工作。我悄悄把眼鏡壓向眼窩,瞇起眼,試著把視線放遠。小蛙一如往常端坐在螢幕前,目光澄澈地打印表單。她從來不會出錯。就算數字再多,金額再龐大,她也絕對不會出錯。她是我們組裡眼力最清晰的組員。或許真的是因為她吃龍眼,擁有一雙龍的眼睛。

我幾乎每天下班都去水果攤問。等了兩個月,第一批龍眼總算上市。我拎著一袋回家。爬上樓梯時,剛好遇到來抄瓦斯度數的房東。她看到我手上的龍眼,哼了一聲。「殘渣自己拿去外面丟,」房東用原子筆敲了敲我的眼鏡,「你連寶特瓶和紙類的回收箱都會看錯。」

總覺得好像在嚼水晶體

我尷尬地對房東傻笑,走回狹小的房間。龍眼潮濕的土味在房裡擴散。一剝開外殼,果實立刻浮了起來。透明的果肉透出黑色的籽,讓我想起小蛙的眼睛。果肉很薄,很甜。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好像在嚼水晶體,好像真的在吃誰的眼睛,心裡不由得升起一股難以言喻、微妙的感受。

龍眼太容易入口了,不管吃多少都不會滿足。很快我就把一袋吃完。然後一袋。又一袋。我不得不提早出門,趁同事還沒進辦公室以前,把這些甜膩膩的垃圾帶去丟。有次我走向樓梯間的垃圾桶,小蛙正好從樓下走上來。她看到垃圾袋裡黑壓壓的果核,對我會心一笑。「難怪我覺得你的眼睛最近變漂亮了。」

她的話彷彿有魔力。一整天盯著電腦,我的眼睛不再像以前那麼容易痠,送給會計部門的核銷表沒有被退件,甚至還能挑出廠商送來的請款單裡多了一位數。部門聚餐時,主管特別表揚了我一番。「你是不是晚上沒有再到處鬼混,每天乖乖回家睡覺?」他自以為幽默地說,「終於把你的小眼睛睜開來好好工作了。」

我紅著臉,不知道該回什麼。同事們配合主管哈哈大笑。小蛙坐在後排,抿著嘴對我似有若無地點頭。她的眼神流露水果般多汁的晶瑩波光。龍眼。就像我每天吃的龍眼。她上次在廁所低聲告訴我的那些,說不定是真的。

我對龍眼的需求越來越大。為了省錢,我直接打電話到產地訂了一整箱。房東不耐煩地叫我自己從一樓搬回房間。我下班回到家,襪子也沒脫,就狼吞虎嚥地把龍眼剝來吃。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鏡子裡那雙原本如梅乾般乾枯的眼睛,似乎越來越飽滿。我的臉色也跟著一天比一天更紅潤。

突然開始流鼻血

就在我滿懷希望地期待眼睛能恢復光明,有一天,眼前好像又被淋下一片牛奶。事物在我的鏡片外漸漸變得模糊。我看不清路牌,看不見紅綠燈秒數,也看不到旁邊疾駛而來的摩托車,就這麼被撞倒在地。我慢慢爬起來,摸索掉在一旁的眼鏡。路人從我身邊走過。我沒有受傷,身體也沒有哪裡疼痛。但進公司沒多久,我突然開始流鼻血。

我匆忙跑到廁所,讓沉甸甸的眼鏡壓著鼻梁止血。一邊清洗人中的血痕,一邊抓擦手巾堵著鼻孔。我整張臉漲紅了起來,有點頭暈目眩,沒發現小蛙站在我身後,等著要洗手。

「龍眼好像一下有用一下沒用,我早上眼睛又有點變弱,不小心被車撞了。」我稍稍退開洗手台,讓小蛙走向前,「不知道是不是視力恢復的瓶頸期。」

小蛙愣了一下。她低著頭洗手,關上水龍頭。「你還在流鼻血嗎?」

我拿開紙巾,深呼吸了幾次。鼻孔沒有液體流淌的感覺。我搖搖頭。小蛙抓起我的手就往樓下走。「我們去總務部的醫療室。」

我跌跌撞撞踩著樓梯,解釋我的鼻血已經停了。小蛙完全不理我,把我拉進無人的醫療室,要我摘下眼鏡,坐在驗光機前,看著裡頭的小房子圖片。「不要眨眼。」我屏氣凝神,不敢移動不舒服的姿勢。我聽到機器來回縮放。嗶了幾聲,側邊吐出一條長長的紙。小蛙撕下來交給我。「你看。」

我來不及戴眼鏡,貼著紙面讀。近視度數跟半年前體檢時差不多。散光也是。基本數據沒有任何改變。我困惑地抬頭看著小蛙。她吸了一口氣,神色嚴肅地開口。

「其實是開玩笑的,龍眼只有補血而已,不能補眼。你應該是血液循環跟精神變好了,才有視力改善的錯覺。」小蛙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不是故意騙你,但你不覺得……龍眼長得真的跟眼睛很像嗎?」

她的雙眼閃爍瑩潤的光芒。像燈泡,像彈珠,像會滴汁的飽滿果實。我傻愣愣地看著她。遲了一陣子,才噗地笑出聲。她也跟著難為情地笑了。我戴上眼鏡,走向她身後牆上的大鏡子。在我紅潤的臉上,彷彿真的慢慢浮起一雙朦朦朧朧,如果物一般的龍的眼睛。


黃暐婷。 圖/黃暐婷提供
黃暐婷。 圖/黃暐婷提供
【作者簡介】

1984年生,成大台文系、東華創英所畢。作品曾獲林榮三文學獎、鍾肇政文學獎與部分地方文學獎。短篇小說集《捕霧的人》曾獲2017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入圍。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2017青年最愛作家感言】簡媜/當你啟航那一刻 請想起我

2017/07/23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距離十尺

2017/07/22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