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11:13:44 聯合報 ◎劉墉/文

我最近非但遊了富春江,而且在富陽下船,尋訪了您的故居。安靜的小電車在兩山間行駛,一側是猗猗竹林,一邊是潺潺溪水。行到水窮處,看見幾間草廬,門額上寫著「小洞天」……

公望老哥,您好!首先我要向您報告:雖然咱們相差六百多年,您卻是我從小就崇拜的偶像,請恕我貼金,因為我覺得跟您的遭遇實在有些相似:

首先,據說您本來姓陸,後來過繼給黃家,黃老爹因為九十歲才得到您這個兒子,可謂「黃公望子久矣!」所以您叫「黃公望」,字「子久」。照您這情況,我應該叫「劉公望」,字「子久」。因為我也是螟蛉子,從姚家過繼給劉家,我養父那時候也夠老的了。

其次,據說您是神童,而且上通天文、下曉地理,沈周老哥說您「以山水馳聲東南。其博學惜為畫所掩,所至三教之人雜然問難,翁論辯其間,風神竦逸,口如懸河。」我小時候也被稱為神童,而且什麼都搞,雖然樣樣不精,倒也挺能吹,唬倒不少人。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文章雖然寫得不怎麼樣,卻掩蓋了我的畫,好多人居然不知道我是學藝術的。

還有一點跟您相似,是您多半的時間不務正業,尤其皈依全真教之後,更是閒雲野鶴,為人卜卦算命看風水。我也差不多,除了作過幾年「無冕王」,誤過幾年洋人子弟,其餘歲月,也就「字裡來、畫裡去」地混日子,而且偷偷跟您說:我也會些堪輿之術,為人看方位,還騙過幾個紅包呢!

此外,您雖是常熟人,卻多半在蘇杭一帶盤桓,八十以後還在杭州筲箕泉買房子。我則是祖籍臨安,跟杭州緊隔壁,距離富春江也不遠,搞不好您還在我老家住過呢!

提到富春江,當然得說說您的不朽之作《富春山居圖》,我最近不揣淺陋,正臨摹您的這卷畫。據說您七十九歲動筆,畫了三年才完成,因為您雲遊四方,沒辦法靜下來一氣呵成,幸虧您的同門師弟無用師緊迫盯人,逼您在卷末寫明了會送給他,否則這張畫只怕永遠完成不了。

其實您早有拖的毛病,翰林學士危素,家藏二十張宋代的好紙,請您動筆,您不是足足拖了六年才交件嗎?雖然有人說那些畫是您的巔峰之作,可是您七十一歲居然又回頭「師古」,兩年間臨摹了王維、董源、巨然、李成、范寬等名家作品,而且說:「非景物不足以發胸襟,非遺筆不足以成規範,是二者,未始不相須也。」正因為您終年遊歷名山大川,所以胸有丘壑,又因為您能常常自我檢討,知道作學問要向深處下功夫,非擷取古人精華不能成規範,所以十年後能把兩者合一,畫成《富春山居圖》。

如此說來,我又在向您學習了,我也年將古稀,現在臨摹您這卷畫,不是師古嗎?而且在這之前我才臨摹了郭熙的《早春圖》。雖然您距他並不太遠,畫風可大不相同。或許因為異族統治,您本來就心裡不痛快,又被牽連下獄好幾年,愈發看透世事。也可能自從您入全真教,就不涉塵俗,加上往往醉後揮毫,您的畫比郭熙灑脫多了。郭熙畫宮殿連斗拱都一絲不苟,您畫房子卻好像只有輪廓線;郭熙畫人物各有情狀,您畫富春山居,卻無論垂釣的、過橋的,幾乎一個樣子。我知道您的目的不是把那些人畫得多生動,而是作為指引,讓看畫的人能夠把「他自己」放到那些人的位置,也就是進入畫中做更深的感受。所謂「可以觀、可以遊、可以居」,您希望欣賞者跟您一起住到富春山。

怪不得這幅畫對後世能有那麼大的影響,大家看您從容不迫,說故事似的娓娓道來。前面畫錯了沒關係,大不了後面用筆蓋過去。筆墨沒控制好也無礙,正顯示您的不拘形跡。而且您在生紙上以乾筆畫的「披麻皴」,多自由!它不像「斧劈皴」刀刀見骨,而像是小提琴合奏的綿密交織,含蓄蘊藉中帶有荒率蒼莽。

但我要說您是在鑽研歷代名跡之後,才達到綿裡藏針的功夫,許多看似簡單的用筆,都經過層層摩挲。譬如文人畫家畫松樹,往往先畫枝幹,再往上添「扇形的符號」,乍看好像枯枝上掛滿假睫毛,您畫的松樹卻能枝條穿梭、前後掩映。您的「皴法」也變化多端,「散麻」、「解索」、「折帶」自然融合,而且濃淡線條交織,正如您在《寫山水訣》裡說的「先用淡墨積至可觀處,然後用焦墨濃墨分出畦徑」,那是再三經營的成果,比後來《子明卷》的光鮮亮麗,含蓄多了!

提到《子明卷》,最近台北故宮舉行「行篋隨行」展覽,展出乾隆皇帝幾次南巡時隨身帶的書畫。被乾隆誤認為真跡的《子明卷》當然是其中要角,只見超級愛現的乾隆,用五十五則題跋將整張畫的空白都填滿了。而且顯然他還一路跟富春江的山水比對,說得頭頭是道。

問題是,您這《富春山居圖》真是對景寫生嗎?我最近由杭州坐船到富陽,怎麼看都不覺得像啊!我也不相信您真能把畫帶在行李中,不時拿出來抹幾筆,因為那麼長的紙,一點摺痕也沒有。作畫的人都知道,紙只要壓一下,就算燙平了再畫,也難免顯出摺痕。還有一點,如果您寫的是富春江北岸,畫面上「遠景」的浩渺煙波,現實中在哪裡?所以我相信您是帶著紙筆出去速寫,再回家自由發揮的。

《富春山居圖》多精采啊!它不但能一手展、一手捲,好像電影的「搖鏡頭」。而且就算把整卷七百公分一次攤開,也能見到虛實掩映、賓主朝揖的節奏。當後人多半採取「散點透視」的時候,您以居高臨下的「固定視角」,在三十三公分高的卷軸中,作了最大的發揮。

公望老哥,我最近非但遊了富春江,而且在富陽下船,尋訪了您的故居。安靜的小電車在兩山間行駛,一側是猗猗竹林,一邊是潺潺溪水。行到水窮處,看見幾間草廬,門額上寫著「小洞天」,應該是根據您在《秋山招隱圖》所述:「此富春山之別徑也,予構一堂於其間,每當春秋時焚香煮茗,遊焉息焉,當晨嵐夕照,月戶雨窗,或登眺,或憑欄,不知身世塵寰矣。額曰小洞天。」

《劉墉集無用師卷、賸山圖與子明卷仿黃大癡富春山居圖》(局部)。 ◎劉墉/圖片提供
《劉墉集無用師卷、賸山圖與子明卷仿黃大癡富春山居圖》(局部)。 ◎劉墉/圖片提供

「草廬是新建的,墓可不假!」當地學者蔣金樂指著後山上一處懸崖說:「近年發現黃公望的墓就在上面,碑文年久湮滅,但是從墓周的石壠看,屬於常熟的型式,前面還有個用來聚氣的半月形水池,據專家探測三合土,應該建於元末。」

我仰頭看您老哥長眠的山崖,陽宅在前,陰宅在後;青龍白虎,兩山環抱;後有大山,前臨寬谷,遠處對著富春江。如此風水寶地,想必是您自個兒挑的。

公望老哥,您真是太神了!據說您活著的時候能在人前突然消失,八十五歲仙去之後還曾數度「現身」。而且您在《富春山居圖》後面題跋「無用過慮,有巧取豪敓者,俾先識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難也。」似乎預知這張畫後來被偷盜、火殉,又被救出,首身分離的奇遇。

公望老哥!我就要臨摹了,而且我要根據《子明卷》、《賸山圖》和《無用師》三卷,畫出一張完整的《富春山居圖》。在下能力有限,拜託您老顯顯靈,助我筆底生風,畫出原作的神韻,成就您這個六百年後的鐵杆粉絲「劉子久」吧!

《劉墉集無用師卷、賸山圖與子明卷仿黃大癡富春山居圖》(局部)。 ◎劉墉/圖片提供
《劉墉集無用師卷、賸山圖與子明卷仿黃大癡富春山居圖》(局部)。 ◎劉墉/圖片提供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郭珊/買房記

2017/07/28

【剪影】梁正宏/水的表情

2017/07/28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二

2017/07/28

吳緯婷/災難的開始

2017/07/27

【極短篇】鍾玲/三次道歉

2017/07/27

【慢慢讀,詩】孫維民/他

2017/07/27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吳緯婷/災難的開始

2017/07/27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郭珊/買房記

2017/07/28

【2017青年最愛作家感言】簡媜/當你啟航那一刻 請想起我

2017/07/23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極短篇】鍾玲/三次道歉

2017/07/27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距離十尺

2017/07/22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慢慢讀,詩】孫維民/他

2017/07/27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剪影】梁正宏/水的表情

2017/07/28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二

2017/07/28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