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二)詞人

2017/07/10 10:52:22 聯合報 林婉瑜、姚謙

好的詞人,要知道如何在許多庸俗之作中,自己再不停不斷的找出新方法、創造好的文字,我覺得深刻的觀察跟預知能力還是最重要的……

純粹寫詞的新人,空間已經不大

姚謙。 圖/姚謙提供
姚謙。 圖/姚謙提供

姚謙:

我想,近代整個詞的創作環境已經有很大不同,因為隨著兩千年唱片的最高峰之後,網路興起與實體唱片銷量衰退,許多音樂創作者忽然之間就消失了。除了少數幾位詞人還可以全職的靠創作維持生活,另些創作者又回到兼職寫詞的狀況。大部分興起的詞作者都是因為愛好,對華語流行音樂的愛好而願意繼續創作,或者不是很密集地發表。從唱片產業角度來看,整個流行音樂的歌曲需求已經大幅度減少。

這些年來,新歌曲經常是有目的地產出,尤其在大陸最明顯,某些新創作的歌是有各種商業目的的,已經非音樂上供需的單純創作,歌曲更多是為了累積數位流量,可以聚資,更多新歌曲是為了宣傳電影,所以找個大歌星唱首主題曲,或為了結合一部電視劇的多面推動,所以找了裡面的男女主角來唱,或者為某個產品促銷而置入歌曲中,在音樂網站上架。這種狀況下的作詞者大部分是熟悉網絡生態,加入了社交平台的寫手級紅人,這是這個時代和以往非常不同的現象。

要不就必須要肩負有曲的能力,主動在各平台發表、爭取注意;純粹寫詞的新人空間已經不大了。

林婉瑜:

對唱片公司來說,可能大部分的狀況是先確定了曲,再找人填詞,或者公司會期待收到一首詞曲同時備好的歌,很少是「先確定詞再找人譜曲」的狀況。

現在的音樂環境中,一首詞的發表大略有幾種方式:一是作詞人和作曲者,合作完成一首完整的歌後,交給唱片公司或歌手選擇是否採用,如果未被採用,一首歌可能也就這樣躺在公司的歌曲倉庫中;二是,唱片公司已經有確定的發片計畫了,公司或歌手預先指定好作詞者(也指定作曲人或者歌手本身就是作曲人),在這首歌已經確定會發行、上市的狀況下,作曲人和作詞者共同去發展一首歌;三是比稿,一首已經確定會採用的曲(DEMO),發出去給許多作詞者,讓有興趣的作詞者主動試寫,詞作全都交回後,由公司決定要採用誰的詞,若都不適合,可能就重新再發一次比稿,或者,另外指定作詞人來寫。

詩人沒有需要

迎向群眾的包袱

姚謙:

的確,這是傳統詞人進入了落寞的時期,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不過我總覺得「低潮期」往往是醞釀期,而在低潮之後必然就是反彈往上的時間。這段時間我隱隱約約感覺音樂氣氛又開始好了,也感受到因為音樂發表渠道不同,所以有不一樣的詞人在產生,特別在大陸,最近我發現一位詞曲創作人陳粒,她寫的詞就非常吸引我,她也特別會在豆瓣上廣結同樣的文藝青年為她寫詞。

現在產業還在轉換,我還在觀察詞會怎麼進展,至於詞的文體,我倒覺得變化不算太大,偶爾才有不一樣的新意出現。

關於什麼是好的歌詞創作,橫看這四十年來的華語流行音樂「詞的歷史」不難發現,被留下被久遠記憶的好作品,往往它的詞都是有一些與時代對照的關係,常常歌詞是一個很重要的閱讀當年氣息的窗口。我覺得好的歌詞要從舊的巢穴、舊的說法中脫離,而找到新論述、新的視野、新的姿態,這點和文學是一樣的,這是寫詞時一種很被需要的態度,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常看到詩人進入填詞的原因,詩人沒有需要迎向群眾的壓力或包袱。之前的李格弟(夏宇)或陳克華,或現在的你,都有一些這樣的色彩。

從過去經驗看到,當產業落入了唯商業所需的時候,就像當年唱片公司因為卡拉OK的興起,產生了很多k歌模式的主打歌,這也使得創作者為了有機會讓作品變成主打歌,紛紛自我設限而以K歌曲式模版寫歌,其實是挺乏味的,常常主流、多數會影響大眾的審美,產生了惡性循環。清醒者也許慢慢的就變成孤芳自賞,也就慢慢的遠離了主流,這是在商業興起的時代。相反的,在最不好的時候可能反而是創作者最自由的時候。

只是在音樂產業仍低迷之際,大部分好的作詞者可能被錯過,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平台可以發表作品。

林婉瑜:

林婉瑜。 圖/林婉瑜提供
林婉瑜。 圖/林婉瑜提供
在我評審文學獎的經驗中,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常聽到評審說,這首詩有點像歌詞,或那首詩有點像散文,其實這樣的說法,都在說明我們心中對詩、對歌詞、對散文等種種形式的判斷眼光。

唱片公司或歌手,對一首還未成形的歌,往往會有風格和主題的期待,所以當詞人收到曲、預備寫詞時,也會同時收到對這首歌主題與風格的描述,期待詞人捕捉這樣的感覺、去完成歌詞,當然這樣的描述並不是鉅細靡遺,而是一種大方向的暗示,所以過程中,詞人還是擁有詮釋的自由。

此外,「寫詞」和「填詞」又有不同,寫詞是寫好詞給作曲人譜曲,填詞是幫已經完成的曲填上歌詞,我剛好兩者都經歷過,譬如〈大風吹〉(陳曉娟曲、范瑋琪唱)這首歌,就是我先把歌詞寫好,再交由作曲人譜曲,這是一首描繪親子、母子感情的歌,〈迷些路〉這首歌(作曲及演唱:孫盛希、Matzka),則是我收到DEMO後、按旋律填上詞,這首歌有關愛情,說的是兩個人彼此牽掛、尋覓,而有時遇見,有時錯過了。

閃爍的詩意,在文字中發光

姚謙:

聽你這麼說,從詩人圈角度來看詞是很有趣的。

在你的《剛剛發生的事》詩集裡,有幾篇與母親相關的詩,詩中你提到母親的病苦,那是我在每回拿起這本詩集翻閱時有意無意迴避的,因為每回讀起,都無法控制一股哽咽的氣息,在鼻頭與眼睛之間久久。這是人之常情,藉林婉瑜以心度心,不得不呆坐許久進入屬於自己的嘆息。

我先從詩認識你,之後又在歌的內容裡再次遇見你的文字。直覺你早已經把詩滲入到歌詞了,完全的自自然然,而這些年我也悄悄的試著放低音樂寫詩。

第一次聽〈大風吹〉時重複聆聽,我就覺得演唱者的顏色淡去,屬於林婉瑜的色彩漸出,不過不是以沉重的方式,當你的文字變成歌聲時,它幾乎是有種飛翔的姿態,那是我對〈大風吹〉的第一個感想。

我一直覺得,詩人一手寫詩另一手寫歌詞,總有著普渡眾生之感:以對世間所有的深刻閱讀,去擴充了我們習慣所見的流行歌詞世界。以前的夏宇(李格弟)給過我這樣的感覺,今天的你也有,你們兩人完全不一樣,卻都讓我在國語流行音樂的文字裡看到不同的風景,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可以寬敞不少。

我非常喜歡〈大風吹〉,後來又聽到了你寫的〈迷些路〉,那依舊是林婉瑜,以文字詩身的探險之路,片段字痕,如失焦的照片般重組眼前,更清晰地對照出剛剛發生不久的心情,那片段與片段之間,短句與短句之間,形成了一個更立體的世界,飄移尋找都是為了再確定。這是我在你的歌詞裡發現的世界,非常有趣。

林婉瑜:

聽到〈迷些路〉這首歌的成品時,滿感動,很喜歡孫盛希和Matzka的聲音表現,整首歌聽起來又是那麼有力氣的。

聽眾最開始聽見的,是一首完整的歌,有曲有詞的歌,遇到一首好詞時,往往會吸引聽者暫時離開音樂、不聽旋律,以純文字的方式去閱讀歌詞,很喜歡你的文字寫著:「也許那一次見面/是生命給你機會/了解愛只是人所渴望的投射面」(〈紀念〉),「你和我仰望星空/走到了愛情的邊疆/有種不確定預感」(〈電台情歌〉)。反覆讀這樣的敘述,會看到閃爍的詩意,在文字中發著光。

在填詞的狀況中,詞人必須時時意識到音樂的存在,文字的抑揚頓挫必須契合旋律的起伏、節奏和轉折,旋律的起伏節奏轉折會構成一個又一個的座位,也就是形成了一種先天的條件,使得某些字詞坐進去,會顯得怪異難唱。

也許舉個例子,我在〈大風吹〉的歌詞裡寫「是誰關燈讓天空暗了/時間變成黑色的底片」,在既定的旋律中,這兩句詞如果對調位置唱成:「時間變成黑色的底片/是誰關燈讓天空暗了」,雖然兩句詞,字數一模一樣,但對調後,違和感會出現,因為對調後的文字,在聲音和咬字的特色上、在文句結構上,無法去契合旋律的走向。

所以,當曲已經確定了,如何在曲所構成的先天條件中,去找到契合旋律,同時又具有創意的動人文字,這是詞人時時考慮著的。

歌詞是藉文字

把歌抹上色彩

姚謙:

因為歌詞不是一個獨立完成的作品,詞需要跟曲合作,而滿多的詞人並不寫曲,是單純的作詞者。所以詞人必須面對的是,如何把旋律的抽象,用文字去變成一個具象的表述,讓演唱者或聆聽者可以溝通;而且詞人更需要扮演著一個提前探索的角色,因為在具象化的過程,詞人需要有一點先知,他要有最後結果的預設與推算,用某種的預知,去想像它可能成為什麼結果,以預先猜想聆聽者的方式,去把一首曲子的抽象形成一個具象,這就是一個預知、預先知道。這是詞人要創造好詞的一個很重要的能力。

且經常一首歌的發表,距離創作時間相隔至少有三個月左右,甚至長達半年以上,經過唱、錄音、後製,它是有一段時間,所以預知還包含著發表時間的預算,和預測聆聽者在那時候可能會有的心境。這也是近期,我在豆瓣網站上的歌詞創作課(專欄)常提出的思考,歌詞就是藉文字把歌抹上色彩,一個時代、一首歌會有什麼色彩,詞人需要掌握與負責的。

林婉瑜:

流行音樂的「流行」二字,多少標誌了它的性質,表示這樣的音樂不是要孤芳自賞的,它期待被聆聽、被傳唱,流行音樂的廣布和普遍觸及,使得歌詞會幫一個時代帶來色彩、帶來思想和意識,一首歌若成為某個時代的暢銷歌曲,那麼,也幾乎就是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們的共同記憶了。

我想起兩張專輯,和華語流行音樂比較起來,我聽的西洋音樂不多,但有兩張專輯我記得很清楚,一是Alanis Morissette的《Jagged Little Pill》(1995發行),一是Blur的《13》(1999發行)。對《13》的深刻印象較多是來自音樂的部分、曲的部分,耐聽、多樣多變,對《Jagged Little Pill》的深刻記憶來自曲,同時也來自詞,Alanis Morissette沒有甜美的聲音,專輯的MV表現可以說是神經質又隨興的,同時她寫的詞、她的歌聲也是這樣:「Well life has a funny way/of sneaking up on you When you think everything's okay/and everything's going right/And life has a funny way/of helping you out When you think everything's gone wrong/and everything blows up in your face」(〈Ironic〉),在〈Perfect〉這首歌中,她反諷地唱:「Be a good girl/You've gotta try a little harder/That simply wasn't good enough/To make us proud/I'll live through you/I'll make you what I never was/If you're the best, then maybe so am I/Compared to him compared to her/I'm doing this for your own damn good/You'll make up for what I blew/What's the problem why are you crying」〈You learn〉這首歌也是,她聽起來彷彿叛逆,卻又是真實無比的:「I recommend getting your heart trampled on to anyone/I recommend walking around naked in your living room/Swallow it down (what a jagged little pill)/It feels so good (swimming in your stomach)/Wait until the dust settles/You live you learn/You love you learn/You cry you learn/You lose you learn/You bleed you learn/You scream you learn」。其中流露的意識,帶著刺痛的力道。

我想,無論是什麼語言寫就的詞,無論是Alanis Morissette的顛覆,或者是你的雋永動人,都是引領聽者,更往前一步,去抵達之前未曾觸及的情境。

姚謙:

我想好詞一定是符合著時代與生活。因為閱聽者可能不是用一個很嚴肅的方法去面對流行音樂,所以詞必須要有一些些滲透性。但是詞如果只為了滲透,而失去它的深刻性也就是個庸俗之作了。好的詞人,要知道如何在許多庸俗之作中,自己再不停不斷的找出新方法、創造好的文字,我覺得深刻的觀察跟預知能力還是最重要的。

下周《文學相對論》主題預告【林婉瑜VS.姚謙(詩人)】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一)流行音樂詞的歷史
看更多【文學相對論】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美學系列】蔣勳/熠耀輝煌 王希孟十八歲的〈千里江山〉

2017/09/21

【秋天的詩】許水富/一些秋日小零件

2017/09/21

陳克華/詩想

2017/09/21

吳敏顯/牙仙寶盒

2017/09/20

【剪影】王岫/教父滿書店

2017/09/20

【秋天的詩】龔華/港邊

2017/09/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日出日月潭〉

2017/09/20

【文學台灣:南投篇6】向陽/我的青春夢

2017/09/19

【野想到】李進文/宇宙獨自在舞台上旋轉

2017/09/19

【慢慢讀,詩】張啟疆/太空葬(註1)

2017/09/19

【最短篇】晶晶/小事

2017/09/19

洪雯倩/她的名字叫西蒙蕾沓Simonetta 美學的誕生

2017/09/19

【剪影】張玉芸/故事在這裡燃燒

2017/09/19

【秋天的詩】洛夫/立秋

2017/09/19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三)驅離

2017/09/18

張系國/川普 教我們什麼﹖

2017/09/18

張曉風/除了為 小水獺垂淚之外

2017/09/18

【慢慢讀,詩】渡也/唐捐老家 在水底

2017/09/18

【聯副9.10 月駐版作家新作發表】陳栢青/我曾選過 菲律賓先生

2017/09/17

李欣倫/養神補氣斷捨離

2017/09/16

衷曉煒/美好回憶製造業

2017/09/14

【慢慢讀,詩】向明/有事,無事

2017/09/14

【聯副不打烊畫廊】廖修平作品〈墨象III〉

2017/09/14

【文學台灣:南投篇5】汪詠黛/中興之歌

2017/09/13

【剪影】張玉芸/關於距離

2017/09/13

【野想到】李進文/輕聲字

2017/09/13

【慢慢讀,詩】鴻鴻/伊卡洛斯輓歌

2017/09/13

【游於藝】康原/旅途上的風景

2017/09/12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在家鄉偏僻小路,體現宏大世界

2017/09/12

【慢慢讀,詩】許悔之/微塵眾中

2017/09/12

陳克華/詩想

2017/09/12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二)集中營

2017/09/11

孫維民/看不見的城市

2017/09/11

【2017台北詩歌節】鍾國強詩選

2017/09/11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一件沒用的事情

2017/09/11

【2017台北詩歌節】鄧紳詩選

2017/09/10

【剪影】梁正宏/風.沙

2017/09/10

【2017 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三獎】蔡均佑/浴

2017/09/10

【文學台灣:南投篇4】王浩一/我的美食基因的上游

2017/09/08

【慢慢讀,詩】陳育虹/阿赫瑪托娃城

2017/09/08

熱門文章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三)驅離

2017/09/18

【文學台灣:南投篇5】汪詠黛/中興之歌

2017/09/13

李欣倫/養神補氣斷捨離

2017/09/16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一)傳播媒介

2017/09/04

衷曉煒/美好回憶製造業

2017/09/14

【美學系列】蔣勳/熠耀輝煌 王希孟十八歲的〈千里江山〉

2017/09/21

張系國/川普 教我們什麼﹖

2017/09/18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二)集中營

2017/09/11

張曉風/除了為 小水獺垂淚之外

2017/09/18

【最短篇】晶晶/小事

2017/09/19

【聯副9.10 月駐版作家新作發表】陳栢青/我曾選過 菲律賓先生

2017/09/17

【文學台灣:南投篇4】王浩一/我的美食基因的上游

2017/09/08

洪雯倩/她的名字叫西蒙蕾沓Simonetta 美學的誕生

2017/09/19

吳敏顯/牙仙寶盒

2017/09/20

【慢慢讀,詩】鴻鴻/伊卡洛斯輓歌

2017/09/13

【慢慢讀,詩】向明/有事,無事

2017/09/14

【游於藝】康原/旅途上的風景

2017/09/12

【文學台灣:南投篇6】向陽/我的青春夢

2017/09/19

【書評 〈新詩〉】所以我不得不繼續寫詩

2017/09/16

【慢慢讀,詩】許悔之/微塵眾中

2017/09/12

【文學台灣:南投篇3】林黛嫚/我的美食地圖

2017/09/07

【剪影】張玉芸/故事在這裡燃燒

2017/09/19

【剪影】張玉芸/關於距離

2017/09/13

【剪影】王岫/教父滿書店

2017/09/20

【文學台灣:南投篇1】黃錦樹/在欉熟

2017/09/05

【2017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選手與裁判座談會紀實】有時候一個不小心,你寫的就(不)是文學

2017/09/16

【秋天的詩】洛夫/立秋

2017/09/19

孫維民/看不見的城市

2017/09/11

【聯副不打烊畫廊】廖修平作品〈墨象III〉

2017/09/14

【野想到】李進文/輕聲字

2017/09/13

【秋天的詩】龔華/港邊

2017/09/20

【慢慢讀,詩】渡也/唐捐老家 在水底

2017/09/18

【野想到】李進文/宇宙獨自在舞台上旋轉

2017/09/19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在家鄉偏僻小路,體現宏大世界

2017/09/12

【慢慢讀,詩】張啟疆/太空葬(註1)

2017/09/19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四)逍遙遊談生死

2017/08/2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8

余光中/吟誦千年 始能傳後

2017/09/07

【文學台灣:南投篇2】岩上/無有山野情疏注

2017/09/06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日出日月潭〉

2017/09/2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