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星期五的月光曲】巴代VS.馬翊航/蝸牛佐小米,野馬與塵埃

2017/06/26 10:52:06 聯合報 ◎侯延卿 報導

作家巴代(左)與馬翊航。 (圖/本報記者余承翰攝影)
作家巴代(左)與馬翊航。 (圖/本報記者余承翰攝影)

巴代與馬翊航的朗誦會,在原住民的歌聲中開場,主持人蔡逸君播放卑南族歌謠〈美麗的稻穗〉,由陸森寶作詞作曲,陸森寶的孫子陳建年演唱的版本。現場發放羅馬拼音歌詞,讓全場來賓大合唱。

曾經渴望「脫漢入原」、想找個好姑娘在部落定居下來的蔡逸君,形容馬翊航是小米抽穗時的顏色,巴代是小米收成時的顏色,他自己則是青黃不接的顏色。1982年出生的馬翊航,父親來自建和部落,母親來自初鹿部落。2005年在花蓮參加原住民研討會,因而結識巴代。當時馬翊航是研究生,巴代是論文發表人。第一次見面,巴代就給馬翊航一個大大的擁抱!那溫度、體積的厚度、感情的強度,直到現在馬翊航仍記憶如新。

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馬翊航七歲時舉家搬遷池上。池上現在成了觀光勝地,然而不同於蔣勳筆下的池上、徐璐筆下的池上、攝影師鏡頭下的池上……馬翊航的池上是他七至十六歲離家讀書時那個荒涼的池上。那種荒涼,並不是百廢待興,而是情感與知識啟蒙之前的情境。池上的雲非常漂亮,一如「野馬塵埃」這個詞,雲氣變化無常,許多事物轉眼消散。他要朗讀的〈野馬塵埃〉,就是他記憶中的池上。

巴代帶來的文章是〈母親的小米田〉,他解釋,1860年之前,台東平原主要是卑南族的勢力範圍,為了增加農作區及產量,卑南人從屏東枋寮引進「漢勞」至台東。當時有個名叫鄭尚的人,帶著一批漢人到台東協助卑南人農耕、開墾稻田。像馬翊航所屬的部落,便融入了許多漢人,因此農耕技術較為發達。巴代的部落靠近山邊,較為偏遠,農耕技術稍微落後一些,作物以小米居多。

想到今年的凱道百日抗爭事件,蔡逸君相當為原住民抱屈。由於這場月光曲舉辦時間接近端午,巴代與馬翊航感慨:過去原住民跟大家一起過端午節、放一樣的假、一樣會吃粽子,但那艘端午節的船不是原住民的船。原住民的船、水域和土地,都被國家控管了。

接下來,巴代與馬翊航交換朗誦對方的文章。馬翊航讀巴代〈母親的小米田〉第二部分。巴代補充說明,部落裡有「輪工換工」的互助模式,每年三月會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卑南族人把「輪工換工」變成「婦女節」,早上天還未亮,婦女們敲鐘集結,一起到小米田裡除草、疏苗;那一整個星期,男人負責煮飯、掃地、洗衣服,中午派人到田裡為婦女們煮飯。同時巴代也歡樂地唱了一段平常不會有男生唱的歌謠,描述婦女們集合到田裡工作,不畏炎陽、喝了水、唱著歌,大家一起把工作做完!

輪到巴代朗讀馬翊航的〈蝸牛之路〉時,念到「親愛的媽媽小姐天天馬拉桑,保力達加米酒」,再度引吭高歌,巴代的好歌喉令人陶醉。講到蝸牛,巴代想到1929年,日本一個株式會社為了拓展食材,試圖培養蝸牛供餐廳使用,在台北、花蓮都沒有成功;台東則是每家分五隻來養,養成功了卻不知道為什麼日本人沒把蝸牛收回去。以前不知道怎麼吃蝸牛,原住民把蝸牛丟進火裡,烤出來像鼻涕,用煮的也像鼻涕。後來才知道,他們愛吃不吃、一吃就是一整盤的蝸牛,法式料理的價格現在一隻24歐元……大家聽得下巴都要掉下來,好奢侈啊!

5月26日那天,我們在孫運璿科技人文紀念館,度過了一個美好的部落之夜。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三)網路與馬路

2018/07/16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慢慢讀,詩】岩上/高山茶

2018/07/16

【山的事】陳姵穎/夏之音

2018/07/16

【客家新釋】葉國居/鴨嫲嘴罔吮

2018/07/16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死去活來的落羽松

2018/07/15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4】指認不認識之物

2018/07/14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慢慢讀,詩】辛金順/空房子

2018/07/13

【極短篇】白樵/白厭畫者

2018/07/13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副空中補給:悅讀古典詩】鷓鴣天

2018/07/11

【慢慢讀,詩】等

2018/07/11

【慢慢讀,詩】李敏勇/在一位 沖繩詩人詩碑前

2018/07/11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往日時光】 吳敏顯/冷熱仙草

2018/07/10

【慢慢讀,詩】張敦智/我的雙眼 總在旅行的途中

2018/07/10

【李喬生物筆記】 李喬/狗姑拙、黃阿角、石貼仔、矮哥豚

2018/07/10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二)足跡與記憶

2018/07/09

徐禎苓/石窟

2018/07/09

【小詩房】嚴忠政/離散

2018/07/09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上)

2018/07/08

【剪影】見‧不見

2018/07/08

植樹史的片段

2018/07/08

【慢慢讀,詩】安眠

2018/07/08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聯副/貓咪的名字

2018/07/07

林谷芳/紅爐焰中雪一點

2018/07/06

【剪影】陳怡芬/沉默的象

2018/07/06

【慢慢讀,詩】渡也/山上人家

2018/07/06

張讓/花鳥蟲手記(下)

2018/07/05

王幼華/森林中

2018/07/05

【慢慢讀,詩】隱匿/時間之病

2018/07/05

張讓/花鳥蟲手記(上)

2018/07/04

【慢慢讀,詩】路寒袖/雲中路

2018/07/04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一)脫離與脫軌

2018/07/02

夏烈/蔚藍彼岸

2018/07/02

熱門文章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往日時光】 吳敏顯/冷熱仙草

2018/07/10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極短篇】白樵/白厭畫者

2018/07/13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 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下)

2018/07/09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文學與社會系列座談4-4】指認不認識之物

2018/07/14

劉墉/范爺您好

2018/06/22

死去活來的落羽松

2018/07/15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一齣無窮的夢幻劇─側記「《紅樓夢》的神話架構與儒釋道的交互意義」(上)

2018/07/08

林谷芳/紅爐焰中雪一點

2018/07/06

【剪影】歐銀釧/綺麗

2018/07/10

【剪影】玩歲月,玩生活

2018/07/12

【李喬生物筆記】 李喬/狗姑拙、黃阿角、石貼仔、矮哥豚

2018/07/10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 【得主】駱以軍

2018/07/03

聯副/貓咪的名字

2018/07/07

【慢慢讀,詩】張敦智/我的雙眼 總在旅行的途中

2018/07/10

【慢慢讀,詩】辛金順/空房子

2018/07/13

【慢慢讀,詩】等

2018/07/11

【聯副空中補給:悅讀古典詩】鷓鴣天

2018/07/1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二)足跡與記憶

2018/07/09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三)網路與馬路

2018/07/16

徐禎苓/石窟

2018/07/09

衷心感謝,珍重再見

2018/06/30

【閱讀‧人文】卻將萬字平戎策 換得東家種樹書

2018/07/07

【聯副不打烊畫廊】劉欣怡作品 〈奮戰〉

2018/07/1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書評‧散文】走在眾生的道路上

2018/07/07

【慢慢讀,詩】李敏勇/在一位 沖繩詩人詩碑前

2018/07/11

【山的事】陳姵穎/夏之音

2018/07/1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