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客家新釋】葉國居/汗淋身

2017/06/06 09:21:56 聯合報 葉國居

每年七月大學聯考,陪考蔚為風潮。一人應考,全家組團陪考,備妥豐盛食品、清涼冷飲,熱鬧得像一場廟會。近年已有冷氣設備,考場宛若快樂天堂。對照科舉時代,古人赴京應考,經春歷冬的長途跋涉,那可是天差地別。

德叔是客家莊第二個大學生,之前一個是他的哥哥。村裡的人都說阿發叔公前世燒好香,我的父母也非常尊敬他,同樣是種田人,他們家的兩個小孩卻如此出類拔萃。我年幼不受教時,「阿發叔公」這四個字,就會從母親的嘴跑進我的耳朵裡。

早期,無論是大學聯考或公職考試,考場都設在台北。對於桃園濱海的客家農莊而言,台北天遙地遠。阿發叔公二個小孩子考大學時,沒人陪考,因為出門動輒要花錢。那時候沒網路,沒谷哥大神,路就長在嘴巴裡。兩個小孩子很爭氣,事先做好功課,搭客運、坐火車、走長路。七月溽暑,汗濕衣裳。阿發叔公將車錢、便當錢算得剛好,別想要外加一杯解暑的冷飲錢。

我的母親向我說過,阿發叔公小孩子考試的那天,他依舊荷鋤種田,但是大唱山歌。那山歌在喉嚨爆破後,穿過竹林小溪,傳到隔壁村莊。我感覺母親的說法誇張其詞,但歌聲嘹亮高亢可想而知。聯考和山歌何干呀?在我小小的心中抽成謎團。同年夏天,德叔當兵回來要考公職,那時我已經讀國小四年級了,暗中關注此事。當時自己的心態,有可能是希望從中得到什麼法寶,像阿拉丁的神燈可以讓人如願以償,腦袋裡塞滿了一種不勞而獲的壞想法。

天氣悶熱,一大清早我躲進田尾的竹林。快中午了,偌大的田畝未見人蹤。日頭漸烈得竹林都快燒了起來,我有些焦躁不耐煩,正準備打道回府,看見阿發叔公荷鋤從田尾走出來。他走進番薯田後,舉鋤鬆土如同鐘擺。不一會兒山歌就響起來了,音調越唱越高,音域則在窄處徘徊,就如同阿發叔公身處在那小小的田角,使勁賣力的鋤呀鋤。我認真一遍又一遍的聽,覺得其中必有祕密,只是當時我的年紀太小,聽不出來。

是日傍晚,我佯裝在土地公廟與阿發叔公不期而遇,並告訴他今天不經意聽到他唱的山歌很好聽,請他教我。心想他勢必左右為難,竟沒料及他爽朗應諾。頓時,讓我鉤玄探祕的癮頭全消。

新打棉被十八斤,一心打來郎上京,六月天公拿來蓋,這擺一定汗淋身。

阿發叔公一字字又一句句教我唱。歌詞用客家話念來,明白簡單,心想這也不是什麼咒語,聽著聽著就意興闌珊了。之後他再看見我,又告訴我這歌詞的意義很深,我不以為然。一年後阿發叔公做仙去了,這曲山歌已成絕響。

前些年,我和一位耆老談起客家山歌。他說,如今他只記得十八歲渡台前,在故鄉廣東聽到的那曲山歌。他開口一唱,我駭然一震,好像是在心中沉睡很久的東西忽然間甦醒了,那正是阿發叔公唱的山歌呀!

「你仰般就記得這條山歌呀!」 我迫切的想知道,為什麼他只記得這一首山歌。

「汗淋,就係翰林啊!」他俯身用手指在桌上寫「翰林」二字,抬頭哈哈的笑了:「客家子弟毋驚辛苦正會成功。」

汗淋,翰林。原來這曲山歌,隱藏著意境深遠的諧音。歌詞中的妻子為赴京應考的郎君,打製了厚重的棉被,山長水遠,路途艱辛,六月酷暑,切切盼望夫君不怕辛苦,在汗水淋身中躋身翰林。我早懷疑這首山歌裹著奧祕,卻經過數十年才解開此謎。

那年正值女兒要參加大學聯考,妻問我要不要陪考,我說大可不必。她質問:有要事嗎?我說要唱山歌去。

延伸閱讀

看更多【客家新釋】葉國居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吳緯婷/災難的開始

2017/07/27

【極短篇】鍾玲/三次道歉

2017/07/27

【慢慢讀,詩】孫維民/他

2017/07/27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2017青年最愛作家感言】簡媜/當你啟航那一刻 請想起我

2017/07/23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吳緯婷/災難的開始

2017/07/27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距離十尺

2017/07/22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極短篇】鍾玲/三次道歉

2017/07/2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