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吳鈞堯/門

2017/06/04 08:02:03 聯合報 吳鈞堯

仁愛街、龍門路口,首都公車六十二,我看見婦人低頭著,像在說,我的白髮只是白,無關禮讓與否,座位呢,只消核給想睡的頭。不想睡的,頭也低低著,低給沒醒的網路漫遊,低給一句阿彌陀佛。我起身讓座。婦人好客氣,神情比害羞還害羞。

佛說,我在菩提樹下,看見一個善菩薩,背著不屬於自己的包袱、掃著不是自家的垃圾,唯求唯求,一個有所求的世界,我,要怎麼樣成為我。

我說,「阿母,您就坐下吧。整個公車就要演出,母子騎馬的戲碼了。」

復興南路、台大校門口,細雨霏霏、人行亂亂,我們的地殼剛剛翻了身,讓大地變輕、讓空氣更顯重量。哭與哀,都無損天堂與地獄,已去的,不再回來,留下的,也有的不願意回來。地震告訴我們,如果大地是一名母親,也有鬧脾氣的時候。母親的痛,只有母親能夠受,並且嘗試托缽,從無到無、從有到有,再給一面明鏡,看看我們到底沒什麼、又有什麼?

忘了何事,我也在亂亂細雨中,成為霏霏的行人,我就是一個自己也忙不過來的氣候,又能怎麼干預別人,尤其是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佛說,我在椰子樹下,看見不只一個善菩薩,他們走出心底牢籠,他們放自己自由。只是涅槃太遠,佛國的寂靜還必得從人間喧譁開始聆聽,尤其是呻吟、尤其是哀痛。不求不求,但求一個他者存在的人寰,告訴我們,該怎麼成為他們?

一個婦人抬頭著,模樣卻像低著頭,逢人就說,一元捐款,世界大同。她說給他人聽,也說給自己聽,畢竟哪,信念始於一,一才能生二、生三,才能告訴我們的母親,痛,會讓我們凝結,關於震裂的山川跟家園,它們的癒合都必須始於一。

一?阿母,您此刻是一,一個嶄新開始,一個我陌生的您,您說啊說,走到我跟前。我說,「阿母,你怎麼在這裡?在一場亂雨,在一個您永遠考不進的校園裡?」

您沒有邀我一起勸募,我沒有等您休息後,邀你到陳三鼎,喝一杯您可能會喜歡的青蛙撞奶?您有您的雨,我有我的茶,您默默退回雨中,逢人就說,跟一元、跟一種開始搏鬥。

佛說,善女子,凡你發願,吾必允之,只要你看到那一道門,並且決定跨出門檻,走向我。我是佛也非佛,我只是為你鎮守,為衰疲驗證那非衰疲、為悲喜證明那非悲喜,一棵樹或者一株草都好,只要意彩一個世界,便能彩意一個菩提。

我說阿母,一個菩提能有多大?一個孩子能有多小?

您說,一種要義不需要多深,而是如何把它們做牢。猶如您縫補的每一顆鈕釦、您刻苦省下的一元、兩元,它們很輕,但絕對不是沒有。

您,真正長大了,我是你越來越小的孩子;您是母也非母,而是更深的母親,更寬也更厚了。雖然您的白髮在仁愛街、在龍門路口,在一切您出入的大門,已經越走越白。我在首都客運六十二讓座,您含笑帶羞,彷彿我的一個抬頭,也是托缽。

佛說,我是牽掛也非牽掛;然而,我是您越來越小的孩子,沒有您,我怎麼長大?您說,您什麼都沒說,又像說盡了一切,微笑地指天、指地,給了我自己的菩提。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馮傑/鄉村原始股──賒二十隻雞以後的態度

2017/06/14

【慢慢讀,詩】洛夫/夜歸

2017/06/14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回音壁】汪建/「汗牛」書店也!

2017/06/13

【慢慢讀,詩】碧果/劇情之過場行為

2017/06/13

吳鈞堯/內

2017/06/13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隱地/風風火火的八○年代

2017/06/12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台語詩】林沈默/封茶開韻

2017/06/12

陳怡蓁/採不盡詩經風采

2017/06/11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黃春美/祖母

2017/06/11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范銘如/英雄往前走──寫於陳芳明教授榮退前夕

2017/06/08

「袁瓊瓊喜劇班」開課

2017/06/2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