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林文義/浮世德定義

2017/05/23 09:43:46 聯合報 林文義

人之單薄,鬼的畏懼,神的大能……三者我一再詢問,不是疑惑而是祈盼三位一體得以給我解迷……

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虫先生,生前最後一部作品未完成,名之《浮世德》。1998年夏天的北海道首府札幌市中心書店,我虔敬地買到一冊未竟的遺著,彷彿追悼的黯然。

近二十年前的我,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其實至今依然清晰地留在記憶裡。那年自己對人生故意開了一個最大的玩笑,不懼世俗嘲諷以及多般的誤解和揣測;如今反思是對不起某個人,那人自以為是聰慧的決定,卻是我借以自虐的主題。就這麼一次,我的惡意如此。

浮世德?好似摧毀、折損自我,祈盼與魔鬼以靈魂交換,彷彿百死不悔的也無所謂了。什麼是真正的信任的意涵,沒有信任,愛和生命就猶若易融的冰山,南北極堅實千萬年的凍原一旦瓦解,地球儀上下兩端的白色疆域霎時由雪化水,消失於大海中,淡水和鹽分融合,像眼淚般的蒼涼與靜默……我的愛以及生命,試圖自虐似的折損。

北海道七月末,夏炙微汗但自始天色陰霾,像我告別或者是逃離的不幸;那人些微滯怔,但生性自以為是聰慧的心,已然明白我這玩笑終究難以持續,斷然宣布中止。於我而言,實是心存感激,說是自以為是,那人十足為我所蒙蔽,對不起啊,我的心存惡意還是傷害。

必須懺悔,我用這人傷害缺乏信任的那人,浮世德……浮世都不道德,任意且率性的我,真的,真的彼時想將靈魂交給魔鬼,的確!

梅菲斯特,呼喚你名

我在最幽暗的山谷

絕望哭泣不見之神

救贖?僧侶在古代修院

暗室裡手淫且抄寫

自我哀痛的,懺悔

什麼是真情和誠實的定義?反而過了六十歲,我一再的自索反思,寫了那麼多文字,我是真假虛實?我所表白的語彙方式為人所誤解,反而是最親近的人。是不是自己其實是偽善而閃躲的靈魂呢?暴怒和微慍到最後歸於沉默……總是事後省察,加倍的譴罰還是留給暗自傷感的自己。文字障造口業,一生宿命是否?

浮世德和魔鬼交換靈魂,他是真情實意的人,如果不是有著錐心之痛,何以全然絕望的放棄自我?一直一直地,我想著此一嚴肅課題;但丁的《神曲》終究是奢求天堂接納,地獄遠離,那麼被拔除「執政官」頭銜的他,失意政客的不甘寂寞,促使在無邊的沉寂中奮筆直書的目的又何在呢?如若還是翡冷翠的執政官,榮耀虛華的但丁,還會寫出這冊不朽之書?

冬雪冷冽的翡冷翠,我連續兩年同時同地與之面對;大理石頭像鑲嵌在百年的古牆間,凜冽地迎送多少時間旅人。哲人、作家?揣想他最在乎的應該不是文學的永恆,而是執政官之眷念。魔鬼看得最清楚,但丁與浮世德,不就是文字裡的矛盾與掙扎嗎?這才是書寫最真實的依循,想要掩飾卻坦露了內在的回音。

那兩年在冬寒的翡冷翠,我手持熱炙的巧克力瓷杯,向雪中牆間的但丁致意:冷不冷?冷去了五百年的心早已破碎……浮世德一定為創造他的人傷悲,只有藏匿在每個人心底的魔鬼一定不時微笑,淡定的剔著他尖利的牙。

人之所以為人,注定不幸。鬼必須隱匿在無比的暗黑深處,世俗的早被所有經典定義是不祥和墮落,奉敬是無限光明的神呢?悠哉的故作詭祕,向善吧,良心吧,請走向正道,千萬不可偏頗,惡之面相不可看,對神絕不疑惑。

馴化以及信靠。人之單薄,鬼的畏懼,神的大能……三者我一再詢問,不是疑惑而是祈盼三位一體得以給我解迷。我天真臆想:如果此一迷思直是霧裡看花,哪一朵花會純淨無瑕的給我答案?像一顆初生嬰兒的心,紅似火,白如雪……逐老卻更惘然,像一段詩句般的抽象;浮世德啊,那時怎麼和梅菲斯特對話呢?

定義最艱難的問答

彷彿留下一生未解

從生到死依然是

迷霧罩身說是魔障

哀痛的呼喚你名

悲懷獻祭:浮世德

1998年夏天從北海道回來,決定辭掉那份虛妄且浮華的職務,我更加的學習沉默以對那時而閃避時而跳躍,有著世俗中顯赫名位的老闆。曾經在秋風凜冽的離島和他第一次發生異見的爭執,竟然是在酒後原本可以盡歡各自回返旅店的時刻……我清楚見到一個明知不可為卻強行為之的錯覺,斷然的拒絕老闆那定然是難以成真的指令;作為主管之我,眼見助理們紅著淚眼被斥責出門,我不能不挺身。

他凜冽地下令:必須!我決絕地說:不!

浮世德把靈魂打算交給梅菲斯特……第一次這意念浮現在我心頭。老闆怔滯當下,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婉言解釋說,這會壞了此地大諱,請老闆諒察、理解。他怒斥,我回辯……我自認是護衛他,他誤認是一種冒犯。

翌日,彼此帶著個別心事返北,我立即寫了辭職信,他極力挽留,那年冬天終究告別。還是對這半生為台灣奉獻苦勞的老闆,抱持無比的尊敬;往後很多年依然是可以談心,做朋友比共事好。

甘冒大不韙的,曾在文字裡寫過──魔鬼,說是邪惡卻很真實,《聖經》有說,魔鬼利誘耶穌,至少明示;神子不被所惑,魔鬼就轉身走人……不知道這樣寫,死後是否會下地獄?我反思,始終與所謂的「主流價值」格格不入、不合時宜的逆向,注定是自苦的怨不得人。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任性的開了1998年生命中的大玩笑,十足是自虐的惡意使然。那年北海道富良野紫色的薰衣草多麼的豐饒美麗,何以還是帶著隱約的一份憂傷回來?行囊中手塚治虫,最後未竟的遺著《浮世德》,據說這日本漫畫之神,猝死在畫桌上……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吳緯婷/災難的開始

2017/07/27

【極短篇】鍾玲/三次道歉

2017/07/27

【慢慢讀,詩】孫維民/他

2017/07/27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2017青年最愛作家感言】簡媜/當你啟航那一刻 請想起我

2017/07/23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吳緯婷/災難的開始

2017/07/27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距離十尺

2017/07/22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極短篇】鍾玲/三次道歉

2017/07/27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