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星期五的月光曲】紀大偉VS.李屏瑤/向光同志,逍遙指南

2017/05/22 06:38:54 聯合報 侯延卿 報導

紀大偉與李屏瑤熟稔到什麼程度?楊佳嫻笑稱:他們常偽裝成夫妻、兄妹、飼主與寵物……

2017年2月24日的文學沙龍由紀大偉與李屏瑤朗讀,楊佳嫻主持。紀大偉選讀的作品是〈同志逍遙遊〉,李屏瑤則摘錄她的首部小說《向光植物》後半部幾個段落。

紀大偉。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紀大偉。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紀大偉甫於今年推出超過28萬字的《同志文學史》,楊佳嫻認為此書適合每一個對現代文學有興趣的人閱讀,並不限於研究同志文學者。在論述方法上,紀大偉不僅引領讀者深入同志與台灣之間的關係,剖析文學在其中所扮演的文化性的功能,更提出許多創新的概念。關於同志作家、他們的作品和他們的生命實踐,對台灣文化究竟有什麼影響?紀大偉在深度思考之後,以作品提出他的觀點。李屏瑤對《同志文學史》的讀後感:彷彿打開了一張又一張新地圖,開了天眼,瞬間變成「通靈少女」。

李屏瑤首部小說原先在PTT連載,斷斷續續寫了五年,後來又加了一萬多字出版,名稱從《老夏天》改為《向光植物》,描述主角從大約十六歲在學的年紀到出社會之後二十六歲左右這十年之間的轉折。她企圖把同志文學中的女校傳統帶離校園,走進現實社會。希望所有的小孩都能像植物一樣,向光生長、向美好的地方生長。

楊佳嫻盛讚李屏瑤是一位優秀的採訪者,對於人及文學作品的掌握非常精確,而且還能寫出一份特殊的情味;她的小說亦寫得好,女校的環境也是台灣同志文學史中一個特殊的文化傳統,《向光植物》帶讀者回到純情的學生時代,打動許多尚未出櫃的同志,具有強大的召喚力。

李屏瑤。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李屏瑤。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在過去的同志文學中,女同自殺好像已成為一個抒情傳統,但李屏瑤想寫女同志不自殺的故事。她觀察到,上自許多六年級生,下至現在的高中生,在失戀時多會閱讀邱妙津的作品,如同當你踩在深淵裡,卻還看著另一個深淵,沒有別的範例教你如何走出深淵。以前的同志小說,知名的如《孽子》、《逆女》,主人翁不是出國就是離開這個世界,似乎都沒有更好的選擇,究竟同志該如何好好活著長大?所以她希望寫一個新的故事,揭示一個新的可能性,不必選擇極端的方法。在人生的某些階段,逃避只是暫時的策略,她強調,「不需要和你的大魔王正面交鋒。」

然而為什麼在文學裡看到的同志,男同喜歡出國、女同常選擇死亡?紀大偉分析,二、三十年前,很多同志覺得未來沒有希望,解脫的辦法唯有離開當時的時間(不管是真實的死亡或隱喻的死亡)或空間(出國或旅行,不是為了娛樂、休閒,而是去尋找一個身心安定的地方),當然現在的情況已經不一樣了。

此外,紀大偉與李屏瑤提醒讀者,務必把敘述者與作者分開。「書中的角色和作者是兩回事。」紀大偉說,文學是另外一個世界,對號入座將使文學變得非常無聊。李屏瑤則舉例,她曾被《向光植物》的讀者追問:「妳現在還有和學姊繼續交往嗎?」其實讀者想問的應該是「敘事者與學姊的後續發展」,而非「作者與書中人物的後續發展」。

最後,楊佳嫻總結,過去當大家都不了解同性戀的時候,只能透過文學來認識一二,所以文學不僅是藝術的結晶,同時也扮演著文化上指引與溝通的橋梁。這次的朗讀活動,為同志文化與台灣的關係,帶來再次的啟發。

延伸閱讀

【書評〈人文〉】翟翱/同性戀真的像鬼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姚秀山/榆

2018/06/15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副文訊】蘭陽新筆力 --走讀vs.演講「散文」場

2018/06/10

【慢慢讀,詩】漩渦

2018/06/10

聯副/只有你能捕捉的寶石光澤

2018/06/09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晚副刊/〈下一次的相聚〉與母親的約定

2018/06/09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剪影】櫻桃樹下的沉思

2018/06/08

【慢慢讀,詩】楚狂/我也溫暖,你卻只想毛衣

2018/06/08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削鉛筆】胡靖/想像

2018/06/07

林育靖/阿進

2018/06/07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馮傑/貓頭鷹和睡覺無關

2018/06/06

【慢慢讀,詩】廖亮羽/住院

2018/06/06

王幼華/年輕的戀人

2018/06/05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影想】瓦歷斯.諾幹/觀光歌舞

2018/06/05

【小詩房】辛牧/花嫁

2018/06/05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剪影】撿到一枚夕陽

2018/06/04

熱門文章

張輝誠/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

2018/06/13

人生定位與生活智慧 董陽孜所選的「金玉良言」

2018/06/14

廖玉蕙/這樣的老派紳士哪裡找?

2018/06/07

王浩一 /孤獨管理:一個人的旅行

2018/06/01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下)

2018/06/11

法雨之中一小樹

2018/06/17

鍾文音/老神寡婦

2018/06/08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4《薛濤/春望詞》

2018/06/13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二)小說與劇本的歧路

2018/06/11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上)

2018/06/03

洪荒/雲起時 那風

2018/06/15

鹿子/命運之星

2018/06/12

【閱讀‧世界】留住時間的聲色

2018/06/16

楊婕/我的女性主義的第一堂課(下)

2018/06/04

【文學與社會】普通讀者與專業讀者的甬道

2018/06/16

王芳/穿裙子的士:瘂弦先生訪談錄——有關葉嘉瑩在台生活的回憶(上)

2018/06/10

聯晚副刊/上海懷舊

2018/06/16

蔣勳/美,從身體的解嚴開始

2018/06/19

聯晚副刊/旅途中

2018/06/16

雨中的書房和街頭

2018/06/18

【慢慢讀,詩】汪啟疆 /地域詩三首

2018/06/12

【影想】瓦歷斯‧諾幹/機筒

2018/06/14

姚秀山/榆

2018/06/15

【探潮汐】栗光/背著走

2018/06/13

【剪影】歐銀釧 /悄悄話

2018/06/15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 台灣電影的夢與塵

2018/06/18

【慢慢讀,詩】蔡琳森/答案

2018/06/11

【慢慢讀,詩】許裕全 /你的名

2018/06/13

【探潮汐】栗光/魚情味

2018/06/11

【書評‧散文】靜默與栽種有時

2018/06/09

蔣勳/天地有大美 文人.詩書畫.長卷

2018/05/29

王正方/敖之二三事

2018/06/06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3《元稹/離思五首》(選一)

2018/06/06

【慢慢讀,詩】碧果/流轉的景色是面對

2018/06/15

【聯副文訊】基隆海洋文學繪本工作坊開放報名

2018/06/15

【文學相對論】郭箏vs.林靖傑(四之一)文字與影像的初戀

2018/06/04

聯晚副刊/阿尼洛的神之眼

2018/06/09

【聯副文訊】閱讀寫作協會「2018生活寫作班」登場

2018/06/14

【聯副不打烊畫廊】黃華真油彩作品 〈安靜〉

2018/06/12

康原/飲盡杯底見詩心

2018/06/0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