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極短篇】鍾玲/櫻花的國籍

2017/05/18 10:42:35 聯合報 鍾玲

放眼望去,整部遊覽車坐的都是一對對六十出頭的夫妻。一片輕聲的台語對話,大多是在談孫子、孫女、外孫、外孫女的趣事。都緣於1960年代、1970年代台灣本省家庭的觀念認為小學老師、中學老師是穩定的、受尊敬的職業,因此各階層家庭的女兒,中下階層的兒子,很多人考進師範學校。男女老師之間結婚的也特別多。這些老師多是五十多歲就退休,常常這般結群參加旅遊團。

遊覽車裡只有一對坐在前排的夫婦用普通話交談。他們又比車上其他人年齡大些,七十出頭。女的叫林羅薇,容貌顯不出已經上了七十,因為比較圓潤,她對先生林在光說:「你看!你看!路邊那棵台灣山櫻!三月中旬了還在盛放,洋紅色真好看,像林風眠對鏡仕女圖中美女袍子的顏色。」她是學藝術史的,做到美術館副館長退休。

林在光說:「看,那房子後面是吉野櫻,一樹粉紅色的花。林務局說阿里山上的吉野櫻共有一千九百五十六株,各種櫻花中以它數目最大。現在是它的盛開期。」不錯,他對數據掌握精準。他在銀行做到總行經理退休。

羅薇說:「我喜歡看台灣山櫻,像一簇簇風鈴吊在枝上。」

林在光望著窗外急馳的風景說:「好,我幫你找山櫻。」

兩個人談到櫻花,忽然臉繃起來。他們同時記起四十多年前,結婚前一個月因為度蜜月的地點而吵的架。高高瘦瘦的林在光說:「三月底去日本可以看櫻花,又可以泡溫泉,我們銀行跟旅行社有合作,去日本七五折。日本當然是首選。」

羅薇粉嫩的鵝蛋臉很嚴肅:「結婚以後我可以陪你去日本,但度蜜月我不要去日本。去香港度蜜月吧,可以坐纜車去山頂,可以到避風塘的艇仔上吃海鮮。」

他眼中發火了:「三年前香港才發生暴動,還死了人,為什麼去那個危險的地方?你還不是想去落馬洲望大陸!」

羅薇的臉氣得漲紅:「我說了嗎?我說了嗎?要去也是陪父母去落馬洲,才不會跟你去!」她的父親抗戰時期打過長沙保衛戰。

林在光說:「結了婚還跟娘家人叭叭走,這像話嗎?」

她叫說:「連跟父母在一起的自由都沒有,這個婚不如不結!」

餐桌上放滿了他們搬過來的、為新婚購買的東西。她氣得把一個木製筆筒用力掃到地上去。他也用腳踢翻新買的木製小圓凳。但下意識地他們都沒有去摔餐桌上的玻璃杯、玻璃花瓶。兩個人背對背往客廳的兩端走去。他們目光觸及到牆上掛的水彩畫,他們的心鬆動了,這兩幅水彩畫是他們兩個人一同去畫廊買的,租這個新房是他們一同找的。背對著背的兩個人想到他們的婚姻得來不易。林家反對他們的婚事:怎麼可以娶外省女孩?還是軍人家庭!經過七個月的奮鬥,她每一兩個星期都送去林家自己做的煎餃、春捲、手焙的糕餅,給他父母吃,他甚至跪求過,才爭取到同意。羅薇回頭說:「光,好的,我們就去日本度蜜月,知道你喜歡看櫻花。」

他回身向她走過來:「去夏威夷好了,以後不要這樣吵了。」兩個人好像在比誰更寬容、誰更體貼。

遊覽車在一千四百多公尺高的奮起湖放下一車遊客。林氏夫妻去看火車站。林在光讚嘆道:「這條阿里山森林鐵路是一百多年前修的,這裡是全線唯一的雙月台。因為是轉運站,由下方上來的車是客運、貨運兩用,再上去就是運木材的了。整條鐵路現在還能用,日本人的技術真先進。」

她像是提醒他:「這森林鐵路是為奪去台灣珍貴木材而修的……」

他插嘴說:「為了把檜木、杉木運去日本起神社。」

羅薇笑了,會心地,丈夫早就懂得如何化解他們之間的結。

這部遊覽車停在林務局的阿里山工作站,大家被這片色彩繽紛的櫻花花海震懾住了,更壯觀的是群樹下近千人像海上波濤一樣洶湧。大人忙著拍照,小孩在人群中鑽來鑽去。他們夫婦來到那棵阿里山櫻王樹下。欄杆把它圍住,所以它有自己一大片草坪,它像是巨大的、上升的白色火焰。雪白的群花又帶一絲淺淺的粉紅色,因為花蕊是粉紅色。純潔中流露一絲情愫。

林在光和羅薇目瞪口呆地並立在花樹前,周圍的人流人聲消匿了。他們與花樹面對面。她伸手握住他的手,說:「好美麗的吉野櫻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慢慢讀,詩】洛夫/那年代.鄉愁與銅像

2017/07/1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慢慢讀,詩】林餘佐/離城

2017/07/13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長青/白面書卷氣,黑暗兄弟情

2017/07/12

【慢慢讀,詩】許水富/突然我想起她

2017/07/12

【客家新釋】葉國居/食魚屎

2017/07/12

【最短篇】晶晶/紅髮女孩

2017/07/12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慢慢讀,詩】辛金順/致詩人

2017/07/11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二)詞人

2017/07/10

張讓/何必驚動宇宙

2017/07/10

【極短篇】愛亞/問路

2017/07/10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書評 〈小說〉】吳鈞堯/我們的愛情 在天葬場上

2017/07/15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書評 〈劇本〉】祁立峰/婆娑之洋 美麗鬼島

2017/07/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書評 〈詩〉】李蘋芬/塗抹的終點,是純潔

2017/07/15

【剪影】陳幸蕙/豆芽禪師說法

2017/07/14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長青/白面書卷氣,黑暗兄弟情

2017/07/12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慢慢讀,詩】洛夫/那年代.鄉愁與銅像

2017/07/14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二)詞人

2017/07/10

張曉風/寫給外公──兼懷上一代的英靈(上)

2017/07/0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17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郭珊/蝦餃與雲吞麵

2017/07/09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一)流行音樂詞的歷史

2017/07/03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極短篇】愛亞/問路

2017/07/10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