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薛仁明/從池上,到上海(下)

2017/05/16 11:07:44 聯合報 薛仁明

上篇:薛仁明/從池上,到上海(上)

7

同樣是2016年初,我在上海講課。學員各行各業,多半四十歲上下。他們部分是自由業,部分是全職母親,時間相對都好安排;可有些人上課、工作兩頭牽掛,不時就得匆匆來、匆匆往;有些人則為專心上課,事先請了五天整假。這五天,周一到周五,講中國人的文化基因,上午從《論語》切入,下午則從戲曲入手。大陸四十歲這輩,多半對《論語》不熟,對戲曲更陌生。除幼時陪爺爺、奶奶看過戲曲之外,成長過程中,恰值改革開放,在西化狂潮下,很「自然」就對傳統戲曲這種中國文化的最本質多有疏隔。每回轉到了戲曲頻道(譬如中央電視台第十一頻道),總立刻轉台;春節聯歡晚會一到戲曲,也必定就起身歇息去了。總之,對於戲曲,要不反感,要不,就是無感。

可怪的是,才第一天下午,也才看了裴豔玲與國光劇團合演的《龍鳳呈祥》前幾折,課罷,他們悠悠緩緩、剛回魂似地,竟一個個嘆息:「唉呀!真沒想到傳統戲曲這麼好!」看來,中國人可以被洗腦,卻沒辦法轉基因。中國人的文化基因一直都在,傳統戲曲也一直都那麼好,昔日,不過被蒙蔽、被遮掩了,而今,因緣俱足,彼此就歡歡喜喜、又覿面相逢了。

這一相逢,別人不說,就說維瑩。維瑩是一所新教育實驗學校的創辦人,也是這次課程的主辦方。從小在上海弄堂長大,地地道道就是個上海本地人,上完五天課,她家裡開始咿咿呀呀傳出京胡的聲音;以前不聽京劇,也壓根沒興趣的她說道,「不知其他人怎麼樣,反正我現在邊做家務邊聽京戲,聽得渾身熱乎,聽得心裡來勁,家務幹得越來越歡喜。」

8

當生命觸碰到最本質,開始與文化基因緊緊綰合,人才可以不再浮躁、不再漂泊,進而慢慢有種踏實、有種歡喜。連柴米油鹽,連尋常家務,都可以有種莊嚴與喜樂。早先我在池上如此,而今,維瑩在上海亦如此。這份踏實與歡喜,逐漸在維瑩為首的那班上海學員身上發酵、醞釀、感染,靜靜地,再傳播開來。

這一傳播,2016年秋天,上海再次開課,在七寶古鎮的朴山堂茶館,同樣周一到周五,同樣有人請了五天年休。用維瑩的話說:「是的,薛仁明老師又來了,依舊白衫布包,踏著磨舊了的布鞋。一杯茶,一把椅子,講了五天的課,東拉西扯,卻打通千百年的文化命脈。」

原來,在中國人的血液裡,千百年的文化命脈一直都還流淌著;尋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也依舊與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繫;只需回身一望,就能開始打通、開始連繫、開始有種說不清的舒坦與安然。於是維瑩又說:「老同學自然已經熟悉薛老師的風格,樂呵呵地聽著,不忙記筆記;新同學第一天往往被這種風格弄得有些頭暈,正在迷糊之際,突然領悟到什麼,繼而進入狀態,一起笑一起流淚。」

9

領悟的,是什麼?進入的,又是什麼?一起笑一起流淚過後,上海這群新、舊學員仍持續發酵、醞釀、感染,同樣又靜靜地,傳播開來。年底,我上了2016上海的第三回課。這回,是在浦東。主辦是廿一文化。廿一位於浦東新區政府幾百米外一棟辦公大樓整整一層的第廿一層樓。董事長李威,原先做金融,事業風生水起之際,幡然轉身,從此回望傳統,致力於中國文化的重建。李威之所以轉身,我沒細問,大概,當初身心無以安頓吧!

李威這一轉,一如上海這些年的變化,也一如眼下中國的天翻與地覆。才剛幾年前,整個中國都還如火如荼推動著城市化進程;在「城鎮化」大纛下,鄉村破敗得令人吃驚,無怪乎上海人要瞧不起鄉下人。可是,才一眨眼的工夫,大陸突然就流行起以前鄉村最在意的廿四節氣,每次的節氣交替,大家總討論得火熱非常、很是「天人合一」。2016年12月19日,《三聯生活周刊》(大陸最具影響力的雜誌之一)更在封面寫著大大四個字:「到鄉村去」;上頭,還有四個字註腳:「精神之根」。看來,這回中國人可真要使勁找回精神之根了。這就好比,那天我在浦東,沿著廿一前面的長柳路走去,轉個彎,迎春路;再轉彎,金松路;又轉彎,丁香路;復轉彎,芳甸路。一路走去,路名竟如此風光明媚,頓覺心曠神怡,恍若,又回到了池上。

(下)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林文義/夢十夜

2018/12/18

【金庸與我】簡麗賢/金庸的武俠物理學

2018/12/18

【最短篇】畢珍麗/我知道

2018/12/18

【慢慢讀,詩】陳家帶/火山口的音樂

2018/12/18

陳濟舟/界

2018/12/16

【野想到】李進文/ 致你

2018/12/16

【小詩房】王天寬/飛行器

2018/12/16

編輯的敗部復活賽

2018/12/15

貓的額頭

2018/12/15

【散文詩】萩原朔太郎/斜坡

2018/12/14

【雲起時】洪荒/一壘

2018/12/14

【小詩房】落蒂/微型詩7首

2018/12/14

【金庸與我】張光斗/與大俠無緣

2018/12/14

【金庸與我】一芻格/只有一人可作答

2018/12/14

楊馥如/飛雅特雞和興奮豬?──未來主義者的餐桌

2018/12/13

【金庸與我】王岫/金庸和圖書館

2018/12/13

【山的事】陳姵穎/山中莒光日

2018/12/13

【文學台灣:海外篇11】龔萬輝/永遠今日上映

2018/12/12

【慢慢讀,詩】陳克華/我的不自覺史

2018/12/12

【私の悲傷敘事詩】李紀/月蝕(下)

2018/12/12

【野想到】李進文/改善

2018/12/12

【私の悲傷敘事詩】李紀/月蝕(上)

2018/12/11

【金庸與我】廖啟余/風陵夜話

2018/12/11

【慢慢讀,詩】渡也/帶阿里山下山

2018/12/11

【文學與社會】系列二 座談4-3 駱以軍、蕭阿勤對談 〈關於集體記憶、世代認同 與歷史敘事〉

2018/12/09

【慢慢讀,詩】須文蔚/雨雪霏霏──雪山菫菜所見

2018/12/09

【聯副不打烊畫廊】余廷彥油畫作品〈逆光〉

2018/12/09

【金庸與我】飛行中的定心丸

2018/12/09

聯副/人生萬金油

2018/12/09

如夢似貓

2018/12/08

在那漫長的靜謐中

2018/12/08

【作家身影】憶我爺爺周夢蝶

2018/12/08

吳鈞堯/她在這裡(下)

2018/12/07

【金庸與我】蘇嘉駿/青春關鍵字

2018/12/07

【小詩房】路寒袖/天水──詩寫大甲溪

2018/12/07

吳鈞堯/她在這裡(上)

2018/12/06

【慢慢讀,詩】碧果/來去與雲邂逅

2018/12/06

【最短篇】汪用和/噪音

2018/12/06

楊婕/愛的教育

2018/12/05

【慢慢讀,詩】張敦智/徐徐的遠行

2018/12/05

熱門文章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上)

2018/07/23

尹啟銘/大師遠去 再覓大師

2018/07/23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9《佚名/涉江採芙蓉》

2018/07/18

聯副/油膩的中年危機

2018/07/14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下)

2018/07/19

【聯副7.8月駐版作家 王正方新作發表】夢老和尚的佛光寺之旅

2018/07/15

【當代小說特區】章緣/最愛胡椒餅(上)

2018/07/18

2018 高中生最愛十大好書

2018/07/17

聯晚副刊/關門那一刻

2018/07/21

廖顯耿/常市

2018/07/20

2018第十五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

2018/07/17

【書評‧新詩】孤獨者的日常

2018/07/21

【文學相對論】果子離 vs. 朱和之(五之四)閱讀與書寫

2018/07/23

聯晚副刊/苔苔老大

2018/07/21

楊渡/我的世界杯女友

2018/07/13

【影想】瓦歷斯·諾幹/耳飾

2018/07/18

蔣勳/莊子,你好:逍遙遊(下)

2018/07/25

【書評‧散文】從油膩到覺醒的關鍵中年

2018/07/14

【文學紀念冊】亮軒/奇人奇情與奇緣

2018/07/16

【台積電文學沙龍38現場報導】夢想家的山海經

2018/07/23

聯晚副刊/阿花仔咖哩

2018/07/14

【書評‧小說】潛伏者的眼睛

2018/07/21

洪荒/告別

2018/07/12

聯晚副/小而確定的失敗

2018/07/07

【閱讀世界】森鷗外與《舞姬》

2018/07/21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30《袁枚/栽樹自嘲》

2018/07/25

【聯副不打烊畫廊】許悔之《我的枯山水》系列之〈花睡了〉

2018/07/19

聯晚副刊/走路過日子

2018/07/01

《一定會幸福4:幸福紀念日》 預購中

2018/07/24

【小詩房】非馬/政客

2018/07/23

【慢慢讀,詩】楊小濱/牽引指南

2018/07/24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8《沈祖棻/鷓鴣天》

2018/07/11

【影想】菸斗

2018/07/22

【當代小說特區】大學魔術師

2018/07/11

【閱讀‧戲劇】謝雪紅的三十二相

2018/07/14

【慢慢讀,詩】寫作生涯

2018/07/18

【聯副文訊】「台中文學季」盛夏開跑

2018/07/18

【小詩房】林煥彰/寂靜對話

2018/07/19

【慢慢讀,詩】夜鷺鳴

2018/07/22

【聯副空中補給影音版】悅讀古典詩27《納蘭性德/浣溪沙》

2018/07/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