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薛仁明/從池上,到上海(下)

2017/05/16 11:07:44 聯合報 薛仁明

上篇:薛仁明/從池上,到上海(上)

7

同樣是2016年初,我在上海講課。學員各行各業,多半四十歲上下。他們部分是自由業,部分是全職母親,時間相對都好安排;可有些人上課、工作兩頭牽掛,不時就得匆匆來、匆匆往;有些人則為專心上課,事先請了五天整假。這五天,周一到周五,講中國人的文化基因,上午從《論語》切入,下午則從戲曲入手。大陸四十歲這輩,多半對《論語》不熟,對戲曲更陌生。除幼時陪爺爺、奶奶看過戲曲之外,成長過程中,恰值改革開放,在西化狂潮下,很「自然」就對傳統戲曲這種中國文化的最本質多有疏隔。每回轉到了戲曲頻道(譬如中央電視台第十一頻道),總立刻轉台;春節聯歡晚會一到戲曲,也必定就起身歇息去了。總之,對於戲曲,要不反感,要不,就是無感。

可怪的是,才第一天下午,也才看了裴豔玲與國光劇團合演的《龍鳳呈祥》前幾折,課罷,他們悠悠緩緩、剛回魂似地,竟一個個嘆息:「唉呀!真沒想到傳統戲曲這麼好!」看來,中國人可以被洗腦,卻沒辦法轉基因。中國人的文化基因一直都在,傳統戲曲也一直都那麼好,昔日,不過被蒙蔽、被遮掩了,而今,因緣俱足,彼此就歡歡喜喜、又覿面相逢了。

這一相逢,別人不說,就說維瑩。維瑩是一所新教育實驗學校的創辦人,也是這次課程的主辦方。從小在上海弄堂長大,地地道道就是個上海本地人,上完五天課,她家裡開始咿咿呀呀傳出京胡的聲音;以前不聽京劇,也壓根沒興趣的她說道,「不知其他人怎麼樣,反正我現在邊做家務邊聽京戲,聽得渾身熱乎,聽得心裡來勁,家務幹得越來越歡喜。」

8

當生命觸碰到最本質,開始與文化基因緊緊綰合,人才可以不再浮躁、不再漂泊,進而慢慢有種踏實、有種歡喜。連柴米油鹽,連尋常家務,都可以有種莊嚴與喜樂。早先我在池上如此,而今,維瑩在上海亦如此。這份踏實與歡喜,逐漸在維瑩為首的那班上海學員身上發酵、醞釀、感染,靜靜地,再傳播開來。

這一傳播,2016年秋天,上海再次開課,在七寶古鎮的朴山堂茶館,同樣周一到周五,同樣有人請了五天年休。用維瑩的話說:「是的,薛仁明老師又來了,依舊白衫布包,踏著磨舊了的布鞋。一杯茶,一把椅子,講了五天的課,東拉西扯,卻打通千百年的文化命脈。」

原來,在中國人的血液裡,千百年的文化命脈一直都還流淌著;尋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也依舊與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繫;只需回身一望,就能開始打通、開始連繫、開始有種說不清的舒坦與安然。於是維瑩又說:「老同學自然已經熟悉薛老師的風格,樂呵呵地聽著,不忙記筆記;新同學第一天往往被這種風格弄得有些頭暈,正在迷糊之際,突然領悟到什麼,繼而進入狀態,一起笑一起流淚。」

9

領悟的,是什麼?進入的,又是什麼?一起笑一起流淚過後,上海這群新、舊學員仍持續發酵、醞釀、感染,同樣又靜靜地,傳播開來。年底,我上了2016上海的第三回課。這回,是在浦東。主辦是廿一文化。廿一位於浦東新區政府幾百米外一棟辦公大樓整整一層的第廿一層樓。董事長李威,原先做金融,事業風生水起之際,幡然轉身,從此回望傳統,致力於中國文化的重建。李威之所以轉身,我沒細問,大概,當初身心無以安頓吧!

李威這一轉,一如上海這些年的變化,也一如眼下中國的天翻與地覆。才剛幾年前,整個中國都還如火如荼推動著城市化進程;在「城鎮化」大纛下,鄉村破敗得令人吃驚,無怪乎上海人要瞧不起鄉下人。可是,才一眨眼的工夫,大陸突然就流行起以前鄉村最在意的廿四節氣,每次的節氣交替,大家總討論得火熱非常、很是「天人合一」。2016年12月19日,《三聯生活周刊》(大陸最具影響力的雜誌之一)更在封面寫著大大四個字:「到鄉村去」;上頭,還有四個字註腳:「精神之根」。看來,這回中國人可真要使勁找回精神之根了。這就好比,那天我在浦東,沿著廿一前面的長柳路走去,轉個彎,迎春路;再轉彎,金松路;又轉彎,丁香路;復轉彎,芳甸路。一路走去,路名竟如此風光明媚,頓覺心曠神怡,恍若,又回到了池上。

(下)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慢慢讀,詩】洛夫/那年代.鄉愁與銅像

2017/07/1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慢慢讀,詩】林餘佐/離城

2017/07/13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長青/白面書卷氣,黑暗兄弟情

2017/07/12

【慢慢讀,詩】許水富/突然我想起她

2017/07/12

【客家新釋】葉國居/食魚屎

2017/07/12

【最短篇】晶晶/紅髮女孩

2017/07/12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慢慢讀,詩】辛金順/致詩人

2017/07/11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書評 〈小說〉】吳鈞堯/我們的愛情 在天葬場上

2017/07/15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書評 〈劇本〉】祁立峰/婆娑之洋 美麗鬼島

2017/07/15

【書評 〈詩〉】李蘋芬/塗抹的終點,是純潔

2017/07/15

【剪影】陳幸蕙/豆芽禪師說法

2017/07/14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長青/白面書卷氣,黑暗兄弟情

2017/07/12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慢慢讀,詩】洛夫/那年代.鄉愁與銅像

2017/07/14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二)詞人

2017/07/10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張曉風/寫給外公──兼懷上一代的英靈(上)

2017/07/0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7/17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一)流行音樂詞的歷史

2017/07/03

郭珊/蝦餃與雲吞麵

2017/07/0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