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鄭培凱/尋訪御茶園

2017/05/08 10:33:17 聯合報 ◎鄭培凱

茶園種的是矮腳烏龍,半個人高的灌木叢,長勢不錯,鬱鬱蔥蔥的,滿樹開著有點羞澀的茶花,

純白的花瓣襯出金黃的花蕊,小巧嬌嫩,像古詩中描寫的清溪小姑,享受著周遭毫無遮擋的陽光照射……

1

二十五年前,第一次探訪武夷山,乘竹筏遊覽丹霞地貌的山光水色,的確令人心曠神怡,忘卻了從廈門一路輾轉奔波而來的辛苦。與當地的朋友沿溪觀賞了大王峰、玉女峰,走訪了紫陽書院,攀登了天游峰、接筍峰,真是青山綠水環繞,好景連綿不斷,美不勝收。最令我興奮的,則是在武夷四曲附近朋友帶我去探訪的宋元御茶園。記得茶園隱在山坳後面,繞過叢叢林木雜樹,就看到一片谷地,似乎是片乏人照管的茶林。朋友說,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宋代北苑御茶園了。

我當時十分激動,好像看到一千年前茶民在此採茶,製作成龍鳳團餅,千里迢迢運送到汴京皇宮,呈獻給大宋天子,讓皇親國戚都能一嘗武夷山的清風雨露。也想到蘇東坡的詩句:「君不見,武夷溪邊粟粒芽,前丁後蔡相寵加。爭新買寵各出意,今年鬥品充官茶。」東坡詩句是批評皇室享樂,不顧及民間疾苦,更點名抨擊丁謂與蔡襄,說他們為了討好皇帝,滿足皇家的驕奢淫逸,不惜濫用民力,在武夷溪邊採摘「粟粒芽」,製作專門上貢的特供御茶。雖然是我景仰的蘇東坡在批評,批評歸批評,當我站在武夷御茶園的蒼翠之中,還是感到無限的欣慰,好像穿越了千年的歷史,在恍惚朦朧之中,看到了宋徽宗不辭勞苦,躬親點茶的情景。

後來整理歷代茶書,總覺得武夷山的御茶園有點蹊蹺,不像是宋代文獻中描繪的御茶園,而蘇東坡詩中說的「武夷溪邊」,恐怕只是籠統指的福建北部山區的溪邊,而非實指武夷九曲溪。蘇東坡批評的蔡襄,著有《茶錄》,其中明確講到:「茶味主於甘滑,唯北苑鳳凰山連屬諸焙所產者味佳。隔谿諸山,雖及時加意製作,色味皆重,莫能及也。」宋子安的《東溪試茶錄》把北苑御茶園的地望說得更清楚明確:「北苑西距建安之洄溪二十里而近,東至東宮百里而遙。」 宋徽宗《大觀茶論》也說:「本朝之興,歲修建溪之貢,龍團鳳餅,名冠天下」。宋子安講的「建安」,是宋代建州,也就是今天的建甌,不是狹義的武夷山。建甌有建溪流過,也就是宋徽宗說的「建溪」,雖然上游可以和武夷九曲相連,但是相距有上百公里之遙,絕不是同一段流域。明末清初的周亮工著有《閩小記》,探討了福建茶產的歷史發展:「北苑亦在郡城東,先是建安貢茶,首稱北苑龍團,而武夷石乳之品未著。至元設場於武夷,遂與北苑並稱。今則但知有武夷,不知有北苑矣。吳越間人頗不足閩茶,而甚豔北苑之名,不知北苑實在閩也。」可見武夷御茶園是元代以後才設置的,明清以來,大多數人都搞不清北苑御茶園何在,而蘇東坡的詩句說得模模糊糊,更令人誤會宋代御茶園就在武夷四曲。

2

去年福建博物院考古所的朋友告訴我,他們初步勘探了建甌的宋代北苑御茶園,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看。有沒有興趣?當然有。於是就在今年元旦期間,和考古文博界的好友一道,親自到建甌東邊的北苑去考察。我們到的地方是建甌東峰鎮的焙前村,由此沿著一條土路,走進雲霧瀰漫的丘陵地帶。今年冬天十分溫暖,本來以為閩北山區比較寒冷,還帶了件大衣,誰知道那天豔陽高照,氣溫飆升到二十度,感到有點燥熱。走進北苑茶園遺址,發現前方霧濛濛的,有些冷颼颼的。帶路的鎮書記說,這片山谷總是如此,雲遮霧罩的,每天要到中午陽光才能照射進來。這就讓我想到,宋代的《東溪試茶錄》寫道:「今北苑焙,風氣亦殊。先春朝隮常雨,霽則霧露昏蒸,晝午猶寒,故茶宜之。茶宜高山之陰,而喜日陽之早。」或許這塊土地真是塊植茶的福地,鍾靈毓秀,也難怪地靈茶傑。

考察之後,地方文博單位給了我一些地方史料,資料很多,以後再說。其中有一段記載說:「自元代至元十六年(1279年)武夷制石乳入獻,大德六年(1302)創焙局,設置御茶園於武夷九曲溪的第四曲溪邊」,也就是說,武夷設官局晚北苑三百多年。至此,掃清了我的迷惑,可以確定,宋代北苑御茶園是在建甌,不在武夷四曲。

3

考察地處建甌的宋代北苑遺址,實在是賞心悅目的體驗,與一般考古遺址調查的經驗很不相同。雖然宋代的御茶園早已消失,但是山川依舊,進入這一片種滿了柑橘的谷地,依稀可以想像昔日的風景,彷彿看到修整得葳蕤茂密的茶樹,垂手肅立,恭恭敬敬等待皇帝派來的茶農,前來採摘孕育了一冬的芳香馥郁。

東峰鎮書記帶領我們走進這一片丘陵環抱的谷地,說以前村民也種茶的,只是沒人意識到歷史文化傳統,不知道這是宋代皇家的御茶園,也就沒有悉心打理,隨它野生野長,甚至頹敗成了荒山野嶺,也無人理會。改革開放以後,引進了蘆柑種植,山谷盆地都種上了柑橘樹,倒是頗有效益,出現了滿山柑橘的盛況,秋天收成季節山谷裡黃橙橙一片,很有節慶的氣息。到了二十幾年前,才因考古資料的發現,確定此地就是盛名卓著北苑龍焙,由國家定為全國文物保護單位,控管起來,不許開發,留待以後進行考古發掘。柑橘還是可以種的,因為地表種植,不至於破壞文物遺址。這幾年蘆柑不怎麼景氣,又知道這裡是宋代御茶園的一塊寶地,就在山坡上引種了矮腳烏龍。你們看到遠處山坡上的茶樹,都是近年引進的新種矮腳烏龍,與千年御茶園裡種植的茶樹,沒有親屬關係了。

博物館的小虞說,在北苑與鳳凰山之間,靠近河邊的平地上,還有一大片烏龍老茶樹,有一百六十多年歷史了,有人說是古代御茶的後代,是千年遺珍,真是奇葩呢,我們下午去看看。於是帶我們到鎮上吃了午飯,隨後開車去參觀這片歷史的劫餘。

4

這片百年烏龍茶園的地理環境十分古怪,處於河邊的平疇上,四望曠然,與北苑御茶園地處深谷之中,雲霧繚繞的景況,大不相同。我們把車停在公路旁邊,走進一片平曠的農地,遠遠看到一畦畦墨綠的茶樹叢,伸延在農田之中。小虞說這片百年烏龍茶園的邊緣,是古代的官道,不遠處還有一座破舊的歇腳亭。可以想像,這片茶園在古代就是一片平平常常的路邊茶園,自然環境並不清雅深幽,絕不是刻意挑了鍾靈毓秀的風水寶地而種植的。怎麼會成為閩北地區碩果僅存的百年茶樹群,也真是天意難測,只能說是因緣際會,讓人想到莊子講的無何有之鄉可以種樗樹的故事。《莊子》記載惠子批評莊子,說他的言論大而無當,就像大樗樹那樣,「其大本臃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捲曲而不中規矩;立之途,匠人不顧。」或許就是因為沒有特別出色之處,大家視而不見,家家改種蘆柑的時候,只想到北苑幽谷的種茶寶地,反而忘記了這片平疇上的老茶園,成了「翻天覆地慨而慷」的劫餘,保存了北苑的歷史記憶。

我們走近那座有點朽爛的歇腳亭,發現亭子的牆壁還很結實,是黏土摻入砂石及碎瓷片夯實的。為了保護亭壁,外面還噴了一層水泥漿。老栗是陶瓷專家,一眼就看到碎瓷片中有德化的豬油白,我們還發現有幾片明末清初的青花瓷。推想這座亭子也是清代遺物,有點文物價值,就跟小虞說,要設法保護起來,和百年烏龍茶園連成一條文物線。茶園種的是矮腳烏龍,半個人高的灌木叢,長勢不錯,鬱鬱蔥蔥的,滿樹開著有點羞澀的茶花,純白的花瓣襯出金黃的花蕊,小巧嬌嫩,像古詩中描寫的清溪小姑,享受著周遭毫無遮擋的陽光照射。

這片百年烏龍茶園屬於村集體所有,包給一位黃先生來開發,也是個傳奇的故事。於是,我們專程到他茶廠去探訪,聽他說說開發百年烏龍的經歷。他說自己是本地人,當過兵,教過書,改革開放之後在家鄉發展。這片百年茶園本來是華僑投資開發的,經營不善,轉給他來打理,倒是很花了點力氣,總算轉虧為盈。後來請了台灣茶葉專家來考察,發現台灣的「清心烏龍」與「凍頂烏龍」都是從這裡移植去的。現在利用歷史文化的底蘊,打出「百年烏龍」的品牌,前景無限美好。黃先生幽默健談,請我們喝他烘焙的百年烏龍,口感溫潤,韻味滋長,的確不負「百年」的稱號。

離開茶廠時,我發現門口立著一塊巨石,上書金漆的「北苑禦茶」。我跟小虞說,這個「禦」字錯了,要改成「御茶」的「御」字。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馮傑/鄉村原始股──賒二十隻雞以後的態度

2017/06/14

【慢慢讀,詩】洛夫/夜歸

2017/06/14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回音壁】汪建/「汗牛」書店也!

2017/06/13

【慢慢讀,詩】碧果/劇情之過場行為

2017/06/13

吳鈞堯/內

2017/06/13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隱地/風風火火的八○年代

2017/06/12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台語詩】林沈默/封茶開韻

2017/06/12

【小詩房】朱夏妮/時間

2017/06/11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黃春美/祖母

2017/06/11

范銘如/英雄往前走──寫於陳芳明教授榮退前夕

2017/06/08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隱地/風風火火的八○年代

2017/06/12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鍾文音/捨不得不見妳

2017/06/0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