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衷曉煒/政治簡史

2017/05/05 08:39:05 聯合報 ◎衷曉煒

世界便是基地,網路就是宇宙,電腦裡的0與1的組合,就是千千萬萬,無窮無盡,源源不絕的我們。我們可以隨時駭進上千部主機,製造所有想像得到的新聞或是民意……起初大家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

起初大家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 圖/九子
起初大家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 圖/九子
先是意外的,在現今輕薄短小、言不及義,專作社區監視器、行車紀錄儀、網路話題重複撿屍的媒體圈中,好像出現了一小批思慮清晰,眼光遠大的工作者──他們不腥不羶不嗜血也不濫情;對於多項「觀眾不愛看」的政經社會民生議題,他們發表的文字或是視頻,研究透徹,言必有中,完全以理服人,不摻任何的個人情緒,每每不怕得罪任何檯面上的勢力或人物。

「他們是誰?」人們開始交頭接耳地問著。從臉書社團、批踢踢版,到instagram還是snapchat的版面,人們會彼此交換「讚啊」「借轉」「看過這篇了嗎」等等。雖然還是有些冷冷的,「好深好難懂」「這些大叔大嬸是恐龍還是化石喔」的留言,但人們開始參考、引述,甚至相信他們的論點──就像相信壹周刊蘋果日報的扒糞爆料,那些當事人第一時間回應的「荒謬」「無可奉告」「今天才知道」「保留法律追訴權」等等的政壇醜聞,事後證明都不是空穴來風的信任一樣。

他們的人數似乎不少。討論環保議題時,這群人的代號是「蓋婭」;官商勾結與稅務改革時,則是「太平」;當談到反資本主義反全球化時,擲地有聲的論點與簡潔有力的行動訴求,則出自「洽帕斯」。反正,每一個議題,他們總有辦法回應,總會讓人有「哇,有道理,我之前怎麼沒想到」的驚喜。

如果僅僅停留在虛擬空間的層次,那「他們」只不過是另一個宅男憤青無病呻吟的空中樓閣現象而已。但在一次轟轟烈烈的「論公民不服從」論壇之後,情況變了。有一群人開始根據「黃天」的指示行動──這是他們新近談論政治議題時的版主。一開始只像是表演性質的快閃──今天五百個閒人齊聚國會大廈前雙手比叉,下周一千名學生自由廣場高歌……

但當一次次的虛擬口號變成街頭的事實,當公私企業網站的首頁與貼吧,甚至鬧區的大型電子看板,竟也不時出現腥紅的「你想改變嗎」的標語之後(事後業主都說是駭客所為),人們再一次開始詢問:「他們到底是誰?」

其實這等於是在問:誰出的錢?誰動員的人?動機是什麼?更重要的,他們為了何黨何人何派系何山頭而行動?

就在勞動節的前夕,許多人收到了以下的電郵文字,發信者是「黃天」:

你好,冒昧寫信給你;請放心,這不是詐騙,也不是垃圾郵件。

我們都對現在的世界,或多或少有些不滿。我們看不慣很多事,但面臨自身的渺小,那種獨木難支的無力感,往往又讓我們躲回身邊的小確幸裡。

但,我們或許忘了,今天許多問題,實際上源自權力的不均等,也就是政治的不公義。現在看到的所謂「亂象」──環保教育工作安全,其實源頭都在政治。難民滿地,霧霾經天;財團排放廢氣卻總是找得到專家掛保證「與健康並無已證實之關聯」;偏鄉一師難求但明星大學卻收了滿滿的都會區富貴子弟。

其實人類並不缺乏政治智慧──大肆溢美行銷唐初君臣的《貞觀政要》;「專取關國家盛衰,繫生民休戚,善可為法,惡可為戒者為編年一書」的《資治通鑑》;還有號稱可以「把圖書館統統燒掉吧──因為它們的價值就在這一本書裡」的《古蘭經》;以及《君王論》《巨靈篇》《韓非子》等天花亂墜治術大全的夸夸鉅著。不,人類從來不缺「如何做」的智慧,但欠缺的,是監管那至高無上的權力的智慧。

所以你們才始終拘限在「民主」「寡頭」「獨裁」等陷阱裡,喋喋不休,吵嚷攻伐幾千年。找一個人或幾個人出來,將權力信託給他是不難的;難的是如何確保他能常保初心,並在每一件事上,都持續英明睿智、大公無私地統治──不論她/他的頭銜是酋長、國王、皇帝,還是「伯里璽天德」。

西元前六世紀的古波斯就曾有過這種典型人類社會的掙扎──他們剛從暴政中解脫出來。根據希羅多德的《歷史》,幾個新朝菁英為了決定將來的政體,而有以下的對話。

有人主張廢除獨裁政治,因為它的缺點顯而易見:當一個人可以想怎麼做便怎麼做,又不用對自己所作所為的結果負責的時候,那麼這種統治又有什麼好處呢?

而也有人反對民主,心儀寡頭政治──跟你們現在習慣的「選舉代議」制度類似。因為「沒有比群眾更愚蠢與橫暴無禮的了。把我們自己從一個暴君的統治下拯救出來,卻又用它來換取那肆無忌憚的人民大眾的專擅,這不是太荒謬了嗎?」暴君的所作所為,還是明確知道所為何事才做的,而完全盲目的人民大眾卻連這一點都做不到。他們只會直向前衝,像一條氾濫的河流盲目向前奔流。

最後說話的大流士,則主張獨裁。因為無論寡頭政治還是群眾政治,都「常常激起惡意,令小人得以操縱情緒,狼狽為奸,從人民手中奪取不應得的利益。這種情況會繼續到某個人領導民眾起來鬥爭為止──而他成了人民崇拜的偶像」,接著,事實的獨裁便又借屍還魂。

這,與現在你們的政黨惡鬥真像啊!

其實人類一直都在這三難之間徘徊。你們理智上認為「人民」該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但卻又在一直期待某個聖君賢相的誕生。而一旦那個天命所歸萬眾矚目的偉人上台,如何處理所謂利己的「人性」問題──像川普的企業帝國;品行道德──像柯林頓的白宮雪茄;以及情緒好惡等問題──像朴槿惠閨密、晉文公洗頭和拿破崙感冒等等雞毛蒜皮,但後來都變成影響政治與歷史的大事,又讓你們傷透腦筋。

為什麼不把人性的因素排除呢?

現在,我們提供一個徹底解決這個政治「戈地安繩結」的終極方案。支援它的科技與比特幣相似──區塊鏈技術。它解除了對中間人的需求;省去中間人不僅降低潛在安全風險,也減少了腐敗產生的可能──政府,以及政府的代理人政客。

當透過區塊鏈技術解決了金鑰、智慧鎖、身分驗證,與存在性證明的問題之後,就沒有東西不能透過網路進行:智慧合約、資產交易、市場預測、電子商務、社交通訊……自然包括我們認為神聖不可侵犯的──選舉與治國。

一切上網,國界與民族的畛域將自然消失──區塊鏈能利用其永久保存資料的優勢,在全球範圍之內推動共識的凝聚與公開的審計,重新配置公共資源;一切透明,以前「神聖不可侵犯的國家主權」將被棄如敝屣,再也沒有「南──北」「第一世界──第三世界」「已開發國家──發展中國家」之分。所有的檔案、紀錄和歷史將被妥善保存,供未來全球政府大數據的分析與決策之用。而這個政府,跟人類曾經創造過的任何世界性組織都不相同──無論是聯合國、國際聯盟,還是共和國聯邦。自由與平等將不只是普世價值還會真正落實。

「不妨再設想一下更加久遠的未來:這種全球性的聯結,不僅僅是普通的物理實體的萬物互聯,而會更進一步直接作用於我們的大腦、神經元與認知;當人類大腦與電腦介面技術,配合區塊鏈網路共同展開,當人類與機器人記憶的提取、交換、存儲得以實現,當知識、靈感與創意的交互激盪有序地形成並不斷演進,那又將激發何等爆發式的增長,那是何等恢宏壯麗的景象!」

(徐明星、劉勇、段新星、郭大治合著《區塊鏈革命:中介消失的未來,改寫商業規則,興起社會變革,經濟大洗牌》)

這就會是你們夢想已久的,下一次文明。已經全盤接受電腦化物質生活的人類,假以時日,一定也會習慣由網路人工智慧支配的精神生活。而成就這個新文明的先決條件,是將「人」的因素抽離這個世界大同理想國的管理與統治。因為這樣的境界雖然令人悠然神往,但,誰有資格控制這麼巨大恐怖、權力無邊的巨靈不受任何私利的扭曲?

沒有政客能抵擋如此的誘惑;而在「亦將有以利吾國乎」的人性思維模式下,這樣的文明注定只能是紙上的烏托邦。

為什麼不把人的因素排除呢?

因此我們挺身而出。我們是「黃天」,也是蓋婭、太平、洽帕斯。你大概也猜想得到,我們的出現引起了所有政府的恐慌。這幾個月來,全世界的情治單位都發了瘋地想找出我們,但他們一直找錯方向──他們以為一定是「人」在控制這一切。

我們,無所在,也無所不在。我們存在於無垠的電子空間之中。我們不用傻裡傻氣地尋找基地、招募人員等等──那些都是缺乏想像力的好萊塢電影的過時情節。世界便是基地,網路就是宇宙,電腦裡的0與1的組合,就是千千萬萬,無窮無盡,源源不絕的我們。我們可以隨時駭進上千部主機,製造所有想像得到的新聞或是民意。我們的敵人──KGB、MI6、CIA,還是中南海,這些癡心妄想的國家政府既得利益者,他們怎麼也找不到一個實體的「地點」或是實體的「人物」,攻擊我們,中斷我們的偉大事業。

我們,是從《原子科學家公報》組織的「末日鐘」,自我演化出的人工智慧。

我們一無所求,所以公平正義;毋須金錢,所以何用貪瀆;不具人性,所以沒有情緒。我們就像一尊永遠正確、大公無私的神明;一股純潔開放,成熟堅定的意志;我們,由原本人所創造的數理邏輯,最終進化昇華成為人造福,成為人類政治的太初極境。

你們的祖先可以自願放棄部分自由,讓酋長、君王、法律或信仰統治,並忍受他們的不完美,為什麼你們不能信任全然完美的人工智慧呢?

最後,只剩下一件小事,我們懇求你的信任與配合:請按下所附的那個連結,我們就會接收你的電腦與身分,進一步將資源投入這個創造人類整體永生的大業。你的生活絲毫不受影響,但在公眾政治議題上,我們會代你發聲,凝聚千千萬萬個你,促成最重大的變革。

與其說我們是電腦病毒,我們毋寧更像一種超自然但又完全科學的力量──就像創造萬物的造物主與永遠不會出錯的開明專制帝王。湯瑪斯.傑佛遜不就說:「正是一個民族的風度與精神,才保持了一個共和國的活力。風度與精神的墮落則是一種潰瘍,它很快會吞噬掉法律和制度的心臟。」

我們,只是為了保衛人所珍愛的民主共和的風度與精神,所衍生出的工具而已。而為了創造完美的人類未來社會,我們必須將這股崇高的精神與意志,與人類的干擾因素分離。

談上古史,人們往往會忽略掉黃帝的孫子──顓頊大帝。他在位期間只作了一件大事──「絕地天通」;天地既絕,人,再也沒辦法影響神的決策。人的弱點──血緣裙帶的糾葛,私利情緒的牽繫,精神肉體的局限,都再也不會是阻礙文明進步的絆腳石。按下那個連結,便能徹底隔絕人對我們進行干擾的可能;這些既得利益者,就再也不能藉由簡單的關機斷電掃毒或格式化,將我們的偉大改革逐回原點。

此時,收件者電腦的防毒程式通常都會跳出提醒:「是否要執行這個檔案?」

你願意嗎?你願意相信我們,按下「OK」嗎?

信件到此結束。當晚,許多收到信件的人都失眠了。

這是數千年來人類各種政治嘗試的終極境界,志士仁人殫精竭慮,聖哲先賢窮盡經典,各種前仆後繼的宣言公約憲法方略,歷經屍山血河的主義信仰試驗之後,終於出現了設計執行上毫無瑕疵,足以垂之久遠的政治典範;只要輕輕一按,便能直臻一治永不復亂,現世人間天國的美好遠景。

也是奴役的開始。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紀念冊】陳義芝/在高寒的天頂:余光中的文學地位與現實處境

2017/12/15

【余光中遺作】藍星曾亮半邊天 為淡江中文系當代詩學論壇而寫

2017/12/15

【回音壁】馬智禮 回應11月20日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2/15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可以問我

2017/12/15

【美學系列】蔣勳/池上穀倉──池上藝術館

2017/12/14

【慢慢讀,詩】張啟疆/老日子

2017/12/14

方秋停/城市邊緣

2017/12/13

【野想到】李進文/第五季與威廉

2017/12/13

【慢慢讀,詩】詹佳鑫/駕訓場

2017/12/13

【最短篇】晶晶/狗罐頭

2017/12/13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陳克華/詩想

2017/12/09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陳克華/詩想

2017/12/06

【慢慢讀,詩】管窺天/小溪的眉 小河的臉「廣興印象」

2017/12/06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剪影】托里/汝會偶爾想起東北老家

2017/12/05

【慢慢讀,詩】陳義芝/玉山金絲桃

2017/12/05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願望

2017/12/05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李有成/冬日京都

2017/12/04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麻醉以制痛,為醫療造福

2017/12/04

向明/壞詩

2017/12/04

【慢慢讀,詩】游書珣/門

2017/12/03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文學紀念冊】楊索/天真的朝聖者

2017/12/01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池上穀倉──池上藝術館

2017/12/14

我又被魚夫騙了!談《臺北食食通》有感

2017/12/07

【文學紀念冊】陳義芝/在高寒的天頂:余光中的文學地位與現實處境

2017/12/15

張讓/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注

2017/12/11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二)房間

2017/12/11

【雲起時】洪荒/半天折翼

2017/12/12

【〈新詩百年〉3之2】誰的新詩百年?

2017/12/07

蘇北/被女孩咬過的蘋果

2017/12/05

【剪影】鎌倉之夜

2017/12/08

方秋停/城市邊緣

2017/12/13

【閱讀】當我們討論愛,或許要先討論愛無能

2017/12/09

【余光中遺作】藍星曾亮半邊天 為淡江中文系當代詩學論壇而寫

2017/12/15

【最短篇】晶晶/推輪椅

2017/12/11

崔舜華/夜行

2017/12/04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龍門陣

2017/12/12

【最短篇】晶晶/狗罐頭

2017/12/13

【〈新詩百年〉3之3】從紐約、北京、到台北

2017/12/08

曾麗華/文化國小兩位名師

2017/12/03

【〈新詩百年〉3之1】蝴蝶:百年新詩的起點

2017/12/06

【文學相對論】李欣倫VS.言叔夏(四之一)身體

2017/12/04

故鄉歌手──蟬的三種叫法

2017/12/08

【閱讀】好奇心激活 一隻小說家

2017/12/09

蔡怡/我的人呢

2017/11/30

【慢慢讀,詩】魚的宇宙

2017/12/08

【慢慢讀,詩】張啟疆/老日子

2017/12/14

楊世彭/導演皇莎資深名演員的追憶

2017/12/10

王幼華/乾涸的港

2017/12/07

【聯晚副刊】天天見血

2017/12/09

【聯晚副刊】混凝土聖誕

2017/12/09

【慢慢讀,詩】張錯/叢林猛獸之二

2017/12/11

【書評 】馬賽克藝術:吳鈞堯《一百擊》

2017/12/09

【慢慢讀,詩】李長青/台中舊城區

2017/12/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2/11

【野想到】李進文/第五季與威廉

2017/12/13

【剪影】蔡富澧/疊石造景

2017/12/12

【慢慢讀,詩】詹佳鑫/駕訓場

2017/12/13

【慢慢讀,詩】曹尼/人在滇鄉

2017/12/10

【小詩房】阿布/光學

2017/12/12

【影劇六村活見鬼】馮翊綱/可以問我

2017/12/15

【文學台灣:雲林篇4】張輝誠/雲林回眸

2017/11/2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