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星期五的月光曲】張曼娟VS.蔡詩萍/圓潤包容度過苦厄,認真燃燒照亮人間

2017/04/24 10:36:54 聯合報 侯延卿/報導

張曼娟。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張曼娟。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張曼娟與蔡詩萍對談的夜晚,下午六點多已有許多朋友冒著大雨來到孫運璿科技人文紀念館排隊等候入場。主持人許悔之形容兩位作家的特質皆是人格深刻溫暖,文字有療癒的力量;並歸納主題為「陪伴與守望」,從大齡的視角,去看愛是如何永遠不變卻又與現實拉扯,如何活出更勇敢的人生智慧。同時蔡詩萍將他寫給女兒的〈有一種愛,我引妳輕觸這世界〉獻給張曼娟,「因為曼娟讓我看到未來,我女兒可能用什麼方式來敘述她與父親的感情。」

這一年來,張曼娟的父親已四次被送進急診,每次到醫院,他必千叮萬囑:「不要急救、不要氣切、不要插管。」這天下午她父親又因為摔傷,需要動髖骨手術。原以為只是小手術,不料麻醉師告知,她爸爸的健康狀況,半身麻醉極可能會癱瘓,全身麻醉極可能要插管。癱瘓或插管,選哪一個?雖然張曼娟自認做足了功課可以進考場,但卻拿到一張完全陌生的考卷。掙扎許久,她為父親選擇全身麻醉,幸好手術順利平安,她父親甦醒,可以拔掉管子,正常呼吸。

張曼娟朗讀〈我、爸爸和媽媽〉之後,談起創作的好處,就是能把生命中的珍貴時刻保留下來,成為永恆。突然話鋒一轉,她搞笑地回想當年,蔡詩萍和許悔之是文壇大小郭富城,以前和蔡詩萍一起演戲,有時候排戲中途他只花二十分鐘便能完成一篇社論,「人長得帥,又有才華……所以每次蔡詩萍失戀,我就覺得上天是公平的。」

蔡詩萍。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蔡詩萍。 圖╱本報記者徐兆玄攝影
蔡詩萍〈回不去了,當風把我們從十七歲推向未來〉以高中好朋友的故事當背景,追憶十七歲的時候在想什麼、如何看世界?人生第一個十七懵懵懂懂;再一個十七,已過三十歲,古人三十而立,現在則是許多人選擇保持單身;又一個十七,就五十一歲了,如同一群人跑馬拉松,有些人前半段意氣風發、後面辛苦;也有些人前面平平淡淡,中年之後急起直追超前了。

接著由張曼娟朗讀《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一書的序文,她覺得「每天在生活裡有些小發現,就是活著的最大樂趣」。由於父母日漸老邁多病,張曼娟最近簽了許多同意書,好像父母的命交在自己手上,壓力很大,連續幾天沒法安睡,就把以前醫生開給媽媽放鬆的藍色小藥丸拿來吃,效果很好。正巧她最近得知手機有聽寫功能,於是對著手機講:「想睡覺,就要『藍色小藥丸』。」結果手機轉換出來的文字是:「想睡覺,就要『男色想要玩』。」(嗯,應該也是有幫助啦!)許悔之心疼張曼娟看似雲淡風輕聊生老病苦,其實她的人生不是沒有苦厄,但她總是用包容圓潤去度過苦厄,相信最樸素不變的價值與力量。

蔡詩萍的《回不去了。然而有一種愛》書寫家庭,也寫了很多關於父親的事情。他父親九十一歲,母親八十歲,前陣子連袂來台北,不是為了看子女,而是看病。人生一站接一站,有不同的課題要面對。蔡詩萍記得年輕時,陳映真的社會主義寫實創作對他具有高度的號召力,感念至今,因此在陳映真過世的時候寫下一篇追悼文,並在這次活動中朗讀。

談及陳映真、社會主義等議題,許悔之提醒大家,蔡詩萍也曾是政治評論家,寫過很多對台灣社會及文化發展具有激勵、創新影響的評論。認真燃燒過的靈魂,永遠會有照亮他人的力量。

延伸閱讀

看更多【文學相對論】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四)愛與不愛之間

2017/06/26

【星期五的月光曲】巴代VS.馬翊航/蝸牛佐小米,野馬與塵埃

2017/06/26

鄭培凱/說茶四題(下)

2017/06/26

【小詩房】向明/知交

2017/06/26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客家新釋】葉國居/惜江上

2017/06/25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馮傑/鄉村原始股──賒二十隻雞以後的態度

2017/06/14

【慢慢讀,詩】洛夫/夜歸

2017/06/14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回音壁】汪建/「汗牛」書店也!

2017/06/13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四)愛與不愛之間

2017/06/26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鄭培凱/說茶四題(下)

2017/06/26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客家新釋】葉國居/惜江上

2017/06/25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6/24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