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10:42:25 聯合報 石德華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元傑端秀的字寫分行新詩在紙上有多美,有一次他們哈哈大笑來告訴我的是數學考鴨蛋。後來我當然懂了,孤獨就能不為什麼而創作,創作本身就是孤獨的延伸……

民國69年,石德華與學生在彰中校園合影。 石德華圖片提供
民國69年,石德華與學生在彰中校園合影。 石德華圖片提供

FB之一。

「你是彰化高中,石德華老師嗎?」

「是的。」

「我好友總是常提到你的名字,所以我問一下。」

「請問我學生是哪位?」

Messenger出現一個名字,隨後寫著:

「他已經去世好幾年了……」

FB之二。

「老師,我是經緯,彰化高中民國88年入學那一屆……昨天電影欣賞活動看了印度片《心中的小星星》,會後的心得討論中,有一題是『在你的生命經驗中是否也曾經有一個懂你的老師?』看到這題目,又想起老師您。」

FB之三。

老師,還記得那一節,你上完《紅樓夢》,彈吉他帶我們唱歌……

FB之複數,

老師,我是你彰化高中學生……

網際網路已成為世紀性工具平台,帶來嶄新的連結脈絡,但這麼活潑勃旺的世紀社交方式,會落在我安靜生活裡,竹帚輕掃,芳陌塵開,一路分花拂柳,直往那半虛掩的,記憶的門扉,這著著實實是我預料之外的事。

不回首的人,踽踽行在玄天黃地,別有一股蒼茫爽辣的內在,骨髓神韻比不得膚髮皮毛,別人不一定看得懂,至少,他們通常會用不軟綿、不糾繞的風格存在於天地之間,將人字寫得朗俐,但視角終究沒能360度自如搖轉這件事,無論如何,都得看作微殘有缺。我是不太回首的人。

能力恰巧只夠一路往前,實在沒有餘力頻頻回首,也因月高掛,梧桐枝梳,在天清似水的夜色下,人或許靜靜站一會兒就最好,何必要讓那縹緲的孤鴻撲翅驚起。回首總不免要驚動封得安好息靜,你最戀戀又莫可如何的過往。

是FB意外給了我小成全。

但是,人怎能逃得開家鄉?跋山涉水走遠了自己都以為不再相干了,突然一天只不經意一個姿勢,就發現怎麼還是有一條發亮的細絲,韌韌相繫著一個看不見卻一樣發亮的微點。家鄉是什麼?童幼、少年、青春、成家、立業之所在夠不夠?父母骨骸安頓之處夠不夠?

我天生愛小城鎮,那有著適合腳踏車胎痕無聲輾過的小市街,輕鬆一拐就彎進通向驚喜的小巷弄,和那隨處目遇的被時光無聲刷洗過的牆垣窗框。一個人年少住過的地方,其實終生都跟隨著你未曾真正離開,那是一種耳濡目染的深刻品味。1961,民國五十年,我來到彰化。

五十多年來,整個彰化城始終存在於消失與新生的疊影皺褶裡,舊,從未真正消逝,新,也沒貫徹透底,我於是像個人與魂之間的載體介面,經過新建築想起它的舊故事,注視著今生不斷說起前世,這是我與彰化的靈魂交纏。

彰化的大故事都在網路上、文獻裡,你一按鍵就能知曉,至於美感不夠,古蹟太新?我一直看作在地質樸的民風本性啦。山上有七壙鬼故事。三角公園仔有我會多凝注一眼,那目睹過時代悲劇的電線桿。位於黃金地段一直沒翻建的土豆旺的矮屋,他們家女兒終究沒出嫁。我編參考書,選錄中部作家作品,編輯審查建議有一項說「選文性質重複,多批判類」,我答覆:「沒辦法這是彰化文學特色喔。」住夠久才能知道日常軟歷史,離開彰化很多年了,我總是知道,我有自己的彰化眼。

鎖焦彰化歲月,時空座標最濃黑的交點在民國68年,彰化高中。

那年,台灣將邁進80年代,農業社會正在轉型,民主風雷隱隱,經濟正要起飛,我二十四歲,小康人家女兒,公教家庭出身,一身月光桃花的倒影,剛考上公立高中教職,也才剛剛出了嫁,有著早早就將未出世兒女命名妥當的幸福女子才有的浪漫,個人小生命和經濟大環境都預見一片三春好景。

而我就是在這個地方、這段歲月,翻看到最真實的自己,我伊始至今最完整的那個自己。

男校裡的女老師,怎樣都討喜,我是個很會說故事的國文老師,文字與紙本的時代,愛用筆記細細記下每一課的補充資料,我想那是我尋索資料及細密書寫習慣與能力的無形養成,身為國文老師,理所當然是校刊邀稿的對象,不能閃躲的情況下勉強給個稿子,以及每二至三周,例行批閱二班一百、三班一百五十本高校男生的作文簿,這些總和,大概就是我與文字書寫的所有交集。

那個時候,一進入德之門右邊沿牆迤邐一大片洋紫荊樹林,春天到了,粉紅花開如霧如帳,樹下芳草鮮美、落英繽紛,那兒是我避秦的桃花源,自我的小宇宙。成排石棉瓦、木格窗的平房教室內,不論過秦或出師,朝陽和夕照都在迴廊靜靜打照不同長短,悄然移轉的金色斜邊梯形。圖書館前五月的大荷花池,是多少春青年少單色日子裡柔紅色的娉婷輕夢。班級歌唱比賽練的是〈聞笛〉、〈回憶〉,生活競賽倒數第一,全班被我罰站在蔣公銅像前……清寧裕和,困難小小的煩惱也稀鬆,很大的一塊空間留給感性可以恣意蔓爬瓜熟蒂落,我滑如綢緞的小日子。

一塊黑板一方講台,教師在校園一直扮演純化了的單一形象,叛逆是學生的特權,大概不太有人會相信,老師自己也有生命抒解的迷津與問渡,不安分的內心是一只貼了封條的沉默土甕。安定提供我一片沃潤的心靈原野,我徜徉、奔跑,也想要起飛,而老師是共同的名字,性靈是獨自的伸延。

然後,時光在人們的注意與不注意之間,將美麗校園一塊塊挪移,現代水泥樓舍相繼崛起,校園神貌全異,將近四十年了,像小城一樣,剛好夠輪迴一次前世與今生。

老在石階上,葉密蔭深的十一棵鬚根榕樹,該是這校園身世的唯一印記。

從傳統保守到議論風發,從低升學率到比醫科錄取人數,我來到,我離去,那麼,是從在校園的哪一天起,我突然正式提筆寫作?

一個得從頭說起的大申論,怎能用一個太簡化的選項來出題?困境分現實中與心靈上二種,以及這二種的交相互作,寫作的某種神祕原由,似乎和困境相關。

而成長不分時段沒有速限吧?看得見的絕不會是生命的實相,看不見的無一時稍歇的悄然變化才是生命唯一的規則吧?人事的順逆變化,無論如何都會在生命留下自己起初不太明白,卻已然產生深刻影響的效應吧?每一件事都有發生的意義,每一樁意義都讓我一層層撥翻掀揭自己。我不斷書寫與完成。

當作家多年,起先,我一直告訴別人,熱愛生活才能提筆寫作,這些年,我修正了我自己,現實無法滿足一個人,於是,他提筆。

寫作者散發的氣味,同類風嗅就能遠至。校園裡一年年,我總能看見那些獨特的身影。

他們或許是校刊社或不是,寫詩寫散文都被說是功課不好的原因,裝成很合群可每每還是顯得怪,上課鐘響可能還校園慢慢晃,放學來在辦公室總想和老師分享一些什麼,尤其談一下課本外的事比如文學。

後來我跟著學生讀《吾命騎士》,一束陽光透過地下室高高的小窗,浮著游塵,打照坐在高椅上校刊社社長那一幕,會讓我想起當年在校刊社,現在在拍紀錄片的陳榮裕。寫散文、製作電影的鄭立明,我一直不太確認,他是否就是當年教室裡沉靜愛思考的我的學生。陳偉文去世之前是出色的傳媒文字工作者。我從《大風吹:台灣童年》讀到我沒親見,但可以想像在校園廊道走過的王盛弘……

陳思宏和鄭元傑就是這樣來到我面前的。他們創作,不為什麼的就是創作,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元傑端秀的字寫分行新詩在紙上有多美,有一次他們哈哈大笑來告訴我的是數學考鴨蛋。後來我當然懂了,孤獨就能不為什麼而創作,創作本身就是孤獨的延伸。有一天,他們興奮無比,奇文共享的帶一篇外校學生的手稿與我分享,我記住了稿紙上那個特別的名字,明道中學文藝營,孫梓評。

孫梓評後來當了大報編輯,鄭元傑當了北一女國文老師,在網路上常看到他到高中校園去作「新詩創作與教學分享」,陳思宏?出生彰化叛逆柏林,散文、小說外,還有電影作品。

他們都長成面對面走來我都不會認得的大人,很多年後的今天,我依悉記得他們的清純年少和那白紙張那墨色文字,多像扶沿一灣汪沛的月光河流尋溯,在巖岬峻處,掬起一握最初起的淨白湧濺。

一個小城,一所校園,一排老榕,一份相同的執愛,我們雖終究不同,但生命的最底層,會留有一種微小而深刻的相同。

我的第一本散文集,為青春年少而寫的《校外有藍天》,自序第一句是這樣下筆的:

我華美宛若流金的歲月都在青青校園度過。

延伸閱讀

看更多【文學台灣】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四之四)創作的啟蒙

2017/04/24

【星期五的月光曲】張曼娟VS.蔡詩萍/圓潤包容度過苦厄,認真燃燒照亮人間

2017/04/24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上)

2017/04/24

【慢慢讀,詩】向明/趨勢

2017/04/23

陳克華/詩想

2017/04/23

郭強生/長照食堂

2017/04/23

廖玉蕙/租書店、包子和總經理

2017/04/21

【最短篇】晶晶/銅板

2017/04/21

【慢慢讀,詩】鯨向海/睏

2017/04/21

【文學台灣:彰化篇】陳文彬/行過鹿港不可得!

2017/04/20

【小詩房】蔡文哲/燭光煨詩

2017/04/20

【極短篇】鍾玲/一見鍾情

2017/04/20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慢慢讀,詩】詹澈/翻捲雌雄

2017/04/19

【最短篇】蔡仁偉/抽屜

2017/04/19

【文學台灣:彰化篇】楊錦郁/肉圓、貓鼠麵、大箍意麵

2017/04/18

【慢慢讀,詩】綠蒂/北港溪的黃昏

2017/04/18

吳鈞堯/澀

2017/04/18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三)劇場與我

2017/04/17

吳敏顯/冷天的陽台

2017/04/17

【慢慢讀,詩】瓦歷斯.諾幹/紀念之外──敬致楊逵先生

2017/04/17

【聯副3-4月駐版作家唐捐答客問】也耽美,也耍廢,也刺世

2017/04/16

張維中/無所事事的前行

2017/04/15

床邊故事/一加一的幸福童年

2017/04/15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慢慢讀,詩】龔華/入冬

2017/04/14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靜娟/走一趟老街

2017/04/13

【剪影】洪淑苓/花下夢

2017/04/13

【慢慢讀,詩】曹尼/靜力學

2017/04/13

李幼鸚鵡鵪鶉/聲音奇趣──兼談電影《擬音》

2017/04/12

周震/山洞裡的絕學,最後的擬音師傅

2017/04/12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梓潔/彰化,流動的風景

2017/04/11

【慢慢讀,詩】碧果/春之歌頌在我心中燃燒

2017/04/11

鄭培凱/靈峰探梅

2017/04/11

【影想時代】陳克華/愛荷華手札(之六)

2017/04/11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二)邱妙津

2017/04/10

【文學台灣:彰化篇】吳晟/我的愛戀、我的憂傷、我的夢想(下)

2017/04/10

【慢慢讀,詩】張錯/馬可百合

2017/04/10

【客家新釋】葉國居/轉長山賣鴨卵

2017/04/10

【慢慢讀,詩】路寒袖/向玉山

2017/04/09

熱門文章

廖玉蕙/租書店、包子和總經理

2017/04/21

郭強生/長照食堂

2017/04/23

【文學台灣:彰化篇】楊錦郁/肉圓、貓鼠麵、大箍意麵

2017/04/18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文學台灣:彰化篇】陳文彬/行過鹿港不可得!

2017/04/20

【文學台灣:彰化篇】徐錦成/員林鎮小吃憶往

2017/04/07

【聯副3-4月駐版作家唐捐答客問】也耽美,也耍廢,也刺世

2017/04/16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三)劇場與我

2017/04/17

【極短篇】鍾玲/一見鍾情

2017/04/20

【青年文學相對論】方子齊VS.蕭詒徽/黃昏泣

2017/04/23

【星期五的月光曲】張曼娟VS.蔡詩萍/圓潤包容度過苦厄,認真燃燒照亮人間

2017/04/24

【青年文學相對論】李璐VS.蔡幸秀/小說是什麼—如果寫作本身是一種行動

2017/04/23

【青年文學相對論】詹佳鑫VS.陳宗佑/孤獨是一只羅盤

2017/04/23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四之四)創作的啟蒙

2017/04/24

【青年文學相對論】林育德VS.徐振輔/所有痛苦都是來自於愛

2017/04/23

平路/真相(二之一)

2017/04/05

吳敏顯/冷天的陽台

2017/04/17

張維中/無所事事的前行

2017/04/15

【最短篇】晶晶/銅板

2017/04/21

吳鈞堯/澀

2017/04/18

【最短篇】蔡仁偉/抽屜

2017/04/19

吳洛纓/我對幸福毫無頭緒

2017/04/08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靜娟/走一趟老街

2017/04/13

床邊故事/一加一的幸福童年

2017/04/15

【青年文學相對論】徐慧能VS.江樂筠/青年

2017/04/23

【書評〈散文〉】陳義芝/中流自在──曾永義散文選

2017/04/22

【書評 〈小說〉】吳億偉/魯蛇回憶錄的有趣定位

2017/04/15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上)

2017/04/24

【青年文學相對論】鄒佑昇VS.莊子軒/影戲

2017/04/23

【青年文學相對論】陳柏言VS.張敦智/當代文學的社會責任

2017/04/23

【閱讀〈散文〉】郭強生/評平路《袒露的心》:愛,沒有選擇

2017/04/08

【慢慢讀,詩】鯨向海/睏

2017/04/21

【慢慢讀,詩】綠蒂/北港溪的黃昏

2017/04/18

文學紀念冊/詩為何物?翻開13歲作文簿憶恩師

2017/04/15

【書評〈小說〉】李瑞騰/王默人小說的價值

2017/04/22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二)邱妙津

2017/04/10

平路/真相(二之二)

2017/04/06

【剪影】梁正宏/身影

2017/04/20

愛亞/早上安好

2017/04/0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