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10:23:17 聯合報 ◎陳國慈/文

漢寶德老師曾跟我說台灣該多鼓勵老房子轉型為小型博物館,

讓它們扮演精采的歷史舞台,呈現地方的故事,

幫助大家了解自己的過去、現在,進而更了解自己的未來。

近年來世界各地已形成共識:

賦予老建物新生命,比新建築更能凸顯一個城市的創新能力……

迪化二○七博物館屋外街景。 ◎陳國慈/圖片提供
迪化二○七博物館屋外街景。 ◎陳國慈/圖片提供

我對各地方的老房子向來就特別喜愛,經常聽到大家說「老房子代表我們的共同記憶」。但除非你像我那樣,十八歲離開家鄉香港,之後回家經常找不到童年熟悉的老房子與地標,你不一定能理解那份找不到記憶的惶恐。就好像人得了漸進失憶症,腦子裡本來由密密麻麻影像點組成的完整圖面卻如電腦螢幕上影像馬賽克式剝落,缺口越來越多,過些時間根本就拼不起來了。我的記憶圖面破碎經歷中,最震撼的是有一年回香港,居然從幼稚園到高中畢業十三年,每天從香港到九龍上下學必來回乘搭的天星輪船碼頭——不見了。消失的不只是那木造碼頭和笨重的雙層木船,碼頭船員親切的笑容,跟同學一齊「過海」的歡樂——還有那股忘不了的濃濃機油氣味。

假如我們把生命旅程比作一個「連連看」遊戲,那每人所熟悉的老建築,包括童年的家、學校、名勝、商店等,就是一堆大大小小的點,連起來,也就是我們的「過去」。屬於我個人的「點」大多數都在我居住四十二年的台灣。如此看,照顧老房子,不就真的等於保存自己的記憶,也替我們的後代保存他們的記憶嗎?

2003-2015年,我獲得第一次照顧台灣老房子的機會,那就是台北中山北路上的市定古蹟「台北故事館」。我碰巧成為全國第一次以「個人」身分認養古蹟的案例,負責它的維護與營運十二年。從這個經歷,我深深體會到照顧古蹟如同照顧一個脆弱老人,三天兩頭不是這裡漏水,就是那裡斷裂,以為有一段平靜日子可過,一窩白螞蟻就準時報到。古蹟的保存雖然相當折磨人,但看到它的再生是很有意義的。才一棟迷你型英式小洋房,十二年內台北故事館居然吸引了三百五十萬參觀民眾,這證明了社會大眾對古蹟的感情與喜愛。尤其令我驚喜的是從台北故事館元年,參觀民眾平均年齡50-55歲,到第五年已降為25-35歲。在這個被「幾C、幾D、幾G」所占據的「e」世代,我很訝異年輕人仍被「懷舊」的一切深深吸引。老房子的活化正可幫助他們留住這一份容易被遺忘的情感。

2009-2012年我又花了三年的時間替台北市政府為北門旁延平南路上古蹟「撫台街洋樓」啟動它的再生。同樣,一棟才二、三十坪,已老早被遺忘的日據時代小商社迅速的從一百年前醒過來,在社區中成為一個充滿活力的藝文據點。住在延平南路另一端的老居民都感嘆:「怎麼我們天天經過這裡,都沒有注意到有一棟如此美麗的老房子?」從這房子的活化,屬於那時代的歷史與歲月也得以閃亮的重現。

三年前我因擔任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職位,怕忙不過來,帶著不捨將台北故事館歸還台北市政府。令我欣慰的是就如同一場美麗的接力賽,這棟古蹟由下一位有心人順利接下照顧它的任務。

去年,我抱著對延續「古蹟活化」工作的承諾,居然在一段偶然的機緣下,覓得並購買了大稻埕迪化街一段207號這棟美麗的老房子。我非常高興將在此重返我最愛的文化工作。房子建於1962年,前身為廣和堂藥鋪,位處迪化街中北段,為見證迪化街輝煌中藥史一員。起建之初因地限制發展出特殊圓弧形立面,具有簡潔線條的現代主義特色,大面積的開窗設計,搭配上彩色瓷磚外牆,在鄰近多屬仿巴洛克風格外觀的街屋群裡,顯得頗為特殊。館內以磨石子為主要建材,並有數處技藝精湛的磨石子藝術作品,騎樓可見「蜜蜂採蜜」,一樓入口處有「老山高麗蔘」,極為生動,傳達出建築曾為藥鋪之過往;二樓「葡萄」搭配英文字母造型,工法細緻,加上磨石子扶手梯曲線優雅,更展現出富有時代感的工藝之美。房子於2006年由原屋主出售,幾經易手,2009年由台北市政府以其保存價值列為「歷史建築」,去年由我承購。

迪化二○七博物館一樓地面老山高麗蔘圖案。 ◎陳國慈/圖片提供
迪化二○七博物館一樓地面老山高麗蔘圖案。 ◎陳國慈/圖片提供

迪化二○七博物館一樓騎樓蜜蜂採蜜畫面。 ◎陳國慈/圖片提供
迪化二○七博物館一樓騎樓蜜蜂採蜜畫面。 ◎陳國慈/圖片提供

今年四月,我在這棟可愛的老房子成立「迪化二○七博物館(museum 207)」,把它定位為一個以推廣老房子再生的社區型博物館。漢寶德老師曾跟我說台灣該多鼓勵老房子轉型為小型博物館,讓它們扮演精采的歷史舞台,呈現地方的故事,幫助大家了解自己的過去、現在,進而更了解自己的未來。近年來世界各地已形成共識:賦予老建物新生命,比新建築更能凸顯一個城市的創新能力。

我期待迪化二○七博物館,從大稻埕迪化街這條最有歷史性,同時是許多鄰居們世世代代所生長的舊城區出發,讓大家更喜歡並珍惜台灣的老房子,同時我們將透過各主題展覽和多樣的藝文活動,道出台北以及台灣的人文歷史故事。開館的首檔展覽為「無所不在的藝術──台灣磨石子」,我們向50年代最有代表性卻瀕臨失傳的建築工法致敬,並希望大家來感受老房子和屬於它那時代之美。

一年前開始迪化二○七博物館的籌備工作,對於認養台北故事館時代還真多了一分懷念。記得2003年接下台北故事館時,雖然費的精力不少,但比較基礎性的房子設備,到底台北市政府在修復古蹟過程中已大部分處理好。而整修迪化街一段207號,雖然早有心理準備,還是碰到許多意料不到的驚奇。最戲劇化的是工程人員告知房子的電供應量仍停留在1960年代(就是只足夠點亮些燈泡,幾台電風扇那種)。要支援空調、燈光、展覽,活動以及各器具設備需求是完全不足的。我這一輩子第一次發現原來冷氣不是按個遙控器,就會打開。雖然從事律師工作幾十年,向電力公司申請增加電量倒是第一次,面對的程序是這麼複雜!等了數月,終於等到裝置供電的新地下電纜工作團隊到達──那份狂喜,終身難忘。整修老房子,大大小小狀況不斷爆發,與各方專家花了足足一年,房子才一步一步活起來,如同一位經過長時間復健治療的長者,從躺到坐,最後慢慢可自己站起來學走路──房子也就如此進入它的第二春。

迪化二○七博物館四樓煎藥爐灶。 ◎陳國慈/圖片提供
迪化二○七博物館四樓煎藥爐灶。 ◎陳國慈/圖片提供
籌備期間,一份非常意外的感動來自經營台北故事館十二年中不同時期的團隊成員,這群「小朋友」曾和我攜手維護、營運那棟古蹟,大家陸陸續續分手,現在都長大了,各自在文化工作上發展。去年四月底他們聽聞我的新計畫,這群老戰友立刻不約而同凝聚起來,在一股對古蹟活化的共同信念下,他們在百忙中卻很自然的回到當年在故事館原有角色,從展覽、推廣、教育、行政各領域跳進來幫忙。去年五月,我們便成立一個籌備委員會,在夏天38度(沒有冷氣)的迪化二○七博物館工地數次開會,追蹤整修與籌備工作的進度,再針對下階段的工作互相分工,在LINE上交換意見。不知不覺,大家過去的默契似乎從來未中斷過,還又增加了一份更深的友誼與歡樂。最令我欣慰的是迪化二○七博物館的第一個經營團隊成員都曾是台北故事館不同時期的老同事,他們將與我一齊重新出發為古蹟活化努力。但我們互相提醒:我們不是複製第二個台北故事館,我們是要以故事館的經驗為基礎,用新的思維創造屬於這棟老房子的重生。

迪化二○七博物館於四月十六曰正式對外開放,歡迎大家免費參觀,以一種上朋友家的「好玩」心情在老房子四層樓上上下下隨意「探險」,看主題展覽、攝影展,邊喝一杯自助式的茶或咖啡,邊享受街景,順便翻看朋友們送給我們的書。當然不能錯過四樓以插畫家良根的溫暖壁畫為背景,觀賞淡水河以及大稻埕的美麗屋頂所合成的老台北風華。

以我個人來說,我十分期待今後每天可以享受到迪化街上發散自百年老店們裡南北貨、中藥草、烘茶葉的濃濃香味。為了留住這些特殊香味持續在老街上散發,不讓它有一天如香港天星碼頭的機油味道那樣消失掉,更為了留住台灣的美麗老房子——我和迪化二○七博物館願意出一份力。

延伸閱讀

【時光回甘】城市氣味:磨石子──老屋裝修奇想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2017青年最愛作家感言】簡媜/當你啟航那一刻 請想起我

2017/07/23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距離十尺

2017/07/22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