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鄭培凱/靈峰探梅

2017/04/11 10:35:23 聯合報 鄭培凱

早春時節到浙江大學講學,住在玉古路的靈峰山莊,過街不遠就是玉泉植物園。浙大的朋友說,植物園林木蔥鬱,十分幽靜,占地上千畝,空氣清新,充滿了可以延年益壽的負離子,早上起來散散步,終日都覺得神清氣朗。負離子是什麼,為什麼可以延年益壽,我始終沒搞清楚,也不好意思問研究生態環境的朋友。不過,倒是想起七、八年前的夏天,去過一次植物園,還在玉泉觀賞了好幾尺長的大魚,印象深刻。那一次也是來浙大講學,老友戚兄聽說我住靈峰山莊,不禁帶著嬉笑的口吻告訴我,浙大酒店侵犯了古人的智慧財產權,竊取了富有詩意的古蹟名稱。從前有個真正的靈峰山莊,就在附近植物園的山麓深處,人跡罕至,有幾楹屋宇,開了間茶館,可以去喝喝茶,聽鳥聲啁啾。

於是我們就冒著暑熱去了。地點還真是有點偏僻,好在沿著青石板的山徑,蜿蜒輾轉在青翠的樹叢中,有輕風習習吹來,稍祛暑氣,後來就走上一面山坡,遠遠望到山徑的盡頭是蒼幽的石牆,牆上鑲嵌了四個浮雕的大字:靈峰探梅。側面有座門樓,可以拾階而上,進入一片廣闊的台地。周圍卻闃無一人,一棟仿古的兩層樓房倚著山邊的竹林,相當雅致,可惜上了鎖,人去樓空,喝不成茶了。在這片峰巒環繞的台地上走了一圈,看著廢棄的亭台樓閣,還有一區迴廊,以及潺潺流過的山泉,不禁有一種時光流逝的滄桑感。我們兩個人站在靈峰探梅的台地上,周遭沒有人聲,時間也不是探梅時節,好像成了歷史嘲弄的對象。朋友說,玉泉觀魚那裡有間茶社,只好原路返回,喝喝茶,聽人聲嘈雜了。

回來翻了翻資料,知道靈峰探梅曾經是片古蹟勝景,處在西湖與靈隱之間,五代十國期間,吳越國在此建有靈峰寺,到了宋代還是風景名勝,蘇東坡都曾來過。我們徜徉的台地一帶,曾經有翠薇閣、眠雲堂、妙高台、洗缽池等古蹟。一直到萬曆年間,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山寺敗落,和尚僧飄散,僅存殿宇。清朝中葉以後,又重修了靈峰寺,四周植梅花一百多株,成為賞梅的好去處。抗戰之後,此地完全敗落,變成雜草叢生的荒丘。直到1988年春,園林部門重新規畫了梅園四百多畝,植梅五千餘株,並在靈峰寺遺址,新建仿古的「籠月樓」,修整了「洗缽池」、「掬月泉」等古蹟。這就是戚兄帶我去品茶的名勝,沒想到居然吃了閉門羹。回頭想想,靈峰是賞梅勝地,我們偏要在夏天去探訪,豈非顛倒寒暑,跟大自然過不去,只好自討沒趣。

今年早春到訪杭州,時在驚蟄之前,春寒料峭,梅花尚未凋零,就自己孤身前往靈峰探梅。果然不出所料,植物園裡梅花開得正盛。過去聽人描繪,香雪海的梅花盛開的時候,雲蒸霞蔚,十里飄香,以為是文人誇張。沒想到玉泉梅園的花海盛況,有雪白的、青白的、嫩綠的、粉紅的、豔紅的,居然真是光彩燦爛,而且在朝陽的照射下,爭奇鬥豔,絕對可以媲美元宵燈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路行來,山徑旁邊穿插著各色各樣的梅花,好不賞心悅目。終於又到了靈峰探梅的所在,看到了那一面石牆,發現幾株紅梅已經越過牆頭,好像在招呼我,這次是當令時節前來重訪,就對了。石牆下面闢了一小片隙地,立著一塊石刻,是民國初年臨洮人黃文忠的題記,簡述了靈峰探梅的歷史,並且說到民國期間文人墨客重建補梅盦的經過:「盦在青芝塢後,靈峰寺內,即故鷲峰禪院。晉開運間,吳越王延伏虎光禪師居之。宋治平二年改今名,昔東坡曾至其寺題詩。其地多梅。清咸豐時,有陸小石所繪〈靈峰探梅圖〉,一時題者,有陳春曉等數十人。吳興周夢坡為補種三百株,因以名盦。南通張謇書補梅盦匾額,且為之跋,吳昌碩諸人并為聯以張之。此地賞梅之勝,不亞於孤山也。民國二十三年十二月十五日,臨洮黃文中書於杭州西湖俞樓。」刻石上還鐫有黃文中為補梅盦題的聯語:「莫對青山談世事,此間風物屬詩人」。

我再次拾級而上,跨過靈峰探梅的門樓,眼前的梅花正夭矯盛開。

延伸閱讀

看更多【鄭培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二獎】張乃心/衣櫥

2017/08/17

黃春美/法蘭克福的裸女

2017/08/17

【慢慢讀,詩】阿布/葬禮

2017/08/17

【最短篇】晶晶/伴侶

2017/08/17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慢慢讀,詩】汪啟疆/我所找答案

2017/08/14

陳克華/詩想

2017/08/14

【詩說】徐望雲/永遠

2017/08/13

【慢慢讀,詩】蘇紹連/返鄉夜車

2017/08/13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回音壁】宋玉澄/「釀」字,有何不好!

2017/08/11

【慢慢讀,師】鍾喬/人間男女

2017/08/11

陳克華/詩想

2017/08/11

【聯副不打烊畫廊】司空祐作品〈Power〉

2017/08/11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小詩房】方群/出生三寫

2017/08/10

鹿子/一個人的燈塔

2017/08/09

【小詩房】非馬/節日快樂

2017/08/09

王正方/童年話“雞”

2017/08/0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大蒜

2017/08/08

【小詩房】林煥彰/盛夏.剩下

2017/08/08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一)英雄的旅程 談成長與蛻變

2017/08/07

夏夏/蒸蛋

2017/08/07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下)

2017/08/07

【慢慢讀,詩】許水富/晚禱

2017/08/07

【慢慢讀,詩】陳克華/放生

2017/08/06

【最短篇】晶晶/打翻的湯

2017/08/06

許迪/禿頭與鮪魚肚

2017/08/05

陳思宏/上電視

2017/08/05

【閱讀〈散文〉】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2017/08/05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上)

2017/08/10

【美學系列】蔣勳/地藏與蓮花(下)

2017/08/11

張作錦/四十年後為高希均教授建言作一補充 台灣獨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17/08/15

【文學紀念冊】白先勇/紀念福生

2017/08/16

陳黎/蛙福元年

2017/08/13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二)開疆拓土 談散文與戲劇

2017/08/14

【日記5則】齊邦媛/一生中的一天

2017/07/31

黃錦樹/木已拱 我們的《百年孤獨》

2017/08/14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一)英雄的旅程 談成長與蛻變

2017/08/07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散文二獎】張乃心/衣櫥

2017/08/17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二獎】林珮蓁/初戀

2017/08/16

【閱讀〈散文〉】生之愛情.死之尊嚴

2017/08/05

鄭培凱/圓滿美食

2017/08/10

序《霧起霧散之際》

2017/08/12

【焦點人物】那個關鍵字,我這一生都在等待

2017/08/12

【慢慢讀,師】鍾喬/人間男女

2017/08/11

【剪影】王岫/腳踏車書店

2017/08/15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取代

2017/08/14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新詩二獎】黃士玹/乾旱

2017/08/15

【回音壁】宋玉澄/「釀」字,有何不好!

2017/08/11

鹿子/一個人的燈塔

2017/08/09

【慢慢讀,詩】蘇紹連/返鄉夜車

2017/08/13

王正方/童年話“雞”

2017/08/08

【最短篇】晶晶/伴侶

2017/08/17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黃春美/法蘭克福的裸女

2017/08/17

【野想到】李進文/養一箱喜馬拉雅空氣

2017/08/15

【詩說】徐望雲/永遠

2017/08/13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上)

2017/08/06

【慢慢讀,詩】崔舜華/災難

2017/08/16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慢慢讀,詩】阿布/葬禮

2017/08/17

陳克華/詩想

2017/08/11

【林海音先生百歲紀念】羅青/半個文壇在夏府(下)

2017/08/07

【慢慢讀,詩】汪啟疆/我所找答案

2017/08/14

夏夏/蒸蛋

2017/08/07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8/14

【小詩房】方群/出生三寫

2017/08/10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聯副不打烊畫廊】司空祐作品〈Power〉

2017/08/11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