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鄭培凱/靈峰探梅

2017/04/11 10:35:23 聯合報 鄭培凱

早春時節到浙江大學講學,住在玉古路的靈峰山莊,過街不遠就是玉泉植物園。浙大的朋友說,植物園林木蔥鬱,十分幽靜,占地上千畝,空氣清新,充滿了可以延年益壽的負離子,早上起來散散步,終日都覺得神清氣朗。負離子是什麼,為什麼可以延年益壽,我始終沒搞清楚,也不好意思問研究生態環境的朋友。不過,倒是想起七、八年前的夏天,去過一次植物園,還在玉泉觀賞了好幾尺長的大魚,印象深刻。那一次也是來浙大講學,老友戚兄聽說我住靈峰山莊,不禁帶著嬉笑的口吻告訴我,浙大酒店侵犯了古人的智慧財產權,竊取了富有詩意的古蹟名稱。從前有個真正的靈峰山莊,就在附近植物園的山麓深處,人跡罕至,有幾楹屋宇,開了間茶館,可以去喝喝茶,聽鳥聲啁啾。

於是我們就冒著暑熱去了。地點還真是有點偏僻,好在沿著青石板的山徑,蜿蜒輾轉在青翠的樹叢中,有輕風習習吹來,稍祛暑氣,後來就走上一面山坡,遠遠望到山徑的盡頭是蒼幽的石牆,牆上鑲嵌了四個浮雕的大字:靈峰探梅。側面有座門樓,可以拾階而上,進入一片廣闊的台地。周圍卻闃無一人,一棟仿古的兩層樓房倚著山邊的竹林,相當雅致,可惜上了鎖,人去樓空,喝不成茶了。在這片峰巒環繞的台地上走了一圈,看著廢棄的亭台樓閣,還有一區迴廊,以及潺潺流過的山泉,不禁有一種時光流逝的滄桑感。我們兩個人站在靈峰探梅的台地上,周遭沒有人聲,時間也不是探梅時節,好像成了歷史嘲弄的對象。朋友說,玉泉觀魚那裡有間茶社,只好原路返回,喝喝茶,聽人聲嘈雜了。

回來翻了翻資料,知道靈峰探梅曾經是片古蹟勝景,處在西湖與靈隱之間,五代十國期間,吳越國在此建有靈峰寺,到了宋代還是風景名勝,蘇東坡都曾來過。我們徜徉的台地一帶,曾經有翠薇閣、眠雲堂、妙高台、洗缽池等古蹟。一直到萬曆年間,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山寺敗落,和尚僧飄散,僅存殿宇。清朝中葉以後,又重修了靈峰寺,四周植梅花一百多株,成為賞梅的好去處。抗戰之後,此地完全敗落,變成雜草叢生的荒丘。直到1988年春,園林部門重新規畫了梅園四百多畝,植梅五千餘株,並在靈峰寺遺址,新建仿古的「籠月樓」,修整了「洗缽池」、「掬月泉」等古蹟。這就是戚兄帶我去品茶的名勝,沒想到居然吃了閉門羹。回頭想想,靈峰是賞梅勝地,我們偏要在夏天去探訪,豈非顛倒寒暑,跟大自然過不去,只好自討沒趣。

今年早春到訪杭州,時在驚蟄之前,春寒料峭,梅花尚未凋零,就自己孤身前往靈峰探梅。果然不出所料,植物園裡梅花開得正盛。過去聽人描繪,香雪海的梅花盛開的時候,雲蒸霞蔚,十里飄香,以為是文人誇張。沒想到玉泉梅園的花海盛況,有雪白的、青白的、嫩綠的、粉紅的、豔紅的,居然真是光彩燦爛,而且在朝陽的照射下,爭奇鬥豔,絕對可以媲美元宵燈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路行來,山徑旁邊穿插著各色各樣的梅花,好不賞心悅目。終於又到了靈峰探梅的所在,看到了那一面石牆,發現幾株紅梅已經越過牆頭,好像在招呼我,這次是當令時節前來重訪,就對了。石牆下面闢了一小片隙地,立著一塊石刻,是民國初年臨洮人黃文忠的題記,簡述了靈峰探梅的歷史,並且說到民國期間文人墨客重建補梅盦的經過:「盦在青芝塢後,靈峰寺內,即故鷲峰禪院。晉開運間,吳越王延伏虎光禪師居之。宋治平二年改今名,昔東坡曾至其寺題詩。其地多梅。清咸豐時,有陸小石所繪〈靈峰探梅圖〉,一時題者,有陳春曉等數十人。吳興周夢坡為補種三百株,因以名盦。南通張謇書補梅盦匾額,且為之跋,吳昌碩諸人并為聯以張之。此地賞梅之勝,不亞於孤山也。民國二十三年十二月十五日,臨洮黃文中書於杭州西湖俞樓。」刻石上還鐫有黃文中為補梅盦題的聯語:「莫對青山談世事,此間風物屬詩人」。

我再次拾級而上,跨過靈峰探梅的門樓,眼前的梅花正夭矯盛開。

延伸閱讀

看更多【鄭培凱】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四之四)創作的啟蒙

2017/04/24

【星期五的月光曲】張曼娟VS.蔡詩萍/圓潤包容度過苦厄,認真燃燒照亮人間

2017/04/24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上)

2017/04/24

【慢慢讀,詩】向明/趨勢

2017/04/23

陳克華/詩想

2017/04/23

郭強生/長照食堂

2017/04/23

廖玉蕙/租書店、包子和總經理

2017/04/21

【最短篇】晶晶/銅板

2017/04/21

【慢慢讀,詩】鯨向海/睏

2017/04/21

【文學台灣:彰化篇】陳文彬/行過鹿港不可得!

2017/04/20

【小詩房】蔡文哲/燭光煨詩

2017/04/20

【極短篇】鍾玲/一見鍾情

2017/04/20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慢慢讀,詩】詹澈/翻捲雌雄

2017/04/19

【最短篇】蔡仁偉/抽屜

2017/04/19

【文學台灣:彰化篇】楊錦郁/肉圓、貓鼠麵、大箍意麵

2017/04/18

【慢慢讀,詩】綠蒂/北港溪的黃昏

2017/04/18

吳鈞堯/澀

2017/04/18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三)劇場與我

2017/04/17

吳敏顯/冷天的陽台

2017/04/17

【慢慢讀,詩】瓦歷斯.諾幹/紀念之外──敬致楊逵先生

2017/04/17

【聯副3-4月駐版作家唐捐答客問】也耽美,也耍廢,也刺世

2017/04/16

張維中/無所事事的前行

2017/04/15

床邊故事/一加一的幸福童年

2017/04/15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慢慢讀,詩】龔華/入冬

2017/04/14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靜娟/走一趟老街

2017/04/13

【剪影】洪淑苓/花下夢

2017/04/13

【慢慢讀,詩】曹尼/靜力學

2017/04/13

李幼鸚鵡鵪鶉/聲音奇趣──兼談電影《擬音》

2017/04/12

周震/山洞裡的絕學,最後的擬音師傅

2017/04/12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梓潔/彰化,流動的風景

2017/04/11

【慢慢讀,詩】碧果/春之歌頌在我心中燃燒

2017/04/11

鄭培凱/靈峰探梅

2017/04/11

【影想時代】陳克華/愛荷華手札(之六)

2017/04/11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二)邱妙津

2017/04/10

【文學台灣:彰化篇】吳晟/我的愛戀、我的憂傷、我的夢想(下)

2017/04/10

【慢慢讀,詩】張錯/馬可百合

2017/04/10

【客家新釋】葉國居/轉長山賣鴨卵

2017/04/10

【慢慢讀,詩】路寒袖/向玉山

2017/04/09

熱門文章

廖玉蕙/租書店、包子和總經理

2017/04/21

郭強生/長照食堂

2017/04/23

【文學台灣:彰化篇】楊錦郁/肉圓、貓鼠麵、大箍意麵

2017/04/18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文學台灣:彰化篇】陳文彬/行過鹿港不可得!

2017/04/20

【文學台灣:彰化篇】徐錦成/員林鎮小吃憶往

2017/04/07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三)劇場與我

2017/04/17

【極短篇】鍾玲/一見鍾情

2017/04/20

【聯副3-4月駐版作家唐捐答客問】也耽美,也耍廢,也刺世

2017/04/16

方子齊VS蕭詒徽:黃昏泣

2017/04/23

李璐VS.蔡幸秀 小說是什麼——如果寫作本身是一種行動

2017/04/23

吳敏顯/冷天的陽台

2017/04/17

平路/真相(二之一)

2017/04/05

張維中/無所事事的前行

2017/04/15

詹佳鑫VS陳宗佑:孤獨是一只羅盤

2017/04/23

吳鈞堯/澀

2017/04/18

林育德VS.徐振輔 所有痛苦都是來自於愛

2017/04/23

【最短篇】晶晶/銅板

2017/04/21

【最短篇】蔡仁偉/抽屜

2017/04/19

吳洛纓/我對幸福毫無頭緒

2017/04/08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靜娟/走一趟老街

2017/04/13

床邊故事/一加一的幸福童年

2017/04/15

【書評 〈小說〉】吳億偉/魯蛇回憶錄的有趣定位

2017/04/15

徐慧能VS江樂筠:青年

2017/04/23

【書評〈散文〉】陳義芝/中流自在──曾永義散文選

2017/04/22

【慢慢讀,詩】綠蒂/北港溪的黃昏

2017/04/18

【閱讀〈散文〉】郭強生/評平路《袒露的心》:愛,沒有選擇

2017/04/08

文學紀念冊/詩為何物?翻開13歲作文簿憶恩師

2017/04/15

鄒佑昇VS莊子軒:影戲

2017/04/23

【書評〈小說〉】李瑞騰/王默人小說的價值

2017/04/22

【慢慢讀,詩】鯨向海/睏

2017/04/21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五之二)邱妙津

2017/04/10

【剪影】梁正宏/身影

2017/04/20

愛亞/早上安好

2017/04/07

平路/真相(二之二)

2017/04/06

【書評 〈散文〉】吳鈞堯/《女子漢》:關於成家的一些路徑

2017/04/15

陳克華/詩想

2017/04/23

【小詩房】蔡文哲/燭光煨詩

2017/04/20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4/17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