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文學台灣:彰化篇】吳晟/我的愛戀、我的憂傷、我的夢想(下)

2017/04/10 10:53:21 聯合報 吳晟/文

上篇:【文學台灣:彰化篇】吳晟/我的愛戀、我的憂傷、我的夢想(上)

護水守圳頭。 吳晟/圖片提供
護水守圳頭。 吳晟/圖片提供

5.

濁水溪下游水流漫漶,而有東螺溪、西螺溪、虎尾溪……我的住家在彰化縣最南端溪州鄉,顧名思義,原本是溪流中的沙洲,介於東螺溪與西螺溪之間。先民陸續進駐墾拓,常受水患之苦,百年前修築大堤防,濁水溪下游河道固定於西螺溪,寬約2公里,溪州鄉才形成穩定的農鄉。我年少時期,還有不少農田是「坔田」,耕作時人畜會下陷,十分艱辛。

東螺溪曾經直通鹿港,貨船通行,在北斗鎮與溪州鄉之間有一渡船頭,河道固定於西螺溪之後,東螺溪當然逐漸形成平原,而今只有一條水圳,習稱「舊東螺溪」。

溪州鄉地形東西狹長,約14公里,緊鄰濁水溪堤防北岸,散布十九個村莊,村莊外皆是鄉民賴以維生的遼闊農田。

和所有農家子弟一樣,我從幼年即跟隨父母到田裡玩耍、幫忙一些小農事;求學期間,寒暑假正值稻作農忙期,一定要回家幫忙。完成大專學業,選擇返鄉教書耕作,成為「半X半農民」,一季又一季實際擔負農事,雖然勞累、收入又微薄,但扎根土地越深,越深刻體會農村平淡、安定、踏實、單純、自在的生活,是多麼可貴。

然而我對家鄉燦爛的愛戀,逐漸蒙上憂傷的陰影,越來越濃郁、越擴大。

一九七○年代,農藥入侵農鄉,快速氾濫,到了八○年代,春夏之夜蛙聲競鳴、流螢漫飛……熱鬧的大片田野,逐漸死寂,散布田野的清澈溪流,魚蝦豐盈的景況,不知不覺消失無蹤,再加上全面水泥化河川工程,一條一條大小溪流、大小圳溝,生機完全死滅。

在國民政府「犧牲農業、扶植工業」、輕農重工的經濟政策下,工商繁榮挾以開發主義思維,不斷衝擊,主宰著台灣社會的普遍價值,大量開發工業區、產業園區……占據大片大片優美海岸、毀棄一地又一地良田。

彰化平原,最富庶繁饒、灌溉設施最完備的彰化縣,也快速淪陷。歷任縣長、鄉鎮行政首長、地方民代政客,少有真正疼惜土地,把握上天恩賜的大好資源,培植農業,反而紛紛搶搭急功近利的工商列車,轟隆隆急駛,從一九七○年代大力推動工業區,完全未做整體規畫、集中管理,而是遍布全縣各鄉鎮,放任汙水肆意排放,將彰化平原大好良田,糟蹋得支離破碎。

更驚心的景象是,長年低糧價控制、務農所得微薄,工業興起,許多新興的中小企業,將產品部分加工環節,發包給鄰近家庭手工代工,原本只是副業,有些代工量較大的家庭,進而添購基礎設備,在住家附近耕作田地,興建簡易工廠,漸漸棄農從工,成為主業;在「全民拚經濟、什麼都可以」的價值觀引導下,這些「雨後春筍般」在農地上一座又一座冒出來的簡易工廠,地目往往不符,又欠缺現行法令所要求的工廠登記,亦即「違章工廠」,顯然政府部門及全民都默許,都視為理所當然。

既然違法小型工廠可以公然設在居家附近、種在農地上,許多中型乃至於知名大企業及上櫃公司,貪圖降低設廠成本,不願進駐合法的工業區,看準政府不敢拆,大大方方跟進,選擇在農業區優良農地中間蓋廠房,已經不是簡單鐵皮屋,而是有如巍峨城堡般聳立在田野。

合法工廠的廢氣廢水排放,汙染監測管制已很不易,遍布農地上各式非法工廠,數量繁多,既然沒有工廠登記,更是目無法紀,大部分業者偷埋暗管,將未處理的高汙染廢水,直接排入農用溝渠,或打入地底任其竄流,為農地土壤、地下水體帶來生態環境浩劫。

環保署資料顯示,台灣農地汙染廠址數量第一名的重災區,就是彰化縣,被汙染的列管農地總共一千三百多件,總面積二百多公頃,並持續增加已達三百多公頃。實際上,汙染農地絕對遠比官方公布的數字,多得太多太多了。

為什麼農業區的農地,容許這麼多違章工廠整地興建冒出來,大家視而不見而默許?為什麼優良農田遭受嚴重汙染,持續擴大?為什麼農地汙染的新聞一爆再爆,尤其是重金屬汙染,「鉻米」惡名遠播,政府部門卻束手無策,法令形同虛設。

從一九八○年代、一九九六年、二○一二年,每隔一、二十年,政府部門便會接受「歷史共業」的藉口,歷經三次「就地合法」,將違章工廠的農業用地列入、轉為工業用地,甚至將特定農業區先行「解編」為一般農業用地,再轉為工業用地。

最近政府又在積極研擬「就地合法」的方案。是「就地合法」呀!而不是「就地正法」。為什麼如此縱容?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多數鄉親只剩下拚政治(熱中權位)、拚經濟(謀取財富),拚到土地情感、自然倫理、環境意識,淪喪到這般地步?

二○一六年十一月號《天下雜誌》六一一期,針對「農地種工廠」的來龍去脈及現況,實地追蹤、調查、分析,做了非常深入詳盡的專題報導。一頁一頁翻閱,我的憂傷,凝重到近乎絕望。

6.

我多麼希望滿心歡喜歌頌親愛的家鄉,然而短短數十年,我的生命歷經,竟然眼睜睜「見證」傳承無數代的農田,快速萎縮,生態環境快速惡化,一處又一處遭受汙染,持續擴大,我的焦慮憂傷也持續擴大,占據我的心胸,如何寫出美好的詩篇?

不只是工廠直接的汙染呀!你聽說過農田怎樣「一魚三吃」嗎?

某些不良農民提供土地,和地方「有力人士」串通,去農會、銀行高額借貸(存心不償還),而後進行挖土,一車一車販賣,挖一、二十米深,再勾結「廢棄物處理公司」,回填廢棄物,誰知道是怎樣的廢棄物?如此獲得三重利益,再覆蓋薄薄田土,繼續耕作,貸款不還法拍出去,標得的人無論知情不知情,一樣繼續耕作。

鄰近有良心的農民大嘆:夭壽哦,這款田地種出來的作物,可以吃嗎?

豈只這塊回填廢棄物的田地,汙染水源會滲入地下流竄,蒙受其害的周邊田地不知有多廣。

沒有人檢舉嗎?當然有。但是,有用嗎?

我的女兒音寧擔任溪州鄉公所祕書,數年來多次接獲民眾報案,立即帶著清潔隊長趕去現場阻止,廢棄物處理公司人員及卡車司機,一副有恃無恐,音寧常和他們爆發嚴重衝突,通報環保署、警察局甚至檢調單位人員,來到現場,大都「查無不法」,只能「協調」……

現行法規很複雜、漏洞百出,大都不了了之,頂多罰些小錢了事。已經傾倒、掩埋的廢棄物,也只能「就地合法」。

你知道我們全鄉、全縣的「良田」,已經有多少處「地下掩埋場」嗎?

我最沉痛的是,無論是工廠埋暗管偷排毒水,死滅河川、汙染農田;或是農民糟蹋自己田地「一魚三吃」等等現象,由來已久、愈演愈烈,然而從中央到地方、歷任行政首長、各級民代,行政官僚體系,忙於爭取、規畫「建設」、「安排人事」之外,有誰真正「要緊」,鍥而不捨、積極作為?還是繼續「擺爛」下去呀!

年節期間,幾位事業有成而移居紐西蘭、加拿大的友人,回來看我,並自備平板向我介紹他的居家環境,有清澈溪流,魚群悠游,可以垂釣;有高大綠樹、乾淨而青翠的草坪宜於散步;空氣清新……我頻頻微笑讚嘆:是呀!好美呀!

而我內心頻頻呼喊:自己的家鄉自己救呀!(下)

延伸閱讀

看更多【文學台灣:彰化篇】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達瑞/攝影

2017/10/22

【9、10月駐版作家答客問】陳栢青/越搞笑越悲傷

2017/10/22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陳克華/詩想二則

2017/10/13

【慢慢讀,詩】紀小樣/關於海喲!

2017/10/13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慢慢讀,詩】管管/案由:有關「推」「敲」二犯疑案神探家之調查報告

2017/10/12

【最短篇】晶晶/打字機

2017/10/12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馮傑/鹽可醃製聲音 口語「落窩」一詞的另釋

2017/10/11

【小詩房】落蒂/海邊

2017/10/11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慢慢讀,詩 車站

2017/10/10

【慢慢讀,詩】有一種出發,在河之上

2017/10/09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二) 繞著詩繼續說

2017/10/09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劉墉/母親的金戒指

2017/10/05

【9、10月駐版作家答客問】陳栢青/越搞笑越悲傷

2017/10/22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寂寥日常的珍珠人生──2013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

2017/10/07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閱讀〈藝術〉】原鄉驚艷 陳正雄的原住民文物收藏

2017/10/21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2017第四屆聯合報文學大獎高峰對談】閃神的靈光

2017/10/14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16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剪影】張玉芸/飛上枝頭

2017/10/15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達瑞/攝影

2017/10/22

【秋天的詩】陳克華/秋

2017/10/06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