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樂茝軍/有朋歡聚,不亦悅乎。

2017/04/05 10:01:41 聯合報 樂茝軍

「天公生日」這天,氣象極好。晴朗溫柔,春風微涼,年輕人已然換上薄衫,有年紀的人保護自己,也很自愛的避免連累別人,大都衣衫較重,或用絲巾、披肩擋住春寒。

過斑馬線時年輕人大都低頭划手機,有些面帶微笑,初老或中老的,則多抬頭向前而過,老老的有人拄杖,有人拄傘,有人躬腰,速度雖慢,有時竟越過那低頭划手機的年輕人。

就在這美好的一天,「人到哪裡書就到哪裡」的靜惠作東,她邀約了幾位老友餐聚。巧的是被邀的都住郊區,至少我有一種「趕集」的快樂。來的是黃春明伉儷,董陽孜,向陽和方梓小夫妻。靜惠推我坐上位,我就知道自己是老大(當然是年齡上的)。大家坐定端詳朋友們,都有別來無恙的喜悅。

春明在太太替他褪下外套後,就笑瞇瞇的說:

「昨天我僵屍倒,昏迷了幾分鐘。」

大家驚詫的看著他:「僵屍倒?!」

「就是直挺挺往後倒,後腦著地,幸好太太發現。所以有點年紀以後,坐著起來,或轉身都要用分解動作,1、2……」

黃大師最能把幾乎算是不幸的事說(寫)成幽默劇,像《蘋果的滋味》。他剛做完化療,頂著新生的頭髮,紅潤的臉上漾著笑容,邊說邊示範分解動作。大家才把心放下,想想看:直挺挺的倒下去哇!

還沒百分百復原的陽孜說起她的「驚悚」大病:「病危通知書都發了兩次,最後打了三十幾種藥,我也不知怎麼好的。」董大師說起那驚心動魄的重病,竟像她的草書那樣行雲流水,雲淡風輕。

都是對生命看得通透的豁達。

最年輕的方梓,光潤潔淨的小臉讓整桌沾了青春。她的《采采卷耳》,把野菜寫得「有血有肉」,好看!滿頭華髮的向陽,竟有童稚的笑顏,畢竟是年輕。朗誦詩抑揚頓挫加有情,好聽!

「我最近在學韓文。」永遠有學習熱情的靜惠說。一句話引起大家的話頭,從韓文到韓劇,向陽說韓文裡有漢字,陽孜和春明說日文有更多漢字,甚至東南北亞的文字都有漢字的影子。從漢字很自然的就說到書法,董大師忍不住沉痛的說:

「現在學生都不寫字了,書法都絕跡了。」

大家都忍不住發言:

「可是日本常常有書法競賽!」

「就算是藝術,也不該荒棄。」

「練書法對學生手腦絕對有益。」

「那是我們的文化。」

「我一定要盡全力爭取從政府到民間,重視書法。」陽孜用有點沙啞的嗓音說,熱忱和認真讓她的兩頰微紅。

為什麼不寫字了呢?當然是電腦的威力幾乎無人能擋。

「我現在也用iPad寫稿了。」我脫口而出。

陽孜深深的看著我說:「還是要用筆寫,用筆用紙寫。」

我有點心虛的回答:「打草稿,抄資料還是用紙筆寫的。」同時暗下決心要把我以前練書法的紙、筆、硯、墨、帖找出來,是的,不能荒廢了書法。

春明的腦子裡永遠是「繁花似錦」、「浪濤洶湧」,他兩眼閃光對陽孜說:「用一張又長又大的紙,長到可以甩到天花板,用一枝筆、就一枝筆,你邊寫邊舞……」

陽孜也雙眼發亮的回說:「我可以,我可以。」

被他們赤子樣的熱情觸動了,歲月會催人老,但性格的特質不會老。

「有次我去遊楊貴妃的華清池,那裡是真美。我就對當地的負責人說,你們可以在這裡辨東方式的選美呀,為什麼一定要學西方人,搭個台子在人工布置的環境選美!」春明對一面倒的西化像我們這些「有年紀」的朋友一樣,有話要說。文化侵略太讓人驚心了。

「今天是天公生日,春明也是今天呢。」在旁一直細心照顧的黃太太笑著。

「啊呀!有福、有福!」大家敬茶歡呼。

「我看有福的是有個好太太吧!」黃太太深情的看著春明。

「對!對!當然對!」眾人同意。

「我也希望有位好太太呢。」我說。大家哄笑,但我記得這是齊邦媛教授的雋語,深得我心。

靈慧的靜惠在我們笑談中,已悄悄吩咐臨時加了一道豬腳麵線。一個大海盆中,潔白的麵線上,鋪陳著醬色油亮的豬腳,溫暖誘人。

「豬腳麵線好,我們不吃蛋糕。」春明和我異口同聲說。

「對!豬腳麵線好!」沒人反對。

熱情、創造、學習、理想、使命感,在我的老朋友身上,一點都沒隨歲月消失。

有朋相聚,不亦悅乎。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客家新釋】葉國居/惜江上

2017/06/25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馮傑/鄉村原始股──賒二十隻雞以後的態度

2017/06/14

【慢慢讀,詩】洛夫/夜歸

2017/06/14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回音壁】汪建/「汗牛」書店也!

2017/06/13

【慢慢讀,詩】碧果/劇情之過場行為

2017/06/13

吳鈞堯/內

2017/06/13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隱地/風風火火的八○年代

2017/06/12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黃春美/祖母

2017/06/11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