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樂茝軍/有朋歡聚,不亦悅乎。

2017/04/05 10:01:41 聯合報 樂茝軍

「天公生日」這天,氣象極好。晴朗溫柔,春風微涼,年輕人已然換上薄衫,有年紀的人保護自己,也很自愛的避免連累別人,大都衣衫較重,或用絲巾、披肩擋住春寒。

過斑馬線時年輕人大都低頭划手機,有些面帶微笑,初老或中老的,則多抬頭向前而過,老老的有人拄杖,有人拄傘,有人躬腰,速度雖慢,有時竟越過那低頭划手機的年輕人。

就在這美好的一天,「人到哪裡書就到哪裡」的靜惠作東,她邀約了幾位老友餐聚。巧的是被邀的都住郊區,至少我有一種「趕集」的快樂。來的是黃春明伉儷,董陽孜,向陽和方梓小夫妻。靜惠推我坐上位,我就知道自己是老大(當然是年齡上的)。大家坐定端詳朋友們,都有別來無恙的喜悅。

春明在太太替他褪下外套後,就笑瞇瞇的說:

「昨天我僵屍倒,昏迷了幾分鐘。」

大家驚詫的看著他:「僵屍倒?!」

「就是直挺挺往後倒,後腦著地,幸好太太發現。所以有點年紀以後,坐著起來,或轉身都要用分解動作,1、2……」

黃大師最能把幾乎算是不幸的事說(寫)成幽默劇,像《蘋果的滋味》。他剛做完化療,頂著新生的頭髮,紅潤的臉上漾著笑容,邊說邊示範分解動作。大家才把心放下,想想看:直挺挺的倒下去哇!

還沒百分百復原的陽孜說起她的「驚悚」大病:「病危通知書都發了兩次,最後打了三十幾種藥,我也不知怎麼好的。」董大師說起那驚心動魄的重病,竟像她的草書那樣行雲流水,雲淡風輕。

都是對生命看得通透的豁達。

最年輕的方梓,光潤潔淨的小臉讓整桌沾了青春。她的《采采卷耳》,把野菜寫得「有血有肉」,好看!滿頭華髮的向陽,竟有童稚的笑顏,畢竟是年輕。朗誦詩抑揚頓挫加有情,好聽!

「我最近在學韓文。」永遠有學習熱情的靜惠說。一句話引起大家的話頭,從韓文到韓劇,向陽說韓文裡有漢字,陽孜和春明說日文有更多漢字,甚至東南北亞的文字都有漢字的影子。從漢字很自然的就說到書法,董大師忍不住沉痛的說:

「現在學生都不寫字了,書法都絕跡了。」

大家都忍不住發言:

「可是日本常常有書法競賽!」

「就算是藝術,也不該荒棄。」

「練書法對學生手腦絕對有益。」

「那是我們的文化。」

「我一定要盡全力爭取從政府到民間,重視書法。」陽孜用有點沙啞的嗓音說,熱忱和認真讓她的兩頰微紅。

為什麼不寫字了呢?當然是電腦的威力幾乎無人能擋。

「我現在也用iPad寫稿了。」我脫口而出。

陽孜深深的看著我說:「還是要用筆寫,用筆用紙寫。」

我有點心虛的回答:「打草稿,抄資料還是用紙筆寫的。」同時暗下決心要把我以前練書法的紙、筆、硯、墨、帖找出來,是的,不能荒廢了書法。

春明的腦子裡永遠是「繁花似錦」、「浪濤洶湧」,他兩眼閃光對陽孜說:「用一張又長又大的紙,長到可以甩到天花板,用一枝筆、就一枝筆,你邊寫邊舞……」

陽孜也雙眼發亮的回說:「我可以,我可以。」

被他們赤子樣的熱情觸動了,歲月會催人老,但性格的特質不會老。

「有次我去遊楊貴妃的華清池,那裡是真美。我就對當地的負責人說,你們可以在這裡辨東方式的選美呀,為什麼一定要學西方人,搭個台子在人工布置的環境選美!」春明對一面倒的西化像我們這些「有年紀」的朋友一樣,有話要說。文化侵略太讓人驚心了。

「今天是天公生日,春明也是今天呢。」在旁一直細心照顧的黃太太笑著。

「啊呀!有福、有福!」大家敬茶歡呼。

「我看有福的是有個好太太吧!」黃太太深情的看著春明。

「對!對!當然對!」眾人同意。

「我也希望有位好太太呢。」我說。大家哄笑,但我記得這是齊邦媛教授的雋語,深得我心。

靈慧的靜惠在我們笑談中,已悄悄吩咐臨時加了一道豬腳麵線。一個大海盆中,潔白的麵線上,鋪陳著醬色油亮的豬腳,溫暖誘人。

「豬腳麵線好,我們不吃蛋糕。」春明和我異口同聲說。

「對!豬腳麵線好!」沒人反對。

熱情、創造、學習、理想、使命感,在我的老朋友身上,一點都沒隨歲月消失。

有朋相聚,不亦悅乎。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劉靜娟/做衣服

2017/07/26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2017青年最愛作家感言】簡媜/當你啟航那一刻 請想起我

2017/07/23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距離十尺

2017/07/22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蝦

2017/07/26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慢慢讀,詩】詹澈/麻竹叢

2017/07/26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