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科幻小說】西西/星塵(下)

2017/04/03 07:48:09 聯合報 西西

完全不明白。

喵!

啊,花花,我當然知道,你希望更多的零食,鮪魚、三文魚、貓草。

喵噢!喵噢!

怎麼?做太空流浪貓?

喵。

喵喵!

喵喵。

喵喵!咕嚕咕嚕!

你看天上的星光多亮麗,其實,許多星是不會發光的,它們反射照在身上的光。宇宙中的星辰,多數是黑沉沉的物體,四周都是幽暗、沉默的黑物質、黑能量。究竟是什麼,很難說清楚。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星辰都是巨大的吸塵機,吸吸吸,吸到爆炸為止。吸或被吸,這樣的存在,是否很奇怪?

很奇怪,那為什麼要存在?

這是人類才會問的問題,只有你們才會追尋存活的意義。

星塵哥哥,我知道雲是水蒸氣,空氣很輕,比羽毛輕,所以浮在空中。一顆星又不是空氣,為什麼不像蘋果,落到地上來?

有些星也會落到地上來,我不是落下來了?流星、彗星、隕石也常常落到地上來。夠大的話,就做成災難了。

太陽、月亮、火星,它們為什麼不落到地上來?

我不是告訴過你,星辰都是吸塵機?一些星想吸掉別的星,別的星當然不想被吸掉,所以,它們互相拔河了。

你圍著我轉,我繞著你轉,用力拉著對方,就懸掛在天上。

大概是這樣,誰也吸不掉誰。

喵!

喵。

你怎麼會說我們的話呢?你在天空中講什麼語言呢?

星塵在天空中並不說話,所以並不產生你們所說的語言,我們也沒有文字。人類比我們聰明,就因為掌握了語言,忽然開竅了。因為語言,你們有了歷史、地理、經濟、哲學、體育;有了藝術,有了詩。還有化學、物理、生物學、天文學、建築、醫學、法律,等等。你們的發展,不過短短幾千年罷了,真了不起。人類的前途應該光輝燦爛,無可限量。我們呢,什麼都沒有,只是旋轉,不停地旋轉,轉了千千萬萬年,發出沙沙的聲音,不對話交談,也互不關心。星宿都是自私自利的,只知道把旁邊的星星吞噬自肥,另一邊又時刻戒備,不要被別的星星吞併。你想吸掉我我想吸掉你,真是危險、沒有安全感的環境。人類呢,還會扶弱鋤強,為弱勢發聲。我們真感到慚愧。

哦。

我會講你們的語言,是你們教會我的。過去好幾日,我一面充電,一面在電腦裡吸收了你們的資訊,穿梭各種網絡,我還看你們的電影、電視、小說,我還參觀各地的博物館,算是對你們有點認識。

不過幾天就什麼都學會了,真厲害。

沒有什麼特別,我把它們壓縮起來,我們的光速,到了人間,很管用。我和你談話,同時也在不斷吸收其他的訊息。和你們接觸,我學會了許多東西,你們的各種學問,尤其是對生命的思考,令我茅塞大開。你也要好好的學習。但明明,有些我恐怕永遠也學不會的。

那是什麼?

例如莫札特的音樂、杜甫的詩,沒有一個程式可以告訴我,它們是怎樣創作出來的。我知道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規格,但我不會因此成為莎士比亞;我懂得顏色更多細緻的分別,但我不會有列奧納多、莫奈等人的筆觸,就是那麼一touch,突破了天地的洪荒。這是人類了不起的奧妙,小朋友,知道嗎?

是嗎?

會下棋嗎?

我從電腦網上學會了。

圍棋會不會?

會,跳棋、象棋、五子棋、六子棋、軍棋,黑白棋、都會。

如果你和AlphaGo比賽,你會打敗它嗎?它打敗了我們許多高手,很厲害。

會,也許第一局未必勝它,然後,一定會。

為什麼?

真的,我學會下圍棋,但不精,沒有上陣演練,不過我一旦接觸AlphaGo,就像什麼呢,你們武俠小說說的,我會吸星大法,可以把它的武功全部吸收過來。天空裡的星宿都會,本來沒有什麼了不得。AlphaGo什麼的也是你們的創造,有一天,它們終於會自己演化,會自我修正,會追問:我是誰?那時候就要做主人,擺脫創造者的控制。你們的科幻小說、科幻電影不是經常用這個做題材嗎?我和它不同。

有什麼不同?

它是人工智能,我是星際智能。AlphaGo至少目前還要靠背後互聯網的支援,經過「深度學習」,它的創造者為它輸入大量能夠找到的數位資料,會衡量風險利害。我呢,是外太空,宇宙支援。

嘩,超厲害,真是望塵莫及,收我做徒弟,好嗎?

先學好你要學的東西,用功,別想一步登天,而且天外有天,銀河系之外,有無數的銀河系,所以要謙虛。

明明,要謙虛。昨天晚上我聽到爸爸說你「沙塵」,因為你說將來要打敗AlphaGo,我以為我是星塵,你是地塵,然後我翻查廣州話大辭典才明白,那是廣東俗語,驕傲、輕浮的意思。對了,沙塵,的確很輕,會浮。但輕浮,就不能吸收不同的意見,不會進步了。要學吸星大法,這是一種超強內功,就一定不能輕浮,否則就會內傷,知道嗎?

哦,收到。

很好,你已經吸收了一點。

認識你,我想做天文學家。

好啊,到你做天文學家,那時候的天,大概還是一樣的,但許多許多年後的將來,就不知會怎樣了。你們的時間,和天上的時間並不相同。你們說「山中方七日,世上幾千年」,應該是「天外方七日」才對。不過至少這幾天,陽光很好,過兩天仍然燦爛的話,我休息夠了,貯足了能量,可以起程回到天空去了。

什麼,你要回到天空去了?

是的。

我不要你回家。

那,怎麼說呢,你想天天享受燭光晚餐?

不是這個意思。

把我留在科學館,讓人參觀?

不是這樣。

唉,傻孩子,我要回去,把我知道、學會的東西傳播給其他的星塵、大小星宿,我也許卑微,未必會聽我的,恐怕多數都不會,但我至少要嘗試。

天空是你的家。

不,不一定因為天空是我的家,它其實也是你們的家。你們不是說塵歸塵,土歸土嗎?

星塵,我,我可以叫你星塵哥哥嗎?

可以。怎麼不叫我星塵姊姊?

你是女生?

我是女生,也是男生。星塵、星辰沒有性別。不過要是你喜歡,叫我星塵哥哥也很好。

星塵哥哥,

嗯?

你會不會是天使啊?

怎麼這樣想?

有一次,媽媽說,天使沒有性別,沒有性別歧視。

星塵不是天使。

你在天空,見過天使嗎?

沒有。

見過上帝?

也沒有。

天空上有沒有上帝?

這是個信仰問題,你相信有就有,不相信,就沒有。

什麼意思?

你們知道的上帝,模樣和你們相似,有手有足,有頭有身體,還有眼睛、耳朵、嘴巴、鼻子。頭頂上有光環。他住在伊甸園裡,但也無所不在,祂看顧你們,聆聽你們的禱告。祂是萬能的,坐在寶座上。祂能呼風喚雨,所有事務,祂都清清楚楚。祂審判天下所有人,分配善人到天國,惡人到地獄。祂有一群天使,替祂傳遞消息,守護天國和地獄。正如人工智能,遲早會追問:我是誰?誰創造我?不過,這方面,很抱歉,我知道的不會比你們多。

是的,祂是萬能之主。

據我所知,這樣的上帝,在天空裡我沒有遇過。

沒有遇過上帝。

但是,茫茫宇宙之間,星宿公轉自轉,你們說的日出日落,一年分出春夏秋冬,花開了謝,謝了再開,生命周而復始,你們看眾星明麗,軌跡井井有條,一個近乎完美的結構,有變化,又有規律,好像冥冥中有一個超能的造物主在調控,在安排。我們不知道這魔法師是什麼,是奧妙的數學,是精細的計算,是秩序,你可以叫祂做上帝。

那麼太空裡有沒有外星人?

沒有外星──人。我是外星人嗎?你以為生命的形式只有地球人一種?這種形式可能是力量,也可能是限制,如果以為這形式是唯一的形式,就弊多於利。終有一天,你們也會擺脫這種形式。

我該回去了。

星塵哥哥,我捨不得你走。

我留一個聯絡住址給你,將來你成為天文學家,就找到我了,那是:第76平行宇宙北端仙女座大星系團東南銀河系獵戶座旋臂中段太陽系外海王星島峽柯伊柏帶大道QB1天體69740。這地址,還是你們的科學家研究出來的。

從沒見過這樣長的地址呀。

這是我的活動區,都記在你的電腦裡。這可見你家離開我有多麼遙遠。從這裡出發,到最近的恆星半人馬座a星,用你們的速度,也要八年。

宇宙真的好大,好大好大。

不過也不是我永久的位置,但已夠你好幾代人和我通訊了。將來,你或者可以坐太空船,像科幻電影那樣,休眠一陣,到來探訪我。黑洞其實是暗星,像隧道,據說穿過蟲洞,可以簡省飛行時間。不過你們一位出色的科學家也警告過,人類當黑洞是捷徑是危險的,因為穿過黑洞時,黑洞會把你撕碎,而且,即使沒有變成碎粒子,走出黑洞後你也不能預先知道身在何處。告訴你,總有辦法的,對人類來說,沒有事情是不可能的。十九世紀時科幻作家寫人類登陸月球,你們當奇幻小說看,如今探索火星,沒有人以為瘋狂。繼續你們的追尋吧。

那好啊。我一定用功讀書,將來,我不單坐太空船,還要發明可以和你面對面視像通話的手機。

會的,一定會。我們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不過,你先不要把星空想像得那麼美好。我們沒有藍紫各色的大小山巒,淙淙的溪流、翠綠的草地、金黃的稻田;沒有唱歌的長臂猿、美麗的金絲猴、各種舞蹈的蜂鳥,沒有雪豹、北極熊,當然沒有花花;喵喵。

喵喵!

沒有石榴、櫻桃、士多啤梨、玫瑰、水仙花、法國梧桐。沒有詩經楚辭,沒有莎士比亞,沒有梵谷畢加索,沒有貝多芬莫札特。都沒有。我在轉動漂泊,見過無數星球,只有你們這一個有各種各樣的生命,應有盡有,有的甚至連你們自己也還不知道;雖然,你們總在爭吵,因為不同的教派,不同的管治思維,堅持自己的一套最重要,自己的最好。對星塵來說,都是蒜皮小事。我們呢,每一個星球都是荒涼的、孤寂的,這種孤寂,不是一百年,而是百億年,而且充滿風暴和爆裂。試想想,我回去的生活,依然是隨著宇宙間的其他星塵不斷旋轉,還要提心吊膽,提防附近貪得無厭的星雲獵殺,也許因為我知道多了一點什麼,更加要排斥我。即使我能夠僥倖存活,結果也還是生老病歿。

你們也會生老病歿?

會的,我們會不停成長,由紅色演化為橙色,然後是黃色、綠色、青色、藍色,直到雪白,像你們老人家頭上落下的雪花。那時候,我會迎接生命的夏季。我會變得非常熾熱,熱到再撐不住了,就萎縮,會變成一個小圓球。我只剩下兩個結果:轟轟烈烈地自我爆裂,噴發的熔漿會孕育新的星塵;又或者,我會無聲無息,坍陷為黑洞,靜寂地,消失了。但別難過,這就是生命。而這過程對你們來說很遙遠,很漫長。你會看不到了。

看不到?

你的子孫的子孫會看到,也許那時候我們的距離又遠了一點了,因為宇宙不是靜止的,在慢慢,慢慢地膨脹。你們銀河系裡的太陽,也會把能量用盡,消失了,不過那會是50億60億年之後的事,所以不用杞人憂天。生活在地球的你,年輕人,你不是比我幸福嗎?地球原本這麼美好,你天生擁有愛你的父母和手足;將來還會有愛你的人,攜子之手,與子終老。就是一個人,你還可以有朋友,不同的朋友,你何必羨慕其他的星球?羨慕其他人?人世難得,你們地球人,有好奇心,有想像力,會累積學識,尤其善於思考,最難得是會追求人生價值,那就好好地為整體的福祉思考,忘記你們的仇恨,化解你們的分歧,不要為了短暫的利益而破壞大自然,珍惜,好好建設你們的地方,好一個獨一無二的地方,不要把它弄壞了。對不起,我憑什麼可以教訓你們呢?

可以的,星塵哥哥。

是時候了,我該和你說再見了。喂,喂,男子漢,不許哭。你想看我,到了晚上,抬頭看天好了,夜空裡有無數星塵,會同時跟你相望,記著,每一朵都是我。好朋友,看我表演絕技。我是光子,我會像白色的飛劍,絕塵而去。

喵!

哎呀,花花,你嚇死我了,為什麼瘋跳起來呀,想做飛貓?

喵嗚!(下)

延伸閱讀

【科幻小說】西西/星塵(上)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馮傑/鄉村原始股──賒二十隻雞以後的態度

2017/06/14

【慢慢讀,詩】洛夫/夜歸

2017/06/14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回音壁】汪建/「汗牛」書店也!

2017/06/13

【慢慢讀,詩】碧果/劇情之過場行為

2017/06/13

吳鈞堯/內

2017/06/13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隱地/風風火火的八○年代

2017/06/12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台語詩】林沈默/封茶開韻

2017/06/12

陳怡蓁/採不盡詩經風采

2017/06/11

熱門文章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書評 〈詩〉】吳岱穎/虛無的痕跡

2017/06/17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2017作家巡迴校園講座】男校畢業生遇上女校畢業生

2017/06/17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黃春美/祖母

2017/06/11

范銘如/英雄往前走──寫於陳芳明教授榮退前夕

2017/06/08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極短篇】張春榮/盆栽

2017/06/12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隱地/風風火火的八○年代

2017/06/12

鍾文音/捨不得不見妳

2017/06/04

【慢慢讀,詩】洛夫/夜歸

2017/06/14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