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文學台灣:彰化篇】蕭蕭/八卦 常民的高度

2017/03/23 09:37:17 聯合報 蕭蕭 文提供

八卦山的高度可以藏伏長達五公里、僅次於雪山隧道的八卦山隧道,快速連山通海;八卦山的高度,容許高鐵與山脈平行,十分鐘抵臨台中,五十分鐘到達高雄……有風無颱,有水無災。八卦山的高度,正是彰化常民生活的高度,那高度遠遠高過小道的八卦緋聞……

彰化地標八卦山大佛。 (圖/林敬家攝影,本報資料照片)
彰化地標八卦山大佛。 (圖/林敬家攝影,本報資料照片)

現代人誰不說一點、探一點、聽一點「八卦」?這種屬於八卦新聞的小道消息、緋聞傳言,已經成為新聞報紙的生存命脈。要不要聽聽林志玲的「八卦」?「八卦」是名詞;他最會「八卦」了,「八卦」成為動詞;最近有小豬的「八卦消息」嗎?「八卦」是限制消息的限制詞、形容詞。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八卦」顯然是傳千里的壞事,誰都相信:沒有出不了門的「八卦」。

八卦,早已是常民生活的高度。偶爾按進影歌星的臉書,總看見幾萬、幾十萬人次在按讚,就是最好的明證。

據說,「八卦」之所以成為緋聞、小道消息的代名詞,是因為香港最早的成人雜誌、風尚刊物,喜歡以裸女作為封面,格於民風尚屬淳樸,總要在裸女的重要部位貼上一小幅八卦圖,遮(美、醜、羞,該選哪個字?),達成後代影片上的「馬賽克」效果,或者,選八卦圖竟是為了鎮邪(邪、羞的念頭又從哪來)?這類雜誌就被稱為「八卦雜誌」。——美工設計者的無心,卻有了柳成蔭的豐收。

不過,也有香港人認為,街道巷弄裡發售的小報,喜歡登載色情、靈異、命理、賽馬、犯罪、名流傳言、奇聞軼事,這種小報的版面通常是八開大小,「八開新聞、八開新聞」,香港話說久了,傳開了,就被誤聽成「八卦新聞」,就像彰化許多古地名是「牛稠」,「牛稠」、「牛稠」,說久了,寫雅了,就成為「芙朝」;說久了,寫雅了,「番子埔」、「番埔」成為「元埔」;「番子挖」、「番挖」成為「芳苑」。當然也有可能說久了,說俗了,「儒林」變「二林」,正正經經的出版術語「八開」疏野為新聞流俗的「八卦」。

不過,彰化的「八卦山」與香港的八卦傳聞毫無關聯。彰化人多說閩南語,還有一些客家莊說客話,當然也有像賴和家族被河洛化的「河洛客」,我們都以八卦山作為人格的脊梁,絕對比香港人的八卦傳聞早很多,我們說八卦山(Pat-kuà-san),沒有人會想成八開篇幅的山。只是「鎮邪」的想法,倒是同樣承自伏羲氏的八卦圖。八卦山不高,最高處在二水鄉,山勢由南而北逐漸緩降,經田中、社頭、員林,到彰化市時海拔只有97公尺高,這樣的高度是最適合常民生活的高度,走下斜坡可以開拓自己的田園,可以開拓自己的心胸,危急時可以上山避難,當時的官軍與叛賊都喜歡選擇這裡當作他們的競技場域,林爽文、陳周全、戴潮春等等事件就在這裡進進出出,有資格命名的、有能力建亭的,命名為定軍山,建造了太極亭(或者叫作鎮番亭、八卦亭),都在試著、圖著要以「八卦」鎮伏這些人為的災難?

曾經擔任彰化知縣的胡應魁(?-1808)曾經上山看山勢,看不出網絡脈象之然、之所以然,當然也沒看出八卦圖、穴的蛛絲馬跡,所以建了太極亭,要以後天、人造的有形八卦,制伏無形的邪魔。八卦山之名早在乾隆51年(1786)出現,《台灣詩乘》則在1921年編成,收有清人蔡德輝的〈八卦山〉:「曉登八卦山,歸來讀周易;掩卷一回思,山形尤歷歷。」記述他登山後因山名「八卦」而讀《周易》,想起整座山縱嶺一脈、橫谷無數,因而馳騁想像,倒也沒提起山形與八卦圖的關係,如果引這首詩說是山形歷歷像八卦,那就倒果為因了。近十多年混元禪師在八卦山台地上的南投市建造「八卦聖城」,氣象萬千,是不是他看見了常民高度所看不見的氣象,那就不是住在谷地俗人如我輩所能探知的了!或許我們像一般民眾從山腳登山,偶爾回首,「小立迴環八卦山,風光瀟灑足銷閒。一鞭斜照頻回首,無數樓台指顧間。」(林臥雲〈登八卦山〉),享受一下「定寨望洋」眼界大開的喜悅吧!

「八卦聖城」望西移動一些,那就是「微熱山丘」一大片一大片土鳳梨園的所在,陽光毫不吝惜照射的山丘,微微升騰著山氣、土氣、林氣以及鳳梨混合著太陽的味道。再往西移動一些,即使下了坡,到了谷地,這氣息、這甜味仍然瀰漫著你的鼻腔,瀰漫在山林、在風中,從嬰孩的嘴鼻到七老八十的嘴鬚,從彰化的磚牆、社頭的三合院,到田中的田、埤頭的埤、二林防風林的林,都瀰漫著幸福的氣息。

戴帽子頂烈陽的八卦山鳳梨,右上是八卦山的紅土。 (圖/蕭蕭攝影)
戴帽子頂烈陽的八卦山鳳梨,右上是八卦山的紅土。 (圖/蕭蕭攝影)

土鳳梨有點兒酸、有點兒甜,在台灣所有的水果都改良成體積增大、甜度提升的金鑽效果時,土鳳梨有土鳳梨的憨直堅持,很多人都以為這就是台灣人的本性,其實這種土鳳梨是日治時代從夏威夷引進的smooth cayenne開英種鳳梨,應該算是外來品種,相對於更早從福建進來的「本島種」,當時稱它為「南洋種」。「本島種」的鳳梨節眼很深,往往依鳳梨周邊去皮之後,還要順著鳳梨的節眼挖出兩三行斜溝,切工好的人切出來的鳳梨自有它的美感,不過,一般手藝切出來的鳳梨,坎坎坷坷,慘不忍睹,連鳳梨都會感到羞愧,恨不得捉起鳳梨皮遮掩自己。這時候你就知道,為什麼「切蘋果」、「切梨」、「切棗子」我們都用「切」字,唯獨面對鳳梨,台灣話要用「刣」(thâi)了。

日治時代員林東山鳳梨交易場。(圖╲蕭蕭翻攝自《林朝業集》) 蕭蕭 圖片提供
日治時代員林東山鳳梨交易場。(圖╲蕭蕭翻攝自《林朝業集》) 蕭蕭 圖片提供

讀員林高中時,暑假我都在靜修路上的台灣鳳梨公司打工,我的工作十分單純,從竹籠子裡取出鳳梨,送上工作檯,聽說IQ40以上就可以勝任,接著歐巴桑俐落地將鳳梨斬頭去尾,送上另一個工作檯,旁邊的歐里桑將筒狀的鳳梨,瞄好圓轉型的機器刀,一送,鳳梨迅即去皮、抽心,一顆滑溜、圓轉的裸體鳳梨,就這樣送上輸送帶,兩旁站著兩排目不轉睛的女工,直盯著鳳梨的裸體,注意哪一顆玉體上還留有黑色的節眼,要迅速為她去斑、整形,保證大家吃到的罐頭裡的鳳梨玉潔冰清。這種鳳梨就必須是「南洋種」的「土鳳梨」了!

「南洋子」在八卦山脈落地生根既久,我們就稱它為土鳳梨,台鳳公司不煮鳳梨罐頭以後,土鳳梨就熬成鳳梨酥了。八卦山頂、山腰、山腹,這樣的高度,加上紅土,長日照,連夏威夷來的南洋鳳梨都適應良好,常住久安,定居下來,八卦山永遠有給不完的資源,足以應付不同時代的需要。

八卦從遠古伏羲氏開始,就以「乾、坤、坎、離、震、巽、艮、兌」的卦象,去對應自然界的現象、天地間的動能,那是天、是地、是水、是火,是雷、風、山、澤,八卦,一直是常民生活的準則與依據。

八卦山的高度,有仙有佛高高在上,供人膜拜;有碧山巖、虎山巖、清水巖,長期撫慰常民心靈。八卦山的高度,可以築造天空步道,既能俯視林木、松鼠,更可仰觀南路鷹飛翔,知道北地、南風的消息;八卦山的高度可以藏伏長達五公里、僅次於雪山隧道的八卦山隧道,快速連山通海;八卦山的高度,容許高鐵與山脈平行,十分鐘抵臨台中,五十分鐘到達高雄。

有風無颱,有水無災。八卦山的高度,正是彰化常民生活的高度,那高度遠遠高過小道的八卦緋聞。

延伸閱讀

【文學台灣:彰化篇】施叔青/夢裡自知身是客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曾郁雯/歡迎回家,下鴨茶寮。

2017/09/22

鍾玲/車禍中的奇蹟

2017/09/22

馮傑/虛構的鳥

2017/09/22

【秋天的詩】綠蒂/秋分、坐看雲起

2017/09/22

【美學系列】蔣勳/熠耀輝煌 王希孟十八歲的〈千里江山〉

2017/09/21

【秋天的詩】許水富/一些秋日小零件

2017/09/21

陳克華/詩想

2017/09/21

吳敏顯/牙仙寶盒

2017/09/20

【剪影】王岫/教父滿書店

2017/09/20

【秋天的詩】龔華/港邊

2017/09/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日出日月潭〉

2017/09/20

【文學台灣:南投篇6】向陽/我的青春夢

2017/09/19

【野想到】李進文/宇宙獨自在舞台上旋轉

2017/09/19

【慢慢讀,詩】張啟疆/太空葬(註1)

2017/09/19

【最短篇】晶晶/小事

2017/09/19

洪雯倩/她的名字叫西蒙蕾沓Simonetta 美學的誕生

2017/09/19

【剪影】張玉芸/故事在這裡燃燒

2017/09/19

【秋天的詩】洛夫/立秋

2017/09/19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三)驅離

2017/09/18

張系國/川普 教我們什麼﹖

2017/09/18

張曉風/除了為 小水獺垂淚之外

2017/09/18

【慢慢讀,詩】渡也/唐捐老家 在水底

2017/09/18

【聯副9.10 月駐版作家新作發表】陳栢青/我曾選過 菲律賓先生

2017/09/17

李欣倫/養神補氣斷捨離

2017/09/16

衷曉煒/美好回憶製造業

2017/09/14

【慢慢讀,詩】向明/有事,無事

2017/09/14

【聯副不打烊畫廊】廖修平作品〈墨象III〉

2017/09/14

【文學台灣:南投篇5】汪詠黛/中興之歌

2017/09/13

【剪影】張玉芸/關於距離

2017/09/13

【野想到】李進文/輕聲字

2017/09/13

【慢慢讀,詩】鴻鴻/伊卡洛斯輓歌

2017/09/13

【游於藝】康原/旅途上的風景

2017/09/12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在家鄉偏僻小路,體現宏大世界

2017/09/12

【慢慢讀,詩】許悔之/微塵眾中

2017/09/12

陳克華/詩想

2017/09/12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二)集中營

2017/09/11

孫維民/看不見的城市

2017/09/11

【2017台北詩歌節】鍾國強詩選

2017/09/11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一件沒用的事情

2017/09/11

【剪影】梁正宏/風.沙

2017/09/10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熠耀輝煌 王希孟十八歲的〈千里江山〉

2017/09/21

張曉風/除了為 小水獺垂淚之外

2017/09/18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三)驅離

2017/09/18

李欣倫/養神補氣斷捨離

2017/09/16

曾郁雯/歡迎回家,下鴨茶寮。

2017/09/22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一)傳播媒介

2017/09/04

張系國/川普 教我們什麼﹖

2017/09/18

【文學台灣:南投篇5】汪詠黛/中興之歌

2017/09/13

【文學相對論】房慧真VS.童偉格(四之二)集中營

2017/09/11

【最短篇】晶晶/小事

2017/09/19

鍾玲/車禍中的奇蹟

2017/09/22

吳敏顯/牙仙寶盒

2017/09/20

【聯副9.10 月駐版作家新作發表】陳栢青/我曾選過 菲律賓先生

2017/09/17

衷曉煒/美好回憶製造業

2017/09/14

洪雯倩/她的名字叫西蒙蕾沓Simonetta 美學的誕生

2017/09/19

【文學台灣:南投篇6】向陽/我的青春夢

2017/09/19

【剪影】王岫/教父滿書店

2017/09/20

【秋天的詩】許水富/一些秋日小零件

2017/09/21

馮傑/虛構的鳥

2017/09/22

【秋天的詩】綠蒂/秋分、坐看雲起

2017/09/22

【秋天的詩】龔華/港邊

2017/09/20

【剪影】張玉芸/故事在這裡燃燒

2017/09/19

【秋天的詩】洛夫/立秋

2017/09/19

【文學台灣:南投篇4】王浩一/我的美食基因的上游

2017/09/08

【2017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選手與裁判座談會紀實】有時候一個不小心,你寫的就(不)是文學

2017/09/16

【書評 〈新詩〉】所以我不得不繼續寫詩

2017/09/16

【書評 〈散文〉】美麗的態度

2017/09/23

【野想到】李進文/宇宙獨自在舞台上旋轉

2017/09/19

【游於藝】康原/旅途上的風景

2017/09/12

【慢慢讀,詩】渡也/唐捐老家 在水底

2017/09/18

陳克華/詩想

2017/09/21

【慢慢讀,詩】張啟疆/太空葬(註1)

2017/09/19

【聯副不打烊畫廊】孫少英水彩作品〈日出日月潭〉

2017/09/20

【書評 〈小說〉】吳繼文的慈悲心

2017/09/23

【文學相對論】簡媜VS.李惠綿(四之四)逍遙遊談生死

2017/08/2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9/18

【慢慢讀,詩】許悔之/微塵眾中

2017/09/12

孫維民/看不見的城市

2017/09/11

【慢慢讀,詩】向明/有事,無事

2017/09/14

【文學台灣:南投篇1】黃錦樹/在欉熟

2017/09/0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