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周密/台灣民主國(外一章)

2017/03/10 11:11:24 聯合報 周密(美國密蘇里州)/文

當初檯面上人物信誓旦旦以死相守,遇到危急存亡之刻,馬上走人,空留群龍無首,顯示他們人格低下之餘,倒楣的還是熱心支援的民眾。鼓動人民抗爭是一刀兩刃,刀鋒既向著對手,也是對著自己和人民的喉頭,死傷是必然的,小心相信你所想相信的理念……

台灣的地緣位置很重要,對發展海權的國家而言,更是兵家必爭之地。繼西班牙、荷蘭之後,日本是最積極求取台灣的國家,法裔美國人李仙得(Charles Le Gendre)在這方面頗有開迷啟迪之功。

曾任美國駐廈門領事,通曉台灣話的李仙得卸任後,向日本外務卿副島種臣建言,日本如要鞏固帝國安全,進而統御東亞,北須得樺太島(即俄國庫頁島),南取台灣等一系列島嶼,然後設置戰略基地於朝鮮與滿洲。他在擔任外務省顧問時,協助規畫殖民計畫,擬定外交策略及購買軍火等。

日本政府於1875年頒授「勳二等旭日重光章」給李仙得。

版畫〈大日本帝國勳章鏡〉,上面所列的各色勳章都是日本最重要的勳章,如:正中是大勳位菊花大綬章,勳一等旭日大綬章,及勳一等旭日桐花章。作者繼續看下去,赫然發現該勳二等旭日重光章高居第一排右三,李仙得身為外國人,而能受到日本政府如此的重視與禮遇,可見其人的貢獻。(圖1)

圖1:〈大日本帝國勳章鏡〉,勳二等旭日重光章(第一排右三),中沢年章畫,1895...
圖1:〈大日本帝國勳章鏡〉,勳二等旭日重光章(第一排右三),中沢年章畫,1895年。 圖/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日帝的大陸政策既定,二十年不到甲午戰爭(1894-1895)爆發,台灣此後紛亂不寧的因果由此展開。

在甲午戰爭快取得最後勝利時,日本派出精兵進攻澎湖列島,做接收台灣島的先遣準備,以切斷清廷和台灣的補給路線。清兵士氣低迷,抵抗一下就落荒而逃。不過,隨後在台灣的情況大不相同,日軍遭到強烈的反擊,台灣軍隊和游擊隊堅決反抗《馬關條約》,不願成為日本的殖民地。台日乙未戰爭一度非常激烈。

對台灣抗日這件事,日本深表不滿,一張發行於1895年11月的版畫把台灣游擊隊志士畫得像藏於草莽竹林中的野獸,正扛著紅色虎旗逃竄。(圖2)

圖2:叢林中的虎旗〈虎之旗之藪入〉,小林清親畫,西森武城文,1895年。 圖/聖...
圖2:叢林中的虎旗〈虎之旗之藪入〉,小林清親畫,西森武城文,1895年。 圖/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虎旗是短命的台灣民主國國旗,使用於1895年5月23日到10月21日。當時台灣人士為得國際視聽,不讓台淪為殖民地,台灣民主國(Republic of Formosa)因而成立,但是始終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與支持。

小林清親所畫的竹林虎旗,完成於台灣民主國滅亡後一個月,戰勝國的得意也見於畫筆尖端,膚色黝黑衣不蔽體的一群男子,長相醜惡,正在躲避日軍追殺,圖上方的說明文字極盡調侃之意。

一開頭作者西森武城(筆名骨皮道人)寫著:到底是人還是怪物,這在台灣人民是無人能知曉的。在劉永福的號令下,他們在竹林中走得精疲力竭。接著展開如下的對話。

甲說:「這旗上是什麼動物?一隻貓?一隻鼬鼠?」

乙說:「你睡著了啊,這樣大的貓根本不存在!這是一頭老虎。」

甲:「喔,原來如此!如果中國大陸以龍為代表,這裡一定是老虎。不過就旗幟而言,龍不是一個好主意。」

乙:「為什麼?」

甲:「我們常說『龍虎』,所以龍比虎強。但你看,中國大陸已慘敗,你怎麼解釋?我們台灣人只是老虎,老虎比較弱,用老虎旗幟作為代表,我們必輸!」

乙:「不,不,不對。選老虎圖像不是那個原因。台灣有許多竹林,老虎以此為休憩庇護之所。我們的國旗意謂著,一看到日本兵,我們就要像老虎一般逃避。所以老虎旗是避禍的保障。很好的想法,對吧?」

甲:「白癡的想法。」

不知為什麼,小林把藍地黃虎旗改成紅地黃虎旗子。

小林清親和西森武城在〈老耄之航海〉中,進一步奚落台灣民主國第二任大總統劉永福。有第二就有第一,原台灣巡撫唐景崧於5月25日在台北正式成立台灣民主國,是為大總統,這位在中法戰爭帶兵頗為驍勇的人,沒想到打了一下就逃到淡水,乘德國商輪鴨打號(Arthur)逃亡至廈門,成為所謂的「十日總統」。

6月26日,大將軍劉永福於台南被擁立為第二任大總統。日軍自北節節南下,由於義勇軍游擊式反抗,讓日軍覺得戰情不如預定的順利,於是增派軍隊從三面攻向台南。劉永福以兵敗無援,求和卻被乃木希典所拒,10月20日與隨從逃跑,和800餘名乘客搭英國商船賽里斯輪(SS Thales)前往廈門。

參與進攻台灣的日本巡洋艦八重山艦,懷疑船上可能藏有劉永福,因而於海上緊追不捨。次日,八重山艦長平山藤次郎竟然在廈門外的公海攔截賽里斯輪,派員登船搜索,可是無法辨別出劉永福,因為劉已假扮成苦力。日本想強行扣押七名中國乘客,認為他們與台灣民主國有關係,賽里斯輪船長拒絕,雙方因而對峙十小時。最後平山藤次郎放行,賽里斯輪得以安抵廈門。

日本在公海搜捕中立國船隻,此舉引起大英帝國抗議,日本政府因而正式道歉,外務省提出處罰責任者的要求。結果,海軍常備艦隊司令官有地品之允、艦長平山藤次郎都被編為預備役。

在版畫〈老耄之航海〉中,西森武城編造的故事是這樣寫的。(圖3)

圖3:〈老耄之航海〉,小林清親畫,西森武城文,1896年。 圖/聖路易藝術博物館...
圖3:〈老耄之航海〉,小林清親畫,西森武城文,1896年。 圖/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有個叫劉永福的老頭住在台灣,在半睡半醒中以為他是台灣王,他說大話,招募魯莽的苦力圍繞在他身邊,進行不恰當的抗日計畫。但是他們反抗也沒用,因為即便是辮子的上司(清廷)都格外小心遵從日本政府。即使成千上萬的人反抗日本,他們一點機會也沒有。最終,老頭自白日夢中醒過來,他認清他造成什麼樣的災難,他用腦努力想,可是沒有令人滿意的辦法。

就在那時刻,一個叫大擔憂的人在旁說:「你的對手有眾多支持,我們怎麼能比,你沒有指望,救你自己一命吧。最明智的事是證明你有逃跑的天分。」

劉說:「對,好主意。如果我在陸地上逃一定很快被抓,所以我們要渡海逃到廈門。」

大擔憂:「你應該要換裝成苦力。」

劉:「什麼?在船上沒關係的。」

大擔憂:「至少把臉遮住。」

劉:「為什麼?」

大擔憂:「俗話說:一路順風/船上覆蓋著臉/船上假裝愚蠢。」(日語雙關語)

版圖中,一個張著大嘴的清朝官員坐在稻草堆裡讓人餵食,兩個苦力在後面忙著撐船。小船畫面嘲弄歸嘲弄,大總統劉永福是真的假扮成苦力逃跑成功,台南隨即於1895年10月21日被日軍收歸,開啟日本在台灣半世紀的殖民時代。

日本著手開發它最新的殖民地就像它在1868年明治維新後建設本國一般,新領土富含農業資源,馬上可以嘉惠日本。同時還有許多未開發的土地,不僅可以作為商業或住宅房地產投資、基礎設施系統,也可建設成工業設備。日本的投資者馬上考量開發台灣的各種可能途徑。

小林清親在〈山師之笑談〉中,畫了四個席地而坐的男子正在討論,地上攤著台灣諸島圖,其中一個捧著算盤,顯然在想錢的事情。(圖4)

圖4:〈山師之笑談〉,小林清親畫,西森武城文,1896年。 圖/聖路易藝術博物館...
圖4:〈山師之笑談〉,小林清親畫,西森武城文,1896年。 圖/聖路易藝術博物館提供

西森武城洋洋灑灑寫下說明文字,試翻譯如下:

金蔓氏:「嗨,老慾先生!我聽說你已經想在台灣的新天地發展大事業。我也有些念頭,最近在跟金融投資者進行商談中。如果你不介意,也許我們一起做比較容易成功。你覺得如何?」

老慾先生:「你消息靈通,想要隱藏任何企圖是無益的……我就告訴你我的計畫吧。到未開發地區投資一定能賺錢。一開始我要從事樟腦和砂糖製造業,然後我還要建設電車和火車。商機無限,但是我會從這四大事業著手。如果你和你的投資人有相當的默契,至少把這張地圖帶著跟他們討論一下。如果他們同意,我當然會提供我的洞見,然後再談我的預算計畫。」

金蔓氏:「感謝你當下的承諾!然而沒有錢我們什麼都做不了……你的計畫是?」

老慾先生:「唉!這種問題只有外行人才會問。錢不是問題!我們沒錢!」

從這幾張版畫可以看出日本殖民的初心,日本人攻占台灣,長達五十年的日據時代,所留下來的各種開發建設不是愛台灣的表徵,而是以台灣的軍事位置護守日本,以台灣的資源利潤滋養日本。所有的進步建設,其大前題是為日本帝國及日本國民而設想。

利之所在,人必趨之,這也是人類的通性。即便是過去言明愛台灣的人士,在利害攸關的時刻,也未必真能信守諾言,有些人頗有辦法還跑得特別快。

像唐景崧在《台灣民主國獨立宣言》中,熱血激昂的表示「台民願人人戰死而失台,決不願拱手而讓台。台民公議自立為民主之國。決定國務由公民公選官吏營運。」台灣民主國於5月25日舉行獨立慶典,成立十天後,大總統唐景崧即逃之夭夭,副總統兼團練使丘逢甲得知,也即潛逃。最可笑的是,台灣富豪林維源被推為國會議長,但堅持不要擔任,慶典後第二天就到廈門去。最後,由第二任大總統劉永福繼續抵抗日本軍隊,苦撐一陣後,他也拋下子弟兵黑旗軍、義勇軍等逃離困境。

當初檯面上人物信誓旦旦以死相守,遇到危急存亡之刻,馬上走人,空留群龍無首,顯示他們人格低下之餘,倒楣的還是熱心支援的民眾。鼓動人民抗爭是一刀兩刃,刀鋒既向著對手,也是對著自己和人民的喉頭,死傷是必然的,小心相信你所想相信的理念。

延伸閱讀

周密/百年前的政治版畫
周密/跟著魯迅吶喊?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慢慢讀,詩】侯吉諒/櫻漸滿開三十三行

2017/04/30

【老情人】廖咸浩/她逼你吃的東西

2017/04/30

蔡詩萍/我抓在手上的都是幸福紀念日

2017/04/29

朱國珍/人生彩繪沒有陰影

2017/04/29

王正方/月下舞刀

2017/04/28

【小詩房】管管/夜之寺

2017/04/28

黃春美/廚房故事

2017/04/27

【台語日常】劉靜娟/逐櫻花

2017/04/27

【慢慢讀,詩】楊智傑/蟑螂

2017/04/27

【最短篇】蔡仁偉/插座

2017/04/27

【聯副故事屋】陳輝龍/也是有理想的派屋

2017/04/26

【小詩房】萩原朔太郎 詩二首

2017/04/26

鍾喬/劇場,北京,新工人

2017/04/25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下)

2017/04/25

【慢慢讀,詩】林煥彰/茶花不再昨日

2017/04/25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四之四)創作的啟蒙

2017/04/24

【星期五的月光曲】張曼娟VS.蔡詩萍/圓潤包容度過苦厄,認真燃燒照亮人間

2017/04/24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上)

2017/04/24

【慢慢讀,詩】向明/趨勢

2017/04/23

陳克華/詩想

2017/04/23

郭強生/長照食堂

2017/04/23

廖玉蕙/租書店、包子和總經理

2017/04/21

【最短篇】晶晶/銅板

2017/04/21

【慢慢讀,詩】鯨向海/睏

2017/04/21

【文學台灣:彰化篇】陳文彬/行過鹿港不可得!

2017/04/20

【小詩房】蔡文哲/燭光煨詩

2017/04/20

【極短篇】鍾玲/一見鍾情

2017/04/20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慢慢讀,詩】詹澈/翻捲雌雄

2017/04/19

【最短篇】蔡仁偉/抽屜

2017/04/19

【文學台灣:彰化篇】楊錦郁/肉圓、貓鼠麵、大箍意麵

2017/04/18

【慢慢讀,詩】綠蒂/北港溪的黃昏

2017/04/18

吳鈞堯/澀

2017/04/18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四之三)劇場與我

2017/04/17

吳敏顯/冷天的陽台

2017/04/17

【慢慢讀,詩】瓦歷斯.諾幹/紀念之外──敬致楊逵先生

2017/04/17

【聯副3-4月駐版作家唐捐答客問】也耽美,也耍廢,也刺世

2017/04/16

張維中/無所事事的前行

2017/04/15

床邊故事/一加一的幸福童年

2017/04/15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熱門文章

郭強生/長照食堂

2017/04/23

廖玉蕙/租書店、包子和總經理

2017/04/21

黃春美/廚房故事

2017/04/27

【星期五的月光曲】張曼娟VS.蔡詩萍/圓潤包容度過苦厄,認真燃燒照亮人間

2017/04/24

【文學相對論】紀大偉VS.李屏瑤(四之四)創作的啟蒙

2017/04/24

【青年文學相對論】詹佳鑫VS.陳宗佑/孤獨是一只羅盤

2017/04/23

【青年文學相對論】方子齊VS.蕭詒徽/黃昏泣

2017/04/23

【書評〈小說〉】白先勇/花甲男孩的大內之音

2017/04/29

【書市觀察】黃崇凱/鄭問之死 與漫畫IP的可能

2017/04/29

【青年文學相對論】李璐VS.蔡幸秀/小說是什麼—如果寫作本身是一種行動

2017/04/23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上)

2017/04/24

【聯副3-4月駐版作家唐捐答客問】也耽美,也耍廢,也刺世

2017/04/16

【青年文學相對論】林育德VS.徐振輔/所有痛苦都是來自於愛

2017/04/23

王正方/月下舞刀

2017/04/28

【聯副故事屋】陳輝龍/也是有理想的派屋

2017/04/26

楊澤/古書比包包 耐人玩味(下)

2017/04/25

鍾喬/劇場,北京,新工人

2017/04/25

【最短篇】蔡仁偉/插座

2017/04/27

【文學台灣:彰化篇】劉靜娟/走一趟老街

2017/04/13

【文學台灣:彰化篇】陳文彬/行過鹿港不可得!

2017/04/20

朱國珍/人生彩繪沒有陰影

2017/04/29

【極短篇】鍾玲/一見鍾情

2017/04/20

【青年文學相對論】徐慧能VS.江樂筠/青年

2017/04/23

【台語日常】劉靜娟/逐櫻花

2017/04/27

愛亞/早上安好

2017/04/07

【慢慢讀,詩】楊智傑/蟑螂

2017/04/27

【青年文學相對論】陳柏言VS.張敦智/當代文學的社會責任

2017/04/23

【迪化二○七博物館】陳國慈/一棟大稻埕老房子的重生

2017/04/14

【青年文學相對論】鄒佑昇VS.莊子軒/影戲

2017/04/23

【觀賞《定風波》】朱嘉雯/世事一場大夢

2017/04/30

【小詩房】萩原朔太郎 詩二首

2017/04/26

蔡詩萍/我抓在手上的都是幸福紀念日

2017/04/29

陳克華/詩想

2017/04/23

【文學台灣:彰化篇】楊錦郁/肉圓、貓鼠麵、大箍意麵

2017/04/18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4/24

【老情人】廖咸浩/她逼你吃的東西

2017/04/30

【文學台灣:彰化篇】徐錦成/員林鎮小吃憶往

2017/04/07

【文學台灣:彰化篇】石德華/我的彰化眼

2017/04/19

【慢慢讀,詩】向明/趨勢

2017/04/23

【慢慢讀,詩】林煥彰/茶花不再昨日

2017/04/25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