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們這一代:二年級作家之5】李喬/悠然向黃昏

2017/02/28 07:52:14 聯合報 李喬

2006年,李喬(左二)獲國家文藝獎,得獎者林璟如(左起)、李喬、柯錫杰、郭芝苑...
2006年,李喬(左二)獲國家文藝獎,得獎者林璟如(左起)、李喬、柯錫杰、郭芝苑、黃俊雄、漢寶德、廖慶松七人都親自領獎。 (圖/本報資料照片)
個人七十歲以後就不再寫回顧性文字了。2017年虛歲進入八十四;現在被「命題作文」真有不知如何下筆之感。這不是小說的「虛構」,所以內容不得不會有重複;好在今天閱讀平面文字的人不多,那就依序下筆了:

今日難以想像的孤寂貧困多病童年:我1934年出生在苗栗大湖深山,是替「頭家」看顧杉林的人家。這一切是家父所造成;他是地方「農民組合」抗日組織的頭目,被「限制住所」在那裡。

在被殖民「成熟」的年代,反抗者成了社會大眾的眼中釘;走在街上山路,我是「誰都可辱打的小孩」。現在的人很難想像吧?而上天賜我多病的身軀;記憶中「初農」畢業之前,很少日子是不生病的。

2013年,李喬參與廢核活動。 圖/本報資料照片
2013年,李喬參與廢核活動。 圖/本報資料照片

就讀的是「初級蠶絲科職校」,每學期上課兩個月、養蠶兩個月(晚上住校餵蠶)。一學期國文教四、五課。幾何課記憶中老師總在黑板上畫圖形,沒說明什麼。代數課老師每堂在黑板上寫「習題解答」,命我們抄;他說我們程度根本學不了代數。英文一學期教兩課。後來我在苗栗高農讀一年,這時才知道:英文和國文一樣有ㄅㄆㄇ這種拼音的。我離開苗農是被課程逼走的;英文課同高中,數學之外還有「農業統計學」。很意外我「逃去」考新竹師範,三千人中錄取兩百名,我上榜了。

──其實僥倖考上竹師和就讀苗栗高農有關;化學老師是女的,很兇,她規定:教到哪頁,書上的「化學分子式就得背熟到那裡」,結果我的「自然科」大概成績很好。

另外,苗農的國文科李因老師影響了我的一生:我們的「周記」有「生活記錄欄」。我懶得多寫,總是五個字一句「填空補白」。李老師說:讀大學都在跑警報,沒學會做詩,你好像是做詩;我給你《詩律》與《詩韻集成》《千家詩》三本書,你自己捉摸捉摸看……

於是,離家寄住苗市的一年,我將五言七言絕律,平起仄起「押韻式」「不押式」十六種變化背熟了(八十幾歲的現在還能熟記)。另外就是詩韻:一東同銅桐筒童僮中終……二冬農宗鍾鐘龍眷……三江四支……大致背下來。

這個好玩的功夫,到了竹師遇上自稱專攻「近體」的周紹賢老師,他很吃驚,在課外硬要我向他叩頭拜師。我二十四、五歲以前寫了一百首左右近體,一些古體和詞。這是我的私房菜,大概是那個年代青少年少有的奇遇吧?

在竹師第二個因緣是結識教我們歷史的吳顧言師。他自語是哲學系畢業的,又是當時形同被「禁足」在新竹的印順上人徒弟。他上課很少「照本宣科」,說來說去就轉到「蘇格拉底」「柏拉圖」……上去,這是很奇特的牽扯。我溜到圖書館去找到《西洋哲學辭典》翻了幾天。有一天他談「笛卡兒」……下課後我悄聲問他:帕克萊(Berkeley)的「物質不存在──無實體世界」什麼意思?

從此我被他「捕捉」,和周師一樣,都是跪下叩頭正式拜師成為師徒了。這是山鄉困阨野孩很特殊的奇遇。後來我發現中國大陸來台同年紀的一輩,也很少有同樣機遇的人。

後來我從事創作,略同年紀的人,對中國故典也鮮有考倒我的,至於西方文學理論,我是從西方思想史去理解的,和從文學作品中追索思想主題不大一樣。很慚愧我是鮮讀文學經典的小說人;《奧德賽》《伊底帕斯王》《孤星淚》《包法利夫人》《格列佛遊記》《塊肉餘生錄》《浮士德》《卡拉馬卓夫兄弟》《戰爭與和平》《紅字》《白鯨記》我讀了──威廉.福克納是我文學的神……還有日本作家的佳構也是深為驚服的。

我受的正規教育到師範為止。我曾有「做小官」的機會──廿四歲教育行政高考及格。我不入仕途是因為讀教育略有心得;我懂「心理測量學」的一些理論或操作方法,我某程度理解自己的智力,人格傾向。很慚愧,專長未為社會所用,只用在防止自己少墮歧途之用。

從事文學是在十八、九歲就立志所在,實際全力投入竟至近而立之年,主要的是追尋「最多可用於寫作時間」這一點。在高職任教大概是最佳途徑吧?

人間的事,禍福順逆,非「時過境遷」很難評斷。就以我出場文壇的時間言,比上一代的占便宜,我這一代學華語為表達的工具,不必像鍾老一代從ㄅㄆㄇㄈ學起,職業是學校教書,早些又涉獵中國古典,所以表達的語言沒有問題──好笑的是舊習殘餘,敘事行文,會帶些許古文殘渣,這是很尷尬的。

進入文壇有一情狀,是偶然也是運氣:那就是結交的師友層次。這是平生最大的福分,勿論是文學同行本業,或一般通識學修,我遇上的都是高我一級勝我層次的。反觀幾位同時起步的,往往故步自封難進新境,我認為重點在接觸的師友境界大大有關。這是因緣際遇,也是抉擇結果。

李喬的代表作為大河小說「寒夜三部曲」。 圖/本報資料照片,國藝會提供
李喬的代表作為大河小說「寒夜三部曲」。 圖/本報資料照片,國藝會提供

人生的行程,活到現在回首以觀,大都是自己抉擇的,但有些際遇只好歸諸命運,我一生寫作生涯上兩件例證:1977年間我受某機構的邀請,寫了1915年噍吧哖抗日事件的歷史小說《結義西來庵》。後來一位長者逕自送去參加「中山文藝獎」。我沒受獎,評審的某前輩說:「那本小說複選八十多分,決選九十多分為各類之冠,為何你未去領獎?」後來前輩查問結果是:給獎辦法,在決選之後還有一道「手續」:要再經「審查」──「審查」結果是「五十分」。問為何如此?答曰:此書思想有問題──當年在玉井之東「虎頭山」上,余清芳樹一黑底白字旗:「大明慈悲國」,這是……所以思想……所以……

台灣在某個年代「國家文藝獎」可以「事先安排的」;某一天我接一通某主任祕書的電話:李先生:你有出版幾本長篇小說是不是?回說是。電話中說:隨便送一本來,今年的「國家文藝獎給你……」我愣了一陣,回曰:謝謝,我不……

前一獎如果不是「審查」替我擋掉,我勢必去領那巨獎;後者是意志的抉擇,兩者一者「失足」,可能就不是苦寫快六十年的現在這個李某了。

國家文藝獎的故事還有「續集」:2006年第十屆我獲得了。據評審者事後透露:決選二比二,一人中立,爭執了一個下午,最後支持者爭取到那一票;以三比二「榮獲得獎」。事情還未結束:那位「被爭取者」還特別發表文章說明自己的「清白」。個中奧妙耐人尋味。

在文學類型裡選擇小說,在我是很自然的。生長背景艱苦多災多難(那「疾病與就醫史」就可寫成一書了),我涉獵複雜繁多,加上西洋哲學史為底,廣涉各派心理學、文化人類學,六十歲以後又深讀了小自量子、大到天體力學這些「一知半解的東西」。我會面相手相排八字這些……所以非「多聲交響」的小說類型,實在寫來不能過癮。

我的小說,外界看法自有依據,我自己卻心底清楚,以歷史背景的作品占大部分,但從早期長篇《痛苦的符號》(1974年三月出版),到中期的《藍彩霞的春天》《情天無恨》──那是直描生命形相的東西,這是滿腦子抽象思維的「出路」。

除了小說創作之外,文化思想與現象的探索,抽象生命之祕的玄思,也占了我腦海、時間近半的分量。到了七十歲以後我寫了「幽情三部曲」。因為我多年參與電視的節目和一些地方公共事務,心裡充滿了「幽情」,這三部小說是有意把歷史的,現實的,恐懼、盼望等等的「虛構」(fiction)小說呈現出來。這是面對現實「技窮」的做法。

總括我一生的小說創作、文化探索,可歸納為兩點──目的論是:土地認同。人間糾葛難免,人人認同處身的土地,苦難可減輕一些。方法論是:反抗哲學,與存在主義有些淵源,但論證是科學的:從原子量子而人間,而巨大天體的「力的結構」證明;反抗是存在根本。

延伸閱讀

看更多【二年級作家】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慢慢讀,詩】嚴忠政/塗鴉

2017/07/2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聯副文訊】2017桃園鍾肇政文學獎徵文,8月20日截稿

2017/07/24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距離十尺

2017/07/22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聯副文訊】2017馬祖文學獎徵文,7月31日截稿

2017/07/20

【聯副不打烊畫廊】徐兆甫水墨作品/植物發光二極體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慢慢讀,詩】陳家帶/七隻藍腹鷴公民調查

2017/07/17

陳克華/詩想 二則

2017/07/17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黃暐婷/龍的眼睛

2017/07/15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慢慢讀,詩】洛夫/那年代.鄉愁與銅像

2017/07/14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熱門文章

【敬寫齊邦媛先生】席慕蓉/日昇日落.最後的書房

2017/07/20

蔣亞妮/寫你(上)

2017/07/18

蔣亞妮/寫你(下)

2017/07/19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金榜】啓航

2017/07/23

陳思宏/火車站

2017/07/22

【文學台灣:台中篇18】林婉瑜/我的台中

2017/07/25

劉崇鳳/紅山

2017/07/21

劉墉/公望老哥

2017/07/14

【2017青年最愛作家感言】簡媜/當你啟航那一刻 請想起我

2017/07/23

栗光/放下男友 談場堂堂正正的戀愛

2017/07/22

馮傑/劉備 種菜的意義

2017/07/20

吳保霖/回味《麥迪遜之橋》

2017/07/13

【路上撒野,紙上叛逆】陳思宏/罵葉慈

2017/07/15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四)詩

2017/07/24

【慢慢讀‧詩】楊澤/和巴奈聊活著 和她的野溪之歌

2017/07/24

【極短篇】張文菁/蒂芬尼涼鞋

2017/07/17

【影劇六村有鬼】馮翊綱/聚聚

2017/07/18

【文學相對論】林婉瑜VS.姚謙(五之三)詩人

2017/07/17

【最短篇】蔡仁偉/南瓜

2017/07/19

【最短篇】蔡仁偉/交友

2017/07/24

【美學系列】蔣勳/芒花與蒹葭──不遙遠的歌聲

2017/07/04

【剪影】張玉芸/讓人深思的氣味

2017/07/21

距離十尺

2017/07/22

【野想到】跟骨頭講話/李進文

2017/07/20

【字斟句酌】孫楨國/媒體為何愛用「釀」字?

2017/07/21

【慢慢讀,詩】周駿安/劫

2017/07/21

【客家新釋】葉國居/大賊牯

2017/07/19

鄭麗卿/香蕉的滋味

2017/07/13

【閱讀世界】完全敘事的抒情

2017/07/22

【慢慢讀,詩】孟樊/七月

2017/07/20

【慢慢讀,詩】楊子澗/生於死亡

2017/07/19

周天派/小詩房二首

2017/07/18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26現場報導/有人聽見嗎?認真悲傷,愛要即時

2017/07/25

【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飛鵬子/低調真的很快樂

2017/07/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毛奇/太陽餅少女時代

2017/07/11

蓬丹/清和月遊名園

2017/07/17

空氣朋友/幾米

2017/07/24

【7、8月聯副駐版作家新作發表】王聰威/蕭千斤

2017/07/16

【書評〈新詩〉】充滿回憶 知覺當下

2017/07/22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長青/白面書卷氣,黑暗兄弟情

2017/07/12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