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凌性傑/一輩子喜歡一件事,喜歡一件事一輩子

2017/02/25 15:51:53 聯合晚報 凌性傑

一輩子喜歡一件事,喜歡一件事一輩子 圖/阿力金吉兒
一輩子喜歡一件事,喜歡一件事一輩子 圖/阿力金吉兒

現實往往是磨人的

不管在怎樣的時代,能找到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都是一件幸運的事。能夠喜歡一件事一輩子,那就更難得了。幸福之所以難求,正因為每天要與現實生活短兵相接。而現實,往往是磨人的。

在媒體上看見失業率數據、低薪困局,每覺怵目驚心。現代人即便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日子可能也過得不輕鬆。生活的艱難,就像舒國治〈求生、謀職與路上行人〉裡說的:「蠻荒之世,餬口有其難處。而今日人雖不處叢林,竟然餬口也有難處;否則何以大夥皆守著一樁爛職業、每日吃苦受罪而遲遲不敢言離。」

在《過勞之島》這本書裡,記錄一連串台灣職場過勞死傷的個案,那些事故在我心裡形成強烈撞擊,期待台灣的勞動人權可以被法律保障。我們這一代從小就被教育著好好學習、畢業後找份好工作,如今要面對的問題卻是:賴以維生的工作竟然可能是不幸的根源。《過勞之島》提到台灣勞工工時過長,致使身體勞損,也侵蝕個人休閒活動、家庭與社交生活……於是作者質疑:「工作究竟是為了『謀生』,還是為了『找死』?我們一輩子辛勤工作,不就是為了幸福的生活?我們努力賺錢,到頭來怎會犧牲了親情、健康、社交生活?」

看似安穩的教育這一行,亦潛藏著職業災害──聲帶長繭、靜脈屈張、過早發作的五十肩,以及長期累積的焦慮與憂鬱。我的朋友傳來訊息,說某位教學研究都認真的老師正當盛年卻罹癌猝逝,據說生前每天睡不到四小時。還有不久前的新聞──因為學校工作壓力太大,有老師在學校跳樓身亡,有老師在教室以鐵鍊上吊離世。教育如果有「現場」,這樣的現場真不是我初入行時所能想像。

每一種生活模式都有其難處,或許只能往好處想,「現場」永遠都有可能流動、變化。

一紙聘書決定了往後的幸福

碩士班學分修完的那個夏天,我曾經猶豫該過怎樣的生活。當時手頭積蓄所剩不多,最好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寫學位論文。開咖啡館、經營早餐店、投身出版業或補教業,都曾是我理想生活的選項。已經做了兩年的補習班作文教學工作,頗為得心應手。只是因為談了太過艱苦的戀愛,我必須逃離原有的關係脈絡,以斷絕放棄換取自由。說來詭異,我追求幸福的歷程,彷彿都只是在試圖逃離不幸而已,實在太不積極進取了。為了轉換現場,遂一路向東,在濱海小城讓自己的心安靜下來。

歷經幾次落榜,2000年8月29日,終於通過教師甄試,第一次拿到公立學校的聘書,擁有一份正職,再不久即將滿二十六歲。體育學校占地廣闊,大部分學生都必須住校,過團體生活以利訓練。我申請到一間教職員單身宿舍,有獨立衛浴以及一個小陽台。陽台上,有燕子築巢,嘰嘰喳喳的聲音陪我度過許多晴雨晨昏。定期為牠們清理排泄物,別有一番小情趣。校園裡面樹種繁多,主建築後方種滿了向日葵,圍牆外即是大片釋迦田。辦公室曾捕獲罕見的鎖鍊蛇,我在單身宿舍門口見過一尾雨傘節彎彎扭扭地溜過。後山生態系如此完整,一併收容了離鄉背井的我、我的孤獨。

夜深了,把寢室窗簾拉開,可以看見遠方山影依稀,月光或星辰遙遙映照。每天都期待被陽光叫醒,期待趕快敲鐘上課,與我親愛的學生一直聊天。早上進辦公室,常有學生在我桌上放一堆早餐,留字條叮嚀我要吃飽。東海岸生活六年,也曾遭遇嚴重的感情波瀾,甚至覺得這世界再無可留戀。然而學生對我的期待、關懷、體貼,抹去我那些不健康的厭世念頭,不再覺得生活是一場欺騙。

初任教職的我,熱情過剩但是經驗不足,唯一值得驕傲的,是那一塵不染的真心。在「我與你」的關係裡,相互定義,彼此對話,我漸漸被教學工作重新塑造。慢慢理解自己的幸福經濟,勞心勞力的代價除了月薪三萬五,最貴重的報酬是擁有情感支持,真誠的陪伴。那時的現場,比較簡單清明,沒有太多評鑑表格,也沒有各種置入性的政策宣告。各安其位,所做的能讓自己安心,這樣就夠了。

那些最美好的男性情誼

陪學生晚自習的時候,我看著自己的書,偶爾寫一些文章。晚自習結束到就寢這段時間,常有學生找我傾訴。坐在沒有光害的操場,我們仰望星空,未來好像很近又好像很遠。工作不到半年便買了小房車,辦汽車貸款需要兩名擔保人,學務處的資深同事二話不說,立刻幫我簽名搞定。之後償還助學貸款,也是在同事協助之下一次清償。只是,這世界當然不會沒有惡意與攻擊。六年之間,我習得了趨吉避凶之道,明白人際的親疏遠近強求不來。但願從今而後,只為喜歡的人做值得的事,遠離那些會傷害自己的人。

教育工作最有趣的就是面對生命的可能,一顆顆種子經過澆灌,終會長成屬於自己的樣子。這過程藏著一些生命的祕密,而我衷心喜歡對生命保持好奇。離開東海岸已經十年多,教材越來越熟,經驗越來越豐富,我變得不那麼尖銳,更謙卑、更寬容地看待體制。同樣的經典教材,年復一年打磨著我的心性。為了教學所做的功課越多,最大的受益者其實還是自己(寫作似乎也是如此)。與其說我的學生依賴我給予他們什麼,不如說我一直依賴著學生對我的信任,才能一直保有自在和任性。

最近這幾年常跟畢業的學生相約出國遊走,很享受師生關係變成遊伴的情義。有幾次是學生安排好行程,問我要不要跟,我也樂得輕鬆,將瑣事都交給他們決定。我最美好的男性情誼體驗,都發生在校園。高中讀男校,後來在中學任教,男性的義氣之交,可以性命相見,也可以雲淡風輕。從高中到現在,我還是一樣直來直往,維持著男孩們相互嘴炮、彼此吐槽的優良美德。垃圾話裡有真情,即使多年不見,重逢的時候把酒言歡,本心自然而然出現。已經畢業的導師班男孩三不五時辦聚餐,一有空就相約回母校閒晃打球,群聚時大而化之百無禁忌,足以把日常生活裡的細瑣煩悶沖刷殆盡。

像我這種讀文學院的男生……

男性世界的生存競爭總是好勇鬥狠,男性氣質常被成就焦慮捆縛,我也常陷入一事無成的不安之中。多虧身旁這些成就非凡的學生,證明我所做的一切並非徒勞,我只要好好欣賞他們的成就,這樣就很好了。

在自己的現場,看多了鞠躬盡瘁的故事之後,或許該想想屬於自己的一套幸福經濟學。生活是艱難的嗎?似乎是,但似乎也未必。選擇用怎樣的心境過怎樣的生活,那才是人生的大難題。像我這種讀文學院的男生,年輕時常常被問到出路如何,那些問句裡的出路往往不涉及理想是否崇高,而是關切能否養得活自己。其實,在我們的社會,掙得一口飯吃並不難,艱難的是謀生這宗交換是不是甘心,能不能換來喜悅與滿足。幸福經濟學,關鍵在於選擇。我不太喜歡跟滿嘴選擇障礙的男性相處,他們事前反覆猶豫,事後總是懊悔,連選擇晚餐吃什麼都要躊躇一兩個小時。

面對重大抉擇,我不是不害怕,只是慶幸自己幾乎沒有選擇障礙。想吃哪一口飯,想跟誰一起玩,想怎樣過日子,選錯了頂多重新來過。米蘭昆德拉在小說裡說的,幸福就是渴望重複。我服膺蒙田的理念:「如果容許我再過一次人生,我願意重複我的生活。因為,我向來就不後悔過去,不懼怕將來。」

想像著2020年八月,教學生涯滿二十年,我希望留職停薪兩年,暫時離開職場,花時間陪伴我最親愛的家人。在這段期間潛藏悠遊,蓄積能量,享受一下沒有經濟壓力與工作使命的好日子。這或許可以成為另一個幸福紀念日。

【作者簡介】

凌性傑,高雄人,天蠍座。喜歡讀書寫字,迷戀山風海雨,熱愛紅酒美食溫泉與遊樂,重視吃飯洗澡睡覺。現任教於建國中學,珍惜男性情義,以培育下一代暖男為己任。曾獲台灣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教育部文藝獎。著有《男孩路》、《自己的看法》、《彷彿若有光》、《慢行高雄》、《陪你讀的書》、《有信仰的人》、《愛抵達》。

凌性傑。 圖/凌性傑提供
凌性傑。 圖/凌性傑提供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廖玉蕙/那些看不分明的霧中疾馳列車

2017/06/27

【慢慢讀,詩】詹澈/吊絲蟲

2017/06/27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四)愛與不愛之間

2017/06/26

【星期五的月光曲】巴代VS.馬翊航/蝸牛佐小米,野馬與塵埃

2017/06/26

鄭培凱/說茶四題(下)

2017/06/26

【小詩房】向明/知交

2017/06/26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客家新釋】葉國居/惜江上

2017/06/25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慢慢讀,詩】陳玉慈/我曾經在一個倒影裡

2017/06/19

【午飯時間入選作】許迪/自由之跑

2017/06/19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落蒂/孤鳥飛行

2017/06/16

【慢慢讀,詩】香雲樓記

2017/06/16

陳克華/詩想

2017/06/16

【最短篇】晶晶/打領帶

2017/06/16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小詩房】張默/剎那

2017/06/15

【文學台灣:台中篇】方秋停/愛在台中

2017/06/14

馮傑/鄉村原始股──賒二十隻雞以後的態度

2017/06/14

【慢慢讀,詩】洛夫/夜歸

2017/06/14

熱門文章

廖玉蕙/那些看不分明的霧中疾馳列車

2017/06/27

【文學台灣:台中篇】言叔夏/在車上

2017/06/20

【文學台灣:台中篇】陳栢青/神不在的街道

2017/06/23

【文學台灣:台中篇】賴鈺婷/母親的阿罩霧抒情

2017/06/21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四)愛與不愛之間

2017/06/26

【文學台灣:台中篇】黃文成/點燃忠義裡的光

2017/06/22

鄭培凱/說茶四題(上)

2017/06/25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三)禁忌的年代

2017/06/19

【文學台灣:台中篇】林德俊/穿越時光之火,到舊城

2017/06/15

吳敏顯/寂寞的老祖宗

2017/06/19

【書市觀察】甘味人生的遠方

2017/06/24

鄭培凱/說茶四題(下)

2017/06/26

【文學台灣:台中篇】李欣倫/門外漢的台中

2017/06/16

【5.6月駐版作家章緣答客問】生活就是寫作最大的本錢

2017/06/18

【慢慢讀,詩】羅青/後工業社會來了之後

2017/06/22

【浮塵絮語二則】王幼華/忽然覺得是這樣過著日子

2017/06/21

【書評〈散文〉】方梓/在生活中建立文學

2017/06/26

【慢慢讀,詩】古月/靜好

2017/06/23

【慢慢讀,詩】張錯/洛希極限

2017/06/21

【書評〈散文〉】吳鈞堯/人哪,是我們的北斗

2017/06/17

【最短篇】許淑娟/生日

2017/06/19

【客家新釋】葉國居/笑微微

2017/06/20

一信/文字變化

2017/06/21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二)孤獨與成長

2017/06/12

飛鵬子/小詩人的真實小故事

2017/06/22

【小詩房】林宇軒/訂書機

2017/06/20

【慢慢讀,詩】解昆樺/草地爵士搖滾

2017/06/25

【文學相對論】平路VS.郭強生(四之一)家,今生的痛

2017/06/05

【文學台灣:台中篇】楊明/散步老台中

2017/06/13

【客家新釋】葉國居/惜江上

2017/06/25

【閱讀世界】沉默中的色彩

2017/06/24

【極短篇】鍾玲/說稱讚人的話

2017/06/15

here+there=朱德庸

2017/06/24

【文學台灣:台中篇】廖振富/從阿罩霧出發

2017/06/09

幾米/空氣朋友

2017/06/19

【星期五的月光曲】巴代VS.馬翊航/蝸牛佐小米,野馬與塵埃

2017/06/26

【小詩房】向明/知交

2017/06/26

陳克華/詩想

2017/06/20

讀報截句限時徵稿

2017/06/23

空氣朋友

2017/06/2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