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床邊故事/可愛的地獄火種

2017/02/11 14:46:39 聯合晚報 文/朱國珍

朱國珍。
朱國珍。
「媽媽陪我玩馬力歐派對。」你用甜甜脆脆的嗓音問我。

「好!」我爽快回應。任何時間你需要我,我都很開心,立即暫停手邊事情,專注陪伴。

「媽媽妳要玩哪一關?」你體貼詢問。

「我要玩最『可愛』的那一關。」我甜膩微笑回應。

「好!那麼我們玩『地獄火種』。」你回答。

「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可愛耶……」

每個嬰兒剛出生時,不分男女,都是純潔的小天使,可愛又天真,簡直是上帝的禮物。坊間民俗,慣稱女人生小孩就像走一趟鬼門關,我倒認為生產台或手術台上的血洗過程,較像是聖壇獻祭,母親以自己的身體供作祭品,誠心納迎新生命的來臨,孕程產程全心全意,妄念消除,彷若洗滌罪愆,同獲新生。

小嬰兒一天天長大,從五十公分長到一百七十五公分,轉眼成為中二生。可愛的火種,開始繽紛燃燒。

晚餐時光,你分享著:「今天學校發生一件大事。」

「有人自殺了?」

你立刻說:「妳不要往那種地方想。」

「那是什麼大事?」

你開始解釋,今天同學X拿掃把去丟Y,結果Y不堪受辱,衝上去把X壓在地上打。

「打得頭破血流?」我可能電影看太多。

「沒有啦!」你淡淡回應。

我繼續追問:「打巴掌?」

「也沒有那麼娘。」你說。

我倒是關心起你們的班導師。熱血型男首次擔任國中班導師,除了認真教學,更關心每個學生的人格發展,如大哥哥般殷殷教誨,苦口「師心」都是做人的道理,及做事負責的態度。我忍不住嘆息:「你們班導師一定很傷心,昨天是你打人,今天是別人打別人,連續兩天發生暴力事件,如果從昨天算到今天,你們班的暴力指數是百分之百。」

「哪有人這樣算的。」你開始科學分析:「妳如果從今年開始算起就不是這樣的數據了。」

「其實,我小時候也曾經把人打到受傷。」

回憶漸漸湧起,念小學時,搭醫院的交通車上學,通常六點四十分到校。這麼早進教室,有時候先幫忙打掃。班上有個男同學Z偶爾也很早來學校,這位Z同學平常就有點……,我不想誇飾調皮搗蛋,只好跟你解釋「平常問題比較多,讓老師煩惱的那種。」

沒想到你直接定義:「機掰。」

那天早晨,我在教室後方掃地,Z同學在前面擦黑板,突然開始嘲笑我姓朱是豬八戒,又批評我是沒媽媽的野孩子,最後又說我爸爸年紀那麼大,很快就會死掉。我忍不住,拿起手上的掃把丟他,剛好丟到他的頭。」

「好神準!你有當投手的天賦。」你稱讚我。

但是他立刻摀頭曲膝蹲坐,我以為他故意假裝,直到他血流如注。原來鐵絲劃破頭皮,他送醫後縫好幾針。

「妳被記過了嗎?」

「沒有。我一直是品學兼優的模範生。班導師知道我來自單親家庭,很照顧我,願意理解我。我父親負責全部醫藥費,向對方及校長道歉。」

「為什麼向校長道歉?」你不解地問。

因為我父親很慚愧沒把孩子教好。

故事說到這裡,我們陷入沉默。我丟掃把時經過估計,兩人距離很遠,又是斜角,只是嚇唬他,不可能丟得準。然而命運最擅長安排意外,一次衝動,代價恐怕一輩子。自此我學會忍耐,任何苦楚,都往自己肚子裡吞。不要輕易被挑釁激怒。尤其是面對可愛的地獄人生。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達瑞/攝影

2017/10/22

【9、10月駐版作家答客問】陳栢青/越搞笑越悲傷

2017/10/22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陳克華/詩想二則

2017/10/13

【慢慢讀,詩】紀小樣/關於海喲!

2017/10/13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慢慢讀,詩】管管/案由:有關「推」「敲」二犯疑案神探家之調查報告

2017/10/12

【最短篇】晶晶/打字機

2017/10/12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馮傑/鹽可醃製聲音 口語「落窩」一詞的另釋

2017/10/11

【小詩房】落蒂/海邊

2017/10/11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慢慢讀,詩 車站

2017/10/10

【慢慢讀,詩】有一種出發,在河之上

2017/10/09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二) 繞著詩繼續說

2017/10/09

熱門文章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上)

2017/10/19

【美學系列】蔣勳/友誼 ● 愛情 ● 慾望 ● 死亡 創作美學的永恆命題(下)

2017/10/20

馬驥伸/那些沒有樓地板的日子

2017/10/15

【文學台灣:南投篇8】李瑞騰/母親當年是否由此道來去?

2017/10/12

【聯副不打烊畫廊】蔡詩萍/2017台灣最美的一道藝術風景 寫給李昕「身體。時光之舞」畫展

2017/10/18

【老情人】廖咸浩/同床若夢

2017/10/17

【極短篇】鍾玲/校園美女

2017/10/17

林文義/都是美少女

2017/10/18

劉墉/母親的金戒指

2017/10/05

【文學紀念冊】張貴興/白袍巫師下南洋 悼小說家李永平

2017/10/13

【最短篇】晶晶/酒杯

2017/10/18

【文學相對論】陳育虹VS.楊小濱(五之三)不能不繞著詩說

2017/10/16

【書評〈散文〉】召喚河神們的巫師

2017/10/21

陳義芝/自然主義者 吳晟詩創作的歷程

2017/10/16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活在人心的死魂靈

2017/10/20

【最短篇】晶晶/乖乖和咖啡

2017/10/20

【9、10月駐版作家答客問】陳栢青/越搞笑越悲傷

2017/10/22

【慢慢讀,詩】張錯/日夜咖啡屋之四

2017/10/15

黃春美/家書

2017/10/11

寂寥日常的珍珠人生──2013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莉絲.孟若

2017/10/07

落蒂/在戰地的路上

2017/10/15

寫詩的荒謬──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

2017/10/10

郭珊/與海膽舌吻

2017/10/16

【慢慢讀,詩】林煥彰/濃縮的苦 致大姊

2017/10/17

【小詩房】沈眠/追悔

2017/10/18

【慢慢讀,詩】馬恰多/肖像

2017/10/19

【書評 〈散文〉】多情的寂靜光陰

2017/10/14

【慢慢讀,詩】辛金順/WeChat

2017/10/16

【2017第四屆聯合報文學大獎高峰對談】閃神的靈光

2017/10/14

【閱讀〈藝術〉】原鄉驚艷 陳正雄的原住民文物收藏

2017/10/21

【最短篇】流浪狗

2017/10/09

伊森/相送不道遠,直至長封沙

2017/10/12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0/16

【剪影】張玉芸/飛上枝頭

2017/10/15

【台積心築藝術季──桂冠上的靈光‧諾貝爾文學獎講座6之6】聶魯達的詩路──1971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

2017/10/11

【慢慢讀,詩】朵思/張堃的信撞擊我的晚景

2017/10/20

【剪影】王岫/猜火車

2017/10/13

【諾貝爾文學獎講座】荒謬的力道-199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利歐.弗

2017/10/09

【春風化雨專輯7】張光斗/只因為師要師,師可師啊!

2017/10/01

【秋天的詩】陳克華/秋

2017/10/06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