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張啟疆/賣書(上)

2017/02/09 11:17:04 聯合報 ◎張啟疆

劈啦一響,拉開透明膠帶,截斷,黏貼橘色信封口。一道,兩道……像攲斜的筆畫,撇過來...
劈啦一響,拉開透明膠帶,截斷,黏貼橘色信封口。一道,兩道……像攲斜的筆畫,撇過來,捺過去,繞到背後,層層纏捆,重重服貼。好了,這封橫七豎八的洋蔥式郵件,是你誠意的包裝,喔不!該說是包紮,寶貝書被你裹成木乃伊。 圖/可樂王

管他呢,不到八歲的你,憬悟到成年人也不定說得出口的道理:生命的意義,不在等待的結果,而是尋找的過程……

劈啦一響,拉開透明膠帶,截斷,黏貼橘色信封口。一道,兩道……像攲斜的筆畫,撇過來,捺過去,繞到背後,層層纏捆,重重服貼。好了,這封橫七豎八的洋蔥式郵件,是你誠意的包裝,喔不!該說是包紮,寶貝書被你裹成木乃伊。

每一枚字詞都是魔靈眼瞳,棲伏時光底層,等待復活,或者出土。闇世曙光來自青睞目光:一見鍾情,再眄傾心,三讀通過全宇宙的電波、磁場和流域。願被看見的故事等待顧視,渴望翻身的書頁靜候微風。想像的驥尾是掃除煩思的拂塵;意識的彩帶,化變雲龍,航行文學的領空。

你在做什麼?

送行:手中線,密密縫,送「孩子」出遠門。

封印:借來宇宙弦,拉出小說現場封鎖線,凍結字跡與心證,留待讀者法眼。

埋種:鱗莖卵形,藍紫花流;傷痕餵護,心血澆灌。每立一言,結下一子;萬語揮灑,你的星球,是魔豆落腳的黑森林。

從某種角度看,你更像是不眠不休的瘋狂信差、自產自銷的文字快遞。

別急!這個冷雨寒風的清晨、鵠立郵局前等開門的你,準備寄書。

作者親手寄給讀者的書。

放手前半分鐘,你的小爪子緊箍著內頁髒舊、封面磨損的愛書,生怕一鬆手,書寶貝就要沒入漩流,被無情時光捲走。

「放開啦!不是說好了嗎?」你的同學兩眼暴凸,臉漲成豬肝色,使出拔河才需要用到的力氣,急嚷:「我看起來像是會騙人嗎?」

「你明天一定要給我錢喔!」你瞅著他橫眉怒目卻不肯直視你的表情,那是生氣?還是心虛?年紀太小,你還不懂識人術。

現在回想,他的臉色太像雪,是那種掩不了血跡、藏不住鴻爪的皚皚雪地。

「放心啦!」放手容易,放心難;放下心中大石,要等到很多年後,你讓自己幾乎變成推動巨石的薛西佛斯。

後來回想,你只是個弱不禁風的舉重選手,挺舉思念,抓舉淚水,死撐著體能和靈魂無能負荷的重量;手一軟,膝一屈,千鈞重力壓垮了你的童年沙堡。

書,離手而去,自在放逐。

「還不放棄?出版不再是將本求利或安身立命的出路,這世間還有什麼值得一寫?轉換跑道,說不定就能海闊天空。」務實派友人的關切。

書印好時,你只想暫時放空:不思不慮,讓過勞的世界放個假。或者,你選用「放手」的另一種意涵?

文友聽說你的「多才多藝」:自己排版自己編輯自己設計自己花錢找印刷廠自己申請書號;還要自己來當售貨員,甚至送貨生。忍不住驚呼:「太辛苦了!那些瑣碎事項會把人弄到崩潰。至少,找經銷商代為發行吧。」

經銷商、出版社、實體書店……也在翻轉迷宮裡摸索出路吧。

非文友打趣地說:「譬如說,渴望致富的你買了一本《致富一百招》,有沒有想過?你掏腰包的一瞬間,是在幫作者實現他僅有的一招。」

呵呵!你很想說,其實,你嚮往「不打自招」:不必打書,自能招蜂引蝶。讓讀寫關係回到最原始的狀態:一對一,我手傳你手,像諜報人員傳遞機密文件、舊書店老闆偷賣禁書。因為「限量」,沒那麼繁忙瑣碎;你也沒那麼熱中崩潰。

如果知識就是力量,經典築起長城,我們曾經流連的牯嶺街、光華商場次第消失,而重慶南路——文字大軍的最後一道防線——早已潰不成軍:萬卷書街淪為萬里路客的旅棧。你不會不明白,當文學和市場成為絕緣體,自你筆尖脫胎的精靈,小腳迷蹤,壯懷無向,彳亍在碎瓦或薄冰。當然,「暢銷」的光環,充滿魅惑、閃亮的詞,「照」舊讓讀者近視、作家閃光、書商大小眼、評者睚眥欲裂、媒體暫時性目盲——不究真謊,不辨虛實;此外,萬徑人蹤滅。

你說,在這個作者多過讀者的年代,星際書展何不覓一方人間不存、神魔應許之地,設「私書專區」,讓天下寒士——喔不!是形單影隻的創作者,前來趕集:你揣著十年心血,他手捧畢生智慧,我獻上永世夢想;靈思會聚,異象撞擊。行萬里路,寫萬卷書,你們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流動攤販、死抱著甜蜜詞屑的迷路螞蟻。原創的點子如謐夜繁星,各自孤獨閃爍;知音的慧眼是雨霽彩虹,虛構你荒涼人生最瑰麗的幻境。字字珠璣力透紙背,反寫漬漬朱跡;無以為繼的現實,無以為技的實現,哪一樁,令你心慌?所有部頭都已絕版,任一篇章別無分號,每一本書皆為正經?書冊銷售一空,生活從此不再咄咄?讀者無意一瞥,你的心,跳躍十行。來!抖擻精神,挺直書背,展露書腰,揚起書眉,你那張稱不上設計的素顏封面,沒有自我介紹,空出作家尊容,只一句:時間是最偉大的詩人……

「這樣一本一本賣,要賣到什麼時候?」文友搖頭,喟嘆。

時怎麼候?你笑看時潮,眺望時代,祂們是過站不停的高鐵,我們的心蕩、神馳、魂飛、念動,不過是超速車輪磨軌的一閃星光。

時間,從來不等候。

等到放學,那位同學還沒有來。

你收拾好書包,跑過五間教室,來到只剩下值日生在擦黑板的邊間。

啊!收不到那彌足珍貴的十塊錢,你知道,醞釀一年的偉大計畫,就要胎死腹中了。

十塊錢能做什麼?

現在的你,輕描淡寫回答自己:小男孩的寒酸冒險,赤子心的悲慘旅程。

一本書能做什麼?

當年的你,國字練習簿寫得歪七扭八,三位數加減都會算錯,當然說不出:老靈魂的不假外出,墨水心的不假外求。

而那個失望的你癱靠校門外的圍牆,覺得自己的一生彷彿也陷進不知什麼的腹中。

那年頭啊!蔥花麵包一個一元,陽春麵小碗二元、大碗三元;你的零用錢,是以角為單位的鎳幣,只能買一顆酸梅或辣橄欖。看場電影,連哭帶笑,有吃(枝仔冰)有喝(彈珠汽水),也許花不到十元。只是,書中主題若能變為你的事蹟,再拍成電影,肯定比邵氏武俠片、日本恐龍片、007系列更值錢。

愛書是去年的生日禮物,你成為愛書人士前的唯一財富。

誰說的?闔上封面,文字死去;打開書頁,寫靈活來。

那本「兒童讀物」,是密語法螺,奏響你漂流童年的主旋律。你站著讀,趴著想,躺著吮指;坐上魔毯,回眸腳下的玲瓏百城、閃亮人間。藏於書包,夾在腋下,捲入被窩,帶進廁所……超過一千次閱讀,不只百來種魔法,你變成家門前的矮牆、校園裡的菩提、魚池旁的一座青石、闃黑教室的冥想桌椅、空蕩操場的一粒細沙、篩過濃蔭的斑駁日影。鑽進去,滾出來,忘記降落,忘情飛翔;小腳彳亍,神魂迷蹤。你化身背後靈,守護書中主角,以為這樣,就能幫助這世界避開辛酸、困苦與不幸。沒有人理你。書中人物不認識你;十九世紀的巴黎,比你老爸每天遙望的老家更遙遠。學校老師、同學好像看不見你,前庭幼榕、後院雜草的「家」也懶得搭理你。每日晨昏,你揹著大書包,碎步匆匆,穿越人的目光、樹的揮臂、被風撩動的草的展懷,像邊境偷渡客。唯有散入晚霞的炊煙、此起彼落的呼喊:「吃飯囉!」牽絆你的飢餓心思、疲憊肚腸……

前一晚,父親察覺到你的異樣:坐立難安,無端亢奮,不停傻笑;飯沒煮熟,洗碗時打破兩個盤子,功課也忘了做。

一直追問:「台南在哪裡?」「要怎麼去?」

「幹嘛!你有同學搬去那裡?」穿透老花眼鏡的目光,掃描你冒出嘴角、眼尾、鼻孔,怒放的心花。

「這樣吧!你考第一名,暑假考慮帶你去。」

搖頭:這是祕密行動。繼續傻笑,並吐出一句無人能解的密語:「一閃一閃亮晶晶。」像小朋友吹泡泡,一串串夢幻星球飛上天。

那個地名,來自一位滿口關心你的鄰居爸爸:「我跟你說,你不可以跟別人說;更不可以說是我說的。知道嗎?」

見你點頭,下唇咬出血絲,他才說:「前排李伯伯有位部隊同事——跟你爸也很熟的,上星期去台南出差,看到……」

看到。看不到。看得到的事物果真存在?看不到情景純屬烏有?

「你在看什麼呀?」終於,有道顫巍巍的小黑影無聲無息挨近,打斷你的視線。魚影一閃,你以為是池底的黑鯉攀著黃昏的光條上岸。

「你念一班,對不對?我是六班的。」

「我可以……翻一翻嗎?」見你沒反應,那位同學的聲音更輕更細了。

你沒讓他「翻」,只答應他「看」。兩名小朋友擠在一起看書,書中乾坤反而變寬變闊也變大:你們的「閱覽室」,從他的教室到你的教室、操場籃球架、村後水泥塔、人行道、獨木橋,再到你們抬頭仰望的藍天。你耐著性子解說情節,聆聽他喔喔啊啊的讚嘆。雙手是書套,始終緊箍著兩側摺頁,彷彿那攤開的紙本就是振翅的青鳥,不抓緊,會飛到九霄雲外。

看過千遍的書,就能,到得了?

他想向你「借」,你不肯;他要向你「租」,你回絕。急了!他哀求你割愛:「不然我十元跟你買?」

你愣住。那一瞬間,腦海浮現這輩子第一齣想像冒險,大人稱之為「離家出走」的奇幻之旅。

十元。十全十美,地方天圓。你怎麼會懂?那點錢,可以讓你在一本書裡流浪、進電影院神遊,卻不能帶你到任何地方。

管他呢,不到八歲的你,憬悟到成年人也不定說得出口的道理:生命的意義,不在等待的結果,而是尋找的過程。(上)

分享給好友 加入udn

相關新聞

聯晚副刊/在心裡留一方安靜

2017/11/20

聯晚副刊/世故倫敦

2017/11/20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三)閱讀

2017/11/20

【慢慢讀,詩】詹澈/獻祭馬智禮

2017/11/20

馮傑/羊的語

2017/11/20

【最短篇】晶晶/學費

2017/11/20

【剪影】梁正宏/糖果屋

2017/11/19

【11、12月駐版作家】楊佳嫻/一路往南

2017/11/19

徐禎苓/上海廢墟與台灣男子

2017/11/19

【閱讀〈世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

2017/11/18

曾永義/胡笳千古怨──我新編崑劇《蔡文姬》

2017/11/17

【野想到】李進文/寂寞股份有限公司

2017/11/17

【慢慢讀,詩】陳克華/瞞

2017/11/17

【最短篇】晶晶/找鞋子

2017/11/17

聯副/【剪影】 張玉芸/心中的一座湖泊

2017/11/16

聯副/【美學系列】蔣勳/四十年來家國──懷念李雙澤

2017/11/16

聯副/【慢慢讀,詩】崔舜華/理由

2017/11/16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老孫來也

2017/11/15

【慢慢讀,詩】黃克全/長巷

2017/11/15

【野想到】李進文/神演員與魔鬼演員

2017/11/15

陳克華/詩想

2017/11/15

賴瑞卿/繁花似錦憶阿元

2017/11/14

【客家新釋】葉國居/種崩崗

2017/11/14

【剪影】王岫/詩和酒

2017/11/14

【秋天的詩】向明/秋景

2017/11/14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駱以軍(四之二)台北

2017/11/13

侯吉諒/讀帖千遍

2017/11/13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30/今夜星光燦爛

2017/11/13

【慢慢讀,詩】沈眠/靈光

2017/11/13

【慢慢讀,詩】廖亮羽/布魯克林

2017/11/12

劉崇鳳/小螺旋片

2017/11/12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突破女性困境, 展現科學光輝

2017/11/12

【閱讀〈人文〉】老弟子傳芬芳

2017/11/11

【閱讀〈人文〉】老弟子傳芬芳

2017/11/11

羅青/果汁先生藍與黑──懷老四大名嘴王藍先生(1922-2003)(下)

2017/11/10

祁立峰/很愛很愛你

2017/11/10

陳克華/詩想

2017/11/10

【慢慢讀,詩】辛金順/按讚乎

2017/11/10

羅青/果汁先生藍與黑──懷老四大名嘴王藍先生(1922-2003)(上)

2017/11/09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擁抱南方,也被南方擁抱

2017/11/09

熱門文章

聯副/【美學系列】蔣勳/四十年來家國──懷念李雙澤

2017/11/16

【自在說西遊】沈珮君/老孫來也

2017/11/15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駱以軍(四之二)台北

2017/11/13

侯吉諒/讀帖千遍

2017/11/13

賴瑞卿/繁花似錦憶阿元

2017/11/14

曾永義/胡笳千古怨──我新編崑劇《蔡文姬》

2017/11/17

祁立峰/很愛很愛你

2017/11/10

羅青/果汁先生藍與黑──懷老四大名嘴王藍先生(1922-2003)(下)

2017/11/10

【野想到】李進文/寂寞股份有限公司

2017/11/17

徐禎苓/上海廢墟與台灣男子

2017/11/19

【11、12月駐版作家】楊佳嫻/一路往南

2017/11/19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一)南京

2017/11/06

【最短篇】晶晶/找鞋子

2017/11/17

聯副/【剪影】 張玉芸/心中的一座湖泊

2017/11/16

衷曉煒/給我白馬,不含王子

2017/11/08

【野想到】李進文/神演員與魔鬼演員

2017/11/15

【剪影】梁正宏/糖果屋

2017/11/19

翁禎翊/威尼斯黃昏

2017/11/08

【慢慢讀,詩】黃克全/長巷

2017/11/15

羅青/果汁先生藍與黑──懷老四大名嘴王藍先生(1922-2003)(上)

2017/11/09

【慢慢讀,詩】陳克華/瞞

2017/11/17

【文學相對論】畢飛宇VS. 駱以軍(四之三)閱讀

2017/11/20

【客家新釋】葉國居/種崩崗

2017/11/14

幾米/空氣朋友

2017/11/13

【秋天的詩】向明/秋景

2017/11/14

【剪影】王岫/詩和酒

2017/11/14

【〈翻譯林〉恢復古漢字的用法】翻譯的選項之一

2017/11/18

聯副/【慢慢讀,詩】崔舜華/理由

2017/11/16

【閱讀〈世界〉】永恆是我們所有的昨天

2017/11/18

張讓/你必須走一條孤獨的路:閱讀手記

2017/10/31

【慢慢讀,詩】廖亮羽/布魯克林

2017/11/12

【墓誌銘風景】李敏勇/突破女性困境, 展現科學光輝

2017/11/12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30/今夜星光燦爛

2017/11/13

劉崇鳳/小螺旋片

2017/11/12

【慢慢讀,詩】沈眠/靈光

2017/11/13

陳克華/詩想

2017/11/15

鄭培凱/曼波女郎葛蘭

2017/11/07

【書評〈散文〉】八里發願

2017/11/18

【極短篇】魏樂富/不要與你的計程車司機較勁

2017/11/09

南京˙台北˙雙城記

2017/11/1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